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朝贡就在一瞬间

    走进村子,发现数百名村民都在前往那个石质建筑,似乎是要去参加什么集体活动。

    安德烈记得信号弹就是从那个建筑附近打出的,他和契科夫矮着身子沿着村庄边缘的木栅栏缓缓靠近着人群。

    那个建筑是在村庄边缘的山坡上,没有木栅栏遮挡,所以两人从山坡的另一边爬上去,依靠树木的遮挡开始观察情况。

    从步枪的瞄准镜里,他看到了被村民包围的队友,伽希亚躲在宋瑜身后,探出脑袋看着人群,宋瑜背着狙击枪,踩着一个红袍男子用手枪指着他的脑门,鲍曼已经架好了他的机枪,随时准备扫射。

    他们和村民起了冲突,靠在前面的几十名村民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无论是干草叉还是锄头、木棍、菜刀等等,当真是应有尽有。

    突然一个身材健硕的村民撞开人群,举起他的锄头就要冲着宋瑜砸去。

    安德烈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他早就把准星压在那个大块头的天灵盖上,就算是麻醉弹也能要了他的命。在他的理念中,无论怎样,伤害自己的部下就是绝不容许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宋瑜刚把手枪举起准备反击,那个大汉却已经向一边倒去了,他高大的身躯重重的摔到一旁的泥潭里,溅起大团的烂泥。那是用来养牲口的湿泥潭,大量溢出的血很快便把那些泥水染红了,而且那不单是血,慢慢的开始流出些“粉红色的东西”。

    安德烈架着枪,他让拿着突击霰弹枪的契科夫在前头开路,自己掩护他身后。契科夫浑身的肌肉群瞬间隆起,他凶狠的冲了上去,像头蛮牛一般直接撞翻了挡路的几名村民,成功与队友会和。

    那些村民本就被刚才的事吓傻了,看着他们会和,也不敢做出什么反应,只是继续包围着他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

    “你们搞什么?嫌子弹多吗?还是耍威风?刚来就和当地人起冲突了?”

    安德烈冲到宋瑜脸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不是的队长!是......因为我......”

    伽希亚弱弱的回道。

    “你什么?你干了什么?”

    “不是我们的错!老大!全都怪这个猥琐老头!我们跟他问话,他居然想伸手摸伽希亚!”

    宋瑜憋不住了,直接打断了安德烈的询问喊道,同时踹了旁边的老头一脚。

    安德烈看着趴在地上的红袍老头,他惊恐万分的趴在地上,抱着手似乎正在祷告。

    再看看那些议论纷纷的村民,他们虽然有些害怕,但没有一个人离开,用人墙把自己等人围在中间。

    是因为伽希亚被调戏而愤怒?还是只单纯的想把村民吓跑?可能永远无法有人知道安德烈那时候在想什么,他也没有打算告诉任何人。

    他就那样像是随口吐痰一般看似随意的冲老头甩了一枪,把他变成了一具尸体。

    所有村民瞬间一哄而散,跑得那真是比鸡还快。

    就这样他们一行人占据了那栋石质建筑作为自己的临时据点,这看起来应该是个教堂,蜡烛已经点亮,几排长椅摆在两侧,中间铺着红毯,一直延伸到上方的讲台,讲台上摆着一本厚厚的书。

    入夜了,虽然十分疲惫,但作为队长安德烈还是选择守夜,宋瑜也陪他一起。

    就这样守夜总归是有些无聊的,所以他开始跟宋瑜聊天,顺便确认情况。

    “怎么样?联系到那边了吗?”

    他坐在钟楼里的平台上啃着干粮说道。

    “说起来您可能不信,我们是从后头的水井里出来的,通讯线和电脑我都留在井边了,契科夫在那儿守着。”

    趴在钟楼顶上架着狙击枪的宋瑜说道,他身处制高点俯瞰着整个村庄,现在不过刚刚十点,可是村中已经没有了光亮,但是他依旧透过狙击镜警戒着各个角落。

    “之前的事你怎么解释?就那样激怒了一大群当地人?”

