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劍嘯聲充斥天地,九道七彩劍光衝天而起,那剎那間所爆發的鋒銳之氣,猶如是能夠斬裂天穹。

這七彩劍光自然便是周元所修的七彩斬天劍光!

不過以往的他,始終無法做到九道劍光齊出,自然也難以將這一道源術的威力發揮到極致。

但伴隨着此前兩年的閉關,如今,這七彩斬天劍光,終是能夠顯露崢嶸。

九道七彩劍光破空,在那呼嘯之間,劍光竟是漸漸的相融,隱隱間,猶如是形成了一柄七彩晶石般的長劍,那七彩晶劍以無法想象之速,裹挾無法想象之銳,一個呼吸都未過,劍光已是出現在了淵泉面前,猛然暴刺而下。

突如其來的凌厲反撲,讓得那淵泉雙目都是微眯了一下,那撲面而來的鋒銳,也是令得他眼中首次的出現了一點驚詫。

這道源術,論起威能倒還算好,可這種無堅不摧的鋒銳,卻是相當驚人。

淵泉目光閃爍,那覆蓋着金甲的雙掌猛然合攏,浩瀚源氣席卷而來,雙掌之間的力量,足以將萬里山嶽都是推為平地。

暴刺而來的七彩晶劍,則是剛好被那金甲雙掌猛然合攏壓住,宛如兩顆星辰匯聚。

兩股力量在瘋狂的對沖,七彩晶劍緩緩的推進,鋒利的劍尖切割着虛空,試圖衝出淵泉雙掌的封鎖,洞穿其身軀。

但它終歸還是小瞧了淵泉那恐怖的源氣底蘊。

兩者的僵持,持續了十數息的時間,就在那七彩晶劍劍鋒觸碰到淵泉身上金甲的時候,一道細微的劍痕出現,但與此同時,淵泉面色冷漠的猛然雙掌一合,那匯聚了周元全力的七彩晶劍,便是被其生生的壓得破碎開來。

“這一道源術不錯,有些可取之處。”

“不過這就是你費盡心機爆發的反撲嗎?說實在的,這讓我有些失望呢。”淵泉望着掌心間化為無數七彩光點的晶劍,淡淡一笑。

不過,就當他這話剛落的時候,其身後的虛空忽然悄然的破碎開來,一道七彩光華陡然暴射而出,以一種驚人之速破碎了虛空,直指淵泉!

竟又是一道七彩晶劍!

突如其來的變化太過的突然,就連那淵泉都沒有反應時間,那一柄七彩晶劍便是裹挾着無邊鋒銳,直接是劈斬在了淵泉身軀外的金甲之上!

鐺!

嘹亮的金鐵之聲在虛空爆發。

附近虛空被鋒銳劍氣生生的絞碎。

淵泉面色在此時有些陰沉下來,他一拳轟出,浩瀚源氣而動,一拳之下,天際仿佛都是黑暗下來,而那七彩晶劍,直接是被他一拳轟得爆碎而開。

他偏過頭,望着虛空某處,只見得那裡空間波動,一道人影浮現出來。

正是周元。

淵泉又是看了眼下方被金戟釘入大地深處的周元,卻是見到那個周元已是化為一具銀色的傀儡。

顯然,周元以這傀儡吸引了他的註意,而其本體則是遁逃而出,伺機尋找破綻,給他來一次偷襲。

淵泉眼中有濃郁的殺意升騰起來,因為伴隨着此前那七彩晶劍的斬下,他身軀上的金甲開始出現了裂痕,裂痕在迅速的蔓延中,最終徹底破碎開來,化為漫天光點,倒是絢麗的很。

“竟然能夠破了我的萬鱗金甲術...真是低估你了這小老鼠的威力。”淵泉盯着周元本體,道。

“兔子急了也會咬人,是吧?”周元倒是並不在意淵泉眼中讓人毛骨悚然的殺意,笑了笑,說道。

只是他心中難免一沉,先前的伏擊,本是想要給淵泉造成一些傷勢,但他還是低估了後者的手段,九道斬天劍光劍光齊出,卻僅僅只是斬破了淵泉身軀外的金甲。

淵泉搖搖頭,道:“那咬完人後,兔子是什麼結果,你也應該知曉的吧?”

他嘴角帶着笑意,笑意漸漸的變得猙獰起來。

淵泉手掌一握,金色大戟暴射而回,被其一把握住,然後凌空一跺。

有恐怖源氣波浪爆發開來,緊接着,淵泉那漠然的聲音,陡然響起:“聖燭法域!”

轟!

呈現灰白色的法域,在此時以淵泉為源點,猛然擴散,直接是籠罩了這方天地。

周元與吞吞皆是被法域自虛空中擠出,恐怖的壓迫感自法域中瀰漫而出,讓得一人一獸眼瞳中都是佈滿着凝重。

法域中,灰白之光升騰,隱隱間,竟是在那虛空間,形成了一隻巨大的灰白蠟燭,蠟燭之上,跳動着白色的火焰,火焰升騰間,周元的神魂都是在此時有些刺痛起來,顯然是感應到了極大的危險。

巨大的灰白蠟燭矗立於法域間,蠟油滴落,瞬間化為了灰白色的海洋。

周元眼神凝重的盯着那蠟油海洋,在那深處,他隱隱的看見了許多的影子。

“游神境的神魂,感知還真是有些敏銳呢。”淵泉見狀,微微一笑,旋即他手掌一抬,只見得那蠟油海洋猛的捲起萬丈巨浪,而此時周元與吞吞方纔見到,在那海底,竟是有着一道道似人似獸般的各種影子。

這些影子被厚厚的蠟油所覆蓋,眼神空洞。

“這是我聖燭法域的力量,只要被封印在法域中,便會成為傀儡蠟像,從此以後,生死由我掌控。”

淵泉望着那些蠟像,眼神有些熾熱:“這些都是我這麼多年的戰利品,怎麼樣?很美麗吧?”

他的目光轉向周元,吞吞,嘴角的笑意更為的讓人心悸。

“而今天之後,你們也將會成為我的收藏品中的一員...是不是覺得這是一件很讓人期待的事情?”

周元面色有點難看,若是真被這家伙做成了蠟像,那可真是一件讓人生不如死的事情。

吞吞也是發出一聲低吼,獸瞳看了周元一眼,顯然是在說,接下來怎麼辦?

周元眉頭緊鎖,面對着這種強敵,連他此時都感覺到格外的頭疼,這場戰鬥,想要取勝,恐怕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而在一人一獸盤算着這一次戰鬥的勝機所在時,那淵泉卻是面露譏諷,袖袍一揮。

下一刻,那蠟油海洋中,無數道蠟像猛然動了起來,旋即便是形成了一支蠟像大軍席卷而出,裹挾滔天源氣,轟然間對着周元,吞吞沖殺而去。

那一幕,委實壯觀到了極點。

但這落在周元與吞吞的眼中,卻是開始有些頭皮發麻。

這淵泉,真他娘的是個鋼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