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29章 倒行逆施

    暮春的半岛气候宜人,刚占据了百济地盘的倭人们开始出动了。他们在大街小巷里转悠,眼中全是贪婪……
    “这家看着不错。”
    一户人家看着颇为大气,几个倭人相对一视,随即敲门。
    呯呯呯!
    “谁?”
    门开了,一个骄横的仆役骂道:“哪个……”
    刚准备出口的叫骂在看到是倭人后止住了,仆役谄笑道:“诸位可是有事?”
    “我们看到有贼人进来了,进去看看。”
    一个倭人强行闯了进去。
    “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仆役见倭人们往后院闯,急的满头汗。
    “谁来了?”
    一个男子……著名百奸出来了。
    几番交涉后,那些倭人有些去意。
    “父亲!”
    一个少女从后院出来,那些倭人抬头……好一个美貌的女子。
    “快进去!”男子见到了这些人眼中的**,急忙喊道,随后又笑着想把他们劝走。
    “啪!”
    这些倭人此刻满脑子都是那事儿,一巴掌抽去,随即一脚踹倒,一个倭人甚至还拔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啊!”
    少女被抓住了,几个倭人竟然准备在光天化日之下行事。
    “放开她!”
    男子悲愤的喊着。
    可他的呼喊无济于事,那些倭人推攘撕扯着少女,就像是即将进食的野兽在戏弄自己的猎物。
    马蹄声骤然而起,从大门外而过。
    咚!
    咚!
    咚!
    鼓声孤独的在从城头处传来。
    这是召集令。
    所有军士必须立刻回营,晚到的将会被斩首示众。
    几个倭人懊恼的大叫,恋恋不舍的抓了少女几下,接着冲了出去。
    身后,少女的眼中多了死里逃生的木然,但随即愤怒,“父亲,你为他们效力,可他们依旧把你当做是牛马。”
    男子心中一松,急忙叫人关门,回来后说道:“你懂什么?当初倭人在泗沘屠城,我若是没有投靠倭人,咱们家早已化为废墟了。”
    他回身看着外面,迷惑的道:“为何突然召集军士,难道是要进攻?”
    少女咬牙切齿的道:“若是谁能灭了倭人,我愿意为奴为婢伺候他一生。”
    ……
    “哪里在敲鼓?”
    齐明天皇正在吃早饭。
    自从登上了这块土地后,她就爱上了这些丰富的食物,每日必然要吃三餐。
    有宫女出去查看,晚些回来禀告。
    “是城头。”
    齐明天皇抬头,苍老的脸上全是不解。她微微偏头,迷惑的想了想。
    “是召集?去看看。”
    几个宫女过来,扶着她去寻中大兄王子。
    中大兄王子也听到了鼓声。
    他正在和中臣镰足商议事情,闻声说道:“没有我的命令,谁那么大胆敲鼓?”
    “去查!”中臣镰足起身出去交代,回来后,见中大兄王子竟然开始喝酒,就劝道:“此刻大事要紧,喝酒会让人做出错误的判断和决断。”
    “还有什么判断?”中大兄王子惬意的道:“阿昙比逻夫他们想必已经打下了汉城,随后就等着唐军和高丽之间大战的结果。大唐胜,咱们就是去助战的;高丽胜,就马上寻了金春秋,两家联手……高丽和大唐此战死伤惨重,十年之内必然只能躲在家中舔伤口,如此,咱们就站稳了脚跟。”
    中臣镰足坐下,惬意的叹息,“哎!真希望高丽能胜。若是如此,咱们随后就能源源不断的把国中的百姓搬过来……把这里变成我们的国家,而本土就放些老弱病残,给他们慢慢的繁衍生息,二十年后,咱们的实力将会庞大到足以震惊世间。”
    中大兄王子突然抬头。
    脚步声从刚听到开始就很乱。
    这是一路小跑吧。
    不,是急奔。
    中臣镰足侧身看着外面。
    一个内侍跑的很急促,身后……
    “阿昙比逻夫?”
