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玄宗的山門,依舊是一如既往的靜靜矗立,山門之後,有巨大的護宗結界閃爍着異光,給人濃厚的安全感。

而當夭夭牽着周元走上山門的石梯時,她見到了前方的一些熟悉身影,那是左丘青魚,李純鈞,綠蘿,楚青,李卿嬋等人。

在那更後面的山道間,還可見人頭攢動,一道道目光在隱晦的投來。

夭夭帶着周元走遍蒼玄天的舉動並未特意隱瞞,所以如今蒼玄天各方勢力都知曉他們的路線,而且也給予了最為高度的關註,畢竟以兩人的身份,已經算得上是諸天最有實力與地位的了,他們的一舉一動,都牽動着諸天強者的心。

這一點即便是歸墟神殿的四位古尊,都有些比不上。

“夭夭!”

左丘青魚赤足邁空如箭般的掠下,一把抱住住了夭夭,她的美目通紅,道:“能再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夭夭則是輕輕拍了拍左丘青魚後背。

左丘青魚鬆開夭夭,眼神複雜的看着一旁如木偶般的周元,輕聲道:“他還沒好嗎?”

夭夭輕輕搖頭。

“你不要擔心,周元一定會好起來的。”左丘青魚認真的道。

夭夭微微笑了笑,然後牽着周元上前,與前來迎接的李卿嬋,楚青等人都是打了一個招呼。

綠蘿竄到周元的面前,睜大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道:“周元,我是綠蘿,你真的不記得我嗎?”

周元木然空洞的眼神中倒映着綠蘿可愛清純的臉蛋,卻是沒有任何的波瀾。

綠蘿頓時難過的低下頭來,在其肩膀上,一隻冰藍色的小鳥輕輕啄了下她的耳垂安慰着。

一旁其他人見狀,皆是在心中暗嘆了一口氣。

“夭夭,辛苦了,在這蒼玄宗有任何需要的地方,儘管開口,現在楚青是蒼玄宗的新任掌教。”李卿嬋望着夭夭,道。

一旁的楚青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滿臉苦澀的道:“其實這個宗主周元師弟最適合,如果他醒過來,我倒是想要求他能不能救一救我。”

“我想去我們曾經的洞府。”夭夭美目帶着一絲懷念,道。

“放心吧,那個洞府一直都空着,也沒讓任何人進去過。”楚青道。

“多謝了。”夭夭點頭致謝,然後便是不再多言,只是牽着周元順着山道而行,一步步的對着蒼玄宗內而去。

楚青,李卿嬋,左丘青魚等人都沒有再說話,只是弔在他們身後的一些距離。

隨着穿入山道,有無數的目光自周圍投射而來,那些都是蒼玄宗的弟子,其中很多都算是新人,而此時的他們,皆是在以一種無比尊崇的視線,望着那走在最前方的一對男女。

那位美麗得宛如謫仙下凡般的白裙女孩,應該就是那傳聞之中的第三神吧?那般容顏氣質,當真是集天地靈氣而生,足以讓得天地萬物黯然失色,他們發誓,他們就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女性,往日他們覺得李卿嬋長老就算是容顏氣質的極致了,可今日見到這一位,他們明白,所謂美麗的天花板,又被狠狠的拉高了。

而其身旁的那位身軀挺拔的男子,顯然就是那位自他們蒼玄宗走出的蒼玄天天主,周元。

對於這位,蒼玄宗無數弟子都是將其視為心中的偶像,或許連周元自己都不知道,如今的他在蒼玄宗這些弟子的心中究竟擁有着何等的地位。

所以,當一男一女走過時,四周山道寂靜無聲,但卻有着一道道人影以一種虔誠,尊崇的姿態,彎身而拜。

夭夭對此,倒是置若罔聞,她牽着周元一步步的走過漫長的山道,最後再穿過曾經所熟悉的那些山中樓閣。

直到一座洞府出現在視線的盡頭。

那座洞府,論起規模與等級,在蒼玄宗諸多洞府中其實算不得太過的頂尖,可如今這裡,卻是蒼玄宗內最為獨特的一個地方,在那往日,有許多蒼玄宗弟子宛如朝聖一般的來到這裡。

因為在那許多年前時,他們那位尚還未曾成為蒼玄天天主的周元師兄,便是於這裡修行。

蒼玄宗開創至今,這是所出現的成就最高的弟子。

甚至從某種意義來說,周元的實力,已經超越了作為開創者的蒼玄老祖。

夭夭凝視着那座洞府,清冷的眼眸之中,有着濃濃的柔情在此時涌現出來,這一瞬,她那股清冷的氣質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從未出現過的柔媚之意。

