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什麼結果?周元,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徐北衍面色驚怒的望着眼前的周元,而此時其他諸天強者也是看來,一時間爆發出諸多驚疑不定的竊竊私語聲。

誰都沒想到,在解決了聖族這個大麻煩後,周元竟然直接對徐北衍開火了...

是因為他們此前的一些恩怨嗎?但在這裡解決,似乎不是很好吧?

徐北衍目光掠過四周,然後沉聲道:“周元,你是因為此前我關閉防禦結界的事情而動怒嗎?可你不想想,我如果不那麼做,現在我們早就被太軒殺到血流成河了,怎麼可能等到你晉級歸來?!”

此言一齣,周圍眾多諸天強者也是忍不住的點點頭,一時間紛紛出言相勸。

“周元元老,此事真怪不得徐北衍,他也是為了大局着想。”

“雖然或許話很刺耳,但那種時候,晚上瞬息,可能就是滅頂之災。”

“還請周元元老大局為重。”

“......”

雖說此時周元聲威極重,但還是有不少諸天強者出言,畢竟從諸天大軍的角度來說,此前徐北衍關閉防禦結界的舉動並不算是錯誤,雖然這或許對周元他們不公平,但有時候,這也是逼不得已。

那徐北衍見到人心可用,目光頓時一閃,面露悲戚的道:“如果你心裡有怒氣,可以沖我來,我不會有半點的反抗,不過若是能夠再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關閉結界!”

“既然此前結界權限交給了我,我就必須為所有人負責!”

他這幅大義凜然的姿態,頓時引來了更多的同情,於是那出言相勸的人,變得更多了。

周元神色淡淡,並沒有理會那諸多的相勸之言,只是盯着徐北衍,道:“演夠了嗎?”

徐北衍心頭一沉,勉強道:“你究竟想要乾什麼?!”

周元目光環視開來,凡是與其目光接觸者,皆是停下了嘴中的相勸,因為他們能夠見到周元眼中那一抹了冷冽之意。

周圍變得安靜下來。

周元平靜的聲音隨之響起:“我找他的麻煩,並非是因為他關閉了結界,而是因為在我帶着武瑤,蘇幼微她們即將進入結界的那一瞬,有一股無形的神魂之力將我阻礙了一下,正是因為這片刻的凝滯,我才未能進入結界,同時被太軒拳印所擊中。”

“也就是說,我們未能及時躲入結界,是被人所暗算。”

隨着他的聲音傳開,在場眾人皆是面露駭然之色,他們沒想到在那千鈞一髮的危急關頭,竟然還發生了這種事情!

一道道驚疑目光,投向徐北衍,因為周元言語間的深意,顯然是暗指於他。

徐北衍面色也是一變,旋即怒聲道:“周元,我知曉你對我此前追求神女大人心有不滿,難道為了此事,你還要直接陷害我嗎?!”

“此次石龍秘境,你的確是最大功勞,但難道我就沒有半點貢獻嗎?我也是在為諸天以命相搏,你此時挾功壓人,未免太跋扈了吧?!”

“你無憑無故,就想要說我暗算你,真以為能夠讓人信服嗎?!”

四周諸天強者也是面露茫然,此時他們已被搞昏了頭,這雙方各執一詞,他們也不知道究竟應該相信誰。

徐北衍面有怒意,心中卻是在冷笑,他此前的暗算,借助着結界的遮掩,可謂是神不知鬼不覺,他只要將事情搞混,他就不信,這周元真敢當著諸天聖者的面對他出手。

“我證明,此前周元帶我們進入結界的那一刻,的確有一股神魂之力阻礙了我們一瞬!”

而就在此時,忽有一道聲音響起,周圍的人群連忙轉動着視線,然後順着聲音鎖定了後方,只見得那裡,有着三道人影出現。

一男二女,竟是此前同樣伴隨着周元被那太軒一拳轟進地底的趙牧神,武瑤以及蘇幼微。

三人此時神光內斂,但卻皆是散髮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源氣波動,一些法域第三境的強者看來,心頭頓時一震,此時的三人,居然都已是踏入了法域境,而且,那所隱隱散髮的源氣威壓,絕對是遠遠的超過了普通法域第一境!

諸多法域第三境強者面面相覷,看來周元幾人被打入地底,皆是有着機緣啊,這可真是禍福相依。

三人穿過人群,來到了周元身後。

周元也是轉頭看向他們,當他感應着三人那種源氣波動時,倒是並沒有感到多大的意外,三人本就是頂尖天驕,天賦與潛力皆是遠超常人,先前他從地底離開時,還特地幫他們將那祖龍魂髓打散煉化,有此機緣,他們能夠突破到法域境幾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周元的目光掃過武瑤時,後者狹長鳳目微微眨動,然後有些不自然的偏開了視線。

蘇幼微倒是對着周元露出盈盈笑意,只是那如秋水般的美眸深處,也是藏着一絲羞澀之意,此前她作為紐帶幫助周元與武瑤調和陰陽二氣,那種神魂交融從某種意義也波及到了她,當時她沒怎麼在意,如今再想想,可真是讓人心跳加快。

不過,也虧得是殿下...不然,現在的趙牧神,絕對已經是個死人!

周元目光突然看向趙牧神,此時的後者雙臂再度的生長回來,只不過他的臉龐上帶着一些淤青,看上去似是挨了一頓暴揍一般。

“你沒事吧?”周元狐疑的問道。

趙牧神面無表情,剛要說話,卻是感覺到有兩道如寒泉般冷冽的眸光投射而來,宛如刀子一般。

於是,他摸了摸那帶着淤青的英俊如雕刻般的臉龐,淡淡的道:“別多管閑事。”

他不可能告訴周元,當武瑤與蘇幼微在蘇醒過來的時候,那局面氣氛是多麼的尷尬,而特別是當蘇幼微說出是他趙牧神提出的那所謂神魂交融的手段時,武瑤就默不作聲的掏出了大砍刀,那架勢真是想把他活活的剁碎了。

所以當周元在地面上迎戰太軒的時候,他趙牧神也是在地底被武瑤與蘇幼微聯手,狠狠的揍了一頓。

此時看見周元,趙牧神內心是暴怒的,如果不是念在那兩道祖龍魂髓的話,他肯定要想辦法報複回來,這兩個女人簡直就是不可理喻,明明得到好處的是他周元,憑什麼要打他?!

女人,呵...真沒意思,還好我趙牧神心中唯有成聖之願,所謂盛世美顏,在他心中,也不過只是紅粉骷髏。

周元被這兩個女人給纏上,真是可悲,以後總有他追悔莫及的時候。

“你那是什麼眼神?”周元皺着眉頭的望着趙牧神,總感覺這家伙的眼神中充滿着譏誚。

趙牧神沒有搭理他,只是將目光轉向那臉色陰晴的徐北衍,淡聲道:“我再說一次,在此前我們進入結界的那一瞬,有一股神魂力量阻擾,周元所說,的確屬實。”

周圍頓時有嘩然聲響起。

徐北衍冷着臉,道:“你們一唱一和,不就是想要找我麻煩嗎?”

趙牧神淡淡的道:“先別急着否認,我精通吞噬之力,此前那神魂之力阻擾時,我無意間吞噬了一縷,現在我將其釋放出來,自然能夠分辯出它屬於誰。”

話音落下,他手掌抬起,只見得一道漩渦在掌心成形,漩渦深處,果然是見到一縷似是無形般的神魂之力被困住。

這一刻,一直都是在狡辯嘴硬的徐北衍,頓時感覺到一股寒氣自腳底升起,直衝天靈蓋,頭皮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