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諸天大軍潰敗退回諸天時,那最終的結果也是立刻傳遍了每一個角落,那直接是引發了滔天的嘩然與驚恐。

第三神戰敗,被聖神吸收了神性,如今聖神處於蛻變中,一旦完成蛻變,其實力將會變得更為的強大。

那時候,諸天還有誰能夠與其抗衡?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當聖神從蛻變期中蘇醒過來時,那就是諸天生靈的末日。

這個結果,讓得諸天的生靈陷入到了驚恐慌亂中,繼而整個諸天的秩序仿佛都是在此時開始崩盤。

歸墟神殿盡可能的維持着諸天的秩序,但那種絕望悲觀的氣氛不止是諸天中存在,就連歸墟神殿內的一些聖者,都是不再抱有希冀,而心中的希望一旦磨滅,也就顯得萬念俱灰了。

面對着這種情況,蒼淵,金羅四位古尊也是無可奈何,他們只能盡可能的調整心態,然後勸導着歸墟神殿其他的聖者,不管如何,歸墟神殿作為諸天最後的倚仗,他們必須承擔一些必要的責任。

不過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即便四位古尊傾盡全力的試圖抗起大局,但最終也不過是讓得他們越來越疲累罷了。

整個諸天,愈發的混亂不堪。

...

而當夭夭帶着周元回到蒼玄天時,已是過去了一月左右的時間。

她直接是前往了大周王朝。

在那王宮宮殿內,周擎,秦玉在見到面前那獃立不語,眼神木然的周元時,一時間泣不成聲。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此前那充滿着自信活力的兒子,如今卻是變成了這幅模樣。

這對於他們二人造成了極為強烈的打擊。

“周叔,秦姨...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才導致周元變成這般模樣。”望着兩人傷心欲絕的模樣,夭夭也是眼眶含淚,然後她在兩人面前跪了下來。

秦玉淚珠子嘩啦啦的往下掉,但她還是上前扶住了夭夭,伸出手掌摸了摸她有些清瘦的臉頰,哽咽道:“夭夭,不怪你,那些事也不是你能夠左右的,你能夠變回來,也算是一個安慰了。”

夭夭淚水也是順着臉頰滑落下來,她道:“秦姨,您放心,我一定會讓周元恢復過來的。”

秦玉點點頭,旋即幫夭夭抹去淚水,強顏笑道:“可不能叫我秦姨了,你跟周元可是成過親的。”

夭夭一怔,旋即白皙如玉的絕美玉顏上有着一抹緋紅忍不住的浮現出來,但她還是鼓氣勇氣,輕聲道:“娘。”

望着眼前那素來清冷得如謫仙般的女孩此時這般嬌俏模樣,就連秦玉一個女子,都是忍不住的感到驚艷,同時心中情感也沖淡了一些悲傷,她心想着,如果此時的周元能夠在一旁笑看着這一幕,那該會是何等完美啊,為此,秦玉甚至都甘願付出她的性命來。

“乖孩子。”

秦玉從懷中取出一支鎏金鳳玉釵,然後幫夭夭盤起青絲,那玉釵與夭夭的肌膚交相呼應,倒是人玉齊美。

“以後,你可就是我周家的媳婦了。”秦玉笑道。

夭夭聞言,伸出小手,輕輕的握住了一旁如石像般獃立不動的周元的手掌,然後衝著秦玉有些羞澀的輕點螓首。

秦玉越看越愛,一時間那悲傷欲絕的心情都稍微的好受了不少,雖說她也明白,這隻是強行在轉移一些情緒而已。

而此時,忽有宮女來報,說蒼淵四位古尊到訪。

顯然,他們也是感應到了夭夭的歸來,所以立即前來查探情況。

周擎看了夭夭一眼,見到後者點頭後,方纔吩咐人將四位古尊皆是引了進來。

蒼淵,金羅,帝龍,赤姬四位古尊進入殿內,他們的目光第一時間看向了那立於原地動也不動,眼神木然,毫無靈光的周元。

“夭夭,周元這是?”蒼淵眉頭緊鎖,擔憂的問道。

“他的神性承載之物被破壞,神性與人性互相衝突,令得身體失去了掌控。”夭夭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什麼時候能夠恢復?”金羅古尊詢問道。

“這就要看情況了。”夭夭螓首微搖。

“如今那聖神已經進入蛻變期一個月了...現在諸天大亂,歸墟神殿也快要控制不住了。”金羅古尊苦笑道。

夭夭玉顏倒依舊是清清冷冷的,顯然對此並沒有太大的興趣,現在的她,只想讓得周元恢復過來,至於諸天是何等景象,她現在不想關心。

不過聖神如果毀滅諸天,到時候勢必大周城也會被毀滅,為了周元以及秦玉,周擎,夭夭倒是說道:“聖神的蛻變,還會需要一段時間,周元在那最後施加的封印,會讓得他的蛻變變得緩慢許多。”

四位古尊點點頭,這勉強算是一個還算不錯的消息,雖說最終也不過是將結局延緩一些時間而已。

“夭夭,諸天就真的沒有希望再與聖神抗衡了嗎?”赤姬古尊猶豫了一下,忍不住的問道。

大殿內一片安靜,一道道目光都是匯聚在夭夭的身上。

夭夭沉默了片刻,最終道:“未來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準...如果真是抗衡不了,那就是諸天氣運已盡。”

