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赤鎏隕落的那一刻,這片區域的所有人都是察覺到了他那一道消失的氣息,這所引發的震動,幾乎是天崩地裂的,幾乎所有人都是在此時停了手,目光有些獃滯的望着遙遠處那一片已經開始形成岩漿海域的地形。

那些屬於周元隊伍中的人,心中掀起了巨浪,他們怎麼都沒想到,周元竟然在這麼短暫的時間中,就已經分出了勝負。

要知道,那可是一位聖族的法域第二境的強者啊!

這種層次的存在,不論是放在哪裡,都絕對算得上是頂尖了,可現在,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斬殺了。

他們的眼中震驚在瀰漫著,此前他們會來到周元的隊伍,更多的其實是無奈之舉,因為他們從其他更強的隊伍挑選中落選了,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進入周元的隊伍。

在他們看來,周元雖說煉製祖龍丹,導致名氣不小,但在這石龍秘境中,這些名氣並沒有任何的作用,畢竟那些聖族強者,可不會因此就對你有半點的留情。

在這種戰區爭奪中,跟着一個實力強橫的領頭者,對他們而言無疑更有好處,而周元怎麼看,都不太像是這種人。

如果不是他有着吞吞幫忙鎮場的話,他們感覺恐怕這支隊伍的規模還會再小一圈。

這就是他們最原本的想法,但現在,這種想法被硬生生的扭轉了過來,不扭轉不行,因為這殘酷的現實會一巴掌一巴掌的把你臉龐打得稀碎。

不過對於這種震撼性的打臉,這些周元隊伍中的隊員們,心中卻並沒有任何的不滿,反而是有着狂喜在開始涌動。

他們雖然之前有點眼瞎,但好在的是,他們運氣還不錯,最起碼他們還站在周元的船上。

而與這些隊員的又驚又喜相比,那聖族的隊伍,則是滿心的駭然,他們同樣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要知道這赤鎏可是他們隊伍中,除了淵泉隊長之外的最強者!

可現在,他竟然是栽到了一個諸天的源嬰境手中?

他們無法理解這是怎麼發生的。

可不管能不能理解,事實就擺在這裡,赤鎏徹底消失的氣息,讓得他們明白,他們這邊暫時的領頭者已經敗亡。

這無疑是令得聖族隊伍有些騷動,士氣都是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不要發獃了,拿出你們所有的力量,將這些聖族,全部都埋在這裡!”而此時,周元淡淡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直接是落到了所有隊員的耳中。

“是!”

此前面對着周元的指揮,命令,隊伍中還有一些桀驁的人不太情願,可現在,他們卻幾乎是在第一時間應喝出來,然後那充滿着森寒的目光,便是投向了此前糾纏的對手。

下一刻,一道道源氣再度爆發起來,廝殺繼續開啟。

周元立於虛空,他望着那一處處激烈的廝殺,然後直接將目光投向了另外一處虛空的戰場。

那裡是吞吞在與另外一位法域第二境糾纏。

雙方鬥得極為的凶狠,但一時間卻是難以分出勝負,顯得有些膠着。

不過這種膠着隨着周元的視線投來,那名聖族的法域第二境面色就變得有些難看起來,赤鎏的隕落,同樣是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他雖然不清楚周元是怎麼辦到的,但這些都不重要。

他的實力比赤鎏要稍弱一點,連赤鎏都栽在了周元的手中,那他呢?更何況,他眼前正在對付的這頭聖獸,戰鬥力已經不弱於他了。

“局面有些不妙了,必須想辦法脫身,然後通知淵泉隊長!”

他此時明白了過來,眼前這支隊伍的領頭人,一直都是在藏拙,他們明明擁有着不弱的力量,卻做出了一副被追殺得狼狽逃竄的模樣,而直到他們這邊最強的淵泉不耐煩這種無止境的追殺開始分兵離開後,這此前的綿羊,就脫下了羊皮,露出了猙獰的獠牙。

眼下必須立刻通知淵泉隊長,然後暫緩節點的占據,集合力量將眼前這支諸天的隊伍剿滅!

心中閃過這些念頭,這位法域第二境幾乎是不再有任何的猶豫,只見得其袖袍一揮,那擴散的法域猛然間收縮,最後法域直接是覆蓋在了其身軀上。

他身披法域,將力量運轉到極致,一步跨出,便是撞碎虛空,直接遁逃。

“玄王!”

不過,就當其要踏入虛空而去時,突然有一道淡漠的聲音,自四方傳來。

隨着那一道聲音的落下,那名法域第二境的強者頓時驚駭欲絕的感覺到,自身身軀上的法域,仿佛是在此時凝滯了一瞬,那種感覺,猶如是法域受到了某種壓制。

這讓得他無比的駭然,要知道這種壓制,他以往只是在聖者的身上才感覺到過!

然而眼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雖說那種壓制僅僅只持續了瞬息,可此時逃命的時刻,一息,就足以改變結果。

吼!

也就是在這一刻,有低沉凶狠的咆哮聲猛然傳來,只見得一道黑洞在那聖族法域第二境強者後方成形,黑洞四周虛空蠕動着,最後形成了猙獰的血盆大口。

正是吞吞的吞噬之口!

