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凌空而立,氣機遙遙鎖定聖元宮主時,這方天地間,無數道緊張的目光也是匯聚在他的身上。

雖說如今那座血池空間內部打得火熱激烈,但在場的人都明白,那裡並不是決定性的戰場。

真正能夠決定這場蒼玄天命運走向的,是周元以及聖元宮主之間交鋒的勝負。

然而沒有人知道,周元究竟能否抗衡身為半聖的聖元宮主,畢竟不管周元在外名聲有多大,但也終歸只是聖者之下第一人,而眼前的聖元,雖是半聖,卻終歸是朝着那個神秘的領域邁出了半步...

所以對於兩人即將爆發的驚天碰撞,蒼玄盟大軍中,也不乏面帶憂慮者。

聖元眼神淡漠的望着周元,他能夠感受到後者體內散髮而出的那股古老威嚴以及浩瀚源氣,那種源氣之強,遠超青陽這些所謂的法域第三境。

不過,想要憑藉於此對他造成什麼威脅的話,恐怕只能說是異想天開了。

聖元袖袍一揮,在那九天之上,有浩瀚源氣化為了一面絢麗多彩的光鏡,光鏡似有無數面,照耀下來,將此處景象盡數倒映而進。

“這萬象鏡會將此處的戰鬥,投影到整個蒼玄天任何一處角落...”

“周元,現在的你算是蒼玄天最後的支柱,本座會在這裡,讓蒼玄天所有生靈都知曉,未來的蒼玄天,究竟是誰能為主。”

“而他們所倚仗這最後支柱,也不過只是一場笑話而已。”聖元眼神淡漠,他此舉顯然是要誅心,誅滅蒼玄天無數生靈試圖反抗他的心。

只要周元敗在這裡,蒼玄天將會再無阻礙。

而與此同時,蒼玄天各處角落的天空上,都有着巨大的投影出現,其中倒映的,正是聖宮之外的這場驚天對峙。

在那大周王朝,無數驚慌聲中,周擎,秦玉率領着諸多重臣,來到王宮城牆上,他們望着那光鏡中與聖元宮主對峙的那道年輕身影,神情既是自豪,又充斥着擔憂。

“元兒...”

秦玉眼眶微紅,她能夠想象到此時周元承受着多大的壓力,整個蒼玄天無數生靈,都將希望壓在了他的身上。

這一刻,身為一個母親,她在為自己的兒子感到心疼。

倒是周擎要豁達許多,他握住秦玉的手,道:“大丈夫有能力,自然要隻身擎天,元兒可比他這個父王要強百倍萬倍,我們就在這裡等待最後的結果便是,如果贏,舉天歡慶,若是輸...蒼玄天黑暗籠罩,我二人苟活,也沒了什麼意思。”

秦玉聞言,也是有些釋然,握住周擎的手掌漸漸用力,然後抬起頭,望着那天空上的光影倒映。

...

“周元,讓我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資格重回蒼玄天來找我復仇吧。”聖元淡漠之聲,迴蕩天際,整個蒼玄天都可聽聞。

周元一言不發,眼神凌冽而凝重,聖元雖說僅僅只是站在那裡,周身不見任何源氣波動,但他依舊是能夠從其身上感受到一種若有若無,但卻深入骨髓般的危險氣息。

“聖龍法域!”

周元沒有任何試探的打算,彈指間,充斥着古老威嚴的法域猛然擴張開來,直接是籠罩覆蓋了這方天域。

而面對着法域的籠罩,聖元卻根本未曾退避,任由法域覆蓋而來。

“法域對我,可沒有半分壓制的作用。”聖元搖了搖頭,他所立處,猶如是形成了一處巨大的空洞,不僅法域之力無法進入這片區域,反而那空洞還在迅速的擴張,侵蝕着這方法域。

按照這種速度下去,怕是要不了多久,整座法域都會被吞併。

顯然,身處半聖這個境界的聖元,想要以法域來壓制他,無疑是試圖以下克上,難有成效。

周元眼神微凝,單手結印,毫不猶豫的將聖龍法域催動到了極致。

吼!