    安德烈习惯性的搬出官员思维,开始问责,却丝毫没注意是自己杀了人家两个人。

    “行了吧老大,你下手比我还黑,我就是臭揍了那猥琐老头一顿。你倒好,直接给他开瓢了。”

    宋瑜也不是什么怂货,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

    “哈欠.......我这不是为了救你们吗,臭小子还不懂得我的好,我这又当爹又当妈的照顾你们几个我容易嘛我。”

    问责不成就开始谈感情了。

    “老大你睡吧,我守夜就行了,不用担心的,听大块头说你们今天已经很累了。”

    等了几分钟没听到回应的宋瑜探出脑袋看了眼,发现安德烈已经沉沉睡去,手里还抓着吃了一半的干粮。

    天亮了,宋瑜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刚准备叫醒老大然后自己眯一会儿,却被一阵吵闹声吸引了注意。

    看见一大群村民正涌向这边,他自言自语的说:“我擦咧?不玩夜袭却搞白天强攻吗?这是什么路数?”

    人数太多了,不好对付,看着人群越来越近,他无奈只能扣动扳机鸣枪示警。

    这一声枪响直接把所有村民都吓得跪在了地上,顺带也叫醒了安德烈等人。

    这一吓,安德烈像弹簧一般蹦起来,举枪跪地瞄准一气呵成,然后才发现自己瞄着墙壁。

    “老大,他们居然想白天强攻!难道这夜我是白守了?”

    宋瑜不满的嘀咕着。

    “放什么屁呢?现在啥情况?”

    安德烈气呼呼的问道,被人吵醒了美梦能不生气嘛,同时手势指挥下面的鲍曼把机枪架在大门口。

    “哦,他们被我鸣枪示警给吓到了,正在跪地求饶呢。”

    “娘希匹的,那叫什么强攻?这是来投降的吧?”

    安德烈更生气了,本来想干掉几个泻泻火气,谁知道对面秒怂了。

    “老大不对啊,这......你自己看看?这好像是来上贡的啊!”

    宋瑜声音有些奇怪,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他兴奋的东西,能让他兴奋的估计都是少儿不宜的。

    “我去,这是玩的啥?”

    安德烈从梯子上滑下去,走到正门口就看到了让他不知该笑还是该......笑的一幕。

    人群中走出几个人捧着各种各样的食物举得高高的递上来,一个老头推着两个年轻貌美的少女向前走着,还低着头说着什么。

    不说别的,那两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女,正处于最好的年华,肤白貌美,最重要的是还......大。

    “咳咳,各位这是做什么,我们不是强盗!我们是文明人啊!”

    也不管那些人听不听得懂,安德烈推开架枪在门口的鲍曼,努力的挤出一个和善的表情说道。

    看到他走出来,举着东西的几人和老头瞬间就跪了下去,埋着头一动不动,倒是那两个女孩还呆呆站着。

    “这可怎么搞,收下呢?那我们就真成强盗了,要是不收呢?岂不是浪费了人家的心意?好纠结啊。”

    安德烈转过身对着鲍曼说道,虽然脸上一副“求求你”的表情让人很难相信他的话。

    “既然对方表示臣服,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鲍曼无奈的说道。

    “耶......”刚想欢呼雀跃一下的安德烈突然发现这样似乎不妥,随即又说:“咳咳,看来只能这样了呢。”

    “那个.......你们是从森林里来的吗?”

    年纪稍大些的女孩怯生生说了句话。

    最重要的是安德烈居然听懂了。

    “卧槽?小妹妹你再说一遍?”

    他一脸兴奋的跑过去几乎贴到女孩的脸上了。

    女孩随即又重复了一遍,他回头看看鲍曼,发现他也是一副震惊的样子,所以确定了不是自己出现幻觉。

    “来来来,美丽的小姐,我们有很多话想问问你。”

    他拽着两个女孩径直走进了教堂内,那欢快的步伐简直像是去结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