四位古尊聞言,只能苦笑一聲,最後再做了一些交談,便是主動離去。

而在往後的一段時間中,夭夭便是帶着周元住在了王宮內,他們走遍城裡曾經一起去過的那些地方,她想要試試這些熟悉的地方,能否喚醒周元體內的人性。

只是,一個月時間過去,周元的眼瞳依舊木然,毫無波動。

不過夭夭並沒有放棄,她在與周擎,秦玉商量之後,便是帶着周元,走出大周王朝,沿着曾經離開的路線而行。

當年的他們,在離開大周王朝後,就順着這條路線,走向了蒼玄天。

只是,當初的少年,朝氣澎湃,自信活力,他帶着清冷少言的少女以及調皮狡黠的小獸,開啟了他們的精彩人生。

而如今,那個少年已不再年少,他歷經劫波,從籍籍無名成為了諸天中最頂尖的強者,但現在的他宛如石像般,再無情感波瀾,他似木偶般,任由女孩牽着,慢慢前行。

唯有吞吞化為原本的小獸模樣,在前翻滾探路。

不過在走出大周王朝的疆域時,夭夭在那前方看見了三道人影,兩女一男,都並不陌生。

那是蘇幼微,武瑤,趙牧神。

蘇幼微一身紫裙,纖細的身姿宛如一朵紫蘭花般,於風中輕輕搖曳,風姿動人。

武瑤一襲大紅裙,氣勢颯爽中又帶着鋒銳,宛如帶刺的玫瑰。

趙牧神則是一身黑衫,神情複雜。

蘇幼微迎着走來,她凝視着宛如木偶般的周元,美目中有着難過悲傷的情緒涌現出來,旋即輕聲道:“我能與他說說話試試嗎?”

夭夭沒有拒絕,她拉着周元在一旁的林蔭間坐下,還細心的為他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亂的衣衫。

蘇幼微在一旁看着,她看得出來,這段時間夭夭一定在竭盡全力的在照顧着周元,雖然她對照顧人並不擅長,但比起以前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無疑是變得生動了許多。

夭夭在將周元安頓好後,便是主動的走開了一些距離。

蘇幼微則是在周元的身旁坐了下來,輕輕的自言自語起來,這都是在講述着曾經的他們那些相遇以及她的一些故事和...女孩子壓抑在心中許多年的心意。

天邊夕陽斜落,暗紅的光芒照耀大地。

在這個角落,紫裙女孩在樹蔭下與男子輕語,不遠處,白裙的絕美女孩靜靜的仰望着天穹,紅裙女孩則是斜靠着樹幹,雙臂抱胸,狹長鳳目中閃過莫名的情緒。

更遠處,黑衣男子金雞獨立,小心翼翼的維持着平衡,任由名為吞吞的小獸在其頭頂懶洋洋的扒拉着他的頭髮。

這一幕,其實分外的美好,當然前提是樹蔭下的男子,能夠再如從前一般,露出燦爛的笑容來。

當斜落的夕陽於天邊還剩下一個角的時候,蘇幼微站了起來,同時也將周元扶了起來。

她的眼眶通紅,其中佈滿着自責與哀傷。

夭夭走了上來,輕聲道:“放心吧,我會讓他好起來的。”

“辛苦你了,夭夭姐。”蘇幼微點點頭,道。

夭夭不再多言,她拉着周元的手掌,牽着他繼續對着前方緩緩而去,而吞吞則是毫不留戀的從一臉不舍而惆悵的趙牧神頭上跳了下去,繼續在前探路引路。

蘇幼微望着一男一女一獸遠去的背影,此時天地間最後一道夕陽落在她的臉頰上,一時間,她突然淚如雨下。

“你其實可以跟他們一起走的。”武瑤出現在她的身邊,說道。

蘇幼微搖了搖頭,搽去淚水,輕聲道:“不了,這是屬於他們的路,我不能插進去。”

“我只要能夠看見他好起來,其他的,也就不在乎了。”

武瑤輕嘆一口氣,也無所謂了,反正諸天末日也快到了,到時候一切毀滅了,也就沒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與蘇幼微分別後,夭夭帶着周元,繼續沿着曾經的路途前行,那些還似曾相識的路途中,都是有着曾經的那些回憶。

那些美好的畫面,不斷的自腦海深處翻出,清晰異常。

他們抵達了聖跡城,這座城市已經重建,只不過因為如今諸天末日降臨的情況,城內顯得有些動亂,於是夭夭只是帶着周元在城牆上待了一些時間就離開聖跡城,前往了城外遠處的聖跡之地。

當年,也就是在這裡,周元遇見了蒼玄老祖,然後開啟了新的故事。

聖跡之地這些年,已是成為了一處著名的歷練之處,畢竟光是蒼玄天天主曾經得到機緣之處的這個噱頭,就足以讓得蒼玄天的各方天驕對此趨之若鶩。

夭夭直接去到了聖跡之地最深處,在這裡,曾是蒼玄老祖那一縷印記消散的地方,不過這些年過去,一切都已不再存在,即便是強如現在的夭夭,也不可能將那所消散的再輓回。

於是夭夭就牽着周元,於那山間枯坐了兩日,最後方纔離開。

而在離開了聖跡之地後,他們走向了聖州大陸,不過曾經作為蒼玄天核心的大陸,如今早已破碎,分離於各處。

但夭夭卻並不嫌麻煩,那些當年曾經與周元去過的地方,她一個都未曾落下,帶着周元一路走過。

而時間也是在此間緩緩流逝,轉眼,就已是三個月過去。

三個月,夭夭帶着周元走遍了他們曾經去過的所有地方。

只是,周元依舊還是如同木偶般,毫無反應。

於是,在三個月後,走遍了蒼玄天的諸多角落的夭夭,帶着周元,終於來到了蒼玄宗山門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