郗菁睜開了眼睛,然後她便是有些失神的望着眼前,那裡有一道熟悉的年輕身影凌空而立,他保持着手掌成爪,捏碎雷矛的姿勢,望向她的眼神中,帶着笑意。

“周...周元?!”

郗菁盯着那張面龐,沉默了數息,終於是忍不住的輕輕出聲,聲音之中有着掩藏不住的難以置信。

她怎麼都沒想到,這個突然間出手使她避免隕落的人,竟然會是先前她以為已經被太軒鎮殺的小師弟!

“你沒死?!”

震驚沒過多久,郗菁臉頰上又是有着歡喜之色浮現出來。

周元笑着點點頭。

郗菁打量着此時的周元,旋即眼眸中的凝重之色漸漸的堆積起來,因為她發現面對着後者時,她竟然感覺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壓力,而且,她開始無法感應到後者的源氣強度,眼前的他,仿佛是一座深淵,讓人無法探到底。

這讓得她內心深處有些翻江倒海,她無法明白,為何這短短不過半日的時間中,周元竟然能夠發生如此翻天地覆的變化。

而當郗菁因為震驚而有些失神的時候,在那後方破碎的結界中,諸天大軍也是發現了突然出現的周元,頓時間有着滔天嘩然聲爆發。

“那是周元?!”

“他竟然沒死!”

“而且他怎麼變得這麼強了?先前太軒那雷矛,竟然被他捏碎了!是我眼花了嗎?!”

“你應該沒眼花...他是真的做到了,真是恐怖!”

“他的實力,似乎大大的提升了...”

“.....”

諸多的嘩然聲爆發,諸天大軍皆是目瞪口獃,他們望着那如天神下凡的周元,實在無法明白這短短半日究竟發生了什麼,竟然能夠讓後者蛻變到這種地步。

眾多法域第三境強者也是面露凝重,他們的感知更強,所以他們更能夠察覺到此時的周元有多可怕。

不過雖然他們很疑惑周元實力怎麼提升如此可怕,但這不妨礙他們心頭一松,這個時候,能夠多一個頂尖戰力,終歸是好的,而至於要周元抗衡太軒,他們倒是沒想過,畢竟太軒給他們帶來的心理陰影實在是太大了。

徐北衍的面色從周元現身時,便是有些陰晴不定,他的眼眸深處有着暴怒與驚懼在跳動,心中咆哮着:“他怎麼沒死?!怎麼可能!”

先前周元被他暗算了一手,硬吃了太軒的一記轟殺,那種程度的攻勢,就算是法域第三境的強者都會被重創甚至殞命,而這周元,怎麼可能還活得過來?!

而且,最讓得徐北衍頭皮發麻的是,現在的周元,讓他都感覺到了極端的危險。

“該死!這個小雜碎,怎麼沒被那太軒一掌拍死!”

徐北衍心中憤怒,他暗算那般的完美,足以讓人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他先前還在為此暗暗自得,可眼下周元的出現,直接將他的心情打落谷底。

“他應該沒察覺到我的暗算吧?”

徐北衍深吸一口氣,壓制下心中的惱怒,旋即又是微微皺眉起來,有些擔憂。

如果是之前的周元,他倒是並沒有什麼懼怕,如果不是因為忌憚蒼淵以及神女的話,他早就沒什麼顧忌的讓周元消失,可現在周元明顯有些蛻變之態,這讓徐北衍再不敢有小覷之意,開始有些謹慎,戒備起來。

當諸天大軍這邊因為周元的出現而嘩然時,那遠處虛空上的太軒,也是帶着一些詫異的盯着周元。

“你竟然活了下來?”他驚訝的笑道。

他先前那一道攻勢力量如何他再清楚不過,這周元不過源嬰境實力,怎麼能活?

“不過,你似乎是有了很大的變化...”

太軒聖瞳中有異光流轉,鎖定周元,眼神微微一凝,道:“這是...開闢法域了?”

