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31章 老子要造孽了

    箭矢密集的往联军的头上倾泻,制造了大量的伤亡。而更可怕的是火药包的轰鸣,不但制造了伤亡,那气浪席卷之下,士气瞬间就被摧毁了。
    “反击!”
    金庾信的第一反应就是反击,他用长刀指着两边的山林喊道:“冲杀上去!”
    阿昙比逻夫楞了一下,喊道:“跟着往里冲。”
    联军将士蜂拥往两侧冲去。
    里面的唐军开始撤离,跑的飞快。
    联军将士心中欢喜,呼喊着,叫嚷着,乱作一团。
    “我们击退了唐军。”
    “哈哈哈哈!”
    阿昙比逻夫笑的格外的欢喜。
    金法敏心中一松,叹道:“父亲曾说过,遇到绝境千万别沮丧,更不要慌不择路,而是该冲着绝境大声呼喊,冲着绝望还击。”
    金庾信在看着左右。
    两侧都有他们的人在往上搜索。
    “大势已定!”
    金庾信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贾平安在山顶摇摇头,叹道:“老子要造孽了……点火!”
    就在他的身前,一大片隔离带已经出现了。
    那些联军将士在往上搜索,有人看到了山顶的贾平安,喊道:“抓住他!”
    数十军士拎着火把上前,奋力丢了过去。
    火把落地,火焰轰然就起来了,竟然窜起来一人多高。
    “那么多火油,浪费了。”
    火焰迅速连成了一片,顺着往下蔓延。
    “起火了!”
    金法敏看到了火头,接着火头连成了片,竟然是一眼看不到边。
    山上植被茂密,今年春天干燥,加之最近都是大太阳……
    “风干物燥,小心火烛。”
    贾平安悲天悯人的道,他有些期待这把火的结果。
    “快跑啊!”
    火一大,风就起来了。风火互相帮助,火焰往山下飞快的延伸。
    “是火攻!”
    金庾信面色惨白,“快跑!是贾平安,一定是他!他先在两侧伏击,我们一反击,大多将士都冲进了山林中,我的天……”
    “救我!”
    山上传来了呼救声,接着便是惨叫。
    “救命!”
    大道上残存的联军拼命的往后跑。
    “快跑啊!”
    一旦两侧的火势在山下聚拢,中间的温度足够烤鸭了。
    众人一路狂奔……
    就在口子那里,此刻一群唐军正在忙碌。他们扛着大树堆积在里面,延绵二十步开外。
    为首的将领是邓贯,他兴高采烈的道:“浇油。”
    军士们拎着坛子上前,把火油倒在那些树干上。
    一个倭人率先出现,他惊魂未定的看着这一幕,狂喜的喊道:“投降,我投降!”
    后面出现了更多的人,有人尖叫道:“我们投降!”
    邓贯犹豫了一下。
    一个军士说道:“他们会冲出来。”
    “是啊!他们人太多了。”
    一个倭将出现,持刀喊道:“杀出去!”
    这个傻逼!
    周围的人要疯了。
    莫怪我……邓贯深吸一口气,“点火!”
    “不!”
    火把在空中飞舞旋转,落在了那些树木中间。
    轰!
    火焰升腾,扭曲了眼前的视线。
    邓贯背转身去,不敢看前方。
    那些联军将士疯狂的冲过来,随即变成了火人,一个个疯狂的回身跑去,抱住那些同袍。
    火焰在蔓延。
    金庾信等人到了。
    “用长枪把木头拖出来。”
    他毕竟经验丰富,很快就找到了出路。
    长枪扎在了燃烧的木头上,奋力的拖过来。
    一根根的拖……
    奇怪的是,外面的唐军却置之不理。
    “大火要下来了。”
    两侧的大火在往下蔓延,速度很快。
    “啊!”
    大道中间,那些联军将士感受到了温度在渐渐攀升的痛苦。
    他们用力的呼吸着越来越淡薄的空气,浑身汗出如浆。
    “不行了!”
    一个倭人狂喊着奔跑,可这样只会让他的血液沸腾的更快。
    “好热!”
    “救命!”
    金法敏的身后全是惨呼声,他自己也有些神思恍惚。
    “我不行了!”
