设置

关灯

第830章 这真是一场无趣的伏击

    “唐军势如破竹!”
    “贾平安领军横扫新罗……”
    “贾平安已经逼**原城了。”
    中大兄王子叹息,“我们只剩下一条路……”
    中臣镰足跪坐着欠身,“和新罗联手!”
    “去吧。”
    中大兄王子眸色惆怅,“为何风雨交加?为何天色晦暗……倭国啊!你的未来在何处?”
    中臣镰足起身,“臣去了。”
    中大兄王子没动静,只是看着虚空,那眸子渐渐多了疯狂之色,“联手只是一面,把那些百济人组成的军队推出去,让他们和大唐拼杀,若是胜利,我们再压上。若是失败,我们……准备好船只,若是失败,我们上船,寻一个岛屿暂且栖身,等待局势变化,再度卷土重来。”
    两边的议事速度很快,只是见次面就决定了联手的细节。
    “唐军正在势如破竹,你们那边要快!”
    金法敏作为谈判代表很严肃的道:“若是新罗灭了,你们也好不了。”
    中臣镰足淡淡的道:“大军就在我的身后。”
    双方随即组成联军。
    “十万大军!”
    金春秋看着这浩荡的人马,心潮澎湃的道:“贾平安只有两万人,此战……我军必胜。”
    阿昙比逻夫此次领军,他知晓这是一次复仇之战。
    “出发吧。”
    金春秋虔诚的朝着上天祈祷。
    良久,他突然说道:“记得把你妹妹带回来。”
    金法敏点头。
    此战他将会随军,而领军的是大将金庾信。
    ……
    平原城的城头此刻已经被硝烟和白雾给笼罩住了。
    大唐研究了多年的火药,存货多不胜数,不要钱般的往城头砸去。
    贾平安没关注攻城战,而是和麾下将领下马在商议事情。
    “新罗和倭国必然联手,如此接下来将会是大军云集。”贾平安神色从容,压根看不到慌乱。
    裴行俨沉吟良久,“下官以为此战不可小觑。不过他们何时能到?”
    李福成说道:“两国乃是世仇,谈判时定然会锱铢必争,弄不好还会起冲突,所以老夫以为……一个月后吧。”
    裴行俨点头,“差不多。”
    贾平安没说话。
    李福成问道:“武阳公难道以为不妥?”
    “是有些不妥。”
    贾平安说道:“你等低估了金春秋的果断,更是低估了倭人的果断……
    倭人长于战术,敢于行险,不过骨子里却狡诈,所以我断言最多半月,两国联军就能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新罗面临着灭国的危险,定然是精锐尽出。而倭国……倭人狡诈,他们定然会留一手……
    如此,倭人的精锐应当会留在中大兄王子的身边,而派来的将是次一等的军队,以及那些百济人。”
    倭人骨子里的那种狡诈狠毒一直没变过,贾平安冷冷一笑。
    “半个月?”李福成笑道:“怕是太快了吧?”
    裴行俨也在想着。
    “下官觉着……两国心思不齐,怕是没那么快。”
    贾平安平静的道:“拭目以待。”
    他起身道:“在此之前,我军将不再留力。”
    “城破了!”
    平原城的城头飘扬着唐军的大旗。
    身后,无数将士在欢呼。
    “万胜!”
    城门打开,一个军士走出来,指着城中高喊。
    “进城!”
    “万胜!”
    欢呼声中,无数将士就像是潮水般的涌进了城中。
    “斩杀了敌军大将!”
    贾平安微笑道:“太简单了些。”
    众将也觉得太简单了些。
    “火器一出,这沙场征战的格局就变了。”
    裴行俭得了苏定方传授兵法,但现在却多了个火器……各种想法天马行空的转悠着。
    “火器便是武阳公发明的。”
    是啊!
    裴行俭看着前方的贾平安,想着此人的各种事迹。
    文采不必说,那些世家门阀的子弟都得甘拜下风。
    他还弄出了马蹄铁,弄出了火药……
    这征战也是如此的犀利,这样的人……多少年才能出一个?
