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凄厲的慘叫聲,不斷的從那粘稠翻滾的血海深處傳出來,這聽得那無數觀戰者渾身汗毛倒豎,眼中滿是驚懼之意。

因為他們都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些聖宮的強者,此時都被這座血海所吞食,吸收了...

雖說這些人都算是敵人,可誰都沒想到,他們最後會是這麼一個結局,他們不是死在了對手手中,而是死在了他們所信奉的宮主之手。

諸多目光望着那站在血海之上的白髮人影,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此時的聖元宮主,心狠手辣得讓人心寒。

“薑雷鈞...”

青陽掌教,柳漣漪,玄老等人也是見到了薑雷鈞自爆被血海所吞食的一幕,他們的神色也是不免變得有些複雜起來。

對於薑雷鈞,他們自然是仇恨的,畢竟當年蒼玄老祖的隕落,薑雷鈞在其中的角色同樣不光彩。

但青陽掌教本是打算自己來親自了結這場恩怨,但誰都沒想到,薑雷鈞最終卻是死在了聖元的手中。

“真是自作孽,活該!”柳漣漪緊咬銀牙,道。

“死得好。”玄老嘿然一聲,卻是對那薑雷鈞的凄慘死相毫不同情,此人薄情寡義,活脫脫的白眼狼一隻,當年主人對其何等之好,可此獠不思感激,反而還心懷算計,如今死在算是同伴的聖元之手,倒也真是諷刺。

青陽掌教輕嘆一聲,既然這薑雷鈞死得乾凈,那過往恩怨自然也就消了下去,眼下更需要在意的,反而是那聖元。

他眼帶憂慮的註視着那翻滾着恐怖血浪的聖血池,隨着那些聖宮強者被盡數的吞食,其中正有着一股令他心驚肉跳的可怕力量在凝聚,而一旦那股力量爆發出來,恐怕將會是一場毀滅劫難。

“轟!”

在青陽掌教憂慮間,一道萬丈源氣洪流猛然從天而降,那源氣之中,似有巨龍咆哮,那巨龍栩栩如生,散髮着古老,蒼茫的威嚴。

這種源氣強度,連青陽掌教他們這種法域第三境都是眼皮一跳,自身神魂都是在微微的震顫,那是一種恐懼。

青陽掌教忍不住的轉頭,看向那源氣的主人,那道年輕身影,除了周元還能有何人?

青陽掌教與柳漣漪,玄老等人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一抹感嘆之意。

當年那個蒼玄宗的小弟子,如今真是徹底超越了他們所有人...

轟隆!

宛如巨龍般的源氣洪流從天而降,直接以一種凶悍無匹的姿態,對着那血海之上的聖元宮主轟下。

不過就當毀滅源氣即將落下時,那血海突然咆哮而起,捲起萬丈血浪,與那落下的源氣洪流拍擊在了一起。

噗。

兩者碰撞,血浪涌過,竟是擁有着某種讓人難以置信的腐蝕性一般,直接是將周元那道連法域第三境強者都心生懼意的巨龍洪流消融而去。

周元見狀,眼神也是微微一凝,那聖血池中所蘊含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一個連他都有些震驚的程度。

血海上,聖元宮主白髮飄揚,他註視着血海深處那些不斷消融的聖宮強者,眼神也是微微恍惚了一下,旋即又是化為狠辣決然。

“連自己人都下得去手,不得不說,你可真是個畜生。”半空中,周元冷漠道。

聖元眼皮抬起,淡淡的道:“這一切不還是你逼的嗎?”

“聖元,休要巧舌如簧,你本是我蒼玄天之人,卻甘為那聖族之狗,當真是讓人不齒!”古鯨尊者斥道。

其餘諸多強者也是投來鄙夷目光。

聖元搖搖頭,道:“愚蠢之輩,聖族本就不是這諸天生靈所能夠抗衡,你們的抵抗,不過是螳臂擋車,這種作為才會令得諸天生靈迎來毀滅之劫,而我所做,最後反而能保得一部分。”

“苟活下來做那聖族所圈養的牲畜嗎?”周元淡聲道。

聖元道:“若是表現好的話,聖神自會為我等洗去人族血脈,成為尊貴的聖族之人。”

他說著此話時,眼中有着一絲絲的狂熱浮現出來。

眾人皆是啞然。

青陽掌教神色複雜,道:“聖元,不論如何說,你以前也算是我蒼玄天中最有機會踏足聖者的人,怎會淪落到這般程度?”

聖元笑道:“你們不懂,那是你們不知曉那位聖神的強大,上古那場大戰,若非是祖龍殘留意志出現,如今聖神早已成為了天源界的至高神,不過也無所謂了,這隻是時間早晚而已,那個時候,你們就明白我的選擇是何等的明智了。”

周元搖了搖頭,這聖元的狀態似是有些不太對勁,那種狂熱宛如狂信徒一般,這種人理智已經喪失,說什麼都沒用了。

“全部出手,殺了他。”周元揮了揮手。

轟!

他聲音落下,周圍那眾多法域強者頓時出手,這一霎那,無數道驚天源氣咆哮,震天動地,宛如群星墜落,以一種浩瀚之勢,直撲聖元宮主所在。

然而,面對着這種鋪天蓋地的恐怖源術攻勢,聖元宮主卻只是冷笑一聲,腳掌一跺,那聖血池翻滾,一面巨大的血紅護盾出現在上方。

轟轟!

一道道強悍的源術攻勢落在那血盾上,卻僅僅只是濺射出道道漣漪,絲毫未能穿透血盾,對聖元造成什麼傷害。

蒼玄盟諸多頂尖強者見狀,皆是有些色變。

“沒用的。”

聖元有些憐憫的搖了搖頭,旋即他伸出手掌,那被封印的聖蓮之苞浮現,然後徐徐的飄落,落進了血池中,接着周元便是眉頭緊皺的見到,伴隨着血水一**的侵蝕,那聖蓮之苞上面的封印,竟然是在漸漸的脫落。

這聖血池,竟然還能消融封印!

聖元抬起頭,望着周元所在,淡笑道:“看來你費盡心機設計的這道封印,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強。”

周元視線俯視下來:“你就打算一直躲在這血池中嗎?離了血池,孤家寡人的你,還能做什麼?”

聖元聞言,嗤笑一聲:“莫非你以為這些人又能有什麼作用不成?”

“而且...”

他的目光與周元對碰在一起,其中有詭異之色涌動:“你真以為,我將聖宮之人盡數的化為血食,只是為了增強聖血池的力量嗎?”

“周元,你不懂...”

“不過無妨,接下來,你們都知曉我究竟是要做什麼了。”

聖元白髮飄舞,然後他便是在那無數道目光下,徑直於血海之上盤坐下來。

他雙掌結印,緩緩抬起。

轟轟!

血海在此時劇烈的翻涌起來,一道巨大的漩渦出現於眾人眼前,最後一座散髮着不祥與詭異的血紅祭壇,緩緩的自漩渦中升起。

聖元望着祭壇,眼神愈發的狂熱。

他對着祭壇重重的跪拜下去,下一刻,有瘋狂的低語聲響起。

“吾以聖宮之血為祭...”

“願以此,供奉聖神。”

他的低語傳出,同時也是落入了無數人的耳中,這一刻,包括周元在內的所有蒼玄天頂尖強者,猛然色變。

甚至於,那蒼玄天外,諸天中的聖者存在,也是在此時勃然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