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巍峨的白色巨山自虛空落下,不僅將周元所覆蓋,甚至於腳下的大地都是在此時層層的塌陷下去。

蒼玄盟中,無數道目光驚駭欲絕的望着這一幕,那座白色巨山之上,燃燒着熊熊聖火,那等火焰,他們僅僅只是看上一眼,就感覺自身的神魂有着燃燒的跡象,由此可見其具備着何等恐怖威能。

“周元盟首!”

有無數擔憂的失聲響起,誰都沒想到聖元的反擊如此凶悍,一齣手就將周元鎮壓,難道這就是半聖與非聖之間的巨大差距嗎?

這一刻,蒼玄盟大軍的心都是在不斷的往下沉去。

虛空上,聖元宮主眼神淡漠的望着那座燃燒着聖火的巍峨白山,這番手段,就算是法域第三境的強者落入其下,都會在頃刻間被碾碎肉身與神魂,而在聖火的灼燒下,肉身與神魂最終都會化為虛無,徹底消散。

不過聖元宮主也明白,這隻是針對於尋常的第三境,而周元能夠在諸天中博得聖者之下第一人的美譽,其真正實力必然遠勝法域第三境。

這聖火之山,或許會讓得其狼狽異常,但未必就能夠將其鎮殺。

轟!

而就在聖元宮主心中剛剛流轉過這般想法時,那座聖火之山下,便是猛的有着低沉震動之聲響徹。

整個聖火之山都是劇烈的一震。

轟轟轟!

震動在下一瞬,變得愈發的狂暴,那種感覺,仿佛是巨魔在錘動着戰鼓。

而伴隨着聖火之山震動加劇,只見得突然有着一道道裂痕從其深處蔓延而出,宛如爬山虎一般,將整個巍峨白山所覆蓋。

吼!

下一刻,有一道驚天動地的古老龍吟聲響徹而起,整座巍峨巨山在此時爆碎開來,化為萬千碎石激射。

璀璨紫金強光涌動,宛如是一輪紫金大日自大山之下冉冉升起。

紫金大日中,有腳步聲傳出,只見得一道人影緩緩的自其中走了出來,落入無數道視野之中。

那道人影,自然便是周元!

只不過此時的他,氣勢與此前截然不動,他身軀錶面有紫金光芒流轉,若是仔細看的話,則是會發現,他的皮膚上,佈滿着紫金龍鱗,宛如一層鱗甲,堅不可摧。

他的雙瞳,化為了倒豎的紫金龍瞳,其中散髮着無盡的古老威嚴之意。

特別是他的頭髮,原本的黑色化為紫金長髮披散下來,那長髮如針氈般,垂直腳裸處,閃爍着令人心悸的寒芒。

此時的周元,仿佛是一頭自遠古走來的人形聖龍!那股古老與莽荒之氣,充斥天穹,引得萬物都是在驚懼。

這就是完整形態的聖龍之軀!

當周元的源氣進階為九品聖龍氣後,方纔能夠衍變而出的強悍肉身!

這具肉身的強度,比起周元以往所修煉的“大炎魔”,不知道強悍了多少倍...按照周元的估計,他就算不動用源氣,光憑這具肉身,就能夠碾壓法域第三境。

“這肉身...”

虛空上,聖元宮主望着此時這種形態的周元,他自然是能夠感受到後者那具肉身中蘊含著何等磅礴浩瀚的力量,那種程度的肉身,從某種意義來說,也已經是達到了聖者之下的極致了。

聖元宮主面色冷漠,袖袍一揮,只見得那被周元生生轟爆的大山碎片直接是化為了無數白色髮絲,那些髮絲筆直,宛如白色長針,其上流轉着足以撕裂蒼穹的鋒銳之光。

咻!

下一瞬,億萬道白光直接是對着周元破空暴射而去,宛如鋪天蓋地的白色洪流,刺耳的破風聲,響徹天地。

周元面色漠然,立於原地,周身縈繞着紫金光環,任由那些白色長針落下。

鐺鐺鐺!

鋒銳的白針暴刺在周元身軀上,卻只是濺射出了點點火花,清脆的金鐵之聲響起,那些落在其皮膚上的白色長針,紛紛爆碎開來。

竟是無法突破周元皮膚上的那層紫金鱗甲!

