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甲淵泉立於沙山之頂,狂暴驚天的源氣威壓橫掃,幾乎是蓋壓了整個天地。

那所顯露出來的八千億源氣底蘊,讓得周元眼皮子都是在微微的跳動,這種級別的對手,實在是讓人心驚膽戰。

吼!

吞吞爆發出低吼聲,巨大的身軀上,每一片鱗片都是在閃爍着金光,先天聖獸之威在竭力的爆發,抵禦着那種恐怖的源氣威壓。

吞吞晉入八品時間不久,嚴格來說,它算是法域第一境的實力,但先天聖獸終歸是不凡,所以即便是面對着法域第二境,它也毫不忌憚,可眼前的淵泉,卻是法域第三境!

而且還是第三境中的佼佼者。

所以,即便是吞吞這般身份,面對其時,也是如臨大敵。

周元的身影也是落在了一座沙山之巔,他手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毫不猶豫的催動了“源魂”。

霎那間,源氣與神魂之力交纏,最後融合成了一股更為龐大的力量,充斥於周元體內。

地聖紋也是在同時被催動,頓時間沙漠震動,有厚重的力量自大地深處滔滔涌來,最後灌註進周元的身軀之中。

隨着周元這諸多手段施展開來,那自他體內爆發的源氣威壓,也是在節節攀升。

面對着周元這重重變化,那淵泉卻是面色淡漠,並沒有顯得太過的驚詫,只是點點頭,漫不經心的點評道:“不錯,難怪赤鎏栽了。”

“但若只是如此的話,今日你這皮,我剝定了!”

當淵泉聲音落下的瞬間,他的身影憑空消失而去。

吼!

吞吞發出厲聲咆哮,龐大的身軀猛的躍出,只見得虛空都是在此時破碎開來,而它那閃爍着黑光的巨爪,直接是對着某處虛空重重的撕裂而去。

而就在黑光巨爪拍下時,虛空動蕩,一抹金光爆發。

金色大戟宛如是金龍咆哮,裹挾着磅礴無邊之力,直接是與那黑光巨爪硬碰。

鐺!

有金鐵之聲響徹而起,虛空層層破碎。

金戟紋絲不動,反觀吞吞巨大的身軀卻是被震得轟然倒退,獸爪上,金色的鱗片都是破碎開來,獸血傾灑。

巨爪上傳來的劇痛,讓得吞吞怒吼響徹,獸瞳之中滿是暴戾凶光。

“聖獸,那也不夠只是一頭畜生而已。”

淵泉自虛空踏出,眼神譏諷的看了一眼咆哮中的吞吞,淡淡道:“放心,等我將那周元皮剝下來,你這頭聖獸也別想跑,你這聖獸血肉,我吃定了。”

嗡!

淵泉身後,虛空的忽然破碎,鋒銳無匹的筆尖暴射而出,裹挾着浩瀚之力,帶起了無數道殘影,覆蓋淵泉周身要害。

淵泉淡笑一聲,手中金色大戟猛然一抖,宛如金龍出海般,一道金光皆是斬破無數殘影,最後精準無比的斬在了一處黑色毫毛筆尖上,頓時金鐵響徹,火花四濺。

金戟斬下,直接是將黑色筆尖震散開來。

不過無數黑色毫毛一散,卻是化為億萬黑色光刺,充滿殺機的再度對着淵泉覆蓋而去。

“雕蟲小技。”

淵泉腳掌一跺,虛空直接是爆碎開來,強橫恐怖的力道噴發,生生的將那無數黑色毫毛光刺直接蒸發。

“分山金斬!”

輕易的破解了來自那無數毫毛的攻勢,淵泉轉身便是金戟出動,宛如一道貫穿虛空的金色虹光,以無法想象之速,當頭對着周元怒斬而下。

那一斬,尚未落下,下方沙漠中,已是出現了一道長約數千里的深深痕跡。

金光斬下,周元渾身汗毛倒豎,這淵泉看似隨意的一斬,那所具備的威能,卻是比此前那赤鎏全力一擊還要來得恐怖,他感覺,這一斬,甚至足以重創他。

“大炎魔!”

