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章 枯木逢春

    却说绉布口出狂言,引起众怒。众人刀斧相加,欲杀之后快。矶子见众人怒,心中不忍。不管绉布是否是真的起苏氏后人,但毕竟他年事已高。急忙伸手,喝止拦阻众人。

    众人不服,矶子对众人道:“我人族多年礼数,以尊长者为先。如今因一言而动杀机,有辱我族贤明之本。”众人闻听矶子之言,这才隐忍作罢。绉布见矶子大度,不禁点头赞许道:“大王果然有贤明,不亏众望所归之贤明之主啊。”

    矶子微然一笑,恭敬道:“适才闻听先生所言,但不知为何说如今愚者仍旧甚多。您虽年长,此番用词恐有不妥。”

    绉布笑道:“言辞虽然犀利,却也未必不实。大王即为贤主,必然饱读古书。古书之中有所记载,那便是先人各部落虽然合力覆灭了起苏氏部落,但曾经的神木杖却不见了踪影吧。”

    “这个……”

    矶子闻听绉布所言,不能应对。想他博览群书,其中对于神木杖遗失的事情也略有所闻。正如绉布所言,古书之中却有记载。起苏氏部落虽然被曾经的上古人族部落合力覆灭,但至宝神木王杖的确就此不知所踪。那是曾经起苏氏重要的信物,更有传闻得此神杖庇佑者必有兴盛人族的传说。

    “莫非,此人知道神木王杖的所踪吗?”

    矶子心中暗想,而贤者长荣也在此时凑近矶子。

    “大王。”

    “何事?”

    “我观此人,虽口出诳语,未必没有真才实学。更兼古书中也有记载,得神木王杖者便有兴盛我人族的传说。此人虽然年高,但很显然有博古通今之能。不管他到底是不是起苏氏后裔,如果能助大王寻得那神木王杖,无疑都是好事啊。更兼他年长,大王何不礼敬以求神木所踪呢?”

    “嗯,此言甚是。”

    长荣所言,正说中了矶子的心事。面对绉布,矶子摆出一副恭敬的姿态。

    “说起起苏氏的覆灭,这件事的确是我们人族先人创下的一幢冤案。若先生真的是起苏氏后裔,我定然倾尽全力助先生复族作为对于我们先人种下孽障的补偿。只是神木王杖如此信物遗失实乃关乎我人族兴盛的大事,不知先生可否晓得那神木王杖的下落呢?”

    闻听矶子所问,绉布浅然而笑。

    “神木王杖下落,我知与不知都不重要。如今想要寻得宝杖,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一切始末均不在我,全系大王一人之身。”

    “系与我一人之身?!?”

    绉布所言,矶子完全不能明白。绉布也不多言,直接将手中自己所拄着的朽木手杖递给矶子。而看着绉布递出来的手杖,矶子更是完全弄不明白到底怎么一回事儿。

    “先生,这……”

    “大王要寻宝杖,需要借助此物。具体能否寻得,只看大王福源若何。不知道大王是否愿意相信,能承接此大任否?”

    “这……”

    矶子犹豫,不能决断。

    尚且没等到回话,身边一人已经站了出来。此人身高九尺,生得虎背熊腰。名唤璋滁,与矶子同属一族。自幼与矶子为伴,因为勇猛力大,故而矶子为王之后特命璋滁为身边亲随护卫。

    今见绉布对矶子不敬,有恐其中有诈、矶子遭害,这才第一个站了出来。

    “好个会故弄玄虚的老朽,大王敬你,安敢饶舌?不过是根破棍子,却被你捧得仿若天物一般。我璋滁偏是不信,如今倒要试试有什么神妙。”

    一语出口,便抢在矶子前面去夺绉布手中的木杖。矶子没有来得及拦阻,这璋滁便将木杖抢在手里。他原本怒目横眉,却在手握这根木杖的瞬间脸上变了颜色。众人看得清楚,但见身体强悍的璋滁如同触电。惊叫之余,周身颤栗不止。握着木杖不过片刻,便终究拿不住的将它丢了出去。若不是矶子站在他身后扶住了他,怕是这璋滁纵然身体健硕也都要瘫倒在地上了。

    “璋滁,你这是怎的了?”

