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开端:

    西元2061年9月1日,大洋某处,大陆统一联合机密设施。

    一座环形水泥结构安放在海上,上方结构伪装成了钻井平台的样子,最下方却像是在海上造了个湖,就是把一部分海水用一圈子水泥围了起来。

    不远处的海面上停泊着一艘驱逐舰,陆军特种作战指挥部的高级军官安德烈上校带领着他的精锐作战小组,他们搭乘摩托艇慢慢靠近这个在司令部的地图上都未曾见过的“不存在”设施。

    等摩托艇靠得足够近了,一个穿着橙色马甲外套的工人操纵着吊臂上的机械抓送下去准备把摩托艇抓上来,这是唯一从水上进入设施的方法。

    到达目的地,安德烈往下面瞅了一眼,发现自己已经离海面有相当一段距离了,之前看到在周围巡逻的炮艇都已经只有巴掌大小,看起来像个玩具。

    “欢迎!安德烈上校!我想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穿着白大褂顶着一头地中海的胖老头笑得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对着安德烈伸出手并说道。

    “佛德里克博士!看来这大洋上的腥味没有影响您的胃口,您比我上次在司令部见到时一样的又富态了些。”

    安德烈走上去直接给了胖博士一个大大拥抱,热情洋溢的说道。

    “容我向您介绍!”

    不等佛德里克回话,他便开始介绍自己的部属,看着他一脸骄傲的样子佛德里克也不好打断,只能听着他说。

    “宋瑜!最棒的狙击手!没有之一!”

    “突击手契科夫!他强壮得像头牛!”

    “看看我可爱的医疗兵伽希亚!她是不是美得像天使?”

    “最后!支援手鲍曼!他不爱说话,但是做事滴水不漏!从未让我失望!”

    宋瑜背着比他还高的狙击步枪露出了一个自以为潇洒的微笑,漂亮的伽希亚伸手捋了捋自己的一头褐色秀发,健硕如牛的契科夫憨憨的笑着,戴着面罩的鲍曼一言不发。

    听着安德烈一一介绍,佛德里克也一一和几人握手,依旧笑得眼睛都找不着了。

    “看到你能带来那么强悍的士兵我非常放心!此次任务真的非你莫属啊!”

    自来熟的安德烈揽着胖博士的肩膀拖着他走进建筑内部,好像博士成了客人一般。

    走过警戒森严的长廊,建筑最深处的宽大空间里有着一群身穿和博士同款白大褂的研究人员。他们摆弄着各种各样的仪器,有人负责记录,有人负责操作,还有几个站在一面长方形的大玻璃前讨论。一切都井然有序,似乎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刚刚走进来的安德烈等人。

    “我说了!这是研究!不是儿戏!你不能在刚刚有初步成果的时候就直接就把人派进去!我们之前可只拿苹果实验过!”

    “没有冒险精神那如何取得突破呢?我们已经一连几天拿了十几个苹果用绳子绑着丢进去又扯出来!这样做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是在浪费经费和时间!”

    两个研究员突然争论了起来,个子偏高的那个已经满脸通红,似乎就快要动手了。

    安德烈健步如飞,甩开博士立即冲上去直接摁倒了那个高个子的研究员,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好了好了,别吵架,别伤了和气。”

    博士也紧跟上来和稀泥般的说道。

    “各位各位!请注意一下!这几位就是今天的勇士!或者说代表整个人类的勇士!他们将是首批通过水门的人类!”

    他也不管那个还被安德烈摁在地上的研究员,有些艰难的跨上中央的长桌,拍了拍手后说道。

    一众研究员听了他的话,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热烈的掌声引得门外的警卫都忍不住瞟了一眼。

    “谢谢各位了!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安德烈听着掌声感觉怪不好意思的,随即松开那个已经被摁晕的研究员,站起身来一一道谢。

    让他奇怪的是,那些研究员一个个都用充满怜悯、惋惜的眼神看着他,感觉他好像要命不久矣了。

    ......