周元不敢怠慢,一聲咆哮,身軀猛然膨脹,化為炎魔身軀,熱浪滾滾。

“萬鯨!”

同時揮動天元筆,體內所有力量盡數而動,身後虛空撞出了無數道巨大的古鯨虛影,然後迎上。

鐺!

驚天巨聲響起,緊隨而來的便是那近乎恐怖的風暴,風暴在沙漠中掀起漫天黃沙,周圍那一座座如巨人般的沙山更是直接被生生的夷平。

砰!

周元的身軀暴射而退,身軀撞破空氣,帶起了音爆聲,他那緊握天元筆的雙掌,虎口崩裂,鮮血滾滾。

他的身軀直接是墜入沙漠,轟隆巨聲中,直接是在沙漠中砸出了一個方圓百裡的深深沙坑。

這第一次的對碰,顯然是淵泉占據了絕對的上風。

淵泉望着那被轟進沙坑中的周元,眼中譏諷更甚。

轟!

不過就在此時,虛空破碎,巨大的陰影竄出,震耳欲聾的獸吼聲響起,吞吞那覆蓋着吞噬之力的鋒利爪光,閃電般的對着淵泉後背抓下。

但那爪光掠過,淵泉的身影卻是在漸漸的消散。

赫然是一道殘影。

吞吞獸瞳一驚,猛的低吼出聲,因為它感知到,那淵泉直接是對着下方的周元閃電而去,顯然是打算先集中力量解決掉周元。

但淵泉速度太快,幾乎瞬移般,直接是出現在了那巨大的沙坑中。

他手中金戟指向下方的周元,淡笑道:“我都不知道你哪來的膽子來找我。”

當其聲落時,這巨大的深坑中,突然有着一道道的源紋浮現出來,吞吐着恐怖的源氣波動。

淵泉眉頭一挑,道:“哦?在這裡佈下了層層源紋陷阱?”

“螳臂擋車罷了。”

淵泉眼中譏嘲更甚,下一刻,有一股熾熱與極寒融合的力量,猛然以其身軀為源點,轟然爆發。

砰!砰!

沙坑再度被橫掃,擴張,猶如是形成了深不見底的深淵海溝。

而那些源紋陷阱,更是直接被那股力量如秋風掃落葉一般,盡數的掃滅而去。

此前周元便是憑藉著源紋陷阱,陰了赤鎏一手,將後者重創,可如今再用來對付淵泉,卻是被後者輕易的掃滅,由此可見兩者之間的差距是何等的龐大。

震碎諸多源紋陷阱,淵泉眼中有冰冷殺意掠過,下一瞬,他不再給下方周元任何的反應時間,手中金戟直接是震碎虛空而出,彈指間,金光咆哮,快若閃電般的洞穿了周元的身軀,將其牢牢的釘在了沙漠深處。

整座沙漠,仿佛都是在此時震動了一下。

“還以為你能給我帶來一些樂子呢...”淵泉面無表情的望着那被金戟貫穿的身影,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

“也罷,早點解決了,也省得浪費時間。”

他伸出手掌,就欲將金戟取回。

不過,也就是在這一瞬,他瞳孔忽的微微一縮,因為他見到,那被金戟釘在沙漠深處的周元,渾身的皮膚突然化為了銀色,銀化的周元抬起手掌,下一瞬,袖袍中有七彩光芒閃爍。

劍吟聲,轟然響起。

嗡!

隨着劍吟響起的,還有着一道道七彩劍光。

那一瞬,七彩之光,覆蓋了這片天際,那股鋒銳之氣衝天,直接是將九天雲霄盡數的割裂。

而同時,似有低語響起。

“七彩斬天劍光,九劍歸宗。”

七彩劍光破空直指淵泉,一道接一道,赫然已達極致九之數!

漫天劍嘯響起,如驚雷滾滾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