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八章 破阵

    曾有东大陆夏宗古代名将,将军阵之道一言一概之,‘用兵以聚散如常为上’。

    章袖震看起来只下达了一个全员后撤的命令,但在敌人攻势如潮且出其不意占据上风的战场上,在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内。

    做出放弃防御炮阵,将可以充当临时堡垒的装甲运兵车,开启最简单的电幕防御功能后丢弃在原地的判断,以足以说明他卓越的军事才能。

    周围人虽然觉得章袖震自吹自擂的嘴脸很不讨喜,还是不得不齐声称赞。

    而人老精,树老灵。

    超凡协会的烟老在现场民间武装组织高层里年纪最大,也就表现的最真诚,“章大队,你能做出刚才那种判断,源自于对异族战斗方式甚至生理结构的细致了解;

    战局发展见微知著的准确预判;

    对自己所掌握武装力量的大胆使用,是先天战争敏锐性和后天军事才能学习的产物,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样的军事才能,恐怕就算在零区、负区的大规模作战中,也能大展拳脚。”

    这话正骚到章袖震的痒处,令他不由的笑逐颜开。

    看到这位国防自卫军现场指挥官洋洋自得的样子,烟老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这次的虹桥入侵我感觉有点异常。

    蜥蜴人罪犯的数量太多了一点,表现的也太无畏,简直就像是职业军人。

    咱们接下来还是步步为营,小心点好。”

    章袖震闻言不在意的道:“烟老你也和那些异族打生打死了几十年,虹桥入侵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怎么历练越多胆子越小…”

    他话音未落,突然脚下的水泥地猛的裂开,一道矮小的灰影带着股锐利的锋芒从地下蹿出,袭向章袖震胯下。

    而这偷袭还并非是孤例,同一时间,数以百计的地洞在周围塌陷,蹿出灰影,撕扯着人类的阵地。

    顷刻间残肢横飞,鲜血飞溅,上百名人族武装精英在偷袭中失去了生命。

    出于谨慎匍匐在阵地后方一栋临街便利店的房顶,正开着眼界的张角幸运的躲过了这场劫难,被眼前的惨剧惊的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之后瞬间判断出这种惨烈程度的厮杀,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参与的,张角将伏断星力加持在身,体内气血疯狂运转,也不起身,直接用手肘和膝盖匍匐着后退,速度竟然和普通运动健将百米短跑差不了多少。

    几下退到屋顶边缘,他起身正打算跳进相邻的一座低层办公楼里,突然身后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

    强劲的冲击波一下将张角脚下的便利店摧毁,将他连带着成吨的断壁残垣一并吹飞3、4米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张角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他浑浑噩噩的醒来,感觉胸口像压了块巨石般喘不过气来。

    本能的动动胳膊想要拍着胸口顺顺气,结果发现自己手脚沉重,整个身体竟然被埋在了一堆瓦砾中。

    这时张角才完全清醒过来,回忆起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急忙将呼吸声放缓,竖起耳朵偷听外面的动静。

    四周一片寂静,他停了一会感觉没有危险,便运转体内气血,挣扎着拨开瓦砾,拼命爬了出来。

    此时已经日上中天,时间从清晨转到了中午。

    张角站在一堆废墟上四下环顾,只觉得满目疮痍,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和血肉模糊的尸骸。

    第一次见识种族冲突就演变成这种地狱降临的景象,即便他胸有丘壑仍忍不住毛骨悚然,喃喃自语道:“区区一次虹桥阻击战竟然搞成了这样,这他喵的是什么情况!”

    好在张角性情深沉,惊骇过后很快就恢复了冷静,警惕又小心翼翼的走下废墟,仔细观察起四周的情形来。

    脚下就有具死尸,看上去是个异族,缺了一条腿的尸骸从头到脚也就是长110公分左右,脑袋略显细长呈现出锥形的样子。

    五官和人类极为相似,但眼睑上蒙着一层红色细膜,上肢粗壮,手臂上的皮肤坚韧、光滑,手指头像是弯曲的兽爪,显得十分狰狞。

    根据中学通识课上学到的知识,张角一下就辨认出这是一具地穴人的尸体。

    而地穴人虽然是人类的死敌,却和蜥蜴人也不对付,不知道怎么会莫名其妙死在了这里。

    “难道因为人类这些年玩了命的扩张,让敌对的智慧种族起了警惕心,联合起来了。”张角心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随即自我安慰的想到:“哎,不会的,不会的。

    世界上的荒野那么多,谁能占的完。

    怎么可能因为人类开拓多一点土地,就打破涂泥大陆智慧种族间的战略平衡呢。”

    想到这里他长长舒了口气,更加仔细的打量着脚下的异族尸骸。

    破碎的紧身皮甲、只剩下一个短柄的武器、露出脚趾头的战靴…张角越看眉头皱的越紧,直到看见死尸右手食指上带着的一枚和皮肤颜色一模一样,不仔细看根本瞧不出的符文戒指,表情才舒展开来。

    稽首行了个礼。嘴巴里念叨着,“贪财、贪财,有怪莫怪。”,他弯腰把戒指狠狠的从尸体手上撸了下来,把玩了一下,心满意足的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朝下一具尸体走去。

    在种族之战中死去的人族遗物乃是烈士遗产,偷那一分一毫都是重罪。

    可死掉异族的遗物却是战利品,作为战场上目光所及之处唯一的幸存者,依据智慧文明古老的‘赢者通吃规则’,张角有着第一序列的‘收割权’,这点就连法律都会保护。

    这遍地的死者六成以上都是人类,有国民防卫军、民间武装人员,也有风华正茂的超凡科系学生。

    看到那一张张不久前还意气风发和自己站在一起的面孔,转眼间变成了清灰色的死人脸,张角本来飞扬的眉毛不知不觉又耷拉了下去,但‘正事’他还是没忘记办。

    不过张角懂得‘规矩是规矩,现实是现实’,并没有太过分,武器、盔甲之类的笨重物品一件都没碰,拿的都是符文首饰之类的小东西,还很有克制,只取了少数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