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魘般的神秘低喃聲,從那不可知處傳出。

轟!

而一股讓諸多法域強者都感到恐懼的氣息,則是在這一刻,開始自那跪拜於血海海面上的聖元宮主體內爆發出來。

那自其體內散髮而出的氣勢,在此時以驚人的速度在瘋狂的攀升。

雪白的長髮瘋長出來,鋪滿了這片血海海面,最後漸漸的被那血海渲染成了猩紅之色,刺人眼目。

而且,最讓人色變的是,那原本被周元所封印的聖蓮之苞,此時其上的那些封印光紋,皆是迅速的破碎,消融。

最後,聖蓮之苞緩緩的飄起,懸浮於聖元宮主天靈蓋上方。

浩瀚無窮的神秘氣流,自聖元宮主天靈蓋升騰而起,盡數的沒入到了那朵聖蓮之苞中。

而隨着這些神秘氣流的涌入,讓得青陽掌教等人恐懼的事情發生了,因為他們見到,那一枚聖蓮之苞,此時竟然開始在緩緩的綻放!

而聖蓮之苞一旦徹底的綻放開來,那就是完整的聖蓮之花!

也就是說,那個時候,聖元宮主將會徹底的破開桎梏,由半聖晉為真正的聖者!

這之間看似不過細微的區別,可要論起力量的話,雙方幾乎是一個天一個地,就算是強如周元,也曾說過,他與聖元抗衡的前提,就是後者未曾真正入聖,由此可見半聖與真聖之間的鴻溝是何等的龐大。

蒼玄天無數生靈都是在此時騷動起來,或許很多人都對聖者這個極為遙遠的層次感到很陌生,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由靈魂深處的感到那種大恐懼。

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求生本能。

而連他們都是如此,更何況那些蒼玄盟中的強者們,此時的他們,個個面色慘白,若非是還有着周元這位盟首立於虛空帶來許些期盼的話,恐怕此時的蒼玄盟大軍,已是要忍不住的潰散了。

聖者之威,足以撼動天地。

“周元,我們必須阻止他突破到聖者境!”郗菁感受着蒼玄盟大軍那種不安的氣氛,忍不住的說道。

青陽掌教等人也是看來,眼神帶着一絲焦灼。

周元盯着聖元宮主頭頂那正在一點點綻放開來的聖蓮之苞,搖了搖頭:“阻止不了的,他的入聖儀式已經啟動,他獻祭了聖宮所有強者,此時是那位聖神傳來了一縷神秘氣息助他突破,現在莫說是我,就算是一名真正的聖者在這裡,也阻擋不了聖元入聖。”

此言一齣,眾人不免有些絕望起來。

此前的聖元宮主就已是無比的棘手,周元費盡心機方纔封印了他的聖蓮之苞,而眼下,聖元宮主已是要化苞為蓮,如果真的等他晉入聖者,恐怕連周元都不是其對手。

到時候,蒼玄天還能有希望?

“看來你倒是很理智。”而此時,盤坐於血海之上的聖元宮主也是抬起頭,衝著周元淡淡一笑。

“不過也沒什麼作用了,等我晉入聖者境時,周元,不僅是你,你所熟悉的一切,都將會被抹去。”

他言語淡淡,卻是蘊含著滔天殺機。

“現在的你們,什麼也做不了,只能靜靜的等待着毀滅來臨,呵呵,是不是體驗到了什麼叫做絕望?”

無數蒼玄盟的強者面色憤怒,但這種憤怒卻是格外的無力。

因為他們都能夠感受到,伴隨着聖元頭頂那聖蓮之苞漸漸的綻放,後者的氣勢,開始變得越來越恐怖。

不過周元倒是未曾顯得震怒,只是眼眸中寒意更甚了一些,他淡聲道:“未到最後,結局如何,你說了可不算。”

聖元宮主饒有興緻的看來:“難道你還有什麼手段不成?”

周元不答反問:“那另外一部分聖印碎片,被你藏到了何處?”

聖元宮主玩味道:“你猜猜?”

周元笑了笑,道:“先前與你交手,我未曾在你身上察覺到聖印碎片的存在,我也以聖紋感應過,竟然也沒什麼發現,看來你藏的很好。”

“應該是在這聖血池最深處吧?”他指向了波濤洶涌的血海。

聖元宮主神色微微一滯。

“我身負四道聖紋,本就與蒼玄聖印碎片有着獨特的感應,而如今這種感應被盡數遮掩,放眼此處,除了你這詭異的血海,還有什麼能夠遮掩的住?”周元笑道。

聖元宮主哂笑一聲,道:“倒是聰明,這些年由聖宮所搜集的那一部分聖印碎片的確就在血海深處,而且我還得告訴你,正是憑藉著這一半的聖印碎片作為指引,我才能夠向聖神形成獻祭。”

“怎麼?想要奪回那一部分聖印碎片,然後凝成完整的蒼玄聖印,藉此來抗衡入聖的我嗎?”

聖元宮主也是眼光毒辣,一眼就看穿了周元的目的。

周元聞言,倒也並未否認,反而是一笑:“的確有這個打算。”

聖元宮主玩味笑道:“那就得看你有沒有膽子進這血海深處去搶回那些碎片了。”

這聖血池如今恐怖異常,若是周元敢踏入其中,不管他有多少手段,最終都是難以逃出,所以若是周元真是頭腦發熱試圖衝進血池深處奪走蒼玄聖印碎片的話,那聖元宮主倒是巴不得他來送死。

周元笑笑,笑容莫名的道:“倒也不必本人親自去取。”

聖元宮主雙目虛眯,冷笑道:“這個時候了,還要裝神弄鬼?”

周元緩緩道:“聖元,不要以為後手就只有你有...”

話音落下,他雙手陡然結印。

嗡!

就在其印法結成的那一瞬間,血海深處,突然有着一道道光芒綻放而出。

這般變化,也是讓得聖元宮主微微一驚,目光投射而去,只見得在那血海深處,不知何時出現了一些玉牌,如今正是這些玉牌在散髮着光芒。

“這些玉牌,是何時進入血海深處的?”聖元宮主一驚,但下手卻是不慢,心念一動間,血海涌動,那些玉牌便是直接粉碎開來。

可隨着玉牌的粉碎,那光芒不僅未曾散去,反而變得更為的強烈。

因為在那光芒的中心處,可見一枚神異碎片。

那碎片聖元宮主並不陌生,赫然是蒼玄聖印碎片!

那每一枚玉片,都隱藏着一枚聖印碎片!

只是,讓得聖元宮主感到難以置信的是,周元竟然將蒼玄盟手中那一部分聖印碎片,主動的投入到了血池之中?!

這豈非是自投羅網?!

這一刻,若非是明白周元的立場,聖元宮主甚至都要以為前者是不是也與他一般,是那位聖神的狂熱信徒了!

不過饒是如此,聖元宮主也忍不住的大笑出聲:“周元,這些聖印碎片我搜集多年都未曾得手,你如今竟然主動送上門來?!”

周元望着大笑中的聖元宮主,也是笑了笑,笑容幽深難測。

他屈指一彈,這一刻,那些潛入血海深處的聖印碎片陡然暴射而出,目標直指血海深處,那另外一部分被鎮壓的聖印碎片!

“是啊...都送給你了,你可要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