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茫天空上,道道流光疾掠而過,速度之快,直接是帶起了音爆之聲,繼而有着音浪遠遠的傳開。

“殿下,我們快要接近這片戰區的核心區域了。”在那諸多流光前方,蘇幼微俏臉凝視着遙遠處,輕柔的聲音在此時都變得凝重起來。

周元聞言,輕輕點頭,此前在占據了幾處祖魂錨點後,他也直接是率領着人馬直奔核心區域,因為他明白,躲藏並不是什麼好的選擇,誰想要真正的盡數占據這片戰區,終歸還是得將對方盡數的剿殺。

此前他避而不戰,是因為對方隊伍的規模與實力都要強於他們這邊,可在經過此前那一戰後,論起隊伍數量的話,反而開始是他們這邊有些優勢。

當然周元明白,這種所謂的優勢毫無意義,對方那一位法域第三境,足以將一切都彌補。

甚至如果排除他這個不穩定因素的話,周元甚至懷疑,光是那淵泉一人,都有可能將他們這支隊伍直接團滅。

法域第三境,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對付,畢竟不論如何,這都是距離聖者境最近的一個層次...在那以往,這個層次更是讓得周元唯有仰望。

望着周元臉龐上的肅然神色,蘇幼微美眸中也是掠過一絲擔憂,雖說周元在面對着其他隊員時顯得從容不迫,但她卻能夠感覺到前者所承擔的壓力。

但面對着淵泉那種級別的對手,她也沒有辦法給予什麼實質性的幫助,唯一能做的,便是到時候拖住聖族的其他強者,為周元營造一個可以酣暢淋漓爆發自身的戰場。

似是感受到了蘇幼微的擔憂,周元偏過頭,衝著她微微笑了笑。

“放心吧,這些年下來,我所遇見的強敵可不只是這一個...法域第三境雖強,但結果如何,也得鬥過才知道。”

蘇幼微用力的點點頭。

“殿下,我相信你!”

周元一笑,速度陡然加快,率領着隊伍衝過前方的一片遼闊山脈,而就在此時,其眼瞳忽的一縮,疾馳的速度開始減緩,同時神魂之力鼓盪,直接是將身後的眾人盡數的攔截下來。

“怎麼了?”趙牧神,武瑤等人開口問道。

周元沒有回答,只是目光投向前方,只見得在那山脈之後,竟是一片看不見盡頭的沙漠,沙漠中有無盡狂風的席卷,流沙蔓延,形成了一座座巨大無比的沙丘,遠遠看去,宛如巨人在沙漠之中背山而行。

而此時,在那最高的一座沙山頂部,有一道人影盤坐。

那道人影,身披金甲,金色的大戟插在身旁,天地間狂風夾雜着沙粒呼嘯,力道驚人,可在其周身百丈處,卻是寂靜無聲,任何的狂風到了這裡,都是乖乖的變得溫和起來,如同小狗般從旁悄悄滑走。

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壓,自那道金甲人影體內瀰漫出來,整個沙漠天地,仿佛都是被壓制了。

望着那道金甲人影的時候,周元身後,所有人都是忍不住的變了臉色,有充滿着驚懼忌憚的聲音,自牙縫中吐出:“那是...金甲淵泉!”

周元的目光,銳利的盯着那道仿佛鎮壓住了整個沙漠風暴的金甲人影,這個人,正是此前碰過一面的淵泉,而此人,在聖族中也並非是乏乏之輩,論起聖族諸多法域強者,他絕對能夠擠入前十。

“你們來得比我想象的更慢啊。”當周元他們穿過山脈,出現於沙漠邊緣時,那身披金甲的淵泉也是抬起頭來,他並沒有在意其他的任何人,目光直接是停留在了周元的身上。

“我記起你了,諸天周元,前些年的古源天之爭,你力輓狂瀾,可是在我聖族中掀起了不小的動靜。”

淵泉的目光中,沒有任何的波瀾,然而就是這份平靜,卻是讓人感覺到了陣陣寒意。

“此前倒是我小瞧你了,以為只是一個小角色,所以並沒有太過的在意,這是我的失誤,而我也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淵泉嘆了一口氣,他輕輕拍了拍身上的金甲,發出了金屬碰撞的聲響。

“不過好在,我還有機會去彌補。”

淵泉手掌握上了一旁的金色大戟,身軀也是緩緩的站了起來,當他站起的那一瞬,這方沙漠天地似乎是變得昏暗了下來,一股無法形容的殺伐之意猛然爆發。

肆虐的沙漠風暴直接是在那股殺伐之意下凍結,天地間的溫度驟降。

沙漠錶面,更是有着寒霜在蔓延。

而在淵泉身後,黃沙凝聚,漸漸的形成了一座沙雕,那沙雕的模樣,赫然與周元完全相似。

淵泉似是在自語,但那所散髮出來的森然殺意,卻是讓得人頭皮發麻:“周元,我先前就說過,為了讓赤鎏他們能夠死得安心點,我會將你的皮剝下來,套在這沙雕上。”

“你...”

他手中金色大戟,遙遙的指向周元,眼神淡漠:“準備好接受製裁了嗎?”

金色大戟遙遙指來,裹挾着滔天殺意,然而周元神色卻是並未顯露出絲毫的畏懼,只是偏頭對着艾糰子,蘇幼微等人道:“這支隊伍其他人分散於四方,交給你們了。”

“這個人...”

“我與吞吞去對付。”

在其頭頂上,吞吞也是發出了低沉吼聲,獸瞳中黑光閃爍,顯然如臨大敵。

“小心。”

艾糰子等人眼中有些憂色,但還是叮囑到,因為這裡除了周元與吞吞,恐怕還真沒人能夠對那淵泉造成絲毫的威脅,而且,就算是周元與吞吞聯手,他們都抱着一點悲觀的心態。

畢竟他們都很清楚淵泉的強橫,那絕非是此前的赤鎏可比。

而一旦連周元與吞吞都無法撼動那淵泉,那麼今日,迎接他們的,無疑也將會是滅頂之災。

周元踏空前行,數步之後,便是跨入到了沙漠上空,出現在了淵泉前方千丈所在。

吼!

吞吞躍下,身軀迅速的膨脹,最後化為紫金巨獸。

淵泉盯着一人一獸,淡淡道:“源嬰境的源氣,游神初期的神魂...這種力量能夠將赤鎏他們給吃下去,真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難怪當年古源天中,會將我聖族天驕壓制。”

“不過可惜,你的傳奇之路,今天也就該結束了。”

當淵泉聲音落下的那一刻,有無邊浩瀚的源氣猛然自其體內爆發而出。

源氣威壓籠罩了這方天域,仿佛整個沙漠都是在此時顫抖起來。

而連周元的面色,也是在此時忍不住的微微一變,因為在他的感知中,這淵泉的源氣底蘊,赫然是超過了八千億!這比起此前的赤鎏,無疑是強悍了不止一個檔次。

這是何等恐怖浩瀚的底蘊!

淵泉身後浩瀚源氣如海,他手中大戟指向周元,嘴角的笑容開始變得猙獰,殘酷。

“周元,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今天想要如何越級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