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男子立於虛空,白色長髮飄揚,他的面龐看上去倒是頗為的平平無奇,可眉心間那張開的聖瞳,卻是讓得他有了一種詭異的魅力。

而當諸天大軍在見到此人時,則是眼中駭色更濃,因為他們都是清晰的感覺到了從那白衣男子體內散髮出來的恐怖波動。

並且,那些自天地間升騰的血氣,也是在源源不斷的鑽進其眉心聖瞳內。

顯然,這白衣男子,便是此次變故的幕後黑手!

“太軒!”徐北衍望着此人,面目陰沉,同時眼中還有着濃濃的驚懼與忌憚,之前他雖然沒有與太軒交過手,但從情報來看,對方就算比他強,也頂多只是強上一線,可現在太軒體內散髮出來的波動,連他都感覺到了極端危險。

“徐兄!”

一些法域第三境的強者出現在徐北衍身旁,他們眼露殺意的鎖定太軒:“此人猖狂,竟敢一人殺來,我們集合力量,定然能夠將其斬殺!”

徐北衍聞言,目光卻是有些閃爍,並未直接應同。

而在他遲疑間,那立於虛空的太軒,面帶微笑的將雙掌合攏,猶如喇叭般的放在嘴前,下一刻,他深吸一口氣。

吼!

恐怖的毀滅音波在此時爆發,然後轟然席卷,方圓萬里內的空間不斷的破碎。

而音波過處,諸天這邊直接是出現了巨大的傷亡,一些靠得比較接近的源嬰強者身軀瞬間爆碎成漫天血霧,而偽法域,法域強者也是被震得氣血翻涌,鮮血噴出。

唯有法域第二境,第三境的強者,方纔能夠抵禦下來。

太軒雙掌一合,天地間那些爆碎的漫天血氣便是化為長龍破空而來,盡數的被其吸入眉心聖瞳之間。

“美味。”他笑道。

“啊!”

諸天中,有人面色瘋狂,因為他們親眼見到自己的好友在眼前爆碎成血霧,於是爆發出了絕望的哭嚎聲。

諸天大軍,士氣暴跌。

“徐北衍,你如此膽怯,還想當什麼領袖?!”

郗菁望着這一幕,眼眸中有着凶光閃現而出,她看向徐北衍的方向,厲聲道:“這般時候我等不出手,你還想等到什麼時候?!你只知道獲取,卻不知道付出嗎?!”

“那不是領袖!那是蛀蟲!”

她俏臉冰冷,旋即看向諸天那些法域第三境,喝道:“若是你們還有一點血性與膽魄,就隨我一起上!他再強,終歸不是聖者!”

話音落下,她身影已是率先暴射而出,法域陡然張開,只見得青光呼嘯間,有毀滅風刃撕裂虛空,鋪天蓋地的對着太軒所在絞殺而去。

諸天那些法域第三境的強者見狀,最終一咬牙,也是轉身對着太軒撲去。

這種時候,也唯有他們這些法域第三境才能夠將那太軒阻攔一些時間,而這些時間,應該可以為諸天大軍爭取到退回防禦結界。

他們是諸天中最頂尖的法域強者,他們平時享有尊崇,任何的機緣都是掠奪最大的一部分,不過正如郗菁所說,既然有這麼大的獲取,那同樣是要知道付出。

而現在,就是他們挺身而出的時機。

若是只會逃避,卻不願承擔他的責任,那麼此戰之後,其必將遭到諸天唾棄。

徐北衍望着眾多法域第三境隨同着郗菁衝鋒,面色有些難看,冷哼道:“就你最大義凜然,我什麼時候說了不出手?只是終歸要有個好時機吧?”

不過雖然這般說著,他終歸還是轉身跟上,如今諸聖都在盯着這裡,如果他真的選擇自保而退,那麼就算是他那三位師尊,恐怕都是保不住他。

立於虛空的太軒見到諸天眾多法域第三境聯手圍殺而來,眉頭微微一挑,道:“還算是有些血性,沒有軟到底,也好,這樣才算是有點意思,不然屠戮一群毫不反抗的豬狗,能有什麼樂趣?”

