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周元接下這個任務,金羅古尊與蒼淵皆是並不感到意外,畢竟他們對後者的過往也是極為的瞭解,他出自蒼玄天與蒼玄宗,以他的性格,如今蒼玄天有難,自然不可能會坐視不管。

“前往蒼玄天的人馬,已經幫你挑好,明日就會在諸天城匯聚,因為如今蒼玄天內天地規則動蕩,導致其內處於一種比較封閉的狀態,所以倒也沒辦法送太多人進去,不過以這支人馬再加上你的力量,就算那聖宮有後手,應該也是能夠抗衡。”金羅古尊說道。

周元微微點頭,旋即猶豫了一下,道:“夭夭也不能去往蒼玄天嗎?”

夭夭眸光泛起絲絲的波瀾,蒼玄天這個地方,她同樣是有着許多的回憶,那是她與周元相處最久之處,其中的記憶更是如美酒佳釀般的醇香,讓人難以忘懷。

那個小小的大周城,聖跡之地,以及蒼玄宗那座不大但卻格外溫馨安寧的紫源洞府...

“神女閣下最好還是不要前往蒼玄天為好。”

金羅古尊聞言,連忙勸阻道:“此前你出手必然已經讓得聖族盯上了你,以聖族的狠毒,指不定就準備了什麼匪夷所思的手段,如今神女閣下處於混元誅聖陣的保護下,聖族沒有半點的機會。”

“可蒼玄天那邊情況莫名,那裡的混元誅聖陣並不完善,若是神女閣下出現的話,難免會有變故。”

金羅古尊神色凝重,夭夭如今尚未完全複蘇,如果她真的出了什麼意外,那對於諸天而言,簡直比丟失了蒼玄天還要來得嚴重。

周元也是輕輕點頭,握住夭夭小手,道:“不急於這一時,等我將蒼玄天平復,待得混元誅聖陣再度覆蓋蒼玄天后,我們就可以一起回去了。”

夭夭頷首,只是眸光中帶着一絲遺憾。

金羅古尊與蒼淵見狀都是暗中鬆了一口氣,還好這天地間,還有人的話是這神女能夠聽得下去的。

“對了,此前你們要求我歸墟神殿幫你煉製“銀影”,這半年下來總算是有了成果,正好趕在你前往蒼玄天之前交付給你...”

金羅古尊衝著周元一笑,袖袍一揮間,只見得有銀光綻放,那銀光宛如皎月,瀰漫之處,有一種森冷之意瀰漫,讓人體內的源氣流動都是陡然間有些凝滯。

周元目光望着那銀光匯聚處,只見得一顆銀色圓球靜靜的懸浮,銀影看上去似乎與以往沒有太大的變化,但周元的神色卻是一點點的鄭重起來。

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那顆銀色圓球內蘊含著何等浩瀚磅礴的力量,那遠遠的超越了以往的銀影。

周元眼中有聖紋流轉,而在他的聖紋視野下,只見得那銀球錶面,似是蘊含著數不盡的古老源紋,這些源紋宛如具有生命力一般,彼此不斷的融合,重組,神妙異常。

如今的銀影,流轉着一種難以言明的韻味。

那是一種力量之韻,而唯有在真正的聖物上面方纔會誕生。

“咦?”

周元凝視着銀影時,突然輕咦了一聲,因為借助着破障聖紋的力量,他看見了在那銀影最深處,似乎隱隱的存在着一道影子,那道影子有些模糊,但勉強還是能夠分辯出來,那道影子擁有着八臂...

“看來被你發現了。”

金羅古尊見到周元的神色,便是笑了笑,道:“你這“銀影”,嚴格來說應該是一具傀儡,而能夠將傀儡煉製得如此巧奪天工,煉製者當真是有神思妙想,這一點,連我們歸墟神殿一些精通煉製的聖者都贊嘆。”

“這是我自蒼玄天一座宗派遺跡中所尋得,應該是叫做戰傀宗,可惜,最終他們毀滅在了聖族的聖罰之中,八萬里內,生靈皆滅。”周元緩緩道。

金羅古尊與蒼淵也是沉默了下來,他們自然是知曉蒼玄天曾有過一段被聖族所支配的歲月,在那段時期,蒼玄天生靈宛如豬狗般,面對着聖族屠戮毫無反抗之力。

而那所謂的戰傀宗,應該就是那個時期的宗派了。

周元望着銀光璀璨的銀影,眼神幽深,蒼玄天的以往不可改變,但不論如何,他不會讓那些歷史,再度在蒼玄天重演,因為如今的蒼玄天,有他的親人與朋友。

“我們歸墟神殿的數位聖者,結合銀影的特性,在將其晉升為聖物時,也讓其凝聚了一道聖靈,至於有關於其的更多信息,你之後可以好好熟悉。”

“聖靈...”

周元目光微閃,所謂聖靈,便是器物真正的擁有了靈智,而且那並非是普通的靈智,而是聖物之靈,眼下的銀影,甚至可以將其當做一道特殊的生命體。

周元伸出手掌,銀影頓時靠近了過來,落在他的掌心,化為銀色液體流淌,宛如魚兒般調皮而雀躍的在指尖涌動。

顯然,銀影也是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種熟悉的氣息。

“恭喜你,這麼多年,總算是進化到這一步,或許,這也是那戰傀宗創造你時的最高期望吧。”周元微笑道。

蒼淵提議道:“如今它已是真正的聖物,由凡入聖,當為新生,它這名字,也可以做一些變化了...”

周元點頭表示贊同,手指撫摸着那些流淌的銀色液體,微微沉吟,道:“你的新名,就喚做...聖銀。”

銀色液體涌動,有着歡呼雀躍的情緒波動傳出。

周元笑了笑,手掌按下,只見得銀色液體便是順着毛孔涌入體內,迅速的消失不見。

“多謝了。”周元衝著金羅古尊道謝。

“不過只是你們煉製祖龍丹的酬勞罷了。”金羅古尊擺了擺手,他看了一眼一旁沉默不語的夭夭,輕咳一聲,道:“我們就不多留了,提前在此祝你旗開得勝,掃蕩蒼玄烏雲,還蒼玄天一個清凈太平。”

說完,他與蒼淵便是直接轉身而去。

周元倒是沒輓留,待得兩人離去後,方纔看着夭夭,低聲道:“對不起,又要分開一些時間,而且還不能帶你回蒼玄天。”

他能夠感受到夭夭的情緒,她對於蒼玄天的某些地方,的確是抱着濃濃的情感。

“等我將聖宮解決掉,到時候一定第一時間帶你回去,到時候...我們就去見我父王母后,我會告訴他們,這就是我為他們找的兒媳婦。”周元目光灼灼的望着夭夭。

夭夭唇角流露出一絲笑意,她將臉頰靠在周元胸膛上,眸光望着那垂落自院中,照耀在群花上的清冷月光。

她是真的很想去蒼玄天呢...特別是那座有着兩人很多回憶的小小洞府...那裡,是她曾經花費了許多時間與精力為兩人所打理的一個小小的家。

那裡的一草一木,都是她親手所種下。

那裡有一汪泉眼,有青石,有藥園,有桃樹...最重要的是,在那桃樹下,還埋藏着一壺桃夭釀。

她就擔心,未來再去那裡時,她還能有如今這種濃烈如酒般的情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