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當那石龍巨嘴之中一道至高力量噴出時,世界猶如是陷入了凝滯,天地源氣紛紛退散,宛如是在朝拜一般。

那道力量似是能夠直接鎖定命運,當其出現時,不論被攻擊者施展何等的手段,都是難以將其避開。

所以,那道至高力量剛一現身,再度凝神,已是落在了那道神秘的聖神之影上。

這一次沒有任何的巨聲傳出,也沒有任何驚天動地般的碰撞,當那道力量掠過時,那散髮着無邊威壓的聖神之影,便是一點點的分解,最後直接是在聖族那無數強者驚駭欲絕的目光中,徹底的消散於天地間。

而石龍也是漸漸的平息了下去。

天地間寂靜一片。

不止是雙方的大軍,就連雙方的那些聖者,都是忍不住的有些動容。

“周元竟然引動了一道殘留的祖龍意志之力?!”有聖者出聲,似是感到頗為的驚愕。

雖說那道祖龍意志之力極為的細微,但他們感到驚訝的是,為何周元能夠將其引動?!那種至高無上的力量,就算是他們這些聖者,都是難以將其引動的,而周元,不過只是一個初晉的法域而已啊!

“應該是因為那道聖神之影的出現。”金羅古尊緩緩道。

“此處空間內匯聚着不少祖龍殘魂,自然有祖龍之力凝聚,而聖神之影的出現,恐怕是引起了此處祖龍力量的反應,集合這些原因,周元才能夠做到一個引子的作用,撬動了石龍秘境中的祖龍力量,抹滅了那道聖神之影。”

其餘聖者聞言,也是眼露恍然,這倒是說得過去,雖說那道聖神之影嚴格來說,連一道聖神投影都算不上,但這裡畢竟是祖龍力量凝聚之處,聖神之影的出現,無疑是帶着一種挑釁。

這就如同山林間,一頭猛虎闖入了另外一頭的領地中,這自然是會遭到驅逐。

金羅古尊凝視着石龍秘境內,周元能夠引動那道祖龍殘留之力,有大部分原因的確是因為聖神之影的出現,不過,他此前所勾勒的那道極為原始的神紋,也取到了不小的作用。

那應該是一道超級聖源術,而且與祖龍有着極大的關係。

這種等級的聖源術,怕是連不少聖者都難以修得。

不過再想到周元與那一位的關係,倒也是不足為怪了。

不管如何,那聖神之影被抹滅,對方將再沒有任何的手段,這場石龍秘境之爭,已有結果。

...

“聖神之影竟然被抹滅了?!”

“不可能不可能!”

“至高無上的聖神,就算只是一道殘影,也必然不是那周元能夠抗衡的!”

“......”

相對於諸聖的驚異,那戰場中的聖族大軍,則是有種崩潰的感覺,在他們的信仰中,聖神是至高無上的,是這世間一切力量之最。

可如今,一道聖神之影竟然在他們的面前被抹滅,這對他們造成的衝擊委實不小。

與他們這邊的漫天哭喪相比,諸天大軍這邊也是處於震驚所帶來的渾渾噩噩中,就連那些法域第三境得強者都是嘴角微微抽搐着,一時間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畢竟抹滅聖神之影這種事情對於他們而言,實在是連想都不敢想。

周元立於虛空,此時的他面色頗為的慘白,先前他所施展的,自然便是祖龍搬天術,也唯有此術作為引子,他才險之又險的引動了此處的一縷祖龍殘力。

不過說到底,還是那太軒太蠢,如果沒有聖神之影的刺激,他斷然也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他的目光投向那顆九星聖瞳,當聖神之影消散時,那聖瞳就猶如是獃滯下來了一般,再沒什麼反應。

“看來你的絕命一搏失敗了。”周元笑道。

九星聖瞳有些顫抖的上移,似是看向了周元,從那聖瞳中,周元感受到了一種恐懼的情緒。

先前那股力量,同樣是讓得太軒最後一縷神魂印記感受到了驚嚇。

而且,他也明白,他徹底的輸了。

輸到一切都沒有了。

“我...不甘...不甘!”

九星聖瞳內,忽有血絲密密麻麻的涌現出來,那其中傳出了太軒若有若無的咆哮聲,他是真的很不甘,原本他以為這一次將會是他的大機緣,他能夠以此為契機,踏入那聖者之境!

原本一切都是極為的順利,可誰都沒想到,竟然會突然橫空而起一個周元!

此時的太軒,無比的後悔,他後悔此前周元未曾突破時,他竟然沒有傾盡一切的力量將他抹殺,這才讓得他有了蛻變之機!

就是這一點點的差錯,直接是改換了結局!

砰!

九星聖瞳內的血絲越來越多,其中的力量也是暴動到了極限,最後轟然一聲,直接是在那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下,爆碎開來!

啊!

隱約有一道凄厲的慘叫聲迴蕩。

所有人都是獃若木雞,誰都明白,這一次,太軒是死得徹徹底底...

這場法域境界中最頂尖的鬥法,終於是出現了結果。

而這結果,顯然是超過了所有人的意料...

周元勝,太軒隕!

聖族大軍,如喪考妣,個個面色慘白。

而諸天這邊在經過短暫的沉默後,那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便是爆發而起,無數人都是在面色漲紅激動的呼喊着周元之名,聲浪沖盪雲霄。

這一刻的周元,在他們的眼中,就是那輓天傾的英雄!

郗菁聽得那巨大的聲浪,也是忍不住的微笑起來,她凝望着周元的身影,這個當年初見時的神府小家伙,不知不覺間,在這一路而來,已是創造了許多的奇跡,她有着預感,或許他未來的成就,連師尊說不得都要仰望。

他的傳奇之路,或許,現在才剛開始吧。

“小師弟,辛苦了,你是我諸天的英雄。”她捂着胸口,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那壓抑許久的緊張,擔憂,終於是在此時落了下去。

徐北衍看着這諸天強者對周元的那種尊崇歡呼聲,麵皮抽了抽,眼中滿是嫉妒之意,因為他很明白,經此一戰後,周元在諸天的地位與聲望將會達到何種程度。

甚至從某種意義來說,已是能夠比肩聖者。

而這一切,原本是他所希望的...

這家伙,為什麼凡是他看上去的東西,都要來搶?!

明明在之前,周元根本連讓他正視的資格都沒有,若不是有蒼淵以及神女,周元在他的眼中,又算得了什麼?可現在...周元不論是實力還是聲望,都已經將他所超越。

修煉這麼多年,始終順風順水,被視為天之驕子,受盡無數追捧與敬畏的徐北衍,終於是在這一刻,體驗到了什麼叫做嫉妒。

虛空上,周元望着那徹底消失的九星聖瞳,也是深吐了一口氣,然後他望向爆發出驚天歡呼聲的諸天大軍,平靜的聲音傳來:“現在還並未是放鬆的時刻,所有人聽令,進攻!將聖族的人馬,徹底的趕出石龍秘境!勝利,屬於我們諸天!”

他伸出手指,指向了處於混亂中的聖族大軍。

“是!”

當周元平靜聲音傳下時,立即引起了鋪天蓋地的應喝聲,這一刻,就算是那些桀驁不馴的法域第三境,都是視周元的言語如同軍令一般,無有不從。

於是,下一刻,諸天大軍如洪流般奔涌而出,裹挾着滔天源氣巨浪,直接是對着聖族大軍沖殺而去。

此前被壓制的憋屈與憤怒,終於是在此時徹底的爆發。

而局面到了這一步,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場石龍秘境的勝負究竟是屬於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