    还有新学,新学如今名声大噪,不少人都挤破脑袋想拜贾平安为师,可他却置之不理。
    于是这些人就退而求其次,蜂拥前去算学报名……据闻算学学生的资格如今一员难求,甚至有人出高价想进去,可惜的是算学依旧按部就班的在发展,每年招人还得考试……
    “百年后……史书上会如何写武阳公?”裴行俭心有所感,就脱口而出。
    李福成随口道:“大唐名将。”
    裴行俭摇摇头,“少了些东西。”
    “少了什么?”
    “新学若是能一直延续下去,并发扬光大,后人会把武阳公给供奉起来。”
    大军一路攻城拔寨,在攻破国原后,贾平安突然率军转向,从右侧突破了倭军的防线,兵临熊津。
    熊津距离泗沘城不远,泗沘震动。
    “大军呢?”
    女天皇嚎叫着,“大军去了哪?来人,准备船,我要回去。”
    “住口!”
    中大兄王子冷冷的道:“大军就在上州。”
    中臣镰足第一次流露出了震惊之色,“十万大军在上州布下了伏兵,就等着贾平安率军前来,可他却突然转向熊津……殿下,要快!”
    “快马让大军转向!”
    中大兄王子疯狂的挥舞着双手,“让他们要快。”
    再晚的话,贾平安就要兵临泗沘了。
    上州外围的一个山谷中,金庾信自信的道:“此处是贾平安进军上州的必经之路,我们在次等候,一旦唐军进了山谷,伏兵四处,随即两头堵住,这便是瓮中捉鳖。”
    金法敏想到了贾平安对自己的羞辱,冷笑道:“我只想捉住贾平安这只鳖。”
    阿昙比逻夫沉声道:“要小心……”
    金庾信看了他一眼,“没什么可小心的,贾平安若是绕道,少说得多走三日,兵贵神速,咱们联手的消息他应当知晓了,要想快速破了上州,他无法耽误三日。”
    阿昙比逻夫叹息,“当初我也是如你这般自信,可最后却败的这般彻底。”
    金庾信眼中的鄙夷一闪而逝。
    倭国这些年压根就没怎么经历过这等战阵,将领的经验差的让人无语,而我们新罗不同。
    金法敏低笑道:“前面我们压根就没有抵抗,所以贾平安才能势如破竹。他将会骄狂,如此必然会一头撞进来。”
    马蹄声渐渐传来。
    “是我们的信使。”
    阿昙比逻夫走了过去。
    信使近前喊道:“贾平安突然出现在了熊津,殿下有令,大军马上转向,要快,否则泗沘就危险了。”
    金庾信和金法敏愣住了。
    “他竟然去了熊津?”
    金法敏只觉得心中如被人连踹了几脚,难受的想哭出来。
    他突然心中一动,“我们可以去包抄贾平安的后路。”
    阿昙比逻夫赞赏的说道:“太子果然敏锐。地图拿来。”
    地图铺在地上,三人蹲下,阿昙比逻夫指着上面说道:“贾平安突然转向熊津,这便是要出其不意……若是能打下熊津,随后兵临泗沘……他想做什么?”
    金庾信抬头,“面对两国联手之势,他也颇为焦虑,这是想各个击破,先拿倭国开刀。”
    阿昙比逻夫点头,“可这也是一个良机,不必担心泗沘城,只要我们足够快,就能在贾平安破城之前夹击他。”
    “出发!”
    山谷中,还有山上,漫山遍野都是人。
    集结后,将领们疯狂的催促着麾下。
    “要快!”
    联军浩荡而去。
    ……
    熊津城头,唐军的第五次进攻以失败而告终。
    守将很是自矜的道:“我说过,阿昙比逻夫就是个喜欢吹嘘的人,他败给了贾平安只是原形毕露,可我不同……去泗沘告诉殿下,熊津稳如山岳,牢不可破!”