    矶子大惊失色,慌忙询问璋滁。但只见璋滁周身颤栗,整个硕大的身体全都不听了使唤。

    “怎,怎么会这样的?这,这棍子真邪门儿。大王,大王万万动不得它的。”

    听得璋滁所言,所有的人全都充满了畏惧。矶子惊惶,但见只有绉布依旧谈笑自若。面对众人充满惊恐的目光,他泰然般的将落在地上的那只木杖捡起。轻轻摇头之间,不禁嘲讽般的浅然叹息。

    “无故窥伺神器,才有此祸啊。”

    矶子震惊,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面对神态迥异的众人,矶子淡定了一下,终于再度站了出来。

    “先生之意,莫非此物非寻常人所能触碰吗?”

    “大王不亏雄主之名,意义正在于此。若我有意加害,为何他碰了便不行,我用起来却全然无事呢?”

    矶子默然,这才知道那看似腐朽的木杖并非寻常之物。

    “好,既如此,那我且来试试看。”

    矶子一语出口,众人无不惊呼阻止。矶子将手一摆,正色道:“我曾为人族起兴力杠掘碑,不惜以身犯天。如今又有神木下落关乎我人族起兴,我身为大王如何又能畏惧不前呢?”

    一语言毕,朝着绉布赫然伸出手去。绉布看着矶子,目光中透出欣赏和敬畏。他也不答话,就此将木杖递交到矶子手上。矶子接过木杖的那一刻,心中也是忐忑不安。然而真正接过了,身体却并没有半点儿的不适之状。他心中惊奇,不禁询问绉布道:“怪了,我拿这手杖,怎么就没有半点儿的不适呢?如今手杖已经在我手中,神木又当借助此物如何寻访?”

    他急着想要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但还没有等到绉布的回复,被他握在手中的木杖却产生了异变。木杖原本腐朽的表皮,居然一点一点的当着众人碎裂开来。而里面的内在,居然呈现出万年不腐般的朱红新木。

    刹那之间,神光骤现。起源于木杖的同时,居然也包裹在了身为大王的矶子身上。矶子骇然,在场众人亦无不因为璀璨的神光而露出惊疑般的神色。

    “枯木逢春,枯木逢春啊!!!”

    站在矶子的身边,身为贤者的长荣忍不住高声惊呼。而面对这样充满迥异的现象,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充满膜拜般的再一次纷纷跪倒。矶子不解,却注意到站在他身前的绉布不知何时已经热泪盈眶。

    不等相问,绉布也便跪倒在了地上。只是和膜拜自己的其他人不同,此时的绉布面向东南,居然充满激动的连连叩首。

    “先祖啊,我们要等的百年命定之人,如今终于出现了。神木封印得解,我人族可昌啊。”

    “封印得解?人族可昌?若如此说,莫非这便是……”

    矶子充满惊异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此时手中已经退去外部腐朽表皮如今焕然一新的盘根木杖,心中打底已经清楚了**分。

    “莫非,这就是古书中记载着的曾经起苏氏部落的信物,同时也是拥有万年不朽之能的神木王杖吗?枯木逢春、解除的封印、人族可昌……这,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儿?还有便是这名唤绉布的老者,莫非他真的是上古百年之前已经惨遭灭族的起苏氏后裔吗?如果是,那么当年的那场浩劫,他又是怎么逃过的呢?”

    矶子为之骇然,心中的疑团更是觥筹交错、无法言喻。

    这正是“枯木逢春承天数,神木再现更异人”。预知矶子心中疑问怎样,后事若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