這座洞府,不論是對於她還是周元來說,都是擁有着無可替代的地位。

當年他們離開大周王朝,便是於這裡,真正的相依為命,互相依靠。

在這裡,有着他們最為美好的回憶。

夭夭牽着周元,一步步的走向洞府,而楚青,李卿嬋,左丘青魚等人則是停下了步伐,不再跟進,因為他們知道,那個小世界,是屬於他們二人的。

而夭夭最後才帶着周元來到這裡,顯然是將這裡視為了最後的希望所在。

若是連在這裡都無法喚醒周元的話,那麼或許,這諸天也就再沒什麼地方還存在着希望了...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夭夭牽着周元,腳邊跟着吞吞,慢慢的走進洞府,身影消失於洞內的陰影間。

所有人都是在此時重重的吐了一口氣,一切,就看天意了。

進入洞府,印入眼帘的便是那條記憶深刻的青石小道,小道蜿蜒,穿過精緻的石亭,溪流,洞窟內環境陰涼,然而光線卻是極好,一道道的光斑自孔隙間投射而進,其中有塵埃飛舞。

順着青石小道深入,有一座花圃印入眼中,其中百花爭艷,霎是好看。

這裡的每一株花苗,都是當年夭夭親手所種植,只是許多年下來,當年的花苗早已成熟,鮮艷的顏色,令得洞府內顯得格外的生動。

夭夭站在花圃前,靜靜的望着那些成熟的花團,紅唇也是輕輕的綻放出一絲微笑。

旋即她牽着周元,再度深入,走過一間涼亭,然後她的腳步便是漸漸的變緩了起來,而她的眼眶,則是有着一圈圈的紅在擴散。

如剪水般清澈的眼瞳中,倒映着一株茂盛的桃樹,桃樹上,桃花怒放,灑下花瓣,溫暖了整個洞府。

夭夭怔怔的望着那顆桃樹,然後她捂住了嘴,有淚水順着臉頰忍不住的滴落下來。

那一年,桃樹盛開,人面桃花相映紅。

這一刻,夭夭真的很希望這一切其實只是她與周元依偎在靠在桃樹下假寐時的一場夢。

她不想要什麼力量,也不想要什麼世人尊崇敬畏,她只想與周元能夠平平靜靜的在一起。

只是...她也明白,這是不可能的事。

她輕輕的搽拭眼淚,拉着周元,來到了桃樹下,此時地面已鋪滿了花瓣,這些年來,桃花盛開又落下,不知化為了多少花泥。

“周元,你還記得嗎...”

“當年你為我釀造了一道叫做桃夭釀的酒,而那最後一壺桃夭釀,就被埋在這顆桃樹底下...”

“那時我以為這壺酒未來會給我來喝,沒想到...”

夭夭纖細玉指對着桃樹底下一指,那裡的泥土便是分離開來,然後她就見到,一壺酒罈,占滿着花泥的靜靜躺在那裡。

夭夭絲毫不在意酒罈上的泥土,將其小心翼翼的拎了起來,她凝視着這壺桃夭釀,嘴角的笑意已是含盡了溫柔,比天地間任何的酒釀都要醉人。

而此時,周元那木然的眼瞳,同樣是倒映着那壺酒,再然後,他那如木偶般的身軀,仿佛是輕輕顫了顫。

夭夭似有所覺,她凝視着周元的眼睛,笑道:“想喝嗎?”

夭夭白皙如玉般的絕美臉頰上,有着一絲誘人的緋紅浮現出來,她那一汪清澈如湖般的眼眸中,蕩漾起了盈盈水波,貝齒輕咬紅唇間,下一瞬,只見得她那一身白色衣裙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鮮紅起來。

短短霎那,眼前的絕美人兒,便是鳳冠霞帔,美艷得不可方物。

她玉指一點,面前周元身上的衣衫也是開始變化,變得鮮紅,一如當初那場大婚之時。

夭夭於桃樹下那撲滿桃花的地面上跪坐下來,然後拉扯着周元也是面對面的跪坐着,她輕輕拍開了酒封,頓時有一股醇厚而令人心醉的酒香瀰漫開來,那股熟悉到近乎刻骨銘心般的酒香之氣,讓得夭夭嘴角的笑意綻放得愈發的迷人了。

