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越來越多的諸天隊伍趕到龍首戰區,諸天開始構建防禦結界,眾多隊伍蜂擁而出,短短一日的時間,便是在這連綿數十萬里之處佈置下了一道道的結界節點,只是讓得人有些意外的是,面對着諸天構建防線,聖族卻並未來阻攔,這令得結界防禦的組建異常的順利。

龍首戰區外部區域。

周元立於一座巨樹之頂,他目光對着後方看去,只見得天地間有着一道道光柱在衝天而起,每一道光柱,都是一處節點所在,光柱綿延,直到視線的盡頭,可見其巍峨之勢。

節點的佈置極為的順利。

順利到周元感覺到一些不安。

他抬起頭,目光眺望着龍首戰區視線不可及處,憑藉著游神境神魂的感知,他能夠感應到,在那個方向,有無數道源氣波動若隱若現,那種源氣波動數量之多,直接是形成了連綿的源氣黑雲,遮天蔽日。

顯然,聖族的隊伍也是在匯聚。

不過讓得周元疑惑的是,聖族應該也知曉他們構建防禦結界的打算,但他們卻並不打算阻止...

“是因為有絕對的自信嗎?”他喃喃自語,聖族此舉,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不在意諸天這邊的任何舉動,但這樣無視諸天的大軍,會不會太狂了一些?畢竟如今這裡聖族匯聚的大軍,也並非是他們的全部力量啊。

當周元眉頭緊鎖的時候,在那後方,突然間有着浩瀚的源氣波動爆發。

他轉過頭去,便是見到那無數道光柱竟是在此時開始勾連縱橫,於虛空中划出無數道玄奧軌跡。

“防禦結界要啟動了嗎?”

周元見狀,身影一動,便是對着後方疾掠而去,同時揮了揮手,只見得下方巨林中也是有着一道道身影破空而起,正是趙牧神,蘇幼微,武瑤等人。

一行人回到諸天大本營時,此處已是雲集了所有的隊伍,而此時,他們皆是抬頭望着那漸漸成形的巨大結界。

結界蔓延,仿佛是覆蓋了這方天地,那種浩瀚之感,給人無以倫比的安全感。

周元盯着那結界所形成的光幕,這座防禦結界乃是諸聖所創,再集合了他們這麼多人的力量,真要論起防禦的話,就算是諸多法域第三境全力轟擊,都是難以將其破壞。

而這,也將會是諸天人馬最後的一道防線。

隨着結界的成形,只見得那漫天光芒中,徐北衍的身影浮現出來,他掌心中似是握着一道光團,光團最後收縮,形成了一道的特殊的印記。

那枚印記,正是掌控這座結界的鑰匙或者說權限。

徐北衍立於虛空,眼下這種萬眾矚目的感受,讓他頗為的滿意,不過他也覺得理所應當,他是諸天法域第一人,在這種局面,自然是需要他站出來充當這個領袖。

而只要有他在,其他的那些法域,都只能在其光芒之下黯淡。

收斂了心中的情緒,徐北衍俊美的臉龐從容的望着下方的諸天隊伍,道:“諸位,防禦結界已佈置成功,接下來,我們將會步入龍首戰區深處,爭奪各處錨點。”

此言一齣,所有諸天人馬都是面露凝重,緊張之意。

雙方此前的那些爭鬥嚴格來說不過只是熱身,接下來這龍首戰區中,才是真正的決戰。

“此戰關係我諸天未來,而諸聖也在註視着我們,此戰,勝利必定屬於諸天!”徐北衍嘹亮的聲音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他的聲音中蘊含著一種特殊的韻味,讓得人不知不覺間就有些心潮澎湃。

下方諸天大軍也是有些沸騰,所有人望着徐北衍的視線都是帶着一些尊崇,顯然後者藉此狠狠的刷了一波威望。

徐北衍同樣是能夠感受到那些目光中的尊崇,當即心中頗為的滿意,最後他不再多說,心念一動,只見得前方那防禦結界便是徐徐的撕裂開來。

他手掌抬起,輕輕揮下。

轟!

那一剎,有無數道源氣衝天而起,鋪天蓋地的光影破空而出,宛如蝗蟲般遮天蔽日。

諸天大軍,出動了。

周元在這一刻率領着隊伍掠空而去,直指龍首戰區深處,他眺望着遠方,當諸天大軍動起來的那一瞬,他感知到那遙遠處,聖族聚集點,同樣是有着無數道氣勢凶悍的源氣波動爆發。

聖族大軍,也動了。

浩瀚的源氣引得這方天地在震動,高空上,有厚重的雲層匯聚而來,其中因為源氣的震蕩產生了雷霆,瘋狂的響徹。

暴雨傾瀉下來,籠罩整個戰區。

無數道光影撕碎長空疾掠,不知多久,諸天人馬眼中倒映着遙遠處一道道源氣升騰,那仿佛是一道看不見盡頭的源氣巨浪,以一種毀天滅地般的姿態,席卷而來。

其中正是無數聖族強者。

“殺!”

