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聖元宮主對着那座散髮着詭異,不祥的血紅祭壇跪拜而下時,那諸天將目光投射於蒼玄天的聖者,皆是齊齊震怒。

誰都沒想到,這聖元宮主竟然如此狠毒決然,竟然直接以那聖宮所有強者為血食,祭祀聖神!

這種行為,無疑是資敵!

雖說以聖神那種層次,這種血食也不過只是杯水車薪,但誰又能知曉,這點作用不會影響大局?!

“喪心病狂!”

一處混沌虛空中,金羅古尊怒發須張,眼中滿是森然殺機,可就在他打算有些動作時,那混沌虛空突然劇烈的震蕩起來,一隻無邊無際的巨手直接是撕裂開混沌,當頭便是對着金羅古尊所在鎮壓了下來。

同時,有漠然浩蕩之聲響起。

“金羅,若是不想引得我聖族傾巢而動,你諸天還是好好的看着吧,這場大戲,主角不是我們,也不是你們!”

金羅古尊長眉飄動,知曉這是聖族的古聖出手,於是他天靈蓋處有一朵慶雲升騰而起,慶雲之中光華萬丈,繼而化為一朵數萬丈龐大的神聖之蓮,光照諸天,然後對着那巨手迎上。

轟隆!

兩位當世巔峰般的恐怖存在於混沌虛空中交手,那等動靜,瞬間震裂了無數小空間。

歸墟神殿深處。

兩道蓮座上的人影也是睜開了眼睛,釋放出了無邊偉力。

正是歸墟神殿另外兩位古尊,帝龍,赤姬。

帝龍古尊身軀極為魁梧,身披甲胄,他坐在那裡,宛如是一座巨山一般,一股讓得尋常聖者都有些窒息的霸道威壓若有若無的散髮出來。

赤姬古尊一身火紅長裙,長裙上佈滿着古老的火焰圖騰,裙角火苗升騰,其容顏本就極美,再加上那出眾飄渺的氣質,無疑也是絕代佳人。

“這聖族先前半年的沉寂,果然是有所謀劃。”赤姬古尊嗓音略微有些沙啞,有着一種獨特的魅力。

帝龍古尊沉聲道:“聖族亡我諸天之心不死,哪會輕易罷休?”

“如今他們的謀劃,恐怕就是趁蒼玄天內亂,將其占據,從而削弱我諸天之力。”

赤姬古尊美眸中有火光涌動,她直接是洞穿了層層虛空,看見了蒼玄天內的對峙:“如今蒼玄天封閉,外加上聖族阻攔,那裡的情況,我們都插不上手。”

“金羅那邊已被阻攔,不管聖族想要做什麼,都必須保持戒備。”

帝龍古尊點點頭,旋即他雙目深邃的望向虛空中:“最近我總感覺有些不安,整個天源界的天地源氣,似乎都是在漸漸的有着一種意志在若隱若現,恐怕...聖神是真的快要蘇醒了。”

赤姬古尊嬌美的容顏也是變得凝重了起來:“若聖神蘇醒,最終恐怕就只能看那一位能不能制衡了。”

她的眸光投向了諸天城所在,城中那位,是諸天最後的希望。

帝龍古尊沉默了一下,道:“誰知道呢...這些先天神祇...”

當年自從發現了孕育着第三神的神石後,歸墟神殿對於如何處置也爆發出了爭議,其中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煉化神石,嘗試能否讓諸聖更進一步,而另外一種便是蘊養神石,令那第三神順利的降世。

而帝龍古尊,則是屬於支持煉化神石那一派。

赤姬古尊眼神微凝,盯着帝龍古尊,道:“不管你以前是如何打算,但如今第三神已經誕生,不論如何,我們都必須支持祂,你以往那些心思,不可再動。”

兩派中,赤姬古尊一直都是保持中立,從中協調,但如今的局面第三神已經誕生,她自然不會再允許帝龍古尊還抱着曾經的那些心思。

帝龍古尊沉默了一下,道:“你覺得祂到時候真會為了這諸天生靈去與那聖神爭鬥嗎?”

“你對祂或許是有些偏見。”

赤姬搖搖頭,道:“祂秉承祖龍意志而生,自會守護祖龍所創造的生靈,而且,祂並非是漠然無情,祂對那個叫做周元的小家伙,有着極深的感情。”

帝龍古尊有些啞然,那一位太過的重要,所以他們自然是有過關註,當然也知曉祂與那個叫做周元的小子間的關係,但正是因為瞭解,所以連他都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那種先天神靈,竟然真的會動感情?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希望如此吧。”

他最終只能這麼說了一聲,然後便是雙掌一拍,頓時有着一道威嚴的龍吟聲響徹而起,這龍吟,直接是傳入了諸天所有聖者耳中。

這一刻,歸墟神殿內有一道道偉岸氣息升騰,跨空而去,遁於虛空之間,形成道道防線。

而混元天,乾坤天,萬獸天,五行天四大天域內,同樣是有聖者之聲傳遍每一個角落,那是諸天備戰令。

一旦聖族開啟大戰,屆時諸天將會動用所有的力量來抵禦,因為一旦開戰,這將會是生死存亡之戰,一切的內鬥都將會被禁止。

此時此刻,蒼玄天內的爭鬥,無疑是令得諸天都是將神經緊繃了起來。

...

而當諸天與聖族皆是因為蒼玄天而有所動作時,在那無數道目光矚目的血海中...

嗡!

伴隨着聖元宮主的跪拜獻祭,只見得那座散髮着詭異不祥的血紅祭壇之上,有着極為古老的光紋開始變得明亮。

祭壇爆發出了恐怖的吸力,只見得聖血池中,那些蘊含著浩瀚源氣與血氣的血水,開始源源不斷的對着其中涌入。

而隨着越來越多的血水涌入,只見得祭壇上方的虛空開始扭曲起來,最後漸漸的形成了一道空間裂痕。

空間裂痕內,幽深黑暗,不知通往何處,甚至連聖者的感知沒入其中,都是難以追尋盡頭。

而周元等人的面色則是在此時忍不住的劇變,因為他們感覺到了一股微弱的氣息在那空間裂痕中出現。

那道氣息若隱若現,但卻散髮着一種無法言語的莽荒以及宏大,那種感覺,猶如是比這方天地還要更為的古老。

而且,那氣息具備着一種威壓,那種威壓,直接是引得蒼玄天的天地在此時變得失去了秩序...

狂風,暴雨,雷電,火焰憑空而現,對着四方席卷。

這一刻,猶如地風水火涌動,欲要重鑄世間。

青陽掌教等人都是忍不住的眼露一絲恐懼,那種氣息...比聖者還要讓人感到恐怖。

周元深吸一口氣,這等氣息,放眼整個天源界,恐怕也唯有那一位能夠擁有...

聖神!

這是聖神的氣息!

而在所有人震撼恐懼間,有一縷幽深的微弱光線從那不知名的空間裂痕深處射出,最後穿過祭壇,直接是射入到了跪拜在祭壇前的聖元身上。

與此同時,有一道莫名低喃聲,宛如夢魘般的從幽深處傳出。

“吾之...信徒...”

“給予你力量...去完成使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