黑洞般的巨口旋轉,吞噬之力爆發出來,只見得那聖族法域第二境強者身軀上的法域之力在迅速剝落,短短數息,當那種特殊的壓制失效時,那法域第二境強者周身的法域之力幾乎是被吸得七零八落。

那法域第二境心中寒氣大盛,隨着那些護身的法域之力被扯碎,他幾乎是有着一種裸奔的感覺,這讓得他感覺不到一點的安全感。

如果在這個時候有人突襲而來,那麼他將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所以幾乎是在下一瞬,那法域第二境強者毫不猶豫的再度運轉自身法域,頓時有法域之力再度將要涌出。

可就在這霎那間,有細微的破風聲傳來,他看見了一道漆黑的流光洞穿虛空而來,然後直接是在下一刻,捅穿了他身軀外所剩不多的防禦層,最後伴隨着一道細微的悶響,黑光破體而出。

那一刻,他看見了黑光內,似乎是一隻斑駁的黑筆。

不過其中散髮出來的那種絕世鋒銳,讓得他明白,那黑筆,赫然是一柄威力強橫的聖源兵,不然它不可能如此輕易的洞穿他的肉身。

噗嗤。

一口鮮血直接是自其嘴中噴了出來,體內的源氣也是陡然間出現了紊亂。

這位法域第二境的聖族強者,已經在周元與吞吞的這種默契聯手中受到了重創。

不過還不待他將體內傷勢稍稍的鎮壓,後方虛空破碎間,吞吞那龐大的身軀已是裹挾着滔天凶氣撲來,整個虛空都是在它這一躍下,宛如水晶般的破碎開來。

同時在那前方,周元的身影閃現,他手掌一握,天元筆倒射而出,下一刻,足以引得星空搖曳的攻勢,開始如暴雨般的傾瀉而至。

周元與吞吞都是在此時爆發出了最為凶猛的聯手進攻。

那名聖族強者沒有任何的選擇,只能吞下血沫,面露瘋狂的迎戰。

他甚至毫不猶豫的張開了眉心的聖瞳,霎那間的戰鬥力暴漲。

三道光影在虛空中凶悍的碰撞,短短不過片刻間,便是交手了上千回合,數萬里內的虛空,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蕩,那種動靜,比起此前周元與那赤鎏時,還要更為的狂暴。

但這種碰撞,持續的時間也更為的短暫。

不論周元與吞吞,都是有着單獨抗衡法域第二境的實力,此時聯手,自然是毫不費力的壓制住了這位聖族強者,更何況,在先前後者已經被周元所傷。

所以,當戰鬥持續了不久的時間後,吞吞找到了機會,宛如黑洞般的巨嘴撕裂虛空,將一大片蒼穹連帶着那名身軀被撕裂得千瘡百孔的聖族強者,一同給吞了下去。

戰鬥結束得比周元想象的更快。

周元自虛空現出身形,他手握天元筆,筆尖不斷的有着血跡滴落,每一滴鮮血落在地面上時,都將會砸出一個千丈巨坑。

這些都是那名聖族強者的精血。

前方的虛空中,吞吞也是踏了出來,此時的它身軀龐大如一座山嶽,渾身金鱗閃爍,威嚴神秘的同時散髮着古老的凶氣。

它的肚中有黑光涌動,其內仿佛自成空間,可吞萬物。

吞吞對着周元發出一道低吼聲,後者微微點頭,那聖族強者已被重創,如今被其吞入肚內,即便眼下不會立即隕落,可隨時間推移下去,遲早會被吞噬之力抹滅,最後化為養分滋潤着吞吞本體。

在解決了這第二位聖族強者後,周元也沒有半點歇息,直接是帶着吞吞沖向了那第三位聖族法域第二境。

這第三位聖族強者此前被艾糰子三位法域第一境所糾纏,不過雙方的戰鬥間,艾糰子三人顯然是盡落劣勢,在這短暫時間中,三人中除了艾糰子還在苦苦支撐外,另外兩人也已是重傷,看上去格外的凄慘。

不過三人皆是頗有凶性,或者說是周元斬殺了赤鎏給予了他們信心,所以即便自身情況極為的不妙,但依舊是在拼命的糾纏着那已經開始有些驚懼不安得第三位聖族強者。

而當周元與吞吞在這處戰場現出身來時,艾糰子三人幾乎是面色慘白,渾身鮮血的跌坐下去,周身源氣紊亂,竟是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辛苦了,接下來交給我們。”

周元對着三人輕聲說了一句,看這模樣,若是他們再晚來一會,恐怕三人將會步上那赤鎏的後塵。

而此時,那第三位聖族法域第二境見到出現的周元與吞吞,則是面色大變,眼中滿是駭然恐懼,顯然他毫不猶豫的就要破碎虛空而逃。

不過他的逃竄,直接是被虛空中張開的黑洞巨口生生的逼了回去。

下一刻,周元與吞吞爆發出滔天凶威,沖了上去。

大戰再次爆發。

直到天地間又是有着毀滅的煙花爆發,那是法域在破碎。

當滿身鮮血的艾糰子三人睜開眼睛時,便是見到那毀滅煙花中,巨大的獸影以及青年帶着滔天的凶煞之氣,踏空走出。

他們忍不住的有些心潮澎湃,因為他們知曉,在與聖族這第一次的硬碰中,勝利,屬於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