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太軒徹底殞命的那一刻,石龍秘境的爭鬥就算是徹底出了結果。

所以當憋着一口怒氣的諸天大軍瘋狂反撲時,聖族大軍已是處於士氣崩潰的地步,太軒以及聖神之影被錘爆的那一幕,直接是澆滅了他們的所有戰意。

再加上此前為了成全太軒,聖族的那些法域頂尖強者都是將自身的血氣都交了出去,這令得此時的他們皆是處於虛弱的狀態,這種狀態顯然不可能去與諸天大軍相爭。

更何況,在那高空上,斬殺了太軒的周元,還在虎視眈眈,那種冷漠掃視的目光,讓得他們心頭髮寒,甚至不敢將視線投去,免得被其鎖定。

所以當他們在見到諸天大軍涌來時,毫不猶豫的就選擇了撤退。

聖族大軍,在這一刻兵敗如山倒。

立於虛空的周元望着在諸天大軍追殺下潰不成軍的聖族,神色也是漸漸的鬆緩下來,這一戰對於他來說,當真是極為的凶險,若非是他在那關鍵時刻聖龍之氣歸於一身,趁此完成突破,恐怕此時被追殺的應該就是他們了。

那太軒的確很強,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強敵。

雖說眼下斬殺了太軒,但周元還是不免心頭有些沉重,這些年他與聖族也算是屢屢交鋒了,聖族那種近乎恐怖的底蘊,連他都是感到了極大的壓力。

而且他也明白,眼下所見的聖族底蘊,不過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這些年來,聖族與諸天的摩擦越來越多,那種暴風雨臨近的氣息,不僅是他有所感覺,按照他的預測,恐怕不久的將來,那聖族必將發動第二場滅界之戰。

那時候,才是真正的腥風血雨,無人能夠幸免。

如果想要在那種局面下,保護自己的家人朋友,即便如今他踏足法域,但卻依舊還不夠,特別是...還有着夭夭那一重極為特殊的身份。

未來會有大變,周元想要在那大變中讓自身有着改變一些東西的力量,那最起碼,他都需要踏足聖者。

只有成為聖者,才能夠算是這世間最頂尖的那一批存在。

“周元,你現在的力量,還是不夠啊。”

周元的眼神,漸漸的堅定起來。

...

石龍秘境外,諸天聖者所在。

此時這裡的氣氛大好,所有聖者都是忍不住的面帶笑意,投往秘境中那道年輕身影的目光中,皆是帶着欣賞之意。

就連金羅古尊都是輕撫長眉,然後對着蒼淵笑道:“蒼淵,你這弟子,當真是了不得,看來你這一門三聖,是要跑不掉了。”

其他聖者也是有些感嘆,看向蒼淵的眼神中帶着點羡慕,他們都算是諸天巨擘,麾下勢力雄厚,稱霸一方,尋常之事根本不可能讓得他們生出這種情緒,但這所謂的一門三聖,就算是對於他們這些聖者,都是極為難得的成就。

雖說諸天聖者都是位列歸墟神殿,可其中並非就是一片祥和,沒有爭端,這就如同當年連蒼淵都被逼得只能以盜走祖龍神石的方式,然後在那無數空間縫隙中躲避流浪。

這就是話語權還不夠重的原因。

一門三聖,將會大大的增強這一點,畢竟同出一門,有師徒之誼,那種信任度將會遠超其他的任何團隊。

在諸聖恭賀間,那綠柳大尊也是臉皮抖了抖,雖說他與蒼淵不對付,但此時也只能是心中酸溜溜的。

原本他的打算是此次的石龍秘境中,能夠讓得自己的弟子徐北衍脫穎而出,得到諸聖青睞,那到時候自然會有眾多寶貴資源傾斜,這將讓得徐北衍入聖的概率更大。

可誰能想到,最終反而是成全了周元。

一想到蒼淵那一門三聖,綠柳感覺自己的臉都要變綠了。

畢竟雙方有諸多間隙,他當然是希望入聖的是自家弟子,到時候再加上另外兩位師尊,那等聲勢,將會反超蒼淵。

蒼淵面對着那諸多恭賀,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他目光幽深的望着石龍秘境內,似是隨意的道:“我這弟子,眼裡揉不得沙子,古尊你可先別誇他為好。”

他言語淡淡,諸聖似是有點疑惑,但唯有金羅古尊眉頭蹙起,有些無奈的輕嘆了一口氣,似是感到極為的頭疼。

...

而當諸聖這邊在為諸天的取勝而欣慰時,在那石龍秘境另外一側的虛空外,聖族所在處,卻是一片壓抑的沉默。

諸多聖族聖者面色陰沉,那若有若無散髮出來的怒意,令得這片空間都是在震顫,仿佛是難以承受。

“沒用的東西!”有聖者惱怒出聲,顯然是在指責那太軒失手。

“給予這般謀劃與支持,都未能取勝,當真是讓人失望。”

“這太軒,無能!”

不少聖族聖者表露着怒意,最後他們的目光又是看向了前方,那裡的虛空仿佛是崩塌成了黑洞,其內有一道影子若隱若現,散髮着一股恐怖威壓。

正是太彌古聖。

那道人影於黑洞中盤坐,他察覺到眾聖的目光,緊閉的眼目微微睜開一絲縫隙,有不帶絲毫情感的聲音傳出。

“有什麼好爭吵的,失手就失手吧,而且...沒人能夠從我聖族口中奪食。”

“所謂規則,是給弱者定製的,在這天源界,誰有資格讓我聖族守規?”

聽到太彌古聖此話,在場的聖族聖者目光皆是一閃,旋即眼神也是變得森冷了起來。

太彌古聖袖袍一揮,只見得那石龍秘境內,突有一道道空間波動散髮出來,一道道空間裂縫出現在了潰敗的聖族大軍面前,於是聖族大軍急忙蜂擁而入,如喪家之犬般狼狽。

當那些空間裂縫出現的時候,聖族大軍的追殺也是停了下來,此時的戰場中血腥瀰漫,先前的激戰中,不知斬殺了多少聖族強者。

所有的人,都是眼帶煞氣,渾身血腥瀰漫。

不過隨着聖族大軍的逃離,所有人都是徹底的放鬆了下來,緊接着有震耳欲聾般的歡呼聲響徹起來,整個石龍秘境,仿佛都是在此時微微的顫動。

緊接着,有一道道充滿着敬畏,尊崇的目光抬起,投向了虛空上所立的那道年輕身影。

經此一戰,誰都知曉,周元已經成為了這諸天之中,眾聖之下的真正第一人!

而在那眾多目光註視下,周元只是揮了揮手,道:“準備占據龍首戰區所有錨點吧。”

所有人皆是應下。

周元的身影從虛空徐徐落下,然後面色平淡,不起絲毫波瀾,邁着步伐,一步步的對着某處而去。

他雖說沒有任何情緒顯露,但周圍的諸天強者皆是敏銳的察覺到一點不對勁,於是在前的人群紛紛的退開,讓開了一條道路。

而伴隨着周元步伐不斷的前行,最終那分裂道路的盡頭,出現了一道面色有些變幻不定的身影。

眾人看去,微微一驚,那人竟是徐北衍。

周元,這是想要做什麼?

在那諸多驚疑不定的目光中,周元的步伐最終停在了徐北衍面前。

徐北衍望着周元,眼角微微抽動了一下,然後強笑道:“周元元老此次功勞蓋天,當真是可喜可賀。”

周元眼目平靜,猶如幽潭般,他盯着眼前的徐北衍,有輕聲帶着淡淡的殺意傳出。

“徐北衍,我們間的事情,應該有個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