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諸多頂尖強者領下玉牌,他們的神色也是變得凌厲決然下來,他們都明白,不論周元究竟是有什麼打算,但眼下的局面,唯有相信周元,他們才有可能阻止聖元的野心。

否則一旦真的等到他謀劃成功,那時候的蒼玄天,必然會毀在其手中。

於是,在經過短暫的騷動後,領下玉牌的頂尖強者也是迅速的招集了一部人馬,肅然以待,氣氛漸漸的變得緊繃起來。

“未曾接到命令的其他大軍,原地駐守,保持戒備。”周元平靜的聲音傳開,響徹在蒼玄盟大軍每一人的耳中。

蒼玄盟大軍微微有些騷動,最後皆是應下。

無數道目光有些忐忑的望着那些領下了玉牌,即將帶着一部人馬闖入那聖血池的各方頂尖強者,他們同樣很擔心這些頂尖強者折損,因為其中,便是有着各自勢力中的掌教,長老等等。

誰也不知道,周元此舉,究竟是送死,還是在破局...

“諸位,動身吧。”周元看向眾多頂尖強者,拱了拱手,道。

眾人也是回以一禮,最後他們望着那洶涌流淌的血池,那股詭異之感,令得他們渾身都是有些發冷。

唰!

不過依舊是蘇幼微,武瑤,楚青等諸多年輕一輩崛起的頂尖強者在此時毫不猶豫的暴射而出,直接是在那眾多驚恐的目光中,衝進了聖血池內。

一些人甚至忍不住的閉上了眼睛,生怕下一刻這些人直接化為血水,那樣的話,恐怕這蒼玄盟大軍會直接當場潰散。

但所幸他們所驚恐的那一幕並沒有出現,就當蘇幼微等人衝進血池那一瞬,他們手中所持的玉牌突然間有光芒綻放出來,那光芒包裹着他們,微微一晃,便是憑空消失而去。

“消失了?!”蒼玄盟大軍中有些驚呼聲響起。

周元袖袍一揮,屈指連彈,道道光點飛出,旋即迅速的膨脹開來,化為了一道道光幕。

每一道光幕內都是一座暗紅空間,而此時,蘇幼微等人所率領的一部人馬自其中閃現而出,視線再看向前方,只見得那裡也是有大隊人馬坐鎮,赫然是聖宮的各部強者!

而這些聖宮強者見到突然間出現的大部人馬,也是大吃一驚,雙方間氣氛僵持了數息,下一刻,磅礴源氣轟然爆發。

雙方沒有任何廢話,直接開啟了戰鬥。

“原來如此!”

青陽掌教等人見到這一幕,頓時眼睛一亮,道:“原來盟首是以這令牌為引,將進入者直接是送入了血池內的那些虛空迷宮之內!”

“只要我們能夠將那些虛空迷宮中的鎮守部隊抹殺,就能夠摧毀一處處中樞,從而自內部將血池所破壞!”

天劍尊,古鯨尊者,單清子宮主等人皆是眼露異色,看向周元的神情也是不由得得多了一些信服,他們此前的那些猶豫,此時來看倒是顯得有些可笑了。

四大掌教在此時皆是對着周元單手一禮,以示歉意,然後再不猶豫,直接是率領着部下人馬,悍然沖向了血池。

他們衝進血池的瞬間,身影同樣是不出意外的被轉入了一座座血紅空間之內。

青陽掌教的身影出現於一座瀰漫著血紅氣流的空間中,在其身後,靈均與柳漣漪兩位峰主率領着蒼玄宗的一部人馬緊隨。

靈均的目光大部分時間都落在柳漣漪身上,後者偶爾目光與其對碰,又是飛快的移開。

“周元這本事,還真是厲害,竟然能夠如此精準的找到這血池中所隱匿的虛空迷宮。”柳漣漪贊了一聲,當年那個眼中的小家伙,如今的成就,真是遠遠的超越了他們。

對於這一點,就連青陽掌教都是頗為的應同,欣慰的道:“老師的眼光的確出眾,周元是他所選擇的人,自然也非常人。”

他在說著話的時候,視線卻是保持着警惕的望着這座血紅空間,此處,也不知道是聖宮哪一部人馬鎮守。

而在青陽掌教謹慎打量的時候,那前方的血霧漸漸的散去,只見得有不少人影在遠處若隱若現。

雙方視線,就隨着血霧的散去,碰撞在了一起。

而在那第一時間,青陽掌教就看見了對方這部人馬的領首者,他微微一怔後,渾身便是有着一股森然殺氣陡然釋放出來。

在其身後,柳漣漪更是陡然間眼睛通紅,姣好的臉頰都是在此時有些扭曲:“薑雷鈞,你這狗賊叛逆!”

