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寂靜的混沌虛空中,有空間風暴肆虐,席卷着一切的物質。

啊!

而此時,那恆古般的寂靜中,突然有着一道充滿着癲狂,痛苦的咆哮聲如雷鳴般的炸響,咆哮聲形成了音波肆虐,連那空間風暴都在這等音波下被生生的衝散開來。

緊接着,有一道流光暴射而過,磅礴神力噴發,摧毀着一切眼前所見之物。

那道流光內,正是雙目赤紅的周元,他的眼中充斥着癲狂,混亂,顯然是徹底的失去了神智。

體內那神靈物質的破碎,直接導致其神性潰亂,與人性產生了劇烈的碰撞,導致其意識處於了混亂無序之中。

在那後方遠處,吞吞馱負着夭夭一路追逐而來,後者望着周元那四處破壞的癲狂身影,貝齒也是緊咬着紅唇。

吞吞發出了擔憂的低吼聲。

“周元體內的神性承載之物被破壞了,此前我看見了聖神將一道雄渾的神性打入了他的體內,神性過強,這才令得他的承載之物達到極限,從而陷入混亂癲狂。”夭夭眸光緊緊的盯着周元,雖說如今她體內的神性已失,但其自身依舊算是神體,所以能夠感應到周元混亂的源頭所在。

“諸天生靈缺失神骨,周元此次能夠跨入神境,是因為他另闢蹊徑,將我曾經留在他體內的一道神靈物質煉化成了承載之物,可此物畢竟不能完全的取代神骨,所以才會有這諸多的缺陷弊端。”

“那聖神應該也看出了周元的問題所在,所以祂反而直接送出一道雄厚的神性,可這等絕世之物,對於現在的周元來說,卻是致命的劇毒。”

說到最後,夭夭已是緊咬了銀牙,心中對那聖神生起了無邊殺意。

吞吞再度低吼,顯然是在詢問是否有幫助周元的辦法。

夭夭微微沉吟,旋即道:“將我送到他身邊去。”

吞吞聞言,頓時猶豫了一下,現在的周元毫無理智,癲狂的到處破壞,夭夭靠近,恐怕也會招到無差別的攻擊。

不過最終它還是沖了出去,四蹄踏破虛空,如瞬移般的避開了那自周元體內暴射而出的神光。

而隨着吞吞的接近,周元顯然也是本能的有所感應,當即手中天元筆便是裹挾着強橫神力,快若奔雷般的呼嘯而至。

吞吞頭顱一甩,背上的夭夭便是疾掠而出,而其自身則是咆哮着伸出巨爪,硬生生的與天元筆撞擊在一起。

砰!

巨聲響徹,吞吞頓時爆發出哀鳴之聲,龐大的身軀倒飛而出,直接是撞進了一座如大陸般龐大的隕石上,轟隆隆間,這座毫無生機的隕石大陸,瞬間從中心塌陷了下去。

而夭夭則是趁着吞吞拖延的這一瞬間,身影出現在了周元的面前。

她飛速的瞟過周元那一對赤紅如野獸般的眼瞳,心中升起了濃濃的心痛之意。

轟!

不過周元感應到她的接近,赤紅眼瞳中卻沒有什麼波動,蘊含著神力的拳頭狠狠的轟出,要將眼前之人轟成碎片。

夭夭見狀,嬌軀頓時一閃,將攻勢避開,現在的她,神性雖失,但借助着這具神體的力量,她的實力依舊是要超出那些三蓮境聖者許多。

她欺身而進,帶起一股幽香之氣,直接是撞進了周元的懷中,旋即伸出纖細玉臂,緊緊的環住周元的腰。

“周元,我說過,我不會丟下你的。”夭夭聲音輕柔的道。

旋即,不待周元發力掙脫,她微微仰首,略顯冰涼的嘴唇,便是印在了周元嘴上。

那一霎那冰涼如玉般的觸感,讓得此時陷入癲狂與混亂狀態的周元身軀都是突然一僵,有片刻的凝滯。

不過這隻是短暫的,很快周元周身神力再度開始凝聚。

而夭夭則是抓緊時間,銀牙一咬舌尖,下一刻,有一道神血精髓順着其舌尖,直接是送入了周元嘴中。

那神血精髓一接觸到周元,便是迅速的融入其身體之中,這一刻,他眼中的癲狂,混亂竟是有些減弱了下來。

那是夭夭以自身神血,在為周元調理着那暴走的神性。

她打算以神血為媒介,暫時的幫助周元承載其體內的神性,但這隻是權宜之法,不可能解決周元眼下的困境,唯一能取到的作用,就是讓得周元不至於繼續這樣癲狂,混亂下去。

伴隨着神血精髓的流逝,夭夭那本就白皙的肌膚,也是漸漸的變得有些蒼白,但她卻並不在意,依舊是將自身神血精髓源源不斷的輸入到周元體內。

而周元體內散髮的狂暴神力,也是在此時漸漸的平息。

最後,當兩人的嘴唇分開的時候,周元的身軀也是徹底的安靜下來。

吞吞躍來,它見到周元不再暴動,也是發出了歡喜的吼聲。

不過旋即它又發現不對,因為周元雖然不再四處癲狂破壞,但他卻站在那裡動也不動,雙目中赤紅消失,取而代之的一種木然。

看上去,跟一具石像沒什麼區別。

夭夭輕輕搽拭着嘴角的血跡,道:“雖然我以神性暫時的為他承載了暴動的神性,但這並非是治本的法子,他體內的人性與神性在不斷的碰撞,這就導致他失去了主動的意識,無法自我的控制身軀。”

吞吞頓時垂頭喪氣下來,這豈不就是說周元變成了傻子?

夭夭倒是難得的一笑,打氣道:“總要一步步來呀,現在周元已經不再癲狂,我們可以將他帶回去再想想其他的辦法。”

旋即,她美眸轉向一旁獃立不動的周元,後者那獃獃的模樣,再沒有了曾經的燦爛笑容。

夭夭一時間眼眶有些濕潤,心中的絞痛讓得她幾乎落淚,然後她抹了抹眼角,伸出小手拉住了周元的手掌,露出微笑:“周元,走吧,我帶你回家。”

她拉着周元,而吞吞則是蹲伏下來,讓得兩人坐在它的背上,最後咆哮着跨越星河,對着諸天疾馳而去。

混沌虛空中,有無數如殘破大陸般的隕石四處飛射,雜亂而無序。

夭夭盤坐在吞吞寬厚的背上,一隻手緊緊的拉着周元,她望着後者那木然獃滯的雙目,輕聲自語。

“周元,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你好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