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章 天命碑文

    石碑只有半截露出地面,上面的文字却也似乎十分的清晰。只是祭坛高耸,坛下围观的各部落众人却没有一个人看的见。

    出于好奇,谁都想知道石碑上的文字写了什么。

    既是彗星神的旨意,自然一定要弄得清楚的。各部落首领经过商量,最终每一部都推选出一位德高望重的贤士登坛。总计八名老者,一起上了祭坛。但只见石碑半截,硕大清楚的文字也似乎只能看到一半。

    “星神落志霸,慧尊生起源……”

    除了这十个字,似乎还有另外的文字。只是石碑剩余的部分还在土里,故此并不能够让人看的清楚。

    “星神落志霸,慧尊生起源?这两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了这块石碑,八支部落即可聚集到一起展开商议。

    矶子身为一部之长,也带着身边的长老们参与此会议。而伯牙作为部落长老的儿子,也有幸参加到此次大会之中。

    “不知道啊,这话似乎挺难懂的。”

    大会上,八位部落首领面面相觑、各露难懂之色。矶子偷眼再度看向伯牙,才发现在场的众人包括自己在内,似乎也只有伯牙一个人仍旧一脸的坦然。

    “由此可见,此事绝对是他一手操控的。”矶子心中更加确定,随即不禁一声叹息:“想要解答此问,我倒有个主意。这样的问题,若是只是靠我们来猜想,怕是很难解答。然而我们部落之中,还有不少的长老、贤士。相比于我们,他们更有智慧。既然如此,何不求问于他们呢?”

    矶子的提议,得到了其他几位部落首领的赞同。

    “这主意好,正好儿各个部落的长老们也都在。他们知识渊博,请他们为咱们解答恰到其份。”

    “是是是,长老们自然比咱们懂得更多一些。”

    随着矶子的提议被采纳,八位部落首领的目光也都落在同桌的数十位部落长老的身上。然而相比于他们八个人,这数十位部落中的长老也都是面面相觑、一副不知所以般的样子。

    矶子目视伯牙,伯牙却仍旧选择了沉默。直到大会中沉静多时都没有声音,一直选择沉默的伯牙这才开了口。

    “对于这两句话,小子我倒是有些见解。只不过,不知道对不对罢了。”

    伯牙一语出口,他身边的父亲立即露出了怒色。

    “黄口孺子,你懂得什么?什么都不懂的,不可以胡说。”

    面对伯牙父亲的拦阻,矶子急忙伸手制止。

    “哎,长老说的哪里的话?如今的会议不过研讨,说起来也正是各抒己见之时。至于对与不对的,自有在座的贤士们来做评判。”言毕看向伯牙,言道:“你有什么见解,不妨说说看吧。”

    “是。”伯牙点头,对矶子会心一笑。他轻吐了口气,随即正色转向众人:“所谓的志霸,应该是我们这座大陆。而后一句的起源,应该就是我们如今身处的起源之地。至于星神和慧尊,应该都是指的我们所信奉的彗星神。结合这些我们加以解析,这两句话的意思就是彗星神明已经降落在我们的志霸大陆上,而具体位置应该就是我们所在的这片起源之地才是。”

    “这样啊……”

    闻听伯牙所言,大帐中议事的八位部落首领以及诸多长老不禁都面面相觑。

    虽然伯牙年纪尚轻,不过对于这两句批言的解析倒也不能说是完全的没有道理。

    “这个解释,不知道诸位以为怎么样?”

    “这个嘛……虽然伯牙年纪尚轻,不过解析的倒也不无道理。我们祭祀了那么多年,像是如今这样的天气似乎还是第一次碰到。”

    “是啊,最值得令人疑惑的还是那座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半截石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似乎是在一记惊雷之后。难道说,世间真的有那么巧的事情吗?”