    中大兄王子得了消息后不禁倍感欣慰。
    “中臣,我后悔了。”
    中臣镰足微笑道:“殿下可是后悔让阿昙比逻夫领军前去了?”
    中大兄王子点头。
    ……
    “轰轰轰轰轰!”
    城头硝烟弥漫,守将却欢喜的道:“唐军攻城无能,于是便想用这个爆炸的事物来让我军崩溃,这是痴心妄想!”
    唐军缓缓后撤回营。
    唐军的营地很大,守将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很大。
    ……
    “快!”
    联军正在快速行军。
    ……
    “武阳公,发现联军踪迹,人数约十万。”
    某个地方,贾平安和诸将正在查看地形。
    裴行俭一震,看着贾平安说道:“还不到半个月!”
    李福成一拍脑门,“好险,若是用一月为期,联军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幸而武阳公目光如炬。”
    贾平安平静的道:“我说过半月。”
    新罗和倭国的尿性他再清楚不过了。
    这等料事如神的本事让人羡煞……
    后续有斥候回来了。
    “武阳公,联军是从上州一处山脉中钻了出来。”
    “地图。”
    裴行俭要了地图,问道:“哪里?”
    “这里!”
    李福成倒吸一口凉气,“此处乃是我军进军上州的必经之地,他们这是……他们这是准备伏击咱们。十万大军的伏击,老天!”
    裴行俨抬头,眼中有钦佩之色,“武阳公突然转向熊津,当时我还在想为何,如今看来这是要……”
    “征战莫要被敌军牵着鼻子走。”贾师傅开课了,众将云集,恨不能寻了纸笔来记录。
    这些人……这是想偷师?不过倒也无所谓。
    贾平安说道:“敌军联手是必然,如此,咱们按部就班的攻打下去,这便是落入了敌军的算计之中。他们可以根据我军行军的路线布置手段……
    可为何要按部就班的攻打?此刻突然转向,攻敌必救,敌军的主力顿时失措,随后只能被咱们牵着鼻子走……”
    他很认真的道:“沙场征战,谁占据主动权,谁赢的可能就最大。调动敌军,这便是争夺主动权。”
    邓贯说道:“如今敌军正疯狂赶来,主动权在我军手中。”
    贾平安点头。
    你们以为我的手段只是如此吗?
    贾平安指指周围。
    这里地形险要……裴行俭身体一震,“武阳公你令副大总管领军三千佯装势大攻打熊津城,咱们主力却出现在这里。先是出其不意调动敌军,此刻在此……这是要伏击他们。”
    贾平安平静的道:“传令全军好生歇息,养精蓄锐,等待倾力一击。”
    家书刚来,他还没来得及看。
    想想妻儿,他心痒痒的不行。
    半岛多山,他们此刻就身处山中,下面是一条大道。
    贾平安坐在一棵树下,从怀里摸出了家信。
    “武阳公这等用兵之法神出鬼没,换做是老夫怕是也得上当。”
    哪怕贾平安离他们的距离够远,可众将还是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声音,生怕打扰了他。
    “两万人纵横一地,从刚开始的心中忐忑,到如今信心十足,皆是武阳公之功。”
    贾平安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些话,他微微一笑。
    书信是苏荷的笔迹,贾平安能猜到为了这个执笔权,苏荷定然是和大长腿争斗了一番……两个婆娘之间的争斗,咳咳,好生养眼。
    “夫君见信如晤……我等一切都好,无双的肚子渐渐显怀了,她整日嘀咕,说定然是个女儿……”
    哈哈!
    贾平安疼爱女儿,引得卫无双都想生一个小棉袄。
    “夫君在那边……捷报我们都知晓了,有人说会打新罗。新罗婢闻名大唐,夫君难道不收几个来伺候吗?”
    看到这里,贾平安仿佛看到了苏荷娇嗔的模样,而卫无双只是默默的苦练腿法。
    “两个孩子都好,还有,夫君……我有孕了。”
    卧槽!
    贾平安揉揉眼睛再看了几遍。
    我的枪法如此之准?
