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眼前這個滿身猙獰,傷痕顯得異常醜陋可怖的胖子,赫然是當年那個跟隨着周元同一批進入蒼玄宗的沈萬金。

周元清晰的記得,當年這個小胖子很自豪的以他的小弟自居,替他打理着諸多的事務。

只是誰能想到,十數年不見,當初那個還算有些可愛的小胖子,竟是變成了眼前這般模樣。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源氣,似乎是被廢了。

宴桌上,楚青,李卿嬋等人也是安靜了下來。

沈萬金鼓氣勇氣的抬起頭看了周元一眼,有些尷尬的道:“本來就想偷偷瞧一眼,不想打擾大家雅興。”

周元目光盯着沈萬金,眉頭微微皺起,道:“為何要偷偷摸摸?”

沈萬金沒有說話,如今的小元哥,已經非同以往了,那是連各方聖宗掌教都得不敢輕怠的大人物,而現在的他,已是一個廢物,如何再敢來搭這以前的關係?

再說,誰又敢確定,這十數年後,對方還記得當年那個跟在屁股後面的,肆意巴結的小胖子?

周元盯着沈萬金,似是洞穿了其內心所想,緩緩道:“在你沈萬金心中,我周元是這種人嗎?”

沈萬金吶吶無言,神色苦澀。

“他這是怎麼回事?”周元看向楚青,李卿嬋等人,問道。

李卿嬋輕嘆一聲,道:“也是因為蒼玄天的局勢所導致吧,前些年沈萬金師弟與一隊同門接了任務,但在任務途中遭遇了聖宮毒聖殿殿主徐蟾,此人生性殘忍凶殘,尤為喜歡虐殺對手,那支隊伍內的人,個個死相極慘,沈萬金師弟倒是僥幸的留了性命,但也被折磨得不成人樣,最重要的是,其體內經脈神府,直接是被劇毒所融化,算是直接廢了他的根基。”

“最後是掌教親自出手,才保下了他的性命,但對於他體內的經脈神府,卻是難以重鑄,按照掌教所說,想要讓其重塑,恐怕唯有聖者才能辦到。”

“那時本來是想讓沈萬金師弟回歸家鄉,但他卻是不願,最後在這百香樓做了大廚...”

酒桌上氣氛也是沉悶了下來,這些年來,蒼玄天因為聖印碎片,局勢混亂,爭鬥不休,他們可謂是從此等險惡爭鬥中一步步的成長起來,這些年,他們不知道見了多少曾經的師兄弟笑着出去,回來時,已是一具冰冷屍體。

種種悲歡,在這些年不知道上演了多少遍。

“也不知道這都要廝殺到什麼時候...”楚青嘆道,眉宇間帶着一些疲倦。

周元手握着酒盃,酒水倒映着一對凌冽的眸子,他將酒水一飲而盡,淡淡道:“不會太久了,待得除掉聖宮這個毒瘤,蒼玄天就能夠回歸平靜。”

眾人聞言,心頭皆是一震,周元這一句話,已是透露出不少信息。

“要決戰了嗎?可那聖元宮主,已入半聖,誰來抗衡?四位掌教恐怕是沒這個能力的。”李卿嬋柳眉微蹙,猶豫着問道。

她聲音落下,似又是想起了什麼,然後就與眾人一同將有些震驚的目光投向周元。

“聖元會由我來對付。”周元頷首。

眾人頓時失聲,一時間有些不知道如何言語,現在的周元,竟然已經有着抗衡半聖的力量了?

