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紅色的空間門戶於祭壇上方成形,其內有浩瀚如天河般的血氣噴涌而出,然後源源不斷的涌入盤坐於祭壇中央的太軒眉心聖瞳之內。

那自其體內散髮出來的源氣波動,也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暴漲。

而當這邊的變故在出現時,龍首戰區中央那片遼闊的戰場中,諸天所有人都是察覺到了變化的出現。

無邊無際的血氣升騰。

在這戰場之中隕落的眾多強者屍體,不論是諸天還是聖族的人,都是在此時開始氣化,繼而化為磅礴的血氣升起,最後這些血氣融入虛空,猶如是被不可見的巨嘴吞噬了一般。

不過不僅是這些屍體所化的血氣,在場的諸天強者,同時感覺到身軀內的精血在躁動,一些人甚至有些壓制不住,然後眼睜睜的看着一縷縷氣血鑽出體內升起。

那並非是普通的氣血,其中還蘊含著他們的源氣底蘊!

所以當那暗紅氣息破體而出時,諸天所有人都是驚駭欲絕的感覺到自身的源氣波動在緩緩的減弱。

周元立於半空中,他的神色也是有些驚疑不定,因為他同樣是感覺到了體內精血的躁動,不過好在他能夠將其壓制,但顯然,並非所有人都能夠做到這種絕對壓制。

虛空中,有着一種莫名而詭異的力量,在強行的汲取着在場諸天強者體內的血氣。

吞吞沾染着鮮血的身影出現在了周元頭頂,它獸瞳警惕的盯着虛空,然後發出低吼聲,渾身的毛髮都是在此時炸起,顯然是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

“聖族果然有陰謀!”

周元聲音有些低沉,之前他就覺得聖族的舉動有些不對勁。

“破障聖紋!”

他立即催動了聖紋,頓時眼前的世界開始變化,他能夠見到那浩瀚如海的血氣鑽入虛空,然後直接是被汲取而走,他順着那方向望去,然後就見到了虛空遠處,一座巨大的暗紅空間門戶。

在那門戶前方,一道人影盤坐,眉心聖瞳張開,不斷的吞沒着這種由諸天大軍體內汲取而來的血氣。

周元同時也見到了聖瞳中八顆星辰流轉,當即心頭微微一震。

“八星聖瞳...”

周元眉頭緊皺,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那白衣人影應該就是此次聖族大軍的那位領袖,名為太軒的聖族強者。

他借助着破障聖紋窺探着此人,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後者體內散髮出來的那種恐怖危機,那種感覺,仿佛是在面對着什麼洪荒猛獸一般,讓人如芒在背。

“嗯?”

而就在周元窺探太軒時,後者眼神忽的一動,眉心的聖瞳看向了虛空某處:“竟然能看到這裡嗎?諸天法域中,也不全是廢物啊。”

他聖瞳中的星辰也是在流轉,似是無邊恐怖之力在醞釀。

周元渾身汗毛都是在這一瞬倒豎起來,旋即他毫不猶豫的收回目光,同時將破障聖紋也是散去,面龐變得極為的凝重起來。

“好危險的家伙。”

他眉頭緊皺,從先前那短暫的窺探中,那太軒給他的感覺危險到難以形容,甚至隱隱的,都要有着一絲面對聖者的感覺了。

可那家伙,明明還只是法域第三境而已。

這聖族太軒,比徐北衍強太多了,而且眼下他還在以一種詭異的手段汲取着整個戰場所有人的血氣,如此大手筆,必然是想要做什麼?!

與此同時,在那石龍秘境之外。

諸天聖者望着這般變故,也是面色有些難看。

“好狠的聖族崽子,竟然是想要以諸天大軍血氣為引,來為他鑄就聖者之基?!”在場的聖者,眼力自然就比周元強了許多,他們一眼就洞穿了那太軒的意圖。

面對着那太軒如此凶殘之舉,就連在場的這些聖者,都是眼中含怒。

聖者之怒勃發,引得星空都是在不斷的塌陷,毀滅。

金羅古尊面沉如水,那太軒能夠施展出如此級別的手段,必然不是他自身所能夠辦到,其中多半是有聖族聖者甚至於此處那位聖族古聖暗中出手。

“都做好準備吧。”

金羅古尊眼皮微垂,淡淡的聲音響徹在所有聖者的耳邊,其中的肅殺之氣,讓得眾聖心頭也是微驚。

顯然,金羅古尊已是打算如果局面真的崩壞到了那一步,那就只能由他們這些聖者強行出手干預,只是那樣一來,聖族聖者必然不會袖手旁觀,到時候,那場大戰,才是真正的天崩地裂。

不過眾聖也知曉只能如此,進入石龍秘境的大軍,乃是諸天中的精銳以及新鮮血液,未來的聖者也將會自其中出現,如果真讓得那個聖族崽子將他們給吸了,那對於諸天的打擊不可謂不重。

那種結果,不是他們想要看見的。

...

戰場中,慌亂在諸天大軍中瀰漫,擴散。

而徐北衍立於虛空,他面色也是極為難看的望着這一幕。

“徐兄,現在怎麼辦?!”

不斷的有法域強者急聲喝問,眼下的徐北衍,無疑算得上是諸天大軍中威望最高的人,所以很多人都是在將期盼的目光投向他,希望他能夠挺身而出得穩住局面。

徐北衍眼神陰沉的望着聖族大軍後方遙遠處,他隱約的感知到那裡有着一股讓他都心悸的波動在涌現,眼下的變故,讓他一時間也是有些驚懼。

“這些混蛋,就知道搞些陰謀詭計!”

徐北衍咬了咬牙,旋即沉聲喝道:“所有人封閉氣血,逐步撤退,先撤回防禦結界!”

眼下局面有些失控,若是繼續拖延下去,局面只會越來越糟,所以先退回防禦結界,依托着結界看看局面變化,再伺機而動。

他喝聲落入諸天所有人耳中,這倒是讓得混亂稍稍止住,然後大軍開始脫離戰鬥,如潮水般的褪去。

周元同樣是在後退,如今局面太過的混亂,撤退的確算是比較明智,那徐北衍雖說虛偽,但也不算是蠢貨,並沒有胡亂指揮。

面對着諸天的撤退,聖族大軍卻是撲了出來,瘋狂的咬住。

而凡是被他們拖住的強者以及隊伍,往往未能堅持多久,便是徹底的被集火抹殺,最終軀體化為血氣升騰。

無數的慘叫聲,哀嚎聲,在戰場中響起,讓得不少諸天強者眼眶欲裂,牙關咬得咯吱作響,悲憤長嘯。

在那遙遠後方,赤紅空間門戶前,一身白衣如雪的太軒目光望着虛空,似是看見了諸天大軍撤退的一幕,旋即他微微一笑,道:“太慢了,接下來由我接手吧。”

隨着他聲音的落下,那追擊着諸天大軍的聖族軍隊突然的停了下來。

諸天大軍見狀,頓時鬆了一口氣,不過還不待這一口氣完全的吐出來,他們便是見到,虛空在此時漸漸的扭曲,下一刻,一道白衣人影出現在了戰場上空。

當那道白衣男子出現的時候,一股近乎恐怖的威壓,已是籠罩了整個戰場。

那自其身上散髮出來的壓迫感,讓得諸天這邊的那些法域第三境強者們,都是面色劇變。

白衣男子望着諸天大軍,面露微笑,身軀微微鞠躬,面龐顯得有些誠懇與虔誠,旋即輕柔聲音傳下。

“諸位,我要開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