諸天大軍中,有充滿着殺意的吼聲響徹。

所有人眼中都是有赤紅升起,戰爭已是爆發,這裡沒有退後之路。

轟!

下一刻,兩股毀滅巨浪碰撞,宛如兩顆星辰撞擊在了一起,無法形容的衝擊波轟然爆發,整座石龍秘境仿佛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不知多少法域在這一刻張開,層層疊疊,壯觀到了極致。

若是此時從高空俯覽而下,可見這座遼闊的龍首戰區每一處,都在爆發出激戰。

轟!

周元拳頭之上覆蓋着漆黑毫毛,同時後背扇動着毫毛雙翼,他一拳轟出,虛空爆碎,恐怖的源氣洪流直接是生生的將一名聖族偽法域強者連人帶着那張開的法域轟碎,化為漫天血光。

鮮血傾灑下來,卻是無法接近周元的身軀便是被蒸發。

周元迅速的將這片區域清場,然後一揮手,一枚搬龍釘插入大地深處,將這片區域的錨點所激活,

旋即他身形再度暴射而出,對着另外一處錨點所在殺去,而與此同時,他也是在利用神魂感知時刻的關註着龐大的戰場。

雙方此時廝殺得極為激烈,不斷的有着法域在湮滅,那慘烈血腥幾乎是前所未見。

而在在周元的感知中,他發現諸天這邊竟然並沒有半點的頹勢,聖族雖說攻勢凶猛,但卻被諸天牢牢的抵禦住,甚至,從那一道道不斷被激活的祖魂錨點來看,反而是諸天這邊有點小優勢...

但周元卻感覺到有點不對勁...

他皺着眉頭,思索了數息,終於是明白了不對勁的來源...

因為在聖族的進攻中,他並沒有發現那些在情報之中所說的聖族最頂尖強者。

如那最讓人忌憚的太軒...

這些人毫無蹤跡,猶如未曾參戰。

而這個發現,讓得周元心頭有寒氣升起,在這種局面下,對方不參戰,必然是在準備着什麼。

周元抬起頭,望着聖族大軍那遙遠的後方,那裡有聖光籠罩,讓得他無法感知,他的眉頭緊皺,心中的不安變得更為的濃烈了。

這聖族,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

“聖族那邊,有一些最頂尖的強者沒有出戰!”

與此同時,在那秘境外的虛空中,諸聖註視着戰場,很快也發現了這一幕,而當他們的目光投向聖族那邊時,卻是發現那裡的虛空扭曲,顯然是被聖族的聖者出手干擾了他們的窺探。

金羅古尊眼神幽深,緩緩道:“對方的古尊也在干擾我。”

諸聖心頭一震,連聖族古尊都在出手,可見聖族那邊所隱藏,必有圖謀。

他們的眉頭也是在此時緊皺起來,心有不安。

金羅古尊雙瞳間有金光流轉,旋即金光越來越盛,雙瞳最終徹底化為如黃金所鑄一般。

金色雙瞳註視虛空,只見得那裡的虛空直接是化為了漩渦,在那其中,似有一股連諸聖都心驚的無邊偉力盤踞,如幽暗深淵,難以窺探。

那是聖族那位古尊的力量。

兩股足以輕易毀滅無數空間的偉力在不可知處碰撞,剎那間便是億萬次的交鋒,片刻後,似有一道冷哼聲自虛無中傳出,緊接着,金羅古尊金色雙瞳漸漸的淡化,而此時諸聖目光再度投向石龍秘境中時,只見得聖族遮蔽的屏障已被破去。

然後,他們便是見到在那戰場之後。

一座祭壇矗立,祭壇中央,有一名白袍男子靜靜盤坐,在其四周,那些之前未曾出現的聖族頂尖強者,則是以不同方位盤坐,似是在護法一般。

而當那層屏障被金羅古尊破去時,那白袍男子似有所察覺,當即他抬起頭,望着虛空,微微一笑。

“在下聖族太軒,想借石龍秘境中這些諸天精英氣血一用,助我登聖之路。”

他的微笑聲落下的那一刻,只見得其眉心處,豎紋緩緩張開,聖瞳顯露!

而聖瞳之內,有八顆星辰流轉!

赫然是八星聖瞳!

當那聖瞳張開時,其前方的空間開始扭曲,猶如是形成了一座門戶,而門戶內,只見有浩蕩氣血宛如洪流般的奔涌而出,最後被那聖瞳所吞沒,與此同時,一股極為恐怖的波動,開始在此時以驚人的速度,瘋狂暴漲!

整個石龍秘境的天地,都是在此時轟然的震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