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龍秘境之外。

巨大的光幕懸浮,其中有無數光點在不斷的閃爍,碧綠與猩紅兩種顏色如同兩條大龍般不斷的互相侵蝕,帶着一股慘烈之氣。

諸多聖者望着光幕,面色皆是有些凝重。

從眼下的情況來看,在祖魂錨點的爭奪上,聖族無疑是占有一些優勢。

這讓得諸聖心頭都是有點沉重,祖魂錨點的占據多與少,將會關係到雙方誰能夠將石龍牽引而動,但眼下他們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靜待着最後的結果。

“咦?”

而在緊繃氣氛瀰漫時,突然有一道細微的驚訝聲響起。

一名聖者望着光幕的某處,那裡原本是猩紅一片,可此時,卻突然的有着一顆顆碧綠的光點在被點亮。

金羅古尊也是盯着那裡,道:“那裡是第七十七戰區?”

立即有聖者點頭應聲。

“那片戰區,是由周元負責的吧?”金羅古尊目光看向蒼淵。

蒼淵笑着點點頭,他袖袍一揮,眼前有光影匯聚而來,顯露出了一場驚天大戰,正是先前周元斬殺赤鎏等三位聖族強者的景象。

周圍一些聖者嘖嘖稱嘆,顯然對此也是略微有些驚訝,畢竟此前他們的感知也曾掠過此處,但當他們在見到那支由淵泉所率領的聖族隊伍後,便是沒有再對周元等人報以希望,當時甚至覺得這七十七戰區應該是要盡數丟失。

可如今突然再看,誰都沒想到,那聖族的隊伍,竟然直接是被周元等人吃了一半了...

三名法域第二境的損失,對於淵泉的隊伍來說,無疑算是傷筋動骨。

“蒼淵,你這弟子,真是讓人感到驚喜不斷。”金羅古尊笑道,雖說周元他們開始占據的祖魂錨點從數量來說,還不足七十七戰區的十分之一,但這總是一個不錯的開頭,以他們隊伍的規模,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算是挺好了。

蒼淵一笑,剛欲說話,那一旁有淡笑聲傳來:“這周元的表現是還不錯,不過那淵泉所率領的聖族隊伍,眼下幾乎占據了這片戰區大半的祖魂錨點,看他們推進的方向,應該是直指戰區核心,周元他們雖說努力,恐怕卻是難以改變什麼,而且一旦等那淵泉騰出手來,一名法域第三境,恐怕足以給他們帶來毀滅之災。”

蒼淵目光瞥了一眼似乎一臉可惜的綠柳大尊,這家伙言語雖然隱晦,但那潛藏的意思,無非是說周元他們不過是在做無用之功,這片戰區,遲早會丟失。

其他的一些聖者聞言,輕嘆一聲,綠柳所說,倒也的確算是實情,雖然如今周元他們斬殺了對方近半的強者,但那最強的淵泉並未參戰,而以對方那法域第三境的實力,的確是有着力輓狂瀾的資格。

到時候,這片戰區,還是將會屬於聖族。

金羅古尊深邃的目光註視着石龍秘境內,似是看見了那片戰區中所發生的一切,他沉默了片刻,緩緩道:“結局如何,還是得看最後,我們身為旁觀者,未必能夠洞悉所有。”

綠柳也是笑着點點頭,似是表示認同,然後他看向面前巨大的光幕,笑道:“徐北衍所率領的隊伍,倒是收穫不小,所在戰區,已是有着盡掃的跡象。”

金羅古尊目光轉向那徐北衍所在的戰區,也是輕輕點頭,贊道:“徐北衍天賦卓越,倒的確是顆不錯的苗子。”

此話倒是不虛,放眼諸天的法域境,除了已經入聖的顓燭,恐怕還真沒人能夠比得上徐北衍。

綠柳臉龐上浮現出一抹笑意:“以徐北衍的天賦,若是能夠一份祖龍魂髓,入聖應該是十拿九穩。”

蒼淵淡淡的道:“眼下這裡大局未定,綠柳你就已經在打着祖龍魂髓的主意了?這吃相未免太難看了一些吧?”

綠柳面容不變,道:“只是說一些實話而已,若是最終我諸天能夠略勝一籌,徐北衍的功勞毋庸置疑,若是他都不能得到一份祖龍魂髓,誰又有資格?”