    中臣镰足面色剧变。
    “他不是在汉城吗?为何到了这里?”中大兄王子坐直了身体,目光炯炯。
    中臣镰足沉声道:“怕是有了重大变故。”
    “天皇来了。”
    女天皇被扶着进来,按理中大兄王子应当起身行礼……哪怕是傀儡,但好歹也是母亲,行礼这等表面的功夫中大兄王子从不吝啬。
    但中大兄王子视而不见,而是问道:“你为何来了?”
    这个儿子越发的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女天皇大怒,“我如何不能来?”
    噗通!
    身边的阿昙比逻夫跪下了,吓了女天皇一跳。
    他低着头,“殿下,我有罪。”
    中大兄王子的眼中多了厉色,“说!”
    阿昙比逻夫抬头,短短数日,他竟然眼眶深陷,脸颊也瘦了许多。
    “我领军一路打到了汉城,刚攻上城头……唐军就来了。”
    中臣镰足问道:“可和他们解释了来助战?”
    阿昙比逻夫摇头,“我想着先试试,于是便集结了大军……可一战溃败……一战溃败啊……臣罪该万死。”
    中大兄王子的眼中多了些绝望之色。
    中臣镰足起身问道:“对面可是李勣领军?”
    阿昙比逻夫摇头,“是……是贾平安。”
    “多少兵力?”
    “两万。”阿昙比逻夫羞愧的道。三万余对两万,一战溃败,这个结果堪称是羞辱性的。
    “竟然是他?”中臣镰足回身道:“殿下,平壤怕是沦陷了。高丽……完了。”
    中大兄王子低头,良久抬头道:“两万人,也就是说……大唐不能全力以赴的攻打我们。”
    中臣镰足面色凝重的道:“我们必须要作出取舍,殿下,先派使者去寻了贾平安,就说阿昙比逻夫不知那是唐军,同时还得派人去新罗,告诉金春秋,大唐来了,他若是不像想死,就要和我们联手抵御大唐,否则我们完了,他们也好不了。”
    ……
    “父亲!”
    金春秋正在琢磨事。
    金法敏急匆匆的进来,金春秋笑道:“太子为何慌乱?”
    目前新罗的局势好的不得了……前方有倭国人在顶着,他们在后面看戏就是了。大唐胜利,他们依旧清白无辜;倭人胜利,他们随时都能斩断倭人的粮道,活活饿死他们。
    这是新罗数百年来从未有过的大好局面。
    “父亲,倭人败了。”
    金春秋面色微变,旋即笑道:“这和我们无关。”
    他沉吟着,良久说道:“太子,你带着人去一趟,寻了唐军的领军将领,恭谨一些,随后诉苦,就说倭人凶狠,新罗饱受摧残……恳请大军解民倒悬,新罗军民感激不尽……”
    金法敏应了,急匆匆的出去寻人……这次必须要多带些礼物去。
    “国主。”
    金庾信急匆匆的来了,面色凝重的道:“领军击败倭人的是贾平安。”
    金春秋微微眯眼,“庾信和我出去走走。”
    二人走出大殿,缓缓踱步。
    金春秋负手看着天空,幽幽的道:“这数十年的苦心孤诣,终于换来了今日焕然一新的新罗。谁也无法把这个新罗击垮……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金庾信低头,“贾平安据闻在长安乃是青楼常客,博得了偌大的名声。”
    金春秋叹息,“选几个美人送去。”
    金庾信摇头,“怕是不够……难道我们的美人比长安的更出色?”
    “需要身份吗?”金春秋不舍的道:“我钟爱的女儿啊。”
    “已经到了这等时候,国主,舍小就大才是新罗之福。若是不妥,我的女儿可送去。”
    “这等时候不可欺,否则被发现了前功尽弃不说,弄不好大唐还能以此为罪名征伐新罗……”
    金春秋的眼神渐渐坚定,“让她去。”
    金庾信看着他,嘴唇动了动,“那是你的珍宝……罢了,为了新罗,一切都可付出。”
    金春秋平静的道:“倭军败了,随后贾平安将直面新罗,此刻不舍,弄不好就是大祸。庾信,集结军队吧,开往边境一带。若是……”
    他的眼中骤然多了利芒,“若是贾平安动手,别犹豫,弄死他!”
