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28章 无人能出其右

    阿昙比逻夫目不转睛的盯着河边百枝臣,呼吸急促,心跳如鼓。
    “杀了他!”
    河边百枝臣挥刀,这一刀在阿昙比逻夫看来堪称是精彩,从贾平安难以防御的大腿处寻到了破绽。
    “干得好!”
    物部连熊兴奋的喊道。
    只要大腿挨一刀,随即河边百枝臣就能轻松斩杀贾平安。
    我还想着河边这等跋扈急躁的性子怕是会一照面就想着斩杀了贾平安。可他却很狡猾的冲着贾平安的大腿出手……
    这是一种豁出去的战法:贾平安若是不管不顾,拼着大腿受伤也要斩杀河边百枝臣,那么这个狡猾就成了笑话。
    但……河边百枝臣是光脚的,在知晓贾平安是大唐皇后的阿弟之后,就用了这个法子。
    光脚不怕穿鞋的!
    好手段!
    他看到贾平安闪电般的出手,横刀从上往下,劈开了河边百枝臣的这一刀。
    双方此刻已经几乎并行了,河边百枝臣刚想收刀,贾平安轻松把横刀递过去……
    人头就这么飞了起来。
    阿昙比逻夫嘶声道:“撤!撤退!”
    物部连熊失魂落魄的策马掉头,兀自不敢相信的回头看了一眼。
    “河边乃是有名的悍将……”
    “撤退!”
    溃逃开始了。
    “追杀!”
    贾平安当先追了出去。
    “武阳公,你是主将啊!”李福成觉得自己这个副大总管真心窝囊,你说平日里吧,贾平安也好说话,可到了这等时候他怎么就炸了呢?
    堪称是刚愎自用!
    “快,追上去!”
    步卒在狂奔,见到倭人就砍杀。
    而骑兵不断在前方追击,把那些步卒驱赶的到处都是……随后体力耗尽,唐军的步卒就能轻松的宰割他们。
    这一场砍杀直至下午。
    贾平安带着骑兵回来了。
    敌军残余的三千余人冲进了米内城,骑兵攻城自然不可能,贾平安这才撤了回来。
    此刻战场上全是尸骸,鲜血染红了地面,甚至能看到血洼。
    李福成见他回来了,埋怨道:“今日怎地都不肯招降,杀了好些人……看看那些……”
    他指指侧面,那里此刻跪着数百倭人。
    贾平安策马过去看了一眼。
    那些倭人温顺的就像是一群猫,见他来了急忙叩首。
    一阵叫嚷。
    通译说道:“武阳公,他们说你乃是神将。”
    倭国人就喜欢这般神话许多东西,比如说以后的猴子等人。
    李福成见贾平安竟然面无喜色,就试探着问道:“今日杀敌怕是两万了吧,武阳公为何不喜?”
    他觉得这是没抓住敌军主将的缘故。
    贾平安皱眉道:“杀的人太少了些。”
    李福成:“……”
    王胜虎:“……”
    邓贯:“……”
    三万倭军被杀了两万……加上死在半路上的,少说杀了两万五以上,这样还杀少了?
    一般情况下,敌军被击溃后,看着逃不掉就会跪地请降。所以打成击溃战后,多半是俘虏比伤亡多。
    众人情不自禁的偏头看着那数百俘虏……和被干掉的数目比起来,这些俘虏就像是国宝般的珍贵。
    “拷打问话。”
    贾平安丢下了这句话,随即去战场巡视。
    身后李福成还在跟着,“武阳公,汉城从开始到现在都没动静。”
    “这个倒是简单。”
    贾平安一路过去,李福成嘀咕道:“那些俘虏还不够挖坑埋人的。”
    每战之后,令俘虏挖坑埋人都是保留节目,可数百人怎么能挖出掩埋两万人的大坑?
    “挖什么坑?”贾平安淡淡道。
    李福成一拍脑门,“老夫倒是听闻武阳公说过此事……征伐高丽时,每战必筑京观。可高丽已经灭了,这是倭国人,也要筑?”
    贾平安没搭理他,策马往城下去了。
    李福成叹息,回身喊道:“都别挖了,别挖了。”
    指挥挖坑的王崇扯着嗓子问道:“为何?”
    “哪有什么为何为何……”李福成骂道:“武阳公吩咐,依旧……筑京观!”