蒼淵搖搖頭,道:“功勞如何,不是靠你一張嘴,到時候自有評判,而且眼下還未到最後,你怎麼就肯定徐北衍的功勞毋庸置疑?”

綠柳皮笑肉不笑的道:“徐北衍不是毋庸置疑,難不成還是快要將七十七戰區祖魂錨點丟光的周元嗎?”

“夠了!”

金羅古尊眉頭一皺,沉聲道。

“眼下未到結束,一切廢話都不用多說,大敵當前,你們竟也還有心思在這裡互相拆臺?”

蒼淵與綠柳這才收聲,目光冷冽的對碰一下,最終轉了開去。

...

轟!

一柄長約數丈,通體斑駁漆黑的長釘被轟然釘入大地中,頓時這片大地開始震動起來,隱隱似是有着若有若無的龍吟響起,緊接着有一道道光線自大地中蔓延開來,若是從高處俯瞰下來,則是會發現這些光線猶如蜘蛛網一般,覆蓋了這片百裡區域。

“成功了。”

周元望着那搬龍釘刺入大地,占據了此處的祖魂錨點,臉龐上也是有着一抹笑意浮現出來。

此前他們在解決掉那支追殺的聖族隊伍後,也是在開始占據祖魂錨點,而小半日下來,他們已經占據了附近區域約莫六處錨點。

“這附近的祖魂錨點已經被盡數占據,如果我們還要占據更多的話,就得往戰區深處挺進,只是那樣的話,可能就會遇見那支隊伍的另外一半了。”蘇幼微來到周元身旁,清麗俏臉有些凝重。

其他人也是看來,雖說先前擊敗了那支聖族隊伍讓得他們的士氣大振,但他們也並沒有因此失去理智,他們明白,那支隊伍的最強者,還並未出手。

如果他們要挺進戰區深處,就會與那淵泉碰面。

那是一位法域第三境的頂尖強者,實力遠超他們這裡的任何人。

周元神色倒是沒太多的波瀾,戰區核心處的祖魂錨點將會極為的龐大,如果要論起質量來說的話,那裡的一處,就頂的上外面十數處,所以對於那核心處的祖魂錨點,他是勢在必得,絕對不可能相讓的。

“那支聖族隊伍,被我們吃了一半,論起人數優勢,現在是在我們這邊。”周元目光掃過眾人,平靜的言語所攜帶的從容,讓得隊伍中那種忐忑的情緒都是被安撫了下來,畢竟經歷了此前的戰鬥,已經沒有人再敢小覷於他。

“那法域第三境的淵泉,到時候交給我與吞吞來對付。”

聽到此話,眾人皆是一驚,最終默默點頭,如果說這裡有誰還能夠對淵泉那種法域第三境的強者造成威脅的話,也就唯有周元與吞吞了。

“不過我們的對決,不能讓得聖族其他強者來干擾。”周元面色肅然。

隊伍中,眾人對望,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那肅殺決然之意。

“隊長放心,其他人,我們會用命來為你們牽制!”

...

七十七戰區深處。

一處山頭上,淵泉望着不遠處大地上被占據的節點,眼神淡漠。

此時其後方虛空波動,一道身影浮現出來,正是如今這個隊伍中,除了淵泉外,僅剩下的一位法域第二境強者。

“隊長,赤鎏他們恐怕出事了,我此前發出感應信號,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那法域第二境的聖族強者面色難看的說道。

淵泉雙目在此時微眯了一下,他沉默數息,道:“看來我們是被戲耍了。”

此前的分兵,或許正中了對方下懷,只是讓得淵泉有些疑惑的是,對方那陣容,憑什麼吃得下赤鎏三位法域第二境?

“有意思。”他淡笑了一聲,只是身旁那聖族強者能夠感應到其言語間蘊含的深深殺意。

“現在怎麼辦?需要改變原定目標,先將這群老鼠清理掉嗎?”那聖族強者問道。

淵泉擺了擺手,漫不經心的道:“不必理會,繼續前往核心區域,那支隊伍的隊長看起來是個有野心的人,他一定會主動來的。”

“他勾起了我的興趣。”

淵泉笑着,眼瞳之中,卻是有着殘酷的殺意在凝聚而來,引得四周的溫度都是陡然降低。

“為了表達重視,我會為他打造一座石像,然後剝了他的皮,披在上面,當做我的一個收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