    一旦想怀孕就是一枪两蛋,一箭双雕……
    牛逼坏了啊!
    高阳的书信一如她的性子。
    “夫君尽可收些新罗婢来伺候,随后带回来,也可赏赐给别人。”
    娘的,别人的洗脚水谁愿意喝?
    这个憨婆娘果然是脑子抽抽了。
    “大郎整日喜欢蹬腿,格外的有劲……”
    贾老三别被高阳带成了纨绔啊!
    大唐贵族作风大胆,有的少年才十岁出头就特娘的经历过女色了。
    不过这个时代的人寿命太短,所以十多岁的少年就已经被视为成年人。
    而后世十多岁的还是少年。
    “新城如今越发的精神了,上次叫嚷着和我拼酒,结果被我灌醉,说了好些醉话……”
    那位兄弟真的可怜……不过想来李治会很快给她寻一个驸马。
    “新城说有人给她说合一个男人,若是看中了就去和皇帝说……新城没搭理。”
    ……
    “快!”
    联军一路紧赶慢赶的。
    一队骑兵来了。
    “是信使。”
    阿昙比逻夫勒马等待。
    骑兵近前,“前将军,唐军正在猛烈攻打熊津城,殿下令你等快一些。”
    “熊津城竟然还没陷落?”
    一个将领震惊的道,同时看了金法敏一眼。
    咳咳!
    新罗可是被贾平安一路势如破竹。
    一个将领嘀咕道:“还是我们更为强大。”
    这是倭人。
    金法敏和金庾信的眼中多了阴郁。
    你们强大……若是局势平稳了,定然会对新罗发动进攻。
    一种微妙的情绪让气氛变得有些沉闷。
    “再快些。”
    前方,左侧是丘陵,右侧是山脉,不高,中间一条大道横亘其间。
    信使就是从这条大道过来的。
    所以众人放心的冲了进去。
    山上,贾平安看了下面一眼,斥候从后面过来,“武阳公,联军进来了。”
    呵呵!
    贾平安笑了笑,“按照原来的谋划,准备大旗。”
    联军的前锋来了。
    他们顺利的通过了这一段。
    中军来了。
    金法敏、金庾信、阿昙比逻夫都在中军。
    金法敏看看左右,“有些冷。”
    此刻外面阳光明媚,但这里却因为右侧山脉的缘故阴森森的。
    山上树木不少,看一眼就觉着里面幽深冰冷;那些野草比外面的都长得颜色深一些。
    金庾信关切的道:“加一件衣裳。”
    阿昙比逻夫不屑的撇撇嘴……这便是高丽的太子?
    这般娇贵,高丽的未来可想而知。
    金庾信看到了他的神色,冷哼一声。
    倭国的女天皇据闻压根就是个傀儡,中大兄王子有些疯狂……这样的倭国能有什么前途?
    一群鸟儿从前方飞来,往右侧去了。
    曰!
    贾平安站在山顶,惆怅的道:“本来完美的计划竟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娘的,举旗!”
    裴行俨捂额,“这群鸟定然不敢落下来,敌军就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一个身材高大的军士猛地把大旗立了起来,奋力的摇动。
    下面,金法敏也看到了那群鸟儿。
    右侧是森林,这群鸟儿一定会停下来。
    鸟群下落,突然鸣叫飞起。
    金法敏还未曾做出反应,阿昙比逻夫也是如此。
    金法敏是不懂,而阿昙比逻夫则是经历的战阵太小了,从未有过这等经历。
    金庾信的眸子一缩,喊道:“戒备!戒备!”
    金法敏不解,“为何?”
    阿昙比逻夫也反应过来了,“有伏兵!”
    联军刚准备做出反应,两侧的树林中出现了唐军。
    “放箭!”
    箭矢密集的飞来,那些联军将士慌乱中无从躲避,纷纷中箭倒下。
    “扔!”
    数百个火药包被丢了出来。
    “轰轰轰轰轰!”
    密集的爆炸声中,山顶的贾平安平静的道:“这真是一场无趣的伏击。”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