    王崇一怔:“这不是高丽人啊!”
    一个军士杵着铲子若有所思的道:“那些人说武阳公乃是扫把星,照我看……他老人家哪是什么扫把星?定然是杀星转世。”
    王崇情不自禁的点点头,喊道:“叫人来抬尸骸,还有,武阳公带来的那几个人……说是什么……京观高手,叫他们来指挥。”
    城头,高成春紧张的看着夕阳下的贾平安。
    “这是何意?”
    边上有人低声道:“要不……叫弓箭手来,一阵箭雨射死他,这是大功……”
    “谁说的?这主意不错。”
    高成春回身笑道。
    一个将领举着手。
    高成春劈手就是一巴掌。
    将领捂着脸……
    一脸懵逼。
    边上的人都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那是贾平安,看看那边在作甚?在搬运尸骸呢!你难道想成为京观中的一员?那便从此跳下去,贾平安定然会非常乐意把你和那些倭人丢在一起。”
    “若是乱箭射中了贾平安,你觉着这城中的人还有谁能活?你特娘的想送死别拖着咱们。”
    高丽要完蛋了,你特娘的还想搞事……高成春低骂道:“别给我找麻烦。”
    贾平安在弓箭射程内停住了。
    他仰头看着城头,身边的通译表示自己做好了准备。
    武阳公定然会厉声呵斥,随后威胁一通,城头的高丽人失魂落魄的举手出城。
    通译黄大吸吸鼻子。平壤城破后,他领了钱粮,叮嘱家中的高丽婆娘少出门,让儿子照顾好自家老娘,他就自荐跟着做通译。
    贾平安突然问道:“平壤城中许多汉儿都得了小吏的官职,你这等根正苗红的……为何不肯去应征,反而跟着我到处跑?”
    黄大不知道什么叫做根正苗红,嘿嘿一笑,“我却做不来什么官,就怕误事。”
    “有这等心态就不会差。”
    贾平安又问了问他的一些情况,心中有了数。
    黄达心中暗自激动……武阳公这般亲切的问我,难道是要举荐?
    这世间从未有性格上的傻子,就算是性格憨傻,在经历一番社会毒打后也会成为一个合格的996福报下的打工人。
    城头的高丽人见贾平安不吭声,心中七上八下的。
    “他会不会令人攻城?”
    “都黄昏了,还怎么攻城?”
    “这不还有明日吗?”
    “闭嘴!”高成春心中也有些忐忑。
    贾平安率领大军出现,就意味着平壤已经陷落了,大莫离支定然战死……
    高丽都没了,以后何去何从?
    下面的贾平安说道:“告诉他们,事很多,下来帮忙。”
    就这……黄大楞了一下,心想怎么像是和邻居扯淡似的,他们会听吗?
    他干咳几下清清嗓子,仰头喊道:“武阳公告诉你等,事情多着呢!赶紧下来帮忙。”
    城头没动静。
    黄大看着贾平安,心想这可不是我的错,“武阳公,我句句都说了。”
    城头寂静的可怕。
    黄大有些哆嗦,担心城头来一波箭雨。
    平壤以前经常要操练,有一次他见过高丽人的射箭,乌压压的一片黑云啊!可怕至极。但在见识了大唐的弩阵之后,这个可怕至极就转到了大唐这边。
    “来了!”
    城头探出个脑袋,却是高成春。他欢喜的冲着城下招手,“武阳公,我等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来了来了!”
    “快,武阳公说要人帮忙,你们特娘的还在等什么?等菜?赶紧开城门,带着工具出去。那么多尸骸啊!要抬到啥时候。”
    高成春化身为王婆,一张嘴絮叨的让人……欢喜异常。
    “快些快些!”
    那些将领喜笑颜开的催促着麾下。
    “挖土的铲子不够!”
    “特娘的长枪留着作甚?都拿去!”
    “去和百姓家中借。”
    这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百姓心中也难为情,这东西借出去了还有回来的吗?
    那些军士骂道:“咱们要出城帮武阳公挖土筑京观呢!赶紧借来。”
    “啊!不打了?”
    百姓诧异问道。
    “高丽都没了,还打什么?”
    贾平安说完就策马回去了。
    黄大还留在原地,死心眼的想等着高丽人的反应。
    “不打了,不打了!”
    “大唐万岁!”
