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异世

    安德烈从昏迷中慢慢苏醒,发现自己依旧在水中,潜水服检测到穿戴者的状态自动启用了保护措施,保持供氧和漂浮状态,某种程度上他算是在水里睡了一觉,但这一觉睡得差点要了他的小命儿,因为供氧量之剩百分之三了,他要是再不醒可能得活活憋死在水里。

    他能感受到这水中的温暖,很明显不是之前那隔着潜水服都能把他冻得发颤的冰冷海水,而且那时候自己是在下潜,可是此时却离水面很近,阳光照进水里把整个水域都映照得清澈明亮。

    鱼儿在水中欢快的游着,数量不多,但安德烈一种都没见过,至少据他所知地球上没有长着独角的鱼。

    “看来是到地方了。”

    他这么想着,便浮到水面查看情况。

    这是一个置身于森林中的小湖,从树木来看应该处于较为温暖的地区,森林长得翠绿繁盛。

    浮出水面后头盔屏幕上就显示出氧气含量正常,他便取下头盔甩到岸上,深吸了一口气,瞬间整个人都通透了。

    他四处看着,想确认周围是否安全,然后他就发现了趴在岸边的大块头契科夫,不是什么同伴之间心有灵犀,主要是他那被紧致的潜水衣勒出来的圆润pp太显眼了。

    这小子也是头铁,厚重的潜水套装不肯穿,说是影响他游泳,就穿了一套紧身的潜水衣下潜。现在倒好,这小子怕不是行动前拜了锦鲤,一身装备的安德烈都差点淹死,他却能趴在岸边睡大觉。

    “劳资都差点淹死,你小子居然还趴在岸边睡觉?”

    懒得计较这些,游到岸边的他刚想连接通讯,才发现这里根本没有卫星信号,那条唯一的通讯线又在鲍曼手里,目前来看短时间内他是联系不到其他几人了。

    他开始解下身上的装备,一一摆放好,最重要的是先给枪上了膛。

    突然想起契科夫好像带了信号弹,跑过去从他的背包里掏出来,顺手在他的腚上拍了一巴掌,疼得在睡梦中的他直哼哼。

    拿到了信号弹也不能随便使用,这里敌我情况不明,如果贸然使用信号弹,估计引来的就不只是队友了。

    “什么人!”

    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响动,他本能的举枪瞄准,大吼道。

    那片草丛一阵剧烈晃动,一个身影从草丛中窜出直往森林深处窜去。

    从背影看应该是人类,那家伙以蛇形走位在森林中乱窜,但基本路线还是在往深处走,对地形很熟悉,看来是当地人,既然是人类就不能杀了。虽然是蛇形走位,但是相当业余,只会一左一右的绕,有规律的蛇形走位还不如直接跑呢。安德烈把步枪切换成麻醉弹夹,预判了一下,把光学瞄准镜的准星压在他的行进路线上,一个三连点射,那家伙浑身一僵,就扑倒在了地上。

    “三发高效麻醉弹,就算是头牛也得睡上一天,好好睡吧。”

    安德烈走进森林中搜刮自己的“战利品”

    那是一个少年,身上套着一个渔网,背着一个被开了三个洞的羊皮袋子,想来是去那个湖捕鱼的。

    他把少年拖回自己的临时营地,契科夫那小子就算了,太沉,还是让他在那儿睡着吧。说是营地其实就是块铺在地上用于堆放自己装备的破布,这是他在岸边发现的,看来那些文化人不只是拿苹果做实验。

    时间慢慢过去,他坐在地上拿包里翻出的无烟炉烤着干粮,顺便看看时间。幸好他戴的是机械表,虽然不是啥名牌,但贵在质量高,耐砸还防水,最重要的是便宜。想起宋瑜那臭小子老是秀他那块名牌卫星表,现在估摸着已经不能用了吧,想到这他就一脸满足,这算是变相挽回了点面子。

    出发时还是凌晨现在却已经是中午了,连契科夫那小子都睡醒了,不知不觉他已经在这儿待了几个小时了,那个少年还没醒,看来药量很扎实。

    但不能让他老睡着啊,但是解药自己是没有的,那就只能用物理手段了。

    他一个大耳刮子抽到少年脸上,直接把鼻血都给抽出来了。

    “咳咳咳......”

