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九章 倾轧

    海京国民防卫军,参谋本部会议室。

    年轻的作战参谋李立斌坐在靠窗的列席席位上,望着指挥室南首正中大屏幕上硕大的投影图像,双手忍不住微微颤栗。

    此时身后惨白的阳光正透过玻璃洒在他的身上,却带不来一丝的温暖。

    而在李立斌周围并排坐着的同侪们,亦是一个个面色铁青,心头冰凉。

    望着后辈仓皇的样子,站在投影旁的海京防卫军参谋总长吴作义,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短短一代人,二十来年的战略优势,就让人族年青一代的军人忘记了异族战争的残酷。

    看来有些教育真的只能由现实来教导,书本、老师、影像资料表现的再真切也毫无作用。

    “那就由惨烈的现实来给你们补上这一课吧。”眼睛扫过列席参谋会议的海京防卫军青年精英里最优秀的佼佼者们,吴作义默默想到,轻咳一声沉声开口说:“现在统计数据已经出来了。

    海京都市圈范围内4处‘虹桥’现场,只有1处被守住,其余3处全被异族武装突破。

    而在破阵的3个区里,‘开阳’和‘平安’分别被异族入侵者找到了1处避难所,屠杀了接近10万平民。

    蒋参谋,把屠杀现场的影像资料调出来,让大家看看。”

    “是,总长阁下。”坐在吴作义右手边的一个五短身材,脸孔像是铁板一样始终没有表情的中年军官,声音冷峻的答道,操纵着投影仪,将避难所的惨像播了出来。

    俗话说,人一上万无边无际。

    狭小的空间里,数以万具尸骸血肉模糊的堆积成山,流淌出的鲜血汇聚成湖的景象,不亲眼目睹的话根本无法想象。

    因此即便接受过严苛的军事训练,但大屏幕上那一片凝滞的鲜红,还是让会议室里许多人勃然变色,有些甚至失态的发出干呕声,不自觉的移开了视线。

    吴作义看到这一幕,平静的脸上突然显现出凶狠的狰狞,大声咆哮道:“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可职业军人死在战场上是自己选择的路,连累平民老百姓死在家门口却是我们所有军人的耻辱!

    那么高的社会地位、超过普通上班族几倍的薪水、完善的保障体系,老百姓纳税养着我们,尊敬我们,为的就是让我们保他们平安。

    我们做不到就不配穿这身军装,都给我把眼睛正过来,睁大看清楚。

    记住这份耻辱,记住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以后应该这么做!”

    会议室里的参谋被长官训示,不得不忍住心理上的不适,挺直腰板,正襟危坐的望向屏幕。

    而吴作义发作完之后并没有理会下属的表现,自顾自的沉声问道:“李参谋,监控分析完成了吗?”

    “完成了,总长阁下。”坐在吴作义左手边的李灿朗声答道。

    “四处虹桥现场,那一处疏忽最大。”吴作义追问道。

    “是章袖震中校指挥的渔湾区。”李灿答道。

    话音落地便有人失声说道:“这不可能吧,章中校可是咱们海京防卫军里实战经验最丰富的现场指挥官,几次获得国防部嘉奖,怎么可能是他疏忽最大。”

    李灿瞥了一眼开口的人,解释道:“根据监控显示,章中校开战之初就放弃了炮阵和武装运兵车,导致地穴人偷袭时根本组织不起完善的防御体系,阵地直接失守。

    他也是抵抗时间最短,阵亡最早的指挥官。”

    听到这番话,不少与会参谋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显然章袖震这个明星指挥官在海京防卫军里的名气颇大,大家都听过这个名字,不太相信他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但吴作义却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环顾四周冷冷的说道:“章袖震疏忽最大,你们觉得很意外吗。

    真是一群废物,都已经入职参谋本部了,还不明白战场上什么最重要。

    实战经验、指挥天赋、后天学习的调兵遣将的谋略…这些都很要紧,但在战场上最重要的是对战争的敬畏。

    国之大事在祭与戎。

    战争无论大小都是可能关系到无数人生死存亡,甚至国家存续的大事。

    所以不管有多少丰富的指挥经验、知识、天赋,踏上战场都必须保持着敬畏心。

    要知道害怕你的敌人,害怕、恐惧却还是要顽强的战胜,这才是一个指挥官应有的心态。

    而章袖震呢,早在几年前看他的战例我就知道,他已经没有了对虹桥之战的敬畏心。

    所以年初提拔区域镇守时我才会投了反对票。

    可惜以他以前的胜绩,就算我是参谋总长也无法随意褫夺他的指挥官身份,否则的话也许今天渔湾就能守住。”

    年初提拔区域镇守时,吴作义提名了一个叫李维威的指挥官,海京防卫军副司令官赵闵则提名了章袖震。

    按照以往的战绩看,本来应该是章袖震获得提拔,但因为吴作义的一意阻挠,最终章袖震和李维威谁都没有取胜,反倒是一匹没靠山的黑马取了巧。

    参谋本部的参谋们个个手眼通天,当然知道这里面的曲折,此时听吴作义趁机数落章袖震,打击赵闵的威信,各个装聋作哑的默不作声,生怕惹祸上身,参合到‘神仙打架’的场子里去。

    只有吴作义的铁杆手下之一李灿随声附和道:“总长说的对,章中校因为早就失去了对战场的敬畏心,这次失误很大,造成了异常惨烈的后果。

    我建议将事件整理上报,在整个海京防卫军范围内通报批评,引以为戒。”

    吴作义闻言扬扬眉毛道:“章中校都已经牺牲了,再通报批评会不会显得太苛刻了?”

    “总长阁下,为了避免以后更多的牺牲,我感觉还是必要的。”李灿坚持着道。

    “那就这么办吧。”吴作义低头沉吟许久,最终语调艰难的一锤定音,公私兼顾的完成了这次对政敌的借势打压。

    而在渔湾虹桥现场,此时张角正主动找上姗姗来迟的海京防卫军部队,述说着自己的初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