    “陛下万岁!”
    城中突然传来了欢呼声,接着城门大开,高成春带着将士们出来了……看看他们,肩上扛着铲子锄头,扛长枪的几个被一顿毒打,旋即丢在边上。
    这特娘的拿着长枪出来不是故意找误会吗?
    再说了,大唐军队这般凶悍,你弄些长枪作甚?难道还想刺杀武阳公?
    贾平安就在一堆尸骸的边上,见高成春来了,随口道:“来了?”
    高成春点头哈腰,“来了。”
    黄大觉得高成春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喜气。
    贾平安指指尸骸,“都听指挥,把尸骸堆积起来。听他们的……”
    贾平安此战带了几个老人手跟着,他们都是筑京观的老手,并且在前人原有的基础上开发出了许多新花样。
    譬如说京观的顶上插着树干,在树干上挂着一串人头。大风一吹,人头随风摇摆,看着当真是赏心悦目。
    “武阳公放心,保证干的漂漂亮亮的。”
    竟然不用捆绑,更没有监视,咱们的运气真好啊!
    高丽守军齐心协力,晚上还打着火把干活。
    捷报已经传回去了,贾平安估摸着李勣明日就能收到。
    远处已经搭建了营帐,贾平安策马过去,视察了一番。
    “李司马呢?”
    李敬业不是跟着去追击了吗?为何没回来?
    贾平安一拍脑门,“谁看到李司马了?”
    一个军士说道:“武阳公,李司马说是进城去看看。”
    贾平安捂额……
    那个憨憨,这是多久没甩屁股了,竟然迫不及待的进城。
    李敬业带着两个军士就进了汉城。
    高成春特地派了自己的心腹跟随,唯恐伺候这位杀人如杀鸡的悍将不周道。
    天都快黑了,李敬业自然没啥精神看什么景致。
    “那个……”
    他看看心腹,心腹闻弦歌而知雅意,谄笑道:“城中有些女子……很是喜欢大唐的好汉。”
    李敬业回身看看城外,“快些。”
    他担心回去晚了会被兄长一顿毒打。
    几个莺莺燕燕被叫了来,见到魁梧的不像话的李敬业后,都在捂嘴吃吃的笑。
    心腹说道:“这位今日杀的倭国人胆寒,若非如此,倭国人进城后你等就会被蹂躏而死,好生伺候。”
    这里是那个啥……高成春的值房。
    心腹站在那里,李敬业看着他,心想这人怎么如此不懂事?
    “出去!”
    心腹一怔,“李司马不用我伺候?”
    什么伺候?难道高成春那厮还喜欢在甩屁股的时候有人能推一下?
    “出去!”
    心腹出去,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尖叫声。
    许久后,尖叫声依旧不断。
    我去!
    心腹心想怎么还在折腾?
    李敬业在城中甩屁股,贾平安正在拷问倭人。
    “说了,我说了。”
    那个倭将终究扛不住百骑的手段,喘息着开始招供。
    “此次是齐明天皇亲征,中大兄王子随行……都听他的。”
    “还玩个御驾亲征?”
    贾平安觉得很有趣。
    那位女天皇记得在半路就死了吧?
    但此战却提早了好几年,所谓的齐明天皇估摸着还能蹦跶。不过中大兄王子竟然总揽全局,由此可见那位女天皇也就是个傀儡。
    “多少军队?”杨大树拎着烧红的烙铁问道。
    “许多,我也不清楚有多少。夺了百济后,国中源源不断的运送了许多军队来,听说国中还在征召军队,还准备把百姓都迁徙过来。”
    杨大树看向贾平安,发现他脸色阴沉。
    “贱狗奴!”
    贾平安阴着脸问道:“倭国与新罗之间如何?”
    将领惶然看着贾平安,等通译翻译过来后,才松了一口气,“先前打得厉害,新罗人败多胜少,咱们这才一路打到了高丽。”
    贾平安随即又问了些问题,起身回去。
    京观那里依旧在施工,周围被火把照的着……那些尸骸龇牙咧嘴的,看着瘆的慌。
    “武阳公,高丽人很卖力。”
    李福成过来说道。
    “这就好,我留下了些骑兵在盯着米内城,斥候去换了他们回来。”
    有人去下令……这事儿该是军司马的活,可李敬业却不知所踪。
    李福成干笑着,“武阳公,新罗人看来实力不济,竟然被倭国人按着毒打。”
    新罗人实力不行,这是大唐固有的看法,否则怎么被百济毒打的这般厉害?