這太軒實力的確強橫,旁人未能看得出來,但他卻是察覺到了周元源氣與以往變得不同了起來。

“有意思了...”太軒淡淡一笑。

周元目光也是在那太軒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後偏頭對着郗菁等眾多法域第三境道:“接下來由我來對付他,你們盯着聖族其他的人。”

“你要與他獨鬥?!”

這些法域第三境的強者聞言皆是一驚,就連郗菁都是臉色微變,連忙道:“周元,不要逞一時之氣,你如今實力大漲,如果有我們協助,勝算會更多一些!”

她擔心周元年輕氣盛,因為先前被太軒重創,這才忍不住的要找回場子,可現在的局面,可不是獨自逞能的時候。

周元有些無奈的一笑,道:“因為我們的戰鬥,你們恐怕插不上手。”

所有人都是無言,他們直直的盯着周元,若不是場合不對,他們真是想要說,短短半天時間不見,小子你怎麼飄成這樣了...

雖說先前周元出手截住了太軒的一道攻擊,但那可並非是太軒全力,而且,他們也沒人真的認為,現在的周元會擋得住後者。

最後還是郗菁猶豫了一下,道:“就相信周元吧。”

說完,她對着周元低聲說了一句:“小心點,情況不對就暫退,我們會隨時出手幫你。”

她盯着周元,身影后退。

其他的法域第三境強者見狀,只能有些惱怒的看了周元一眼,也是隨之退後。

“你竟然是打算與我獨鬥?”

太軒見到這一幕,不由得笑了笑,只是他那一對眼眸中,卻是不見絲毫笑意,反而充斥着冷酷漠然:“不知死活的臭蟲子。”

“想死,還不容易?”

“在我面前想當英雄,你也配?”

當太軒聲音落下的那一瞬,只見得周元上方虛空猛然撕裂,一道巨大無比的拳印悍然降臨,那拳印之上,似有萬千星辰閃爍,一拳而落,連這方空間都是在開始崩碎。

後方郗菁等人齊齊色變,他們能夠感覺的出來,這太軒此次的攻擊,乃是動了真怒。

這一拳,遠比先前重創周元時,更為恐怖!

“周元,小心!”郗菁急聲提醒道。

其他人也是緊皺着眉頭,倒是唯有那徐北衍,嘴角露出不易察覺的森然笑意,這個蠢貨,如此的自大,也好,死在了太軒手中,他也就不用再擔心了。

然而在那諸多驚懼的目光中,周元神色卻是如常,他腳掌一跺,忽有浩瀚源氣自天靈蓋衝天而起,那股源氣呈現無比璀璨的紫金之意,而且若是仔細的看的話,甚至會發現,那源氣的錶面,猶如是有着若隱若現的龍鱗。

這般源氣一齣,便是爆發出了煌煌之威,鋪天蓋地,席卷八荒。

在場諸多法域強者皆是忍不住的一變,面色有些震動的望着那股衝天如龍般的源氣。

“這是...”

“九品源氣?!”

在那諸多震驚的目光中,紫金龍氣衝天而起,下一瞬,一隻巨大的龍拳猛然自其中轟出,那龍拳凶悍到極致,龍鱗閃爍耀眼之光,帶着一股莽荒浩瀚之力,一拳之下,足以轟碎天穹。

龍拳迎上,與那降臨的星空拳印直接硬憾在一起。

轟轟!

萬丈源氣巨浪自虛空爆發開來。

然後,無數道視線便是猛然失色的見到,兩者硬憾下,那龍拳爆發出驚天龍吟,而那鎮落的星空拳印,直接是在此時,猛然爆碎!

無數光點灑落,宛如一場光雨。

而諸天大軍則是在此時面容獃滯,下一刻,他們突然間面色漲紅的大吼出聲,無邊的激動情緒瘋狂的涌了出來,幾乎是讓得他們有種熱淚盈眶之感。

因為這是當那近乎無敵的太軒現身後,他的攻勢,第一次被人以一己之力所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