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當周元在諸天城見到那支由金羅古尊為他挑選而出的大隊人馬時,倒是不出意外的在那前方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

眾人以郗菁為首,緊接着便是趙牧神,武瑤,蘇幼薇,再其後,還有約莫百來道的身影。

人數不多,但其中有數十人的源氣波動,都是達到了法域境,而其餘人,全部都是源嬰巔峰。

這個陣容,莫說是在蒼玄天,就算是在混元天內,若是沒有聖者插手的話,都足以覆滅一方大域。

“聽說小師弟你要歸鄉,師姐我倒是有些興趣去看看那蒼玄天。”郗菁一頭酒紅色短髮輕揚,身材高挑修長,顯得極為的英姿颯爽,最起碼連隊伍中的一些女性,都是眼光忍不住的多投射而來。

趙牧神眼光淡漠,道:“我也想看看那裡究竟有什麼不同,竟然能夠養出你這種怪物。”

蘇幼微則是柔聲道:“我想再去看看大周城那間小院子。”

倒是武瑤頗為的沉默,其實蒼玄天對於她而言,更多的都是一些不好的回憶,她並不太願意踏足那裡,不過當蘇幼微勸說了一下她後,她卻是沒有什麼抗拒的應了下來,究其原因,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周元衝著他們笑了笑,道:“此次前往蒼玄天,算是一場救火,所以到時候就得麻煩諸位了。”

在那後面的近百道人影聞言,連忙客氣回應,他們這些人不是法域就是源嬰巔峰,放在任何地方都算是一個人物,性格自然是不缺少桀驁,但如今在面對着周元時,他們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那看向周元的眼神中,更是帶着濃烈的敬畏。

在這短短半年時間中,周元這聖者之下第一人的名頭,已經是人盡皆知。

如果在以前的話,或許還會有法域強者在以周元為首的情況下拿捏一下姿態,可現在,卻是半點這份心思都不敢有了...

當周元與這支人馬碰面時,金羅古尊的身影也是自虛空中走出,他望着眾人,道:“具體任務此前已經告知了你們,此行前往蒼玄天,一切以周元為首。”

“是!”眾多強者恭敬應下。

金羅古尊也沒有多說廢話,轉向周元:“若是準備好了,那就動身吧?”

周元轉過頭,望向不遠處,只見得那座樓閣上,一道倩影俏立,清澈空靈的眸子望着這邊,正是夭夭。

在她的懷中還抱着懶洋洋的吞吞,此次前往蒼玄天,周元並未再帶上這家伙,而是讓它陪在夭夭的身邊,免得她寂寞。

兩人的目光對望在一起,柔情似水。

周元對着夭夭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然後強行壓下心中的不舍,對着金羅古尊道:“動身吧!”

金羅古尊點點頭,手中拐杖輕輕一跺。

轟!

頓時諸天城上方空間直接是在此時被分裂開來,狂暴的空間之力在如怒龍般咆哮,不過這對於一名古尊而言卻是毫無威脅,短短片刻的時間,金羅古尊便是將蒼玄天定位。

空間之力涌動,形成了一座空間門戶。

不需金羅古尊提醒,周元的身形已是在此時率先衝天而起,宛如大鵬一般的掠過天際,直接是投入到了那空間門戶之中。

在其後方,近百道身影緊隨而至。

十數息後,隊伍便是盡數的沒入空間門戶,而那空間門戶也是在此時漸漸的消散而去,一切歸於無形。

金羅古尊立於虛空,他對着夭夭所在的方向微微頷首,然後身影也是如幻影般的消失。

夭夭倒是沒理會金羅古尊的離去,她的目光只是看着周元消失的地方,玉手輕輕撫着懷中吞吞柔軟的毛髮,然後她目光抬起,望向了混沌虛空深處。

那斜劉海所遮掩下,如星空般深邃,古老的神瞳中,似有異光閃過。

“聖神...”

“你快要蘇醒了嗎?這天地間,開始有你那令人厭惡的氣息出現了...”

...

蒼玄天。

群山上方的虛空突然劇烈的攪動起來,空間扭曲,形成了漩渦,伴隨着電光雷鳴。

下一瞬,有一道流光從天而降,最後轟然而落,地動山搖間,直接是在山脈中形成了一處大坑。

周元的身影立於大坑中,目光環視四周,同時也是感應這方天地。

“這裡天地間的源氣,比起混元天的確是要弱上一籌,而且其中蘊含著一種混亂無序之意,看來是蒼玄天了,沒傳送錯地方,金羅古尊不愧是三蓮巨頭。”

周元笑了笑,以前他在蒼玄天時,自然不可能感知到天地間源氣的不同,可如今他已是諸天聖者之下第一人,再加上也算是去過混元天,萬獸天,所以這一感應,就知曉了蒼玄天與其他天域間的區別。

那種混亂無序,可能就是因為沒有天主掌控,梳理的原因。

周元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張開雙臂,臉龐上露出一抹懷念的笑容:“蒼玄天,我周元,回來了。”

在做了一番無人觀看的表演後,他慢悠悠的取出一枚金色鈴鐺,鈴鐺輕搖,有一種尋常人根本無法察覺到的音波自虛空中擴散開來,這是與大部隊其他人聯繫的信號,他們手中也有一枚金鈴,到時候自會將他們引到此處。

周元將催動了金色鈴鐺後,便是將其收起,雙手負於身後,身影緩緩的升起,來到了一座雲霧繚繞的山頂上。

他袖袍一揮,雲霧捲動,盡數退散。

前方的地形也是出現在了眼中。

“咦?”

不過當那前方地形出現時,周元卻是突然輕咦了一聲,怔了片刻,然後忍不住的有些失笑,眼神中透着一股懷念,追憶之色。

因為他發現,他這降落之地,並不陌生。

那正是當年的少年自大周王朝走出,最終來到的聖跡之地...也就是在這裡,他得到了蒼玄老祖所留的印記,在他的指引下,前往了蒼玄宗,進而開啟了那一條追求絕頂之路。

“蒼玄老祖,真是久違了...”

周元輕聲自語,旋即他手中出現了三炷香,憑空自燃,他持香對着聖跡之地遙遙一拜。

“當年是我碎了蒼玄聖印,讓得蒼玄天混亂至今,不過您放心,這一次回來,我會將那些蒼玄天蛀蟲,幫您清理得乾乾凈凈。”

山頂上,周元平靜的聲音緩緩傳開,其中所蘊含的那種滔天殺伐,似是引得群山都是死寂了下來。

持香一拜後,周元輕吐一口氣,旋即他神色突然一動,轉頭望向西北的方向。

那裡,有大量的源氣波動涌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