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 天命难违

    大事功成,伯牙却忽然负气甩袖而去。独留矶子与身边部落中的长老在原地,好不显得僵冷与尴尬。

    “这小子,如今是和我唱的哪一出?脸变得比这天气还快,却是哪般?”

    矶子不明白其中的缘故,心中对负气而走的伯牙是既气愤又不解。本欲发怒,却感觉伯牙态度的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必然有所原因。身边部落长老催促,矶子想了想,却不禁朝他摆了摆手。

    “各部相邀,你们代我先去。告诉各部,我临时有事需要处理,随后必然到来。”

    言毕,不等身边部落长老回应,随即便大步流星的朝着伯牙离去的地方直接追了上去。

    却说伯牙气呼呼的离开了矶子,一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大营。

    矶子在身后一直呼唤着他,他也完全的不予理会。两人一前一后,便这样直接追到了伯牙的大营。大营虽然都有门卫,但谁不认得矶子是部落中的首领。首领到了,哪个还敢拦阻?矶子见伯牙进了大帐,索性也跟了进去。

    既进大帐之中,伯牙仍旧阴沉着脸。看到矶子追来,他脸色居然显得更加难看了。

    “兄弟,你这是怎么的了?”

    矶子疑惑询问,伯牙却一声冷笑、不答反问。

    “怎么,首领今日做大,连进别人的营帐都不用打招呼了吗?”

    伯牙一语质问,矶子瞬间没了话说。他知道伯牙大度,绝不会因为这样的凡事俗礼和自己斤斤计较。如今他既然生气了,那自然是有什么别的重要的原因。矶子想明白了这一点,随即躬身对伯牙一礼并向伯牙赔罪。

    “我今日能够做大,却靠着兄弟你的帮助。若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兄弟像曾经一样直言不讳才是。”

    矶子一番言辞,让伯牙瞬间没了火气。

    看着矶子诚心对待自己,伯牙哪里还有刚刚那样的气场。他一声叹息,先请矶子在自己的帐中坐下。矶子此时,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他知道伯牙的本事,更感激伯牙为自己苦心设计的这一切。见伯牙稳坐,矶子反而起身亲自为伯牙斟酒。伯牙见矶子挚诚,心中反而有所不忍。一声轻叹之下,反跪倒因为自己刚刚的无礼而向矶子请罪。

    矶子双手扶起伯牙,诚挚的询问伯牙为何突然之间生气的原因。伯牙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不禁一声叹息。

    “首领可知道,今天在祭坛下来请你的那个老者是谁?”

    “兄弟是说那个长荣吗?他是我人族部落中的大贤,谁人能够不认识的?”

    “首领也知道他是大贤,既如此,你又为何如此的不懂礼数?”伯牙声音不高,语调却透出严厉:“此番我为首领设计,为得就是我们心**同的大事。如今虽然计谋见了成效,但也只是完成了我们大计的第一步而已。首领想要彻底走出起源,就需要所有部落的支持。长荣贵为大贤,对各部民众影响极大。首领想要成就我们心**同的大事,这样的人就应该多多礼敬并且以拉拢为上。又岂能够因为一时的得势,而变得不讲礼数了呢?”

    伯牙一番教育,矶子恍然大悟。

    “哎呀,是我鬼迷心窍、少计较了啊。”

    言毕立即起身,先拱手向伯牙告罪。伯牙见矶子挚诚,马上起身双手将他搀扶了起来。

    “首领为人谦逊,知错就改,这是我们的福气啊。现在各部都还等着您的,而您又怎么能够因为我而将各部首领与长老们弃之不顾呢?”

    矶子摇头。

    “不是我将他们弃之不顾,实在是我不能不管你啊。我们心中的大事虽然重要,但我今日得来的一切都是拜兄弟你的所赐。如今大事成了,我又怎么能够顾着自己而将帮助我成就了大事的你丢弃在一旁呢?”

    闻听矶子所言,伯牙心中更是感动。

    “首领真是仁义之主啊,伯牙不才,愿随您一同前往去见各部落的首领。只是有些事情,首领还需要注意啊。经此一事,各部落首领以及长老必定对于天命有所信服。若是各部首领推选您成为领袖,您断然不能轻易拒绝。此其一,其二便是对待各部落的首领和长老都需要礼敬。毕竟我人族以智者、贤士为尊,对于那些大贤和贤者,首领更需要礼敬有加。第三,或许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如今我们才刚刚得势,虽然在这些人的心中有了一定的好基础,但你我心中的大事且不可现在就与他们和盘托出。就像我们之前商议的那样,如今我们的人族臣民,毕竟已经在起源之地过上了安乐般的生活。他们所以奉我们为神明,也是希望我们能够带给他们更加丰衣足食般的生活。目下我们虽然有所成就了,但怎么说也还是立足未稳、威信尚且不足的时候。这个时候,实在不宜将安逸的生活直接引向战火。要知道,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们呢。虽然我们心中的大事那是大势所趋,但如今的我们却更需要循序渐进啊。”