    “这是一文一武啊!”金庾信的精神一振,“是。”
    ……
    七重城是新罗和高丽的边境城池,这里驻守的兵力不少,都是精兵强将。
    贾平安已经到了七重城之前。
    “问问他们,降,还是不降。”
    通译大声喊道:“武阳公问你等,降还是不降?”
    城头的新罗将领沉声道:“大唐为何攻打新罗?”
    贾平安摇摇头,淡淡的道:“你也配贾某解释?令人打造投石机,把咱们的竹炮弄过来。”
    从攻陷平壤之后,贾平安的火器就一直没开张过。
    伐木,打造投石机,唐军忙碌的不亦乐乎。
    李敬业也在伐木的人群中,作为独自进汉城甩屁股的惩罚,他必须要完成二十棵大树的任务。
    “兄长果真是不可理喻,男儿不甩屁股,整日憋着作甚?”
    他举起硕大的斧头,呯的一声,木屑飞溅,大树靠近根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豁口。
    呯!
    呯!
    “娘的,好像要倒了?”
    李敬业喊道:“要倒了。”
    周围砍伐树木的军士看去,只见李敬业一脚踹在树上,咯嗤一声,大树猛地倒了过来。
    “快跑!”
    李敬业这货压根就不知道安全操作的事儿,凭着自己的一身蛮力蛮干,没几下,那些军士都离他远远的,唯恐被倒下的大树砸中。
    “有人来了。”
    站在山上,能看到高丽方向来了一队人马,还有不少大车。
    李敬业直起腰看了一眼,舔舔嘴唇的道:“娘的,好些时日没有甩屁股了,若是来几个美人多好?”
    山下有人喊道:“来的是新罗太子。”
    贾平安已经接到了消息,玩味的道:“这位金太子是何意?劳军?去迎接吧。”
    李福成纳闷的道:“武阳公不去?”
    一国太子来劳军,你这个主将必须要去吧。
    贾平安淡淡的道:“厮杀之前还得做戏那也不错,除非来的是金春秋,金法敏……不配我去迎接他。”
    李福成急匆匆的到了大营外,金法敏已经到了。
    “武阳公事务繁忙,无暇来迎。殿下,请随老夫来。”
    贾平安竟然不来迎接我?
    当年他见过贾平安,不过贾平安当时的地位和今日不可同日而语……这是随着地位的的提升,人也变得跋扈了?
    跋扈好啊!
    就是要他跋扈,随后我小心翼翼的装作是恭谨的模样……跋扈的人最喜欢的是对方低头装孙子,为了高丽,我装个孙子又如何?
    几个女人戴着羃?出现了。
    李福成看了一眼,知晓这是‘贿赂’。历来这等事儿都不少,领军大将有的悄然收了,有的置之不理。
    武阳公应当不会收吧。
    走在最后面的少女便是金春秋的女儿柔福女。
    她的心中此刻充满了各种负面情绪:厌恶,担忧……
    但就是没有恐惧。
    作为女人,她知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不是嫁给文官,就是嫁给武将,作为父亲金春秋笼络麾下的武器。
    这和送也没什么区别,所以她很是淡然。
    一行人进了大营,直至帅帐。
    “武阳公,新罗太子来了。”
    贾平安抬头,微笑道:“贾某公事繁忙,倒是怠慢了殿下。”
    他竟然不起身!金法敏笑道:“大唐和新罗乃是极为亲密的关系,武阳公这话却是见外了……”
    这是装孙子!
    这个手法并未出乎贾平安的预料。
    “殿下……”
    金法敏堆笑道:“当年我和武阳公一见如故,看着武阳公就像是看到了亲兄长。请叫我法敏。”
    “法敏……”
    这货大了贾平安许多,竟然自甘做小弟,着孙子装的堪称是极为到位。
    “法敏此行为何?”
    贾平安还在看着文书,手中拿着毛笔。
    这是羞辱。
    金法敏的眼中有阴郁闪过,笑道:“听闻大唐击败了倭人,国主不胜欢喜,为此宴请了百官,为大唐贺……”
    贾平安看着文书,偶尔写几个字,随后继续翻看。
    这是故意羞辱!
