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蘇幼微的話語問出來的時候,幾人所在這片小範圍區域的空氣仿佛是莫名的凝固了一瞬。

幾人的目光都是停留在周元的臉龐上。

關於周元與神女大人間的關係,其實這絕對算的上是諸天城中各方天驕最為關心的話題,不過此前雖然有諸多的猜測,但終歸是沒人真的下定論,當然,這與其說是不想,更或者說是一種不願...

他們才不想承認神女大人真的與周元有超出友誼的關係!

面對着幾人的註視,周元首先是怔了一下,旋即面露坦然,笑道:“我與夭夭相伴多年,如果沒有她的陪伴,恐怕我也不會走到現在這一步,這些年我們經歷生死,在我心中,她永遠不會是什麼神女,只會是那個當年隨我從周家祖地中走出來的夭夭。”

在那多年前,剛剛打開八脈的稚嫩少年,帶着同樣懵懂的女孩,初入人世。

或許兩人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便是牢牢的羈纏在了一起,再也無法掙脫。

周元話語說出時,面前的三人都是出現了片刻的失神。

趙牧神是純粹的震驚,他震驚於周元與神女竟然是真的情侶關係,他明白,這話如果傳出去,整個諸天城都會為之震動,雖說他對神女倒是並沒有什麼其他的心思,但初一聽見此事時,也不免有些異樣的情緒。

那是一種本能的嫉妒吧。

雖說神女大人的容顏氣質,絕對算得上是頂尖,但真要比起來,眼前的蘇幼薇,武瑤也是各有千秋,並不會在顏值氣質上面比神女遜色多少,她們在這諸天城中,同樣是有着許多的追求者。

但神女厲害在光環太耀眼了,這個分數一加上去,對於許多男人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毒藥,充滿着誘惑。

再加上能夠來到諸天城的,必然是諸天中的頂尖精銳,這等人物在各自所在的天域勢力中,也是萬眾矚目般的存在,所以當他們在看見這般耀眼之物時,心動是難免的。

而武瑤的情緒就稍微複雜點,說實話,她對於周元倒是沒有幾分男女間的情愫,兩人從以前來說是敵非友,但因為她的體內有着來自周元的聖龍之氣,兩人也為此爭奪多年,那份糾纏真的是難以釐清。

不過對於周元,她倒是有一些純粹的青睞與欣賞,因為她清楚眼前的人當年是被打落了何種的深淵低谷,可他最終卻是能夠從深淵裡面爬出來,並且最終將一切都逆轉。

這份心性與本事,是武瑤一直高看周元的原因。

所以對於周元跟神女間的關係,她更多只是抱着驚訝,因為在她的感覺中,這神女大人太過的淡泊,這般性格,竟然也有男子能夠讓她上心?這倒真是有些不可思議。

與趙牧神,武瑤比起來,此時的蘇幼微,應該就是那個內心最難過的人。

周元坦然的答案,讓得她貝齒忍不住輕咬住了紅唇,因為與其他兩人不同,她的心中,應該是一直都在喜歡着周元...或者說,從在大周城磅礴大雨的那一天,當周元一腳踹開那緊閉的醫館大門時,她的心中就被烙印下了他的影子。

即便如今的她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在淤泥中髒兮兮的小女孩,可她的心中,依舊是牢牢的記着那一幕。

這麼多年下來,不乏有諸多頂尖天驕心繫於她,但她都是淺笑婉拒,因為她知道,她內心深處那一幕永遠不會因為任何的原因淡化,所以,她也不可能會接受其他的男子。

而如今,心中所系者,卻是心繫於她人。

繞是以蘇幼微這素來柔韌的性格,此時都是心中微酸。

不過,她清麗的臉頰上並沒有顯露太多,只是在經過數息的沉默後,展顏露出笑容,輕聲道:“殿下與神女大人,倒是...般配。”

周元望着有些強顏歡笑的蘇幼薇,一時間也是無言,他又不是多麼愚鈍之人,自然是能夠感覺到蘇幼微對他有一份情感,只是感情這種事情,真是沒有什麼道理可言的。

蘇幼微也是知曉自身情緒不好,所以在略作交談後,便是轉身離去。

趙牧神與武瑤也是隨之而去。

周元望着他們離去的身影,一時也只能輕嘆一聲。

在那一旁,一直未曾說話的夭夭眸光投來,她的眼神似乎是比平日里變得柔和了許多,只是嘴中卻是說道:“看來她對你用情也是很深,其實這世間男子,左擁右抱,坐享齊人之福也不在少數,你若是有意,未必不可。”

周元輕咳一聲,大義凜然的道:“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這種時候,只要是個有腦子的人都明白,這種話應下來就是一個死字。

夭夭似是笑了笑,旋即她微微沉默,神色變得認真了一些:“其實相對於我,可能她反而才更為適合你一些,我這般情況,未來真是不知會是什麼樣子。”

言語間,終是顯露了一些罕見的無助。

周元伸出手掌,牽住了她那纖細柔嫩的小手,緩緩的道:“這種話就別再說了,不管未來你會變成什麼樣,只要你沒把我一掌給殺了,我就會與你糾纏不休。”

夭夭眸光閃動,將手中提着的吞吞給丟了下去,然後在周元有些驚愕的目光中,上前一步,投入他的懷中,纖細雙臂將他環着。

而此時附近還有一些人未曾退走,見到這一幕,皆是如遭雷擊。

周元有些詫異夭夭的舉動,平日里她可是很少如此顯露情緒,看來先前他的話,對她也是造成了不小的觸動,於是他嘿嘿一笑,心安理得的攬住了懷中纖細腰肢,貪婪的嗅着那陣陣幽香。

夭夭臉頰靠在周元胸膛,那一對美眸則是望着蘇幼微他們離去的方向,眸光幽幽,不知在想着什麼。

...

蘇幼微三人走出了大殿,一路有些沉默。

趙牧神受不了,借了個由頭溜了,倒是武瑤跟隨着蘇幼薇,許久後,方纔慢慢說道:“以往我倒是納悶,為何你屢屢針對我,現在來看,原來是因為周元。”

以前在混元天時,武瑤對蘇幼微倒是格外的欣賞,一直想要與其交好,但蘇幼微並不怎麼接受,反而屢屢與其交手,搞得武瑤心中還是有幾分鬱悶。

現在來看,終於是明白,敢情是因為周元。

蘇幼微情緒有些低落,沒有回話。

武瑤看了她一眼,道:“這位神女大人的身份你可能隱約也知曉一點,說實話,我其實並不看好他們,到得最後,說不定雙方皆傷。”

蘇幼微輕聲道:“你應該知道,殿下的性格是不會輕易放棄的,所以不管未來會發生什麼,他都一定會去面對,而不是放手。”

武瑤微怔,旋即螓首輕點。

“我覺得你沒必要這麼難過,這世間男人也沒什麼好的,我們這兩年配合這麼好,大不了我們兩個相處到老,倒也是有趣。”武瑤撞了撞蘇幼微手臂,狹長鳳目中流露出一絲笑意。

蘇幼微搖頭失笑,此時虛空中暴雨突然降落,她伸出潔白纖細的小手,接着眼前的雨水,然後說道:“我只是突然有些後悔,當年去了混元天。”

武瑤無奈,蘇幼微這還是放不下呢。

周元那個混蛋,倒是真的可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