周元紫金龍瞳中有幽冷之意流轉,他的目光鎖定遠處虛空上的聖元宮主,旋即伸出手掌,只見得白色毫毛陡然席卷而出,竟是在其掌心化為了一柄丈長大弓。

紫金光芒也是順着弓身流轉,迅速的將其渲染為紫金色彩。

周元拉弓,弓弦間有一支紫金光箭凝聚而出,旋即他深吸一口氣。

“破源!”

“源魂!”

箭尖陡然化為漆黑色彩,同時一股浩瀚力量盡數的覆蓋箭身,那是周元渾身源氣以及神魂匯聚在一起給予了加持。

嗡!

周元猛然松弦,下一瞬,紫金流光暴射而出,以一種根本無法閃避的速度洞穿了層層虛空,出現在了聖元宮主前方,其上裹挾的力量,連聖元宮主雙目都是在此時虛眯了一下。

“總算是有點看頭了,不過可惜,不論你源氣何等雄渾,神魂何等凝煉,但你終歸只是聖者之下,而在真正的聖者偉力之前,一切皆為虛妄。”

聖元宮主淡淡的點評一句,而當其音落時,一道薄薄的光幕從天而降,垂落在面前。

那道光幕不過寸許左右,看上去異常的薄弱,但那其中所蘊含的,卻是一股凌駕於世間萬物的力量。

聖者偉力!

轟!

紫金流光箭矢咆哮而至,宛如怒龍般的撞擊在那層薄薄偉力光幕上,頓時其上有漣漪綻放開來,力量衝擊波肆虐開來,方圓數萬里的天穹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蕩,宛如天地傾覆一般。

然而,紫金流光箭矢雖說力量恐怖,但隨着那光幕上的漣漪越來越劇烈,紫金光芒開始逐漸的削弱,最終碎裂開來,化為一團紫金光芒。

蒼玄盟大軍望着這一幕,頓時有着無數道嘆息聲響起。

這聖元之強,似乎是強得讓人絕望。

唰!

而就在他們的嘆息聲響起的那一瞬,那紫金流光所化的紫金光芒中,突然有着驚天龍吟響徹。

周元的身影竟是如鬼魅般的自其中暴射而出,他右臂在此時猛然間膨脹,化為了一隻紫金龍臂,龍臂之上,鱗甲猙獰,閃爍寒芒,而其手掌也是變成了九爪龍掌,指尖鋒利,微微震動,便是將虛空所切割。

此時的周元,那紫金龍瞳中寒光凌冽,那聖龍之軀在此時徹徹底底的運轉起來,渾身的血肉熾熱而滾燙,血液如岩漿般在咆哮,迸發出毀滅之力。

肉身,源氣,神魂!

三種浩瀚的力量在周元體內糾纏,彼此衝撞間,不斷的將力量瘋狂的堆積起來,那股力量之強,若非此時周元擁有着聖龍之軀的話,恐怕連肉身都將會炸裂。

“聖龍之拳!”

有宛如龍吟般的低吼咆哮,自周元的喉嚨間響徹而起,下一刻,那紫金龍臂轟出,那股轟鳴,宛如炸裂,響徹整個聖州大陸。

“不過區區半聖,掌握了半吊子的聖者偉力罷了,裝什麼無敵?!”

“給我滾!”

周元渾身赤氣騰騰,眼中煞氣涌動,咆哮之間,那至強之強轟然撞在了那薄薄的光幕之上,兩者僵持了瞬息,緊接着,一道細微的咔嚓之聲響徹而起。

那聖元宮主漠然的臉龐,終於是在此時出現了一絲變化。

然而還不待他有任何的舉動,那紫金龍拳悍然爆發,直接是在此時震碎了那層薄薄光幕,萬里虛空,在此時爆碎開來,猶如破碎的鏡面一般。

轟!

那一拳,最終落在了想要破空而退的聖元宮主身軀之上。

轟隆!

驚雷炸響於在場無數人的耳中,然後,在那眾多震撼的目光中,聖元宮主胸膛爆碎出血霧,而其身軀,則是如自天外墜落的隕石般暴射而出,轟然砸進了那連綿百萬里的冰山血脈之中。

這一刻,雪崩滾滾。

無數觀戰者,悚然而驚。

這麼多年以來,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在這蒼玄天近乎無敵的聖元宮主被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