    他宛如置身于烤炉之中,浑身滋滋冒油。
    金庾信把他挡在身后,喊道:“快一些!”
    那些军士一批批的上去拖开燃烧的木头,没多久就被炙烤的不行了,随即再换一批。
    “开了!开了!”
    最后一根木头被脱拖开,前方的空气涌了进来,众人贪婪的呼吸着。
    “快,太子,冲出去!”
    金庾信背着金法敏往外跑。
    他气喘吁吁的跑了出去,猛地深吸一口气。
    前方一群唐军正在等候他们,手中还拎着绳子。
    金庾信下意识的喊道:“杀啊!”
    咻!
    箭矢飞来,一箭就射中了金庾信。
    这位金春秋的女婿,金法敏的舅父,重重的倒下了。
    “舅父!”
    金法敏跪在他的身边,神色哀伤。
    金庾信茫然看着蓝天,箭矢就在他的胸膛里,他轻笑道:“我太过自信,可从一开始我们就被贾平安牵着走,十万大军……一战而灭,新罗……新罗……”
    他的声音渐渐不可闻,双眸却死死的瞪着天空。
    “舅父!”
    金法敏仰天狂吼。
    阿昙比逻夫很是老实的跪在边上,身后残存的数百联军将士死里逃生后,此刻躺在地上。有人因为烧伤痛苦的呻吟,有人想到前途无亮而嚎哭……
    大道上,此刻密密麻麻的都是尸骸,那些尸骸外表看不到伤痕,可全身都在冒油。
    山顶上,贾平安看着下面的惨状有些无语。
    “难怪诸葛亮火烧藤甲兵之后就说自己会受到报应,报应不说,多半是太惨了,军师不忍。”
    那些将领都为之默然。
    “这个谋划堪称让人惊叹,可……”
    裴行俭不忍目睹。
    李福成拍拍自己被高温烤的发烫的脸,“这便是厮杀。”
    他看着默然的贾平安说道:“武阳公,此等就怕有伤天和啊!”
    十万人被活活烧死在这片山林中,让人不寒而栗。
    “若是我对他们心有怜悯,兄弟们会死伤多少?”贾平安觉得两国相对,善心要不得。
    他负手吟诵道:“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裴行俭心中一震,“是了,若是怜悯了敌人,便是对大唐将士的残忍。”
    他的眼中多了异彩,“为国征战,何须瞻前顾后?何须担心后怕?”
    他看着贾平安下山的背影,目光中不禁多了些钦佩。
    一股风倒卷着冲上来……
    一股子有些熟悉的烧烤味道。
    李福成乃是宿将,可此刻却跪在地上,疯狂的呕吐着。
    裴行俭的咽喉涌动了几下,一低头,“呕!”
    贾平安到了山下,数百俘虏已经被押解来了。
    金法敏灰头土脸的走了过来,见到贾平安后就大笑。
    “哈哈哈哈……”
    他越笑越疯狂。
    贾平安皱眉,“疯了?”
    笑声越发的疯狂了。
    贾平安吩咐道:“竟然疯了,那便丢山道里,和那些敌军死在一块。”
    此刻里面依旧高温难耐,丢进去不一会儿就能成为烤人。
    笑声戛然而止。
    和我装疯!
    “贾平安!”金法敏跌跌撞撞的过来,嚎哭道:“你一把火烧死了十万人,十万人呐!你也不怕天谴?!你必有天谴!”
    “老天是谁的老天?”贾平安笑了笑,“老天不再眷顾新罗,不再眷顾倭国……”
    历史上新罗借机出兵,堪称是白眼狼的典范。
    “直驱泗沘!”
    贾平安意气风发,准备一战灭了倭国的根底。
    熊津守将还在得意洋洋的以为自己是名将之才,随即大军来了。
    “攻城!”
    贾平安没二话,一来就令攻城。
    李福成问道:“可曾伏击成功?”
    邓贯低声道:“武阳公一把火烧死了十万大军,路上全是滋滋冒油的尸骸,副大总管,味道真不错。”
    李福成:“……”
    可怕!
    只是想想,李福成就觉得浑身汗毛倒立。
    “进攻!”