    伯牙的建议全部出自挚诚,矶子虽然心有不甘但却表示认同。

    两人随即一同来见各部首领,会议中矶子都按照伯牙所建议的那样,对于各部落的长老、贤者以及首领全都表示出自己身为年轻人该有的礼敬。这样的谦恭姿态,得到了各部落首领、长老以及贤者们的一致认可。大家推选矶子作为各部落的领袖,改尊号为“王”。

    面对这样的敕封,矶子也按照伯牙的意思,以谦恭的姿态最终历经三让这才予以接受。

    成为名誉上各部落领头人的矶子,之后的几年也都按照伯牙提出的建议,为了树立自己身为王者的权威而努力着。

    “现在的您,只是名誉上各部落的王。想要彻底的稳固人心,您只有先选择造福各个部落。只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融合与统一,我们才有完成我们心中梦想的那一天啊。”

    伯牙对矶子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而矶子也都全部的欣然接受。

    对外他大力发展农桑,使得原本分裂在起源之地的各部逐渐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统一。对内他礼敬贤士、对各部落的首领、贤者尊重有加。他立法度、大力发展商业、巩固边陲,使得早期起源之地人类的文明上升到有一个高度。他唯才是举、礼敬贤士、训练军队并且加强肆虐妖兽对于起源之地的破坏。就这样不过数年的时间,起源之地的人族民众各个富饶。原本分裂的各部落,也已经完全实现了绝对化的统一。而作为人族首领的矶子,也利用这几年的时间彻底奠定了他身为“王”的地位。

    因为为整个族人造福,没有人再怀疑他身为天命之子的身份了。而经过多年努力的准备,如今的矶子也终于拥有了实现自己多年心愿的本钱。

    那一年,矶子二十五岁。大星陨落起源之西,天主不吉。

    事实果然应验,正当壮年的他,却在亲自巡防边陲的时候,接到了来自后方的噩耗。他的好友、堪称左膀右臂的伯牙忽染恶疾,如今性命岌岌可危。这样的消息一出,对于刚刚实现了各部落统一、正准备大展拳脚、实现自己心中多年抱负的矶子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一般。

    将手上的工作尽快的处理完毕,矶子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后方。

    此时的伯牙已经病入膏肓,看着床榻上面色惨白、极度虚弱的伯牙,矶子的心都要碎了。屏退众人,矶子握住伯牙的手浑身颤抖。看着帮助自己多年的老友即将殒命,矶子泪如雨下。

    “伯牙,我的好兄弟啊……”

    面对泣不成声的矶子,伯牙心中感动,也忍不住潸然泪下。

    “大王厚德,臣虽死不能报答。如今我们励精图治多年,已经万事俱备。臣正当与大王携手共进,不想天命不随人愿。今臣命在旦夕,不得不尽最后的愚诚。有曦氏部落长老之子仲夷,可助大王成就我们曾经心**同的梦想。此人虽然年少,却有雄才、身兼韬略。比及臣下,十倍于我。大王若要带领我们人族走出起源与那强大的妖兽决战,此人务必当委以重任才是。”

    矶子哭泣,连连点头。

    “兄弟到死都不忘我们心**同的理想,实在让为兄……只是推举贤才,本来就是好事。这样的事情,兄弟为什么不能当着众人去说呢?”

    面对矶子的询问,伯牙苦笑着轻轻摇头。

    “如果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去举荐,有曦氏知道一定会感念我个人对他们的恩德,以为是我帮助了他们。举荐贤才虽然本来是好事,但难免会让他们心存感念给我个人而不是大王。要知道,大王才是万民之主。就让他们感谢大王的恩德,为了我们曾经共同的理想拼尽全力吧。”

    “兄弟,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矶子感动,紧紧握住伯牙的手不肯放松。伯牙一声叹息,举目看向外面飘落的冬雪,忍不住感慨而歌。

    所歌慷慨,正是他们兄弟两个多年相处常常在一起一同所唱的。

    矶子潸然泪下,却也随之鼓掌附和。曾经的歌声是多么的豪迈,只是如今多了几分难以形容般的怅然与悲情。曾经的相融以沫,如今的天人永隔。两人歌声不过合唱一半,伯牙便已缓缓闭上双目。只留一丝残泪,在这个寒冷冬天与风雪的映衬之下透出难以形容般的晶莹。

    这正是“壮志未酬身先死,可叹世间真英雄”。预知伯牙亡故、人族后事如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