她單手拎着酒壺,白皙修長的脖頸輕輕揚起,宛如優雅的天鵝。

夭夭將酒罈放於嘴邊,以一種豪放的姿態大飲了一口,有酒水順着唇邊滑落下來,打濕了胸襟。

最後,她將酒罈放下,玉顏之上,一片陀紅,那般從未出現過的嫵媚韻味,足以讓世間任何風情都比下去。

酒不醉人,人自醉。

夭夭身體在此時前傾,沾染着酒水的冰涼紅唇,直接印上了周元的嘴,酒水順着唇舌間,流淌而進。

這一刻,周元的眼中,有着激烈的波動涌現出來。

他的手掌也是顫抖着,緩緩的攬住了面前人兒纖細的腰肢。

感受着周元那似本能般的反應,夭夭唇角輕輕的揚起了弧度,旋即以一種更為激烈的姿態回應起來。

好半晌之後,兩人唇分。

夭夭玉面滿是醉人陀紅,她望着周元那空洞眼瞳中開始凝聚的一絲絲神采,輕輕一笑。

她隨手拔去了頭上的玉釵,頓時青絲如瀑般的傾瀉而下,緊接着鳳冠霞帔盡數的脫落,而地面上的桃花開始飛舞,有纖細窈窕的身影若隱若現。

夭夭撲在了周元的身上,紅裙半披,玉色若隱若現,她在周元耳邊輕聲道:“夫君,當日大婚,我們之間,似乎還有一個流程還沒有走完呢。”

下一刻,她撲倒了周元,漫天桃花飛舞,凝聚,漸漸的形成了一顆桃花圓球,將兩人盡數的遮掩。

花瓣飛舞間,如兩條紅浪翻滾,糾纏不休。

而那滿園春色,卻是再也遮掩不住,令得這洞府之內,春意盎然。

遠處,吞吞爪子捂住了獸瞳,趕緊逃出洞府,於洞口蹲守。

漫天花瓣飛舞,而那自山洞空隙間投射而進的光斑,漸漸的從烈日,最後化為了冰涼的月光,照耀於桃樹底下那一顆桃花球上。

而花球之內,此時則是有熒光飛舞,夭夭靜靜的躺在周元的胸膛上,而此時的後者,雙目已是緊緊閉攏,不過夭夭卻是能夠感覺得出來,他體內神性與人性的震蕩已是趨於平和,而且人性開始掌控局面。

只不過,隨着神性被壓制,周元體內的神力,也是在開始漸漸的消散,那是因為其體內終歸是沒有能夠承載神性的神骨,所以當其人性複蘇的時候,神性自然也就因為這道缺陷從而開始消散。

當周元真正醒來的時候,他的實力將會退到三蓮境。

紅裙半披於香肩,夭夭同樣是美目微閉,傾聽着周元那充滿着活力的心跳聲,這一刻的耳鬢廝磨,讓她想要永久的停留下來。

只是...這隻會是暫時的。

未來那聖神完成蛻變,整個諸天將無人可制衡祂,那時候...不論是她,還是周元,吞吞...一切都將會被抹滅。

她不怕毀滅,但如果可以,她想要周元能夠繼續體驗這個世界的美好。

她微微撐起上身,眸光凝視着周元那熟睡般的面龐,紅唇輕輕的揚起一個弧線,眼中的淚水卻是再度的滴落了下來,她趴下來,在周元的胸膛處用力的咬出了一道印子。

“周元...我的神性已被聖神吸收,我不可能再打敗祂,但是...你未必沒有機會。”

“你...或許能夠將這世間之亂,真正的終結。”

“原本我以為可以和你攜手迎向毀滅,可此時,我卻有些自私的改變主意了...周元,我不想要你死,我想要你好好的。”

“你無法真正的成神,那是因為你缺失神骨...”

“所以...周元...”

“就讓我來成為你的神骨吧。”

她的眼中,有着決然之色浮現,下一刻,她的身軀上有着神光開始綻放,神光將兩人緊緊的包裹在一起,而夭夭的身軀,則是在此時開始漸漸的化為了一道道璀璨的光點,那些光點,順着周元胸膛的牙印,一點點的盡數鑽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

而夭夭的嬌軀,則是在此時開始變得虛薄起來。

夭夭低頭,她輕輕的撫摸着周元的臉龐,臉頰上綻放出明媚動人的笑顏,有最後的聲音輕輕的傳出。

“周元...夭夭別無它念,只願你未來,平安喜樂。”

下一瞬,她的身軀,徹底的化為了無數神光。

洞府之外,剛剛衝出來的吞吞,突然的止住了四蹄,它有些獃獃的望着洞府之內,這一刻,它感應到了什麼。

它想要衝進去,但在洞口處,仿佛有一層不存在的光壁般,將它直接撞得倒飛了出去。

吼!

無奈之下,它只能四蹄跺地,跺得地動山搖,最終仰天長嘯,嘯聲震動天地,嘯聲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悲痛與哀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