    安德烈躺在床上休息着,来的时候是早上,不知不觉就到晚上了。中午的时候这儿的人给他们开了个欢迎宴会,又是唱歌又是跳舞,还喝了不少酒,一直喝到下午他才迷迷糊糊的被人抬到床上休息。

    说是欢迎会但却开出一种葬礼的感觉,那些研究员一个个的哭哭啼啼的,看他们的样子都像是在看死人......或者快死的人。胖子博士一个劲的给他灌酒,到了最后更是给他们一人端来一个瓷碗,喝完还非要他们砸掉,好好的一碗酒喝出送行的意味,虽然他还是被灌醉了。

    “唉,老大,醒醒,到时间了。”

    他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到契科夫的大脑袋就在自己脸上,当时就吓得清醒了。

    “咋回事儿啊?我怎么睡着了?”

    意识是清醒了,可是总觉得不对劲,他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拍着脑袋问道。

    “你忘啦?那老头猛灌你,三两下你就找不着北了。伽希亚是女孩子所以没喝,鲍曼压根没来,俺你是知道的,那点酒还放不倒俺,倒是宋瑜搂着个妹子亲来亲去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

    契科夫笑呵呵的说道。

    安德烈羞愧得想捂脸,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被一个老头给灌醉了,臊得他是一脸黑线的说:“你刚才说到什么时间了?”

    “那老头说让我们去那啥水门,不懂什么地方,可得下水,新装备都送来了。”

    契科夫说道,抓了一套潜水服和氧气瓶递给安德烈。

    安德烈边套着装备边问道:“其他人都准备好了吗?”

    刚好的,鲍曼拖着昏睡的宋瑜走进了房间,后面还跟着一脸不屑的伽希亚。

    “来得到好,先把他弄醒,穿上装备。”

    安德烈穿好了装备,走过去拍着宋瑜脑瓜子说道。

    鲍曼随便找了铺床把他丢到上去就自己去穿装备了,伽希亚虽然一脸的不乐意,但却去抓了套装备把他扶起来帮着他穿,一脸小媳妇受气了还要装贤惠的样子。

    几人穿好了装备便跟着来带路的研究员走了,契科夫一个人扛着两个氧气瓶还拎着一挺机枪,力气大到没地使。氧气瓶是伽希亚和宋瑜的,宋瑜搞了半天依旧没醒,所以只能让伽希亚扶着他走。

    所谓的水门,就是底层的水池,周围的几名研究人员正在调试一些设备,几个潜水员在水中拉着通讯线路,佛德里克博士正站在水池边的平台上迎接他们。

    “没有任何信号可以传到那边,同样的那边也不能传来,所以只能用有线传输,那条通讯线是你们和我们唯一的联系,剩下的也只能祝你们好运了。”

    博士递给安德烈一碗酒,示意他喝,同时说道。

    他接过碗,一脸便秘样的问道“都这时候你还想把我灌醉?”

    “我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让你喝酒呢?这可不是一般的酒,可以中和等下你们入水后体内生成的混乱信息素,保证你们的意识清醒,你不想因为出现幻觉困死在水中吧?”

    博士拍着他的大肚腩,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信你就怪了,娘希匹的,酒醉壮人胆,喝了就当壮胆了。”

    安德烈一口干了,随手砸了酒碗便走下去和队友会和。

    水中的潜水员已经拉好通讯线都上岸待命了,安德烈一行人穿着好装备,轮番跳入水中,只有还有点迷迷糊糊的宋瑜是被伽希亚一脚踢到水里的。

    在水中集合后,安德烈浮出水面对着博士比出ok手势,岸边一个研究员启动了一个不起眼的开关,顿时所有的仪器一个接一个的启动了,水中的水泥内壁上亮起一排排灯,照亮了幽深灰暗的海水。

    广播响起了音乐,那是一首相当古老的乐曲,伴奏中不时响起的像是金属碰撞声和类似磨刀般的声音,歌词却是由一个男声用古文哼唱着的词句,悠扬婉转,像是一首穿越千载的诗。

    安德烈觉得自己好像听过,可是想不起歌名了,但没时间想了,他挥手下令,率先向幽深的海底潜去。

    越潜越深,视线中水泥内壁上的灯光离他们越来越远,突然感到水流变得湍急,正准备脱离,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强劲的水流吸住了,根本无法向反方向游。

    水流越来越湍急,猛的一大团水拍到安德烈一行人的脸上,在他失去意识前他突然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那首歌的歌名。

    《金革》

    一首写给战火的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