    火药包轰鸣,生石灰在城头弥漫。
    唐军扛着云梯出现了。
    守将已经下了城头,上面留下值守的不是被炸死就是被生石灰弄疯了……
    当上面的白雾和硝烟一起消散后,守将喊道:“上去!”
    他刚跑出几步,有人惊呼,“唐军上来了。”
    一个个唐军冲了上来,接着二话不说,点燃火药包就往下扔,旋即弓箭手上前,密集发射。
    轰轰轰轰轰!
    守将懵逼,“这是唐军?他们不是……”
    他们不是攻打了无数次都无功而返吗?怎么此次这般凶狠?
    守将在第一波攻击中就被炸死了,接着就是一场屠杀。
    没有人招降……这是贾平安的命令。
    泗沘城中,中大兄王子还在等着捷报。
    女天皇依旧每日都在吃。
    中臣镰足最为忙碌,要不断的处置政事,还得密集派出斥候去打探消息。
    他坐在值房里,精神振奋。
    “只要稳住了,只需十年,我们就能彻底站稳脚跟,那些百济人将会认为自己就是倭人……为此,我们该废除百济的语言,不过文字……”
    边上的文官笑道:“这边用的是大唐的文字,这个和我们倒是一致,无需变动。”
    中臣镰足淡淡的道:“汉人创造了文字,那些文字优美,表达清晰。但我们若是强大了,就该创造自己的文字……”
    “难。”文官苦笑道:“汉人的文字历史悠久,从远古时代出现雏形,到今日这个模样,演变了无数年。咱们除非借用他们的文字,否则想凭空创造一种全新的文字……我不看好。”
    中臣镰足笑了笑,“汉人是了不起,多年前就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可我们也能借来用用,用于强大自身。只要我们强大了,他们的一切都是我们的。”
    文官笑道:“自己创造,不如去掠夺来的更快些。”
    中臣镰足摇摇头,眸色深沉,“更要紧的是汉人强盛,他们存在于这块大陆,倭国就毫无机会。倭国要想强大,必须要清除这个强大的对手,否则……”
    他面带微笑,“如今这便是机会,若是成功,我们将会是倭国的千古功臣。”
    他深吸一口气,心旷神怡。
    文官抬头,“有人来了。”
    “殿下!”
    喊声就在外面,声音惊惶。
    中臣镰足沉声道:“带进来。”
    一个斥候被带了进来,看着就像是刚遇到了魔鬼般的,整个人都有些癫狂。
    “都死了,都死了!”
    中臣镰足问道:“什么都死了?”
    斥候依旧喊道:“都死了!都死了!”
    中臣镰足一巴掌抽去,斥候的神色渐渐平静了下来,呆滞的道:“都被烧死了,我们的大军都被烧死了。”
    中臣镰足喝问道:“说清楚。”
    斥候又疯狂了起来,“我们去寻找大军,发现那个山上烧的光秃秃的,进去一看……”
    他嚎叫道:“山谷里全是被烤熟的尸骸,是我们的人……”
    噗通!
    中臣镰足跪在了地上,捶打着地面嚎叫道:“老天为何如此?为何如此?”
    他爬起来,一路狂奔。
    “唐军正在攻打熊津城!”
    斥候在身后喊道。
    中臣镰足一路狂奔到了中大兄王子的寝宫外,里面传来了些男女的声音。
    “殿下!殿下!”
    “何事?”
    “大军被贾平安一把火全数烧死了,我们必须马上撤离,快!”
    里面沉默了一瞬,接着便是嚎叫。
    “阿昙比逻夫,我就知道他不是一个稳靠的人……老天,这是要天诛倭国吗?”
    等中大兄王子出来时,中臣镰足已经了解了更多的情况。
    “有掉队的军士看到了……唐军在两侧的山上纵火,随后大火往下蔓延,最终把咱们的人活活烤死在了中间。”
    中大兄王子想到了在倭国时他最喜欢吃的烤鸡,烤的金黄色,滋滋冒油……味道好极了。
    他干呕了一下。
    “贾平安随后进攻熊津,斥候说一次攻击就上了城头,后续他没敢看……就回来报信。”
    中大兄王子脚下虚浮,绝望的道:“一次攻击就上了城头,那以往屡次攻打未果,这必然就是假的。”
    中臣镰足叹息,神色哀伤,“殿下,贾平安定然是以小股人马冒充大军在攻城,他需要让我们以为他在熊津城下……而他却早已带着主力走了,伏击了联军。”
    中大兄王子的身体摇晃着。
    “王图霸业……噗!”