這座血紅空間內的鎮守人馬,赫然便是當年那雷獄峰峰主,薑雷鈞!

薑雷鈞望着出現在這裡的青陽掌教等人,也是驚訝了一下,旋即淡淡的道:“看來這周元的確是有些手段,不僅洞穿了聖血池的玄妙,還能夠直接將你們送到此處。”

鎮守於血池中的部隊,不下百支,青陽掌教他們剛好能夠闖入這裡,顯然不是什麼單純的運氣,而是特意為之。

“我倒是要感謝周元,能夠讓我有着清理門戶的機會。”青陽掌教伸手攔住了暴走的柳漣漪,眼神幽冷的盯着薑雷鈞。

對於薑雷鈞,青陽掌教同樣是懷有極大的殺意,當年蒼玄老祖的隕落,雖說聖元是罪魁禍首,但這薑雷鈞同樣是幫凶,而且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更為的讓人憎恨。

這些年來,青陽掌教不止一次的想要找機會斬殺薑雷鈞,但此人也是狡猾,始終躲於聖宮之中,讓得他難以下手。

誰能想到,在這決戰之日,兩人碰見了。

薑雷鈞嗤笑一聲:“清理門戶?我可從不覺得我是蒼玄宗的人,當年蒼玄他不過是想要炫耀自身,這才將我留在了蒼玄宗,整日看他是何等的光鮮耀眼。”

“他只是想要讓我體驗一下,他年少時候仰望我的那種感覺而已。”

“不准你侮辱師尊!”柳漣漪紅着眼厲聲道。

青陽掌教面無波瀾,他淡淡的道:“畜生無情,自然以為萬物無情。”

“薑雷鈞,不要逞口舌了,今日正好將你與我蒼玄宗的恩怨徹底了清。”

話音落下時,青陽掌教一步踏出,下一刻,巨大的法域猛然席卷而開,法域之中,似是有着一輪青色大日升騰而起。

薑雷鈞雙目一眯,眼中有赤紅之光浮現,冷笑道:“青陽,真以為這些年我是虛度的嗎?”

他袖袍鼓動,下一刻,其身後虛空震蕩,轟鳴聲響徹而起,無數雷霆咆哮,只不過那雷霆,呈現血紅之色,充滿着不祥。

薑雷鈞身影衝天而起,長嘯之間,滾滾血雷咆哮而出,鋪天蓋地的轟向了青陽掌教所在。

而青陽掌教深吸一口氣,張嘴一噴,青色炎雀長鳴,直接迎了上去。

轟轟!

雙方毫不留情的碰撞,這一刻,血紅空間都是瘋狂的震蕩起來。

...

洶涌澎湃的血海之外。

蒼玄盟大軍無數人緊張的望着那一道道光幕中的大戰,其中的戰鬥,皆是凶險到了極致。

啪啪啪。

血海上空,突有拍掌聲傳來,引來了諸多蘊含著懼意的目光。

“你眼中那道聖紋,是蒼玄聖印上剝落而下的吧?因為它,你才能夠看穿血海中所隱藏的虛空迷宮。”聖元盯着周元的眼瞳,緩緩道。

周元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不得不說,本座真是有些小瞧了你,看來你在諸天中闖盪的那些名聲,的確是靠自身得來。”

聖元有些感嘆的道:“按照你的潛力,假以時日,恐怕真有可能成為蒼玄天下一位聖者。”

“所以你這等人物,還是趁眼下有機會,直接抹除為好。”

周元雙目虛眯:“辦得到嗎?”

聖元眼神淡漠,道:“聖血池已經成型,就算你派人進去破壞中樞,也只是延緩它的擴張而已,不可能將其破壞。”

“這一點,你其實應該看得很清楚才是。”

周元點點頭,道:“沒錯。”

“因為這座聖血池最核心之處,已經與你神魂相連,可以說,只要你不死,聖血池就不會滅...”

他笑了笑,道:“此前那些佈置,本就不指望破壞血池,能夠將其壓制在此處,不讓其擴散破壞聖州大陸就是我的目的。”

“至於你...”

周元的身軀在此時緩緩升空而起,他凌空而立,雙瞳漸漸的化為紫金色的龍瞳,有着驚天動地的威嚴龍吟聲從其體內爆發而出,引得四方震撼。

“當年的恩怨,現在也該做個了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