    还别说,物理手段真挺有效,少年苏醒了过来,趴在地上吐着血。

    “怕不是这一巴掌抽出内伤了?”安德烈心道,默默在心中道了个歉。

    “老大你忒暴力了。”

    契科夫咬着干粮笑道。

    “小子?能说话不?”

    虽然心里有点愧疚,但脸上不能表现出来,他挤了个凶狠的脸,加条刀疤活脱脱一个黑道大哥那种,恶狠狠的对着少年说道。

    少年能说话,但说的话安德烈根本听不懂,契科夫就更不能指望了,这小子吃饭的时候脑子是休眠状态,所以他只能一脸懵逼的听少年在那儿放连珠炮。

    “咳咳,既然语言不通,那你能给我指路吗?或者带我去你家?我跟别人说说?”

    安德烈连比划带表情包的努力交流着,少年刚开始也很懵逼,但是之后似乎是慢慢懂了,看着他点了点头。

    “真的?额......那啥很抱歉打了你,这算是赔礼了。”

    安德烈一脸惊喜,随即想起刚才抽了少年一耳刮子,顿时愧疚涌上心头,抓了包干粮递给了他。

    少年不懂,抱着袋子左看看右看看,差点对着袋子啃下去。看得安德烈一脸无奈,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还有教别人吃饭的一天。

    “吃?晓得吧?”

    拿过袋子给他撕开然后再递给他,抓过自己烤好的干粮对着他吃了一口。

    少年明白了,抓了点尝了一口,顿时一发不可收拾,一顿狼吞虎咽下去,那一包三人份的干粮就被吃光了。

    但他似乎还意犹未尽,眨着眼睛盯着安德烈,就差脸上写着“我还要吃”了。

    “你带我过去,这袋也给你。”

    安德烈抓着另一袋干粮,指着森林里对他诱惑道。

    少年站起身来,揉了揉脸,挥了挥手叫他跟上,然后也不等他,径直走进了森林。

    安德烈弄灭了炉子,挂在背包边上,收拾好装备,抽了契科夫脑瓜子,随后拎着枪跟了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处于夏季,森林里都较为干燥炎热,再加上那个小子跑得又快又绕,整得安德烈疲于奔命,出了一身的汗,水也快喝光了,天知道这森林那么大。

    等终于走出森林的时候,他已经精疲力尽了,其实这一路说长其实不算很长,距离比不了他当年负重奔袭几十公里,可是那个家伙各种绕路,有时候突然狂奔,有时候又走得极慢,这样折腾来折腾去,消耗的体力几乎是那时候的两倍,他把补充能量的药都吃光了,但他依然能感觉出只要是再跑上那么五分钟他就得昏过去。

    相比起只能躺在地上吐舌头的安德烈,契科夫只是坐在地上喊饿,就连那个少年也比他要好得多,少年虽然也满头大汗,但还有力气揉自己酸痛的大腿。

    休息了一会儿,少年站起身来指着前方说着什么。

    刚缓过劲来的安德烈也爬起来向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一条蜿蜒的小溪流横穿这片辽阔的山地地形区域,植被茂盛,气候温和宜人,温暖阳光的滋润给这里土地披上了一件绿衣,不远处的牧羊人正赶着自己吃得肥硕的羊群往村子方向走去,那村庄建在一个小山坡上,大多建筑都是木质的,只有山坡顶上一个带尖塔的建筑是石质的,几缕炊烟从村庄中升腾而起,看起来那儿的人正在准备晚餐。

    少年指了指村子,然后对着安德烈伸出手,看来是想要工钱了。

    安德烈给了他两包干粮,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笑呵呵的说到“我们也不计较你绕路了,反正是带到了地方,也算是你完成了任务。”

    少年捧着两包干粮,一溜烟儿的又窜进了森林。

    “老大你就这样让他走了?”

    契科夫一脸疑惑的问道。

    “唉?唉!!!”

    一脸呆滞的安德烈伸着手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本想让少年继续带着他们走进村子帮着联系人的,谁知道他就这样跑了。

    正当两人一筹莫展的时候,村子里飞起一点红光,直达高空,然后在空中释放出更为明亮的光芒,随着夕阳一般缓缓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