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章 百年往事

    却说矶子取杖,神木惊现。众人看在眼中,全都倒地膜拜矶子。

    矶子虽受众人朝拜,心中却充满着数不清的疑惑。他看到绉布落泪,叩首东南。虽然不知始末,但的确真情流露。为了弄清楚自己心中的疑惑,矶子一只手擎住神木王杖,另一只手已经一脸恭敬的将绉布搀扶了起来。

    “老先生,适才多有失礼,还请见谅。”

    “不不不,大王说的哪里的话?要说失礼,也该是老朽。大王既让神木封印解除,便是真命天主。老朽已至暮年,本想昔日先主之托必将付之东流。然而黄天不负老朽,今日让老朽得偿所愿啊。”

    看着声音哽咽、充满激动的绉布,矶子料想一切必有缘由。如今诚心询问之下,绉布尚且道出其中的原委。

    却说昔日起苏氏部落之祸,起源于距今一百二十六年之前。那时候的起苏氏部落首领,是个名叫绉昌的人。绉昌自幼拥有通天之能,能卜凶吉。四十五岁承天命接管起苏氏,祸起之年已经是九十六岁的高龄了。

    绉昌是当时起苏氏部落的首领,同时也是最早提出‘以长为尊’理念的大贤。只不过理念出口,不为其他部落所容。绉昌因通天数,故有卜算。一日请自己部落中一青年人来见,这人名唤布绉,年纪不过二十六岁。在起苏氏部落中,不过是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

    绉昌见到布绉,立即以大事相托。两人未曾说话,绉昌先下拜跪布绉。布绉惶恐,惊问缘故。绉昌也不隐瞒,诚恳道:“我夜观天象,我族将有大祸。此为天劫,避无可避。究其原因,那是我自幼通晓天数、以此炫耀,多番泄露天机所致。”

    布绉大惊失色,急问绉昌可有破解之法。

    绉昌摇头,叹道:“劫数所致,不能解除。此我之过,只恨连累全族。然而我一族可灭,我人族起兴大事却不能废。因此再观天象,见全族人中,唯有你命格深厚、可脱此难。这才招你来,不得不以大事嘱托。”

    布绉闻言,立即跪倒下拜。绉昌也不耽误,直接将起苏氏部落的信物神木王杖交付到了布绉的手上。言道:“此乃神物,能识未来圣主。你将它带走,一天之后自有腐朽封印。你出了大帐,便带着它隐姓埋名到别的部落中去。待有能兴盛我人族的圣主降生,此杖腐朽封印必然能够再度解除。此乃天机,不得已告你。不管你心中多少牵挂,你都要以大事为先。带着神杖早早离去,否则大祸难逃。”

    闻听绉昌所言,布绉不敢有违。

    他拜辞了绉昌之后,便带着已经腐朽封印住的神木王杖离开了起苏氏部落。一切不出绉昌所料,起苏氏部落当晚便遭到夜袭。除了布绉之外,部落中所有的人全部身死。布绉心中虽有伤感,但却担负着绉昌的嘱托不敢有违。他因此隐姓埋名,改名绉布并投身到别的部落中去。

    多年以来,他一直暗中苦苦寻访着绉昌口中的圣主。这一找,居然就过了一百多年。

    “一百多年?!?这么说来,您如今的年纪已经有一百五十六岁了吗?!?”

    “不敢有违大王,正是如此。”

    矶子震惊,众人亦无不骇然色变。毕竟看着此时的绉布,年纪也不过六十岁上下。加上神木王杖出于他手,此时的众人已经对他身为起诉时后裔的身份深信不疑了。

    “古书所记不假,起苏氏部落之中,果然有通神之士啊。”

    矶子得明真相,不禁由此感叹。绉布激动落泪,再度倒身拜于矶子身前。

    “臣全族之士,仅剩老朽一人。老朽虽生,却无子嗣。更兼首领嘱托,不敢有违。本以为残年之躯不能完成宏愿,今乃大王令臣不失对于首领的昔日之约啊。”

    听闻绉布诉说,矶子也不禁感动落泪。他伸手再度恭敬的将绉布搀扶,叹道:“先人作孽,致使神族遭难。然神族致死,都为大义。此情此景,如何不令人感动?”

    言毕,遂传令各部落在起苏氏部落修建祭坛祭奠亡灵。众人许诺,无有不从。嘱托完此事,矶子又以己身跪拜绉布,代替先人表示了对于起苏氏以及绉布多年辛苦付出的歉意与感谢。矶子下拜,众人也全部跪倒。但见此情此景,绉布骇然惊惶。急忙躬身,以双手扶起矶子。

    “大王此举,真的折煞老朽了。老朽衰朽,行将就木。如此卑贱之身,岂能受的大王如此礼敬?”

    矶子起身,诚挚道:“若无起苏氏先祖与先生,岂有今日神木复归?若无曾经‘尊长之术’,我人族也不会有这么多的贤者栋梁。起苏氏乃我人族之先祖,更兼无故遇害。先生替先人受后辈一拜,又有何异?”

    闻听矶子所言,绉布感动。言道:“臣虽衰朽,虽死不能报大王。甘愿奉献残生,助我人族大兴、昌盛。”

    矶子点头,道:“先生如不弃,我愿拜先生为义父。”

    一语出口,既对绉布倒身下拜行三拜父子之礼。绉布喜而落泪,双手将矶子搀扶拥入怀中。心中感动溢于言表,看着矶子连连欣慰点头。此时长荣与仲夷在旁,见矶子如此礼遇绉布,心中不免都有不悦。

    仲夷心道:“荒丘一战而下,全赖我韬略之功。今一老朽而已,便是上古智者后裔,却也未必真有奇能。神木再现虽然惊奇,兴盛人族却不过传说而已。愧疚虽然,礼敬些也便罢了。如今身为大王却拜他做了义父,此举未免太过。”

    仲夷心中有此想法,长荣也觉得矶子行事过于草率。

    “我族礼数,虽然意在重贤尊长。然而因一神木就认作父亲,未免过头了些。想我长荣贵为贤者,乃历经多年才有今日威名。现被以名不经传的老朽就这么越过了,如何教我安心?更兼此人之前诳语,他却如何有多少的见识?不若试他一试,看看到底有多少的斤两。”

    这正是“方将身世谜团解,又遭贤士嫉妒心”。预知仲夷、长荣刁难怎样,绉布应答、本领见识如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