只見得虛空陡然在此時被撕裂,紫金龍爪直接是覆蓋了天穹,其上紫金龍鱗閃爍刺目之光,古老威嚴瀰漫,尋常法域強者,光是在這等龍威壓迫下,恐怕連神魂都會被震懾住,難以調動源氣,唯有閉目等死。

然而聖元見狀,只是淡淡一笑,雙指併攏,隔着遙遙虛空,凌空點下。

咻!

一道不過拇指粗細的毫光破空而去,那毫光與覆蓋天穹的紫金龍爪相比,毫不起眼,可當下一瞬間兩者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在那一道璀璨光芒爆發間,一抹毫光直接是破開了紫金龍爪,一路往上,短短數息,就已是將龍爪一分為二。

見到聖元如此輕易的就將聖龍法域的攻勢所破解,周元面色更為的肅然,深吸一口氣,只見得法域之內有紫金強光匯聚而來,化為了一頭巨大無比的紫金九爪聖龍。

完整形態的紫金九爪聖龍盤踞虛空,那股古老,莽荒的威嚴以及其中所蘊含的精純源氣,就連聖元見了眉頭都是忍不住的一挑。

“聖龍...”

“這應該就是當年那武煌與你相爭的聖龍氣運吧?真是沒想到,當年那微薄的氣運,如今竟是真的成了氣候。”聖元宮主有些感嘆。

吼!

然而回應他的,是那聖龍一口紫金龍息,龍息貫穿虛空,裹挾着毀滅之力,浩浩蕩盪的噴向了聖元宮主。

這口龍息,蘊含著聖龍法域所有的力量,若是換作青陽掌教他們在此,恐怕瞬間就得被融化得連神魂都留不下。

龍息倒映在聖元的眼瞳中,他張開嘴巴,輕吐出了一團淡淡的火焰。

那團火焰並不起眼,火焰在其身前蔓延,形成了一面火盾。

可就是這不起眼的火盾,當那龍息貫穿而來時,卻是在接觸的瞬間,龍息直接是消融而去,猶如是被什麼恐怖之物直接是焚滅了一般。

因為這是一面聖火之盾。

雖然聖元宮主只是半聖,但這一口聖火,卻依舊算得上是實實在在。

這蒼玄天內,無數生靈見到這一幕,眼神都是變得黯淡了許多,在這初步的交鋒中,周元的所有手段都被輕易的化解,並沒有給聖元造成一絲一毫的威脅,由此可見雙方的差距之大。

“周元,我雖為半聖,但這些年來,也漸漸的掌控了一些聖者偉力,這種力量,不是你這種法域能夠抗衡的。”

“在聖者偉力之下,你的一切攻擊,都是顯得無比的可笑。”聖元搖搖頭,有些憐憫的望着周元。

“而你玩了半天...也該輪到本座出手了吧?”

當聖元最後一字落下時,整個天地陡然變得昏暗下來,只見得聖元宮主一根根白髮突然脫落而下,其上有聖火升騰。

咻!咻!

這些白髮破空而出,當其再度出現時,直接是出現在於周元上空,白髮凝結間,竟是形成了一座白色巨山!

巨山巍峨,其上燃燒着熊熊聖火。

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其下顫抖。

“周元,你的表現,讓我很失望。”

聖元淡笑着搖了搖頭,然後手掌輕輕一壓,下一刻,虛空轟然爆碎,白髮巨山直接轟然而落,猶如是穿透虛空,重重的鎮壓在了周元身軀上。

轟轟!

聖龍法域當場破碎,白髮巨山落地,大地崩裂間,也是在那無數道驚駭欲絕的目光中,將周元狠狠的鎮壓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