    “先前那倭人说了,他们一路打到了高丽来。我计算过,他们几乎是一日拔一城,你以为能和百济扛了多年的新罗人就如此弱?”
    李福成一怔。
    他们对倭国人的认知,对新罗人的认知都远远不及贾平安,所以这话一出,李福成就懵了一下。
    “武阳公,你是说……金春秋是故意的?”
    贾平安点头,“金春秋并非善茬,看看此人的履历,去过倭国,去过大唐……和金庾信互为姻亲,由此掌控高丽军政大权……这样的人,谁以为他弱,谁就会倒霉。”
    贾平安突然发现很有趣的一件事儿……
    倭国的女天皇是傀儡,新罗的女国主也是傀儡,巧合的让人无语。
    “英国公要坐镇平壤清理高丽各地的残敌,还得盯着契丹等部的虎视眈眈,咱们就这两万人……别想着还有援军。”
    战后的清理尤为重要,甚至比厮杀还重要。历史上大唐征伐百济和高丽时,开始一切顺利,都灭国了,可随即各处风起云涌,渐渐的把大唐驻军包围在孤城中,连李治都绝望了。
    幸而唐军击溃了对手,否则辽东的局势还真难说。
    贾平安回去写了一份书信,令人往平壤送。
    他坐在帐篷里,拿出家书仔细看着。
    身处异国他乡,唯一的慰藉便是书信。
    “见过李司马!”外面有人说话。
    贾平安缓缓收了书信。
    帐篷被掀开,李敬业探头往里面看了看,笑嘻嘻的道:“兄长你在看什么?书信?谁的?高阳公主吗?啧啧!兄长果然神勇,竟然连高阳公主那么凶狠的女人都给降伏了,小弟远远不如啊!”
    贾平安抬头,平静的问道:“去了何处?”
    李敬业嘿嘿笑道:“去城中……甩了甩屁股。”
    “你可知城中若是有心怀叵测者,里应外合就能弄死你?”
    贾平安的语气依旧平静。
    “我带着横刀去的,那些高丽人若是敢动手……”
    李敬业洋洋得意,“兄长你为何这般能憋?难道是想攒着回家去?我告诉你,你这般最终多半是一个梦,随后就是一场空……”
    贾平安拿起放在案几边的棍子起身。
    “救命!”
    ……
    李勣坐镇平壤,留下必要的军队后,其他的都派出去了。
    一大早他就忙个不停。
    “英国公,昨夜有人在咱们的营地外面纵火,是几个高丽人。”
    李勣淡淡的道:“吊死在城门外面,让每个进出的人都能看到。”
    “是。”
    “英国公,外面有谣言,说大唐要把城中的高丽人全数处死。”
    李勣没抬头,“此事……老夫记得武阳公当时招募了一些高丽人,叫做什么……”
    刘仁轨笑道:“叫做高奸。”
    李勣点头,“很是贴切。给这些人穿好一些,都打扮起来,该傅粉就傅粉,让他们的妻儿也出门造招摇炫耀一番,谣言便会不攻自破。”
    等人走后,刘仁轨突然说道:“也不知武阳公那边如何了。”
    “新罗竟然丢失了朝向高丽这边的疆土,若说是巧合,老夫断然不信。不过倭军实力如何大唐也不得而知,且等武阳公去试试。”
    到了下午,累了一天的李勣刚想回去歇息。
    “英国公,武阳公的捷报。”
    刘仁轨出去接了捷报进来。
    “如何?”
    李勣看似平静,可心中却颇为不安。
    倭国实力如何,新罗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
    “大捷!”刘仁轨抬头,兴奋的道:“倭军三万余正在攻打汉城,武阳公赶到,一战斩杀了两万余人……倭军残余溃逃到了米内城。”
    “好!”
    李勣心中一松。
    “这里还有武阳公的一份文书。”
    李勣打开看了。
    “武阳公判定新罗是故意放开了通往高丽这边的通道,和老夫一般想法……”李勣抬头,眼中有欣慰之色,“老夫之所以让他去,不只是因为他善战,更是因为他对这等局面的掌控能力在大唐无人能出其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