他緩緩的伸出手掌,掌心間似是有着無數道玄妙紋路綻放出光澤,旋即他手掌伸出,那一瞬,其手掌猛然膨脹,猶如是化為了一隻星辰巨掌,巨掌之中,似是有着山川河流,日月星辰。

一掌拍出,直接是拍向了以郗菁為首的諸天法域第三境。

郗菁等眾多法域第三境望着那覆蓋而下的星辰巨手,面色也是顯得極為的凝重,對方的層次應該也是在第三境,可這種力量與他們比起來,卻是天壤之別。

顯然,這應該是因為那種汲取而來的血氣強化所導致。

而且,伴隨着越來越多的血氣被他吞噬,他的實力還會越來越恐怖。

“全力出手!”郗菁喝道。

她的聲音剛落,所有法域第三境強者都是悍然出手,直接是催動了法域之寶,頓時間天地震顫,一道道如彗星般的源氣洪流貫穿虛空,每一道洪流都是裹挾着毀天滅地般的力量,最後與那星辰巨掌碰撞在一起。

轟轟轟!

難以想象的衝擊波橫掃爆發,這龍首戰區的地面,直接是在此時破碎開一道道如深淵般的裂痕。

而隨着眾多法域第三境同時出手,那星辰巨手竟是被阻攔了下來,雙方在虛空中僵持,皆是在不斷的崩碎,削弱。

“哼,太軒,你真當我諸天無人不成?!”

僵持之際,一道冷哼聲突然的響起,徐北衍身影破空而出,他手中墨玉笛脫手而出,竟是化為了一頭燃燒着黑炎的三頭龍獸,三頭龍獸仰天長嘯,踏空而出,猛然撞擊於那星辰巨手上。

轟!

這一次的撞擊,猶如是抵達了那星辰巨手所承受的極限,只見得巨手開始破碎,最後化為漫天光點。

正在急速撤退的諸天大軍見到這一幕,頓時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眼前這一幕,最起碼表明那太軒,並非是真正的無敵。

太軒有些啞然,剛欲說話,其身後虛空突然在此時碎裂開來。

下一刻,有一道黑光猛然暴射而出,其上蘊含著一股極為驚人的力量,以雷霆之速,直刺其後背。

黑光之中,赫然是一柄斑駁黑筆,在那黑筆筆尖,還纏繞着一道道七彩劍光,彼此匯合,有無邊鋒銳。

如此奇襲,可謂是難以意料。

反而就在那斑駁黑筆即將刺中太軒身軀時,他忽然反手一掌拍出,那一掌,看似軟綿無力,可當其揮出時,掌心間似有星辰暗滅。

鐺!

刺耳的聲音響起,恐怖的源氣風暴肆虐。

反而那匯聚了某人全力的斑駁黑筆,卻是直接被那一掌生生的拍散了恐怖之力,虛空層層破碎,而黑筆似也是發出了悲鳴聲,最後從天而降,轟然落地,將地面上轟出深不見底的巨坑。

一掌拍飛奇襲黑筆,太軒面無波瀾,曲手成爪,對着後方虛空狠狠一握。

砰!

萬丈虛空直接破碎開來,化為無數空間碎片。

“跑得真快。”太軒搖了搖頭,這一手並未將那偷襲的老鼠留下來,後者一擊不中,瞬間離去,連那聖源兵都是置之不理,倒是讓他晚了一息。

不過被諸天這些法域第三境聯手猛攻,太軒發現他似乎短時間還真是無法將他們突破,當即有些自嘲一笑,道:“還未功成就想憑藉一己之力將他們滅掉,果然還是有點天真啊。”

他搖搖頭,轉過身來,目光直接是投向了遙遠處的祭壇。

“諸位,還是得麻煩一下了。”

祭壇四周,盤坐着聖族的那些法域第三境強者,他們聽到了太軒的聲音,神色都是動了動。

“嘁,這家伙,就想一個人把風頭都出光。”

“咱們這次算是徹底成了陪襯。”

“沒辦法,誰讓他擁有着這等特異的八星聖瞳,這可是連族內聖者們都在意的能力...”

“此次大勝後,太軒就是新的聖者了。”

這些聖族的法域頂尖強者交流着,不過很快他們就閉上了眼睛,同時他們的肉身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枯萎起來,下一刻,有浩瀚如海般的血氣咆哮而出,宛如是萬千血龍,最後破空而出,鑽入那暗紅空間門戶之中。

太軒所在的虛空中,血龍鑽出,最後盡數的沒入其眉心聖瞳。

伴隨着最後一道血龍鑽進,太軒眉心的聖瞳漸漸的變得血紅起來,一頭白髮瘋狂的生長,下一刻,漫天飄舞,宛如是白髮之海,那一幕,有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妖異之感。

與此同時,一股難以形容的浩瀚波動,如風暴般自太軒的體內,橫掃而出!

郗菁,徐北衍等諸天法域頂尖強者,皆是齊齊色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