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睜開眼睛的那一瞬,一旁的趙牧神渾身汗毛都是在此倒豎起來,一股無法形容的危險氣息涌上心頭,那種感覺仿佛眼前蘇醒的,是一個極為恐怖的怪物一般。

周元輕輕扭了扭脖子,發出了細微的咔嚓聲音,他緩緩的坐起身來,然後目光看了一眼渾身散髮着赤光,眼眸緊閉的武瑤以及蘇幼薇,眼中掠過一抹複雜之意。

此前雖說是在昏迷狀態,但他也是隱隱的感知到了發生了什麼。

他倒是沒想到,武瑤會主動的將那最後一道聖龍之氣交出來。

如今,他的體內,聖龍之氣再度圓滿。

而對於此,即便是周元,都是忍不住的有些心潮澎湃...自從當年出生時聖龍之氣被奪,他這些年來為此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努力,也不知道多少次游離於生死之間。

但不論如何,那個自大周王朝走出的少年從未選擇過放棄。

而在歷經這麼多年的努力後,他也終於是再度的將曾經屬於他的東西,徹徹底底的拿了回來。

“父王...我做到了。”

周元手掌緩緩緊握,低聲喃喃自語。

“從此以後,你我兩家,再無相欠。”他看向武瑤,在心中輕聲說道。

武王奪了他的氣運,險些毀了大周王朝,但周元同樣斬殺了武煌,武王也是為其間接所殺,導致大武王朝破滅,如今他拿回了最後一道聖龍之氣,所以這雙方糾纏多年的恩怨,算是了結了一個清楚。

“你現在狀態如何?”一旁,那趙牧神問道。

周元看了他一眼,目光在他那光禿禿的雙臂上面停留了一下,道:“喲,新造型不錯哦,無臂狂魔?”

趙牧神臉龐頓時一黑。

“不過,謝了。”周元面露微笑,雖然此前是昏迷狀態,但他卻知曉到趙牧神做了什麼。

趙牧神面無表情的道:“只是因為不幫你恢復的話,我們都會陷入危險境地而已,所以我這是在幫我自己,你沒必要感謝我。”

話落,他轉開話題,再度道:“你現在狀態如何?”

周元咧嘴一笑,露出白燦燦的牙齒:“前所未有的好。”

的確,此時的他,感覺到渾身涌動着一種以往不敢想象的力量,他的身軀不論內外,都是有着翻天地覆得的變化。

“你開闢法域了嗎?”趙牧神有些驚喜的道。

周元搖搖頭。

趙牧神見狀,嘴角頓時一抽,搞了半天,你還在源嬰境?

周元則是不理會他的神情,而是心念一動,感應神府內,只見其中源氣浩瀚無盡,那種底蘊,甚至足以媲美正常的法域第三境!

而最讓得他在意的是,在神府中央處,一道源嬰靜靜盤坐。

那道源嬰與以往也是出現了極大的變化,只見得源嬰錶面,有淡淡的龍鱗若隱若現,雙目開合間,竟是顯露出一對威嚴深邃的龍瞳。

當然,最讓得周元心中忍不住翻江倒海的是...他的源嬰尺寸...

超過了九寸九!

“極限突破了...”

周元深吸一口氣,即便有些心理準備,他依舊是感到了震撼,眼前的源嬰給人一種極為神異的感覺,它超過了九寸九,但卻又無法真正的測量出它的大小。

你若是仔細看去,它仿佛是如山般的巨大,難以丈量,可再一晃神,卻又覺得一掌可馱。

周元心有明悟,當源嬰在突破那九寸九的極限後,它就已經失去了尺寸這種錶面的束縛,它可大如山嶽,也可小如沙粒...

“既然極限已破...”

周元睜開眼睛,雙目之中有着期盼之色涌出來,如今他已達到了夭夭的要求,那麼,法域也該凝煉了。

“還需要一些東西輔助...”

周元微微偏頭,望着大地深處,在聖龍氣運完整之後,他感覺自身似乎對於祖龍殘魂的感知更為的敏銳了,不過這也正常,畢竟聖龍氣運乃是祖龍身化萬物後的一縷氣所化。

他伸出手掌,對着地底伸出,五指曲攏。

“你在乾什麼?”趙牧神皺眉問道,這家伙蘇醒後就有點神神叨叨。

周元依舊沒理會,只是保持着手掌伸出的姿勢,維持了足足數分鐘的時間。

而就在趙牧神愈發不耐的時候,他神色忽的一凜,因為他感覺到了腳下的大地在細微的震動,似乎是有着什麼東西在迅速的接近。

咻!

還不待他細細感應,腳下的大地突然撕裂開來,一道道光團如飛鳥般的自地底竄了出來。

這些光團直撲周元而去,最後環繞在其周身,隱隱有着歡呼雀躍般的波動傳出。

趙牧神驚愕的看去,下一瞬,他瞳孔便是猛然緊縮。

因為他見到,周元周身懸浮的那些光團之中,皆是有着一道道細微的龍影在蜿蜒游動,一股極端古老,蒼茫的氣息,自其中散髮出來。

那種氣息趙牧神並不陌生,赫然是祖龍殘魂。

但那些光團內的龍影所蘊含的這種氣息,遠比普通的祖龍殘魂濃厚。

“這是...祖龍魂髓?!”趙牧神震驚了,他自然是知道祖龍魂髓是何等的珍稀罕見,這就算是在石龍秘境內,都絕對算得上是稀少,然而眼下,周元竟然是直接從地底掏出了這麼多?

他粗略看去,那些祖龍魂髓,怕是有二十多道!

“你,你把這石龍秘境的老窩給掏了?”趙牧神忍不住的道。

“只是取了一部分而已。”周元微微一笑,道:“這本就是無主之物,我們不拿來提升實力,一旦落到聖族手中,那豈不是資敵?”

趙牧神啞然。

周元屈指一彈,只見得兩道祖龍魂髓飄向了趙牧神:“好處人人有,我周元可不是吃獨食的人。”

這趙牧神先前自吞雙臂,以血氣來救他,周元自然不會虧待於他。

趙牧神見到飄在面前的兩道祖龍魂髓,也是愣了愣,顯然他沒想到周元竟然會將這種連法域第三境的強者都垂涎萬分的奇寶贈予他。

趙牧神心氣高傲,他想要表示他對這種嗟來之食沒什麼興趣,但目光在停留在那祖龍魂髓上面後就有些移不開了,於是最終只能默默的吞下升起的傲氣,將兩道祖龍魂髓收起。

只是,那微微揚起的嘴角,還是暴露出了內心的情緒。

周元袖袍揮動,又是四道祖龍魂髓分離而出,直接是各自投入到了正在沉浸於修煉中的武瑤與蘇幼薇體內。

做好分配後,他便是不再猶豫,嘴巴一張,吸力涌動間,一口就將剩餘的所有祖龍魂髓給吞了下去。

一旁的趙牧神見到這一幕,不由得有點頭皮發麻,祖龍魂髓極為的霸道,就算是法域第三境都難以輕易的煉化吸收,而眼下這周元,竟然直接一口全吞了。

這家伙,想要乾什麼?

想到此處,趙牧神心頭突然一凜。

他明白了這家伙要幹嘛了...

周元這是想要...直接開闢法域!

不過他又是生出了諸多的好奇之心,他倒是很想知曉,這家伙開闢出來的法域,又將會是多麼的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