    众人越想越觉得匪夷所思。

    “是啊,毕竟这么奇怪的事情,可不是人力所能做得到的啊。”

    众人相互议论,却始终猜疑不绝。

    矶子默不作声,只感觉伯牙对自己投来了一抹意味深长般的笑容。

    “这两句碑文,这么解释似乎没什么问题。但仔细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具体的用处啊。如果这真的是彗星神传达的旨意,那么这个旨意难道就是想告诉我们他已经再度降临到了我们这里了吗?那么……”

    “石碑不是只露出了一半的吗?而且以我来看,另一半没有露出来的石碑,应该还刻着什么别的文字。如果将剩下的部分与前面的两句碑文结合,或许才能让我们了解到彗星神传达的真正意图啊。”

    伯牙再度开口,使得疑惑的众人再度恍然大悟。

    “嗯,这个说法有道理。既然如此,那就将整个石碑都挖出来。这样一来,彗星神传达的旨意,我们不就彻底的清楚了吗?”

    “挖出来?你开什么玩笑?难不成你忘记了祖训了吗?祭坛乃彗星神神圣之所在,方圆十里之内不得擅自动土。如若不然,动土者一定会招来灾祸的。”

    “是的,绝对不能动。”

    面对有人打算动土挖掘石碑的建议,在座的各部落长老瞬间一片哗然。

    这样的祖训的确存在,尤其是那个信奉神明的时代。对于天谴般的灾祸,每个人都充满忌惮。

    “那怎么办?不动土,难道要让那石碑自己再冒出来吗?”

    “这个倒是未必。”面对众人的争执,伯牙再度开口:“我父亲是部落中的大长老,对于彗星神祭坛的祖训,我也曾经了解了一些。所谓的动土,是不能借助任何工具。如果我们不使用任何的工具,只是以人力将他从地里拔出来,应该就不会违反祖训了吧?”

    “这个……”

    面对伯牙的说辞,在场所有的长老再度哗然了。

    “老实说,这样做能不能行谁也不知道。或许,是个可行的办法。”

    “可行个屁!谁愿意去冒这个险?一旦有变,那可是要有莫大的灾祸的。而且那个石碑那么大,少说也有千余斤的重量。更何况一半儿都还在地底下,寻常的人不借助工具,根本就无法将它弄出来。”

    “是啊,除非天神下凡……”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在议会上争论不休。

    矶子有些烦闷,却再度看到不远处的伯牙用目光示意自己。矶子有些惊讶,却还是看懂了伯牙的意思。他沉寂良久,最终在众人的面前站了起来。

    “各位,不妨……让我去试试吧。”

    “什么?!?”

    矶子的一语出口,在场的众人全都一声惊呼。所有的目光,一瞬间全都集中到了矶子的身上。刚刚还人声鼎沸的大帐,顷刻之间变得鸦雀无声了。矶子目光淡然,不禁一声轻叹。

    “身为夏部落的首领,我也参研过古书中有关祭祀的记述。凡祭坛动土者,不过祸及一人而已。不管这个传闻是否为真,只要能够为我们的族人弄清楚天意的所在,我便是死了也都值了。”

    矶子表现出的大义凛然,不禁令所有在场的所有人为之叹服。

    他偷眼再度看向伯牙,伯牙含笑着轻轻点了点头。不必问,这样的结果正是他想要看到的。以一己之力大义凛然般的俘获众人之心并且敢别人所不敢去做的事,伯牙的设计正在于此。

    “真的是精妙的不能再精妙的设计啊。”

    散会之后的矶子大帐,伯牙和矶子再度对饮。而面对矶子的赞许,伯牙倒显得有些不以为然。

    “只是单单这样的设计,您就觉得精妙了吗?”

    “你的意思是……”

    “明天的试力,您还需要好好的表现呢。真正的大礼,是在您将那座石碑彻底拔出来的那一刻。如果可以,请尽量展示您的勇力吧。”

    “这样啊,看来事情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

    矶子淡然含笑,举杯尽饮杯中酒。

    这正是“半截碑文主天意,尚有一半未可知”。预知下半截碑文怎样,伯牙口中大礼如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