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十章 战争财

    海京市渔湾‘虹桥’防御战现场。

    不久前刚刚完成对异族入侵者清剿任务的海京国民防卫军司令部直属第4镇暴大队,正散开收敛着敌我双方的尸体,清理废墟。

    作为海京防卫军司令部直属的6支武装编制之一,精锐里的精锐,本来怎么也不会轮到他们做打扫战场的动作。

    但这次虹桥防卫战罕见的多点开花,战局惨烈,一次性死掉了几万平民,哪怕为宣传起见,海京防卫军也不得不‘杀鸡使用宰牛刀’的启用王牌部队,消除民怨。

    而作为防御战现场唯一的幸存者,张角自以为自己的经历十分重要,可在身经百战的镇暴大队军官眼里,他这种在惨烈战争中侥幸活下来的漏网菜鸟的遭遇,根本没有任何价值。

    只不过碍于规矩,才不得不留下记录。

    因此面对张角喋喋不休,不知第几次查缺补漏自己的描述,负责笔录工作的年轻中尉忍不住开口道:“张先生,其实战前出动的防御部队已经在附近街区布置了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体系。

    战场上的一切都被分毫不差的录下来了,包括你的遭遇,所以讲一遍就可以了。

    签下名吧。”,不由分说的将手里的笔录塞给了张角。

    张角有些无趣的在笔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问道:“那我可以走了吗,中尉?”

    话音刚落,一旁一个一直站着瞧热闹,一言不发的青年上尉突然冷冷的开口道:“你刚才在战场上捡了不少战利品吧。

    那些异族可一个都不是你杀的。”

    “长官,我是超凡协会的成员,”张角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挠挠头道:“这次协会辅助你们国防军防守‘虹桥’,伤亡了不少成员。

    我捡战利品是打算换点钱,看谁家里困难就资助一下。

    战场上的幸存者有优先捡取战利品的权利,不也是法律的规定吗。”

    听到张角自称是鲁洋国最大的民间武装组织之一‘超凡协会’的成员,青年上尉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感觉不像撒谎,皱皱眉头道:“那你走吧。”,转身钻进了车里。

    大家既然都是有跟脚的人,现场录像又显示张角检战利品时表现的很有分寸,那即便青年上尉在地位上占尽上风,也不好做的过分。

    毕竟在两人皆非无根之木的情况下,‘分寸’这种东西就必须双方都要遵守,没必要为了点钱给长官留下贪心的印象,影响一生的前途。

    而捡了便宜的张角,虽然靠抖机灵保住了自己的利益没受侵害,心情却十分沉重。

    初阵的遭遇让他真正了解到了异族战争的惨烈,明白了在战场上什么都靠不住,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实力。

    不做好万全的准备便踏上战场,等于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脚步沉重的回到家里。

    刘松也在,正盘腿坐在席子上,愁眉苦脸的发呆。

    张角勉强露出个笑容道:“你先回来了,葵花。

    怎么这个鸟样,受什么刺激了?”

    刘松看到张角进门眼睛一亮,焦急的神情一下变得放松,气急败坏的道:“你小子跑那去了,避难所里找不见,打电话又不通,我还以为出事了呢。

    网上说这次虹桥之战死了不少人,半个城区都毁了。”

    “哪有那么夸张,”张角哑然失笑道:“真要让异族入侵者毁掉半个海京,那咱们鲁洋岂不得亡国。

    难怪国家要立法严惩网上传谣的人,真是为了博眼球什么都敢说,不过也就你这样低智商人群才会信。”

    “你才是低智商人群呢。”刘松气的朝张角竖起了中指,“枉费哥哥替你担心半天,一回家就损我,去死吧。”

    张角嘿嘿一笑,感觉心情轻松了许多。

    这时后知后觉的刘松才发现他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惊呼一声道:“咦不对,你怎么搞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

    张角笑笑道:“没什么,就是忙着往避难所跑时摔了一脚,被人踩了几下。”

    逃难时发生踩踏事故是常有的事,因此刘松对张角的话毫不怀疑,关心的抱怨道:“你可真行,又不是小孩了还能在大街上摔跤,倒是小心点啊。”

    “下次小心。”张角笑嘻嘻的敷衍着道,找了套干净衣服,端起装着毛巾、香皂、洗发水的脸盆,出门去了洗刷间。

    洗了个澡换上衣服,他打开手机和打工的搏击俱乐部联系了一下,不出所料的得到了俱乐部暂停营业的消息。

    今天剩下的时间变得空闲起来,张角不舍的浪费,回家和刘松打招呼道:“葵花,我突然想起点事,得去雄山市场一趟,走了啊。”

    “怎么刚回来就出去浪,”刘松撇撇嘴道:“差点被踩死还不在家老实呆着。

    我还打算中午摆个小场,给你压惊呢。”

    张角摆摆手道:“压惊是必须的,而且小场不行,得去新亚自助餐搞个大场才能弥补我心灵上的创伤。

    不过我现在是真有事,晚上吧,晚上给你这个巴结我的机会。

    你就怀着感恩的心,耐心等待吧。”,出门而去。

    他刚走几步,身后传来刘松的怒吼,“你是国家首相还是谁啊,请吃饭还得让人怀着感恩的心等着。

    他嚓嚓的,得怀到几点啊,8点半以后老子可得接女朋友下课,一起去看电影。”

    “放心吧我回来不了那么晚,不会耽误你跪舔的。”张角头也不回的道。

    “你个单身狗还敢说别人跪舔,你倒是想‘舔’有机会吗。”刘松闻言直接开车朝张角撞去。

    张角抵挡不住,踉跄着走出了租住的小院,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其实初阵的遭遇让张角有了种在战场上‘狮子搏兔亦得用全力’的觉悟,而既然‘狮子’都得用全力,菜鸟自然更不能例外。

    但眼下短时内取得海量愿力点,解锁新的封神力量无疑痴人说梦,最现实的做法是将自己已经掌握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唯一的选择就是制造‘外丹’,配合**物理攻击,成为‘法武兼顾’的复合型双修士这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