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玄天大變?!”

由金羅古尊與蒼淵所帶來的消息,直接是讓得周元在此時忍不住的失色,雖說這些年他已是離開了蒼玄天,但不論如何,蒼玄天都是他所出生之處,在那裡,還有着他的父王母后,還有着大周王朝。

雖說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莫說是一個小小的王朝,就算是一方大陸之主,他都並不放在眼中,可那個小小王朝對於他而言,卻是有着不可替代的意義。

“怎麼回事?”周元深吸一口氣,壓制着心中的情緒,開口問道。

蒼淵面色凝重的道:“此前這些年中,蒼玄天內頗為的混亂,這個情況你應該是知道的吧?”

周元目光一閃,當年他被那聖元宮主逼得逃離時,曾經將蒼玄聖印破碎,而聖印碎片灑落整個蒼玄天,這就是此後這些年蒼玄天混亂的源頭所在,各方勢力都在傾盡全力的找尋着聖印碎片,而因為聖印碎片所起得爭鬥,也是數不勝數。

可這也終歸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當年周元若是不將蒼玄聖印破壞,那麼其必然會落入聖元宮主之手,此人乃是聖族爪牙,若是他得到了蒼玄聖印,成為了蒼玄天天主,那麼恐怕整個蒼玄天都將會被從諸天割裂,淪為聖族所屬。

“這些年來,蒼玄天因為蒼玄聖印碎片顯得格外混亂,各方勢力都在爭奪碎片,而其中又要以聖宮實力最強,聖宮不斷的吞併各方勢力,奪取聖印碎片,在蒼玄天中掀起了連綿戰火。”

“此次石龍秘境之爭,諸天城中幾乎很少看見來自蒼玄天的人,因為那裡的爭奪已是愈發的白熱化,各方勢力都不敢抽離人手。”蒼淵說道。

周元聞言,倒是有些恍然,此前他還奇怪,為何此次的石龍密境中,他並沒有見到蒼玄天的法域強者,原來是因為這般緣故。

“前些年裡,聖宮勢強,但其他五大聖宗也是保持了聯合,勉強能夠抗衡聖宮。”

“不過在你煉製祖龍丹這半年中,局勢變化極大,聖宮突然爆發,竟是滅了五大聖宗中的天鬼府,這直接導致平衡被打破,如今聖宮推進,欲要逼迫其餘四大聖宗交出手中的聖印碎片。”蒼淵沉聲說道。

“什麼?聖宮滅了天鬼府?!”周元瞳孔微微一縮,對於那天鬼府,他也算是有些記憶,他記得,甄虛似乎就在這個宗派內。

“歸墟神殿為何不插手蒼玄天中的爭鬥?那聖宮就是蒼玄天的禍源,以歸墟神殿的力量,應該能夠輕易的將其鎮壓吧?”周元皺眉問道。

金羅古尊嘆了一口氣,道:“歸墟神殿的立場天然中立,其創建的第一條規矩,便是不可插手諸天任何天域,任何勢力間的爭鬥,唯有在面對聖族時,方纔能夠招集諸天之力。”

“聖宮就是聖族的爪牙,你們出手對付,也是應該的吧?”周元道。

金羅古尊道:“倒也沒你想的那麼簡單,首先蒼玄天情況特殊,那裡沒有天主掌控,外來聖者進入其中的難度極大,從某種意義來說,蒼玄天算是游離於諸天之外,其聯繫緊密程度,遠不如其他的四方天域,而且聖族這些年一直對蒼玄天虎視眈眈,一旦諸天聖者接近蒼玄天,都會受到他們的截殺。”

周元眉頭緊皺起來,沒想到蒼玄天竟然會有這麼多隱患,難怪淪為諸天之末。

沒有天主掌控,就相當於其內天地規則混亂,自然無法發展得更好,此前蒼玄天那些誕生的聖者一一離去,未能反哺天地,但這倒也怪不得那些聖者,畢竟蒼玄天本源混亂,若是長久停留在那裡,實力將會難以有所精進,這一點對於那些聖者來說,可不是能夠輕易忍受的事情。

不是所有人都有蒼玄老祖那等無私大義。

“從我們眼下得來的情報來看,那聖宮突然間的爆發,背後應該有着聖族的影子...這半年他們沉寂過於詭異,恐怕就是在為此籌劃。”

“我懷疑他們是想要助那聖元宮主奪得碎片,然後借助蒼玄聖印的力量,將蒼玄天自混元誅聖陣的庇護下脫離,那樣一來,聖族就可大舉進軍蒼玄天,將其徹底掌控。”蒼淵緩緩道。

“好大的胃口!”周元咬了咬牙。

“不過那蒼玄聖印有四道聖紋以及一枚碎片都在我這裡,就算聖元宮主奪了其他所有的碎片,也無法將其化為完整聖印吧?”

“沒有徹底完整的蒼玄聖印,聖元宮主的確沒辦法成為蒼玄天天主,但即便是殘缺的蒼玄聖印,依舊有着動搖蒼玄天的能力,只要他將混元誅聖陣做一些遮掩手腳,聖族應該會有其他的手段。”金羅古尊對於周元手持聖紋以及一枚碎片倒是並不感到奇怪,顯然是早有感知,畢竟周元在他的註視中,不止一次的動用過聖紋的力量。

其他的聖者可能會對此比較的陌生,但卻沒辦法瞞過金羅古尊的眼睛。

周元面色變幻,眼神有些陰沉的道:“不能讓聖元宮主如願。”

蒼玄天是他的家鄉,不論是大周王朝還是蒼玄宗,周元都有着深厚的感情,他絕對不會允許這些被聖元宮主毀滅。

周元抬目看向金羅古尊:“古尊前來找我,應該也不只是要通傳情報吧?”

金羅古尊按了按手:“年輕人不要急躁,那聖宮雖說野心很大,但想要將蒼玄天分裂,我諸天都不會同意。”

“此次找你,是打算由諸天派遣一支精銳,由你領頭統率,而你的任務,是殺回蒼玄天,盪除聖宮,維護蒼玄天的安寧,切斷聖族的惡念。”

“不過這個任務也並不簡單,因為蒼玄天特殊的情況,聖者無法進入,可那聖元,卻是半聖之力...即便如今的你算是聖者之下第一人,可跟那聖元真要鬥起來,結果還真是難以意料。”

“所以此時前往蒼玄天,危險不小,但思來想去,恐怕沒人會比你更適合了。”

金羅古尊盯着周元,道:“你覺得呢?”

周元聞言,灑然一笑,道:“即便沒有眼下這個事情,我也打算在祖龍丹煉製完成後就回蒼玄天一趟,將那些年的恩怨解決清楚,至於聖元,我與他之間,也該有個了結了。”

“這個任務,我接了。”

周元露出白燦燦的牙齒,只是其中透着一種如野獸獠牙般的森冷。

“我盯着這位半聖的命...可已經很多年了...”

“這一次,我會親自送他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