    金法敏笑的越发的卑微了,“倭人凶残,新罗饱受其害,如今大唐天兵出手击败了他们,消息传到了鸡林时,城中军民为之欢呼雀跃……新罗愿意为大唐效力,一同击败倭人。”
    卑微之后,我再抛出诱饵……贾平安就领军两万,可见唐军在高丽的局势并不容乐观,那些高丽人会此起彼伏的燃起烽烟,他们的大军更多的要用于镇压那些叛乱。
    如此,新罗若是和倭国联手,大唐将会焦头烂额……
    贾平安此人狡黠,不过此等人却知晓好歹。
    金法敏拍拍手,外面进来了几个女子。
    “武阳公在外征战颇为辛劳,身边也没个伺候的,国主就精心挑选了数名美人,还有……柔福女。”
    贾平安缓缓抬头。
    这特娘的还玩女色贿赂?
    后面的柔福女上前。
    “揭开羃?。”
    一只小手伸出来,把羃?往身后一翻。
    一张娇俏的脸出现了。
    在新罗,我只要出现就能让那些男人色授魂与,贾平安这等人难道还能挡住我的诱惑?
    大唐名将,传闻中诗才无双的才子,这样的男人……我必将征服他。
    “这是我最受疼爱的妹妹,以后由她来伺候武阳公。”
    贾平安扫了柔福女一眼,柔福女随即装出了柔弱之色。
    有人说男人喜欢小野猫,但那只是点心,他们真正喜欢的是这等楚楚可怜的类型。
    金法敏含笑看着贾平安,心想这等美色你难道不动心?
    动心之后,自然心思就偏了。
    至于联手攻打倭人那是不可能的,唇亡齿寒,新罗不会傻到让自己独自面对大唐……所以不但不会攻打倭人,反而会在暗中支援他们,乃自于袭击唐军。
    “这是金春秋的合纵连横吧?”贾平安淡淡的道:“态度恭谨的装孙子,随后大唐对倭人发动进攻,新罗一边说要出击,一边源源不断的为倭人提供各种援助……”
    他盯着金法敏,轻蔑的道:“必要时甚至会亲自上阵,譬如说把那些逃到新罗的百济人武装起来,令他们不断袭击大唐……我可有说错?”
    历史上新罗就是这么干的。
    金法敏的城府很深,但此刻心中却骤然一惊。
    他竟然知晓我们的打算?
    谁泄露的?
    这等机密事是谁泄露的?
    金法敏的脑海里飞快转动,把有可能的几个臣子想了想。
    该死的!
    他愕然道:“新罗对大唐忠心耿耿,武阳公此言却是无端指责。”
    贾平安淡淡的道:“当年的约定。”
    金法敏心头一震,往事历历在目。
    “当年新罗承诺,一旦大唐进攻高丽,新罗将会提供粮草……从上一次征伐开始到如今,粮草何在?”
    贾平安一字一吐的道:“背信弃义的小人之国……大唐上下怒不可遏。你回去吧,告诉金春秋,要么自缚双手跟随我回长安请罪,要么……新罗覆灭。”
    这是要存心灭了新罗啊!
    金法敏怒道:“当年是有这个承诺,可大唐随后对新罗恶语相加,抛弃了新罗……”
    这个是有些尴尬啊!
    李福成不知贾平安该如何回应。
    “竟然如此,你还来作甚?”贾平安淡淡的道:“新罗一直在利用大唐,不,是金春秋一直在利用大唐。”
    他森然道:“小国玩弄大国,这是何其的胆大。可你父子想过玩脱的可能了吗?滚!”
    身后两个军士上前,手按刀柄,厉喝道:“出去!”
    金法敏一边退一边喊道:“贾平安,你这般倒行逆施不会有好下场……”
    撒比!
    贾平安低头看着文书……军中的粮草剩的不多了,得赶紧把眼前的七重城打下来才是……
    等处置完公事后,贾平安抬头,见那几个女人依旧站在那里,就皱眉道:“为何不去?”
    柔福女福身,“见过武阳公,我既然出来了,就不能回去。”
    你难道不动心吗?
    贾平安摆摆手,“弄到别的地方去。”
    柔福女心中一震,就见贾平安起身,说道:“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