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矶子掘碑

    翌日,风雨仍旧不停。

    一月一次的祭祀大典虽然在昨天已经结束了,但各个部落却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去。矶子自告奋勇破土取碑的事情,伴随着昨晚部落首领和长老们的议会结束不胫而走。所有部落的人很多都只是听说过矶子的名声,还从来没有亲眼的见。除了对于矶子是否能够成功掘起石碑之外,更让所有人关注的还是剩下的那另一半碑文到底写了什么。

    尽管掘碑的时辰定在晌午,但各部落的人民却早早就来到了祭坛。

    他们充满期待的凝视着远处高耸祭坛上的半截露出地面的石碑,直到晌午时分这个重要时刻的到来。在无声且仿若众星捧月般的万众瞩目之下,矶子在各部长老以及首领的陪同下,一步步走上高耸的祭坛。

    他回头,俯看高耸祭坛下面各部落数以万计的人族臣民。感受着不同并且各异目光的同时,也有种身兼重责般的感觉。那一刻,矶子第一次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他缓缓轻吐了口气,抬头仰望阴云避日般的悠悠苍穹。

    “黄天助我,佑我人族……”

    他默默祷告,同时伸出双手扣住巨大石碑的碑身。一声怒吼,仿若惊雷震世、云动山河。祭坛下的各部民众屏住呼吸,一颗心也被矶子的双臂牵动像是提到了嗓子眼儿。

    硕大的祭坛,伴随着矶子的怒吼似乎整体都在摇动。人们一点一点的瞪大了双眼,目光中充满惊愕。巨大得足有数千斤的石碑,伴随着矶子双臂调力的瞬间一点点的破土而出。那一刻,不单单是硕大的祭坛,仿若整个人类赖以生存的起源之地都在发出隐隐般仿若崛起狂兽似的怒吼与撼动。

    令人难以想象,足有一人多高、多人合抱之围宽度的巨大石碑,就这样被矶子一人之力从看似无比坚实的土地中赫然拔起。矶子一声怒吼,响彻天地,也似乎在那一刻震撼了整个疆域广阔的志霸大陆。

    石碑被他崛起,并且被他高高的举过头顶。持续了一天的狂暴风雨,这一刻仿若噶然骤止。天边乌云尽散的同时,一抹透过乌云的斜阳也毫不吝啬地普照在这座硕大、高耸的祭坛之上。阳光照亮着矶子身体上每一寸古铜色的强健肌肤,绽放出异彩的同时也使得此时站在祭坛最高点的矶子惊若天人。

    “天神,真天神下凡啊。”

    祭坛下的人群中不禁发出这样的一声惊呼,之后所有的人竟然都不由自主并且充满敬畏的跪倒在在了地上。他们对矶子顶礼膜拜,就像数百年来对于彗星神的敬畏一样。而那被矶子举过头顶的硕大石碑,碑身上面的文字也在璀璨的阳光下显得清晰可见。

    星神落志霸,慧尊生起源。力杠此碑士,万世为伏天。

    却说矶子以单人双臂之力将数千斤的石碑崛起并且举过头顶,祭坛下八支部落的民众全都看在眼中。众人无不愕然,尽皆纷纷跪倒,将矶子视为下凡的天神。同时因为风雨的骤散,普照的阳光也让被矶子高高举起石碑上的文字显得格外清晰了起来。

    祭坛虽然高耸,但那时候的建筑能力毕竟还是有限的。之前所以看不见,更多还是恶略天气的原因。如今雨过天晴,便是不登祭坛那碑文上硕大的文字也能完全的看得清楚了。

    碑文上所有的人都看在眼里,而文字的内容也写得再明白不过了。

    “这,这难道就是彗星神的旨意吗?这样的一块石碑,上天原来早就料到会有我们人族的勇士能够将他崛起。而这,就是星神的证明吗?”

    祭坛之下,一位德高望重的部落长老发出这样既激动又充满着颤栗的声音。而八支部落的首领无疑也都被眼前的一切彻底震撼了,他们面面相觑,最终背着矶子集合到了一起。

    矶子崛起石碑,走下祭坛的时候,发现所有的人看他的目光已经全都不一样了。还没有走近人群,所有的人已经不自觉为他充满恭敬的让开了一条道路。看到这样的情形,矶子下意识挺直了自己的腰杆。

    此时的他就像一位王者,诚挚的接受着天下对于他的礼敬。还没有来得及回去自己的大帐,一位长者已经走到了矶子的身边。

    这位长者的名字叫长荣,是八支部落都公认并且出了名德高望重的大贤。大贤是当时的尊称,位于社会地位的上层。部落首领虽然是一族之长,但却并非身份和地位的绝对象征。

    那时候的人类,身份也有尊卑之分。

    德高望重的人,分别以智士、长者、贤者、大贤以及圣贤五个品阶自居。和部落之中的长老、族长、首领不一样,那些不过只是所谓的官位罢了。而相比于以人为贤象征了智慧的品阶,部落之中的那些所谓官职其实还是显得十分微末的。

    诸国纪元的早期人类以智慧为象征,对于有智慧的长者更是尤为尊崇。

    这个名叫长荣的人,被誉人族中的大贤。说起来,也就是仅次于最高阶圣贤的存在。这样地位尊贵的人,当时的人类族群中不出五人。因为地位的尊贵,平日里的长荣也早就已经习惯了各部落臣民对于他的尊崇。毕竟他是有智慧的大贤,然而今天面对矶子,今天的他却第一次放低了自己的姿态。

    一个年近九十岁的老人,居然对矶子这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说起话来和言细语、毕恭毕敬。矶子也不客气,直接询问长荣拦路所为何事。长荣不敢隐瞒,将自己拦路的理由尽数告知长荣。

    原来是刚刚身处祭坛之下的八支部落的首领以及长老都看清楚了那石碑上的文字,居然临时召开了紧急会议。如今矶子下坛,诸路部落首领以及长老有意请矶子前去商议大事。

    闻听长荣诉说,矶子心中基本已经领会了各部首领的用意。

    “大贤先去,我随后便来。”

    “是,我等在大帐恭迎首领。”

    面对矶子,身为大贤的长荣居然不敢抬头。如同对于神明的敬畏,面对矶子的吩咐即便是平日自视甚高的长荣也只有怏怏而退。长荣退去,矶子心中欢喜。此时的伯牙就站在自己的身边,矶子看见伯牙,实在难以掩饰心中的兴奋。

    “正如兄弟所说,如今大事已成。此番成就,都是兄弟一个人的功劳啊。如今各部首领全都恭迎着我们,兄弟不如与我一同前往。”

    矶子心中欢喜,却不想伯牙脸上却没有了之前高兴的模样。面对矶子的邀请,伯牙阴沉着脸并不答话。矶子心中不解,只感觉伯牙脸上全是不愉快。

    “这到底是怎么了?”

    矶子心中好奇,正待询问,伯牙却黑着脸对矶子拱手一礼。

    “各部所请,乃是首领您。我功微福薄,怕是和首领前去有所不妥。我累了,就不陪您了。”

    一语言毕,甚至不等矶子说话,伯牙已经昂首阔步的选择了离开。

    这正是“患难曾为知己义,事成却若陌路人”。毕竟伯牙为何转变,矶子行事如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