    一口血喷了出来。
    “走,马上走,一路去海边。”
    “令水军准备好,我们马上就走。”
    宫中乱糟糟的,女天皇被人簇拥着来了,尖叫道:“才过几日好日子,为何又要走了?”
    中大兄王子面色苍白,淡淡的道:“你可以留下,想来贾平安会对你有兴趣。”
    女天皇的老脸颤抖了一下,有些发愣,“败了?”
    中大兄王子点点头。
    随即大队人马就出了王宫,往城外去了。
    那些屠城幸存的百济人躲在门缝后面在看着。
    “好像都出去了。”
    “这是倾巢出动,难道是大唐打过来了吗?”
    “求求上天保佑,让大唐打过来吧。”
    “求求……”
    祈祷的声音在不少地方传来……后续倭人觉着泗沘城中的百姓太少了些,就从别处迁徙了不少过来。
    晚些,有人出去试探了一下。
    街道上一队百奸军士在巡逻,见到他们就喝道:“回家去,上面有令,今明两天不得出门。”
    哦!
    还没走啊!
    倭人的淫威犹在,大伙儿又回去了。
    第二日中午。
    贾平安看着泗沘城的城头,“多少人?数百?这不对劲。”
    裴行俭说道:“莫非是跑了?”
    “在与不在,试试就知晓了,准备进攻。”贾平安神态轻松的像是来郊游。
    唐军飞快的打造着云梯,城头的人却懵逼了。
    “殿下呢?”
    “跑了,都跑了。”有人去看了,会看大呼小叫,如丧考妣。
    这些百奸助纣为虐,一旦被清算,几乎没人能活。
    百奸将领看看城外,跺脚道:“他们这是把咱们当做是盾牌了。”
    “咱们该怎么办?要不,准备防御?”一个有些对子眼的军士问道。
    “开门!马上开门!”将领踹了他一脚,“防御个屁,咱们这点人如何防御?来的是谁你可知晓?那个武阳公!最喜筑京观的武阳公!”
    城门缓缓打开。
    百奸们走出来,低头跪在了两边。
    “娘的,果真是跑了。”
    贾平安咬牙切齿的道:“李福成带人进去看看,其他人,跟着我来。”
    贾平安带兵追杀,捷报也飞速传到了李勣那里。
    李勣最近就忙着安抚和镇压高丽人,忙的不可开交,焦头烂额。
    刘仁轨也不轻松,跟着忙的脚后跟打后脑勺。
    他进了值房,见李勣在看着文书,眉头紧皱,就说道:“高大总管叫人传来消息,说是地方镇压的颇为顺利,他正在聚集当地的豪族等人。”
    李勣松了一口气,“优先把这些祸乱的苗子给迁徙到大唐去,随后才是百姓。”
    “也不知武阳公那边如何了。”
    刘仁轨对贾平安还是有些好感的。
    李勣目光深邃的看着外面,“两国联手少说十万大军以上,武阳公只有两万人马……老夫的心够狠,把他置身于这等处境之中。不过……这也是磨砺,年轻人不磨砺不成才,但……你不能败啊!”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微不可闻。
    第二日,李勣正在看着文书,就听外面有人喊道:“捷报来了。”
    刘仁轨出去,只见一个军士正在疾步走来。
    “给老夫。”
    刘仁轨接过捷报,随即进去。
    李勣抬头问道:“可是击败了联军?老夫就说小贾最让人放心……”
    刘仁轨身体突然一震。
    李勣皱眉,心想难道败了?那不该是捷报啊!
    若是败了……局势顷刻间就会反复。
    刘仁轨抬头,竟然有些呆滞,“英国公,联军先是设伏,武阳公并未上当,而是突然转向攻打熊津。联军随即就想来包抄他的后路,可武阳公在半路设伏,等联军进了山谷之中后,就倒火油纵火……”
    李勣眨巴了一下老眼……
    死伤多少?
    数千人?
    刘仁轨深吸一口气,“这一把火烧死了十万联军。”
    李勣手中的毛笔落下。
    “十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