周元目光轉向沈萬金,伸出手掌抓住其手腕,神魂一轉,便是將其體內情況探測得清清楚楚。

在他的探測中,沈萬金體內的經脈與神府,的確是被消融得乾乾凈凈,那種劇毒,顯然是超乎想象的霸道。

這些年來,沈萬金便是幾乎變成了一個沒有源氣的廢人,在這百香樓內,做着大廚。

可以想象他這些年過得如何的痛苦,畢竟是習慣了自身所擁有的力量後再突然的將其剝奪,那才是一種最大的折磨。

這就如同世俗王朝中,那些將曾經的王公貴族貶為庶民一般,看似留了性命,但卻剝奪了他們所擁有的身份,權利,這會讓得這些被貶斥者在餘生中感到極為的痛苦。

在周元的記憶中,當年的沈萬金是一個時刻臉上掛着笑容的小胖子,然而現在的他,頹喪與一種絕望幾乎是將他所掩埋。

在失去了源氣後,他就將心靈所封閉,以往那些曾經的好友,也是漸漸的斷了來往,畢竟這種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周元這一刻,突然想起了曾經八脈難開的那段歲月,從某種角度而言,跟沈萬金倒是有些相似,曾經的他擁有着聖龍氣運,最後被剝奪,八脈難開,無法踏入修行之路,而沈萬金原本擁有着源氣,可卻因為一場變故,成了廢人...

周元將手掌緩緩鬆開,看了一眼包括沈萬金在內,皆是用一種期盼眼神望着他的眾人,道:“掌教說的沒錯,想要重塑其體內神府,唯有聖者才能夠辦到。”

眾人的眼神頓時黯淡了下來。

沈萬金艱難的扯了扯嘴角,強笑道:“沒事,反正也習慣了。”

整個蒼玄天最強的人,便是聖元,可即使是他,也僅僅只是半聖而已,至於聖者...那對於眾人來說太過的遙遠了,那根本就是如神靈般的人物。

“暫時沒什麼法子了。”

周元搖搖頭,道:“除非你再等一些時間,等我晉入聖者境親自為你重塑,如果等不及的話,到時候待我將聖元除掉,就請你小夭姐幫忙出手,想必沒什麼難度。”

沈萬金猛的抬頭,眼神有些獃滯的望着周元,後者這句話,透露的信息實在是有些多,不過最讓得他激動的是,周元在幫助他。

好半晌後,他方纔顫抖着道:“小元哥...您願意幫我嗎?”

周元站起身,削了一記沈萬金的頭皮,沒好氣的道:“多大點的事,搞得要死要活的,放心吧,沖你當年那句小元哥,小夭姐,我們就不會不管的。”

沈萬金喜極而泣,他怎麼都沒想到,希望竟然會來得這麼快。

這個當年口中的小元哥,即便如今已是成為了威壓蒼玄天的大人物,但卻依舊還願意幫助他這個曾經跟在屁股後面的小人物。

“小元哥,我再去給您做點拿手菜。”沈萬金搽拭着眼淚,激動得難以自拔,他結結巴巴的說道,然後轉身就跑了出去。

周元倒是沒阻攔,他明白他這看似的簡單幫助對於沈萬金而言是何等的重要,那足以將他從絕望的深淵中拉出來。

就如同當年他八脈難開時,蒼淵師尊為他開啟了希望一樣。

他目光轉向楚青,李卿嬋等人,神色變得肅然了一些,因為從沈萬金身上的情況,就足以感受到這些年蒼玄天究竟是何等的混亂。

李卿嬋輕聲道:“周元,你會終結蒼玄天的混亂嗎?”

周元淡笑道:“不然我回來做什麼?”

他舉起酒盃,看向眾人,道:“抓緊這最後的休息時間吧,很快一場大戰就要來臨了,到時候沒人能夠逃得掉。”

“這場戰爭,我們只能贏,否則,整個蒼玄天,都將會毀於一旦,再無任何希望。”

聖宮此次的行動,背後必然有聖族的推動,周元雖然不太清楚聖族究竟想要做什麼,但那對於蒼玄天而言,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

楚青,李卿嬋,孔聖,葉歌心頭一凜,旋即皆是舉起酒盃,碰在了一起,眼神決然。

“為了,蒼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