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趙牧神跪下去的那一瞬,他整個人顯然是處於一種懵逼的狀態,因為驅使他跪下的,並非是任何的外在力量,而是一種源自他身體最深處的力量,那種力量對於他而言,熟悉到了骨子裡面,在他當年平凡弱小時,也正是這股力量,讓得他一次次的蛻變。

那是他的...饕之氣運。

而如今,也正是這股力量,讓得他在碰觸到那雙掌間捧着的小東西時,直接毫不猶豫的跪了下去。

在一旁,蘇幼微與武瑤望着這一幕,饒是以她們的心性,此時都是忍不住震驚的張大了小嘴,眼中滿是驚愕。

與趙牧神合作這兩年來,她們自然很清楚這個男人心中是何等的驕傲,這種人,你可以直接將他抹殺,但卻不可能讓得他從內心深處妥協服從,正因為如此,當她們見到趙牧神這乾脆利落的下跪時,頓時感覺到了陣陣荒謬。

不過兩女皆是聰慧,很快眸光便是停在了趙牧神即便是單膝跪下,但依舊是伸出雙手穩穩捧住的小獸...

“這是...吞吞?”蘇幼微有些驚訝,顯然是認出了這個當年在大周城時,就陪伴在周元身邊的可愛小獸。

此時的吞吞也是脫離了睡眼惺忪的狀態,它眨巴着獸瞳盯着眼前趙牧神那依舊處於茫然的臉龐,然後眼中划過一些稀奇之意,顯然它是在這一瞬間,感應到了兩者間的某種特殊聯繫。

它為祖饕,乃是天地間唯一。

而天地神妙,有頗多神異,那趙牧神體內的饕之氣運,便是以祖饕這種先天聖獸為源頭而生,從某種意義來說,兩者的確算得上是同源,雖然即便兩者在此之前幾乎從未有過絲毫的接觸...

不過,當兩者一旦接觸時,自然會猶如醍醐灌頂般的知曉一切。

周元望着那許久都沒有回神,猶如傻了一般的趙牧神,倒是有點擔心,不會這天降祖宗的事情太刺激,將這個家伙都給搞傻了吧?這家伙當年被他踩成那樣都還能爬起來翻身,不太像是這麼脆弱的人吧?

他跟趙牧神之間的關係有些複雜,真要說起來,應該算是敵人,但在那古源天中,又是合作過,所以在趙牧神沒有再次展露敵意之前,周元倒是不會狹隘的容不下他。

周元伸出手,打算將被趙牧神捧着的吞吞給拎回來。

不過他手掌剛射出,趙牧神仿佛就是有所察覺般,迅速的單膝跪着向後滑退了幾步,那臉龐上茫然終於是漸漸的收斂,他目光聚焦在雙掌捧着的吞吞身上,然後臉上有着一種尊敬中夾雜着親近的笑容浮現出來。

“祖饕大人,此生

能相遇,當真是三生有幸。”趙牧神的聲音,有着周元,蘇幼微,武瑤他們幾乎從未聽過的柔和。

只是,這話實在是讓人有些浮想聯翩,一時間看向趙牧神的目光都是變得詭異起來。

趙牧神卻並未理會他們,只是目光緊緊的盯着吞吞,素來顯得冷鷲的臉龐,此時顯得格外的和善。

因為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在接觸吞吞時,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自內心最深處涌出來,那種情緒是那般的親近,猶如真正的看見了親人一般,趙牧神並沒有抗拒這種情緒的出現,因為他明白,這股氣運之力自從他出生而來,為他改變了整個命運,當他曾經被踐踏到淤泥中時,也是這股力量成為他最後的支柱。

他對此是抱着極深的感激,以往他不知曉這種力量的來源,可現在...他知道了。

趙牧神眼神沉醉的望着吞吞,後者那身軀上每一根飄蕩的毛髮,都猶如是散髮着熒光,充滿着神秘與強大。

吞吞獸瞳也是在好奇的打量着趙牧神,它能夠感應到後者的那種親近的情感,當即掏出石板,爪子唰唰的掠過,然後舉起:“你很不錯,當我的小弟吧!”

趙牧神笑了笑,笑容親近而寵溺:“大人只要有所驅使,趙牧神自會全力以赴。”

他是回答得如此自然,沒有半點的抗拒與不滿。

一旁的周元等人頓時看獃了,對於趙牧神的桀驁,他們是很有體會的,就算是曾經打敗了他的周元,如果對着他說當我小弟吧,恐怕也只能惹來譏諷的冷笑,可如今,趙牧神卻是認了吞吞做老大,而且是這般的心甘情願。

這實在是...讓人難以言喻。

吞吞對於趙牧神的上道很滿意,伸出爪子輕輕拍了拍他的手掌,然後轉過頭,對着周元舉起那塊收小弟的石板,那意思很明確,竟然是打算讓周元也當它小弟...

“滾。”

周元對此,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這小混蛋簡直就想亂了輩分,夭夭是她的主人,而夭夭是我的媳婦,換個角度說,我應該也是你的主人才對,你竟然還敢要我當你小弟?!

然後他伸出手掌,就拎起了吞吞腦袋後的皮毛,將它給提了起來。

“周元,對祖饕大人尊重點!”

趙牧神見狀,頓時大怒,喝斥道。

周元愣了愣,他望着趙牧神臉龐上那怒色時,一時間感覺自己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先前他只是見趙牧神神態有些囂張,所以就打算丟出吞吞戲耍他一下,結果誰能想到吞吞直接展

現出了先天聖獸的威嚴一面,屁股一抖,就收了一個風雲人物死心塌地的當小弟...

娘的,你這光環要不要這麼強?

那以後我欺負吞吞,還得被它小弟怒斥了?

吞吞瞧得周元那變幻的臉色,似是知曉他所想一般,頓時伸出爪子指着他,一通譏笑。

旋即它身軀一扭,空間扭曲間,便是出現在了趙牧神的頭頂,得意洋洋的對着周元做出調皮的鬼臉。

周元翻了個白眼,特別是在見到那趙牧神警惕的目光時,更是感覺到有點心塞。

不過吞吞的得意並沒有持續多久,一隻白玉般纖細的小手從虛空探出,直接是扯住了它一隻耳朵。

吞吞頓時劇烈的掙扎起來,但當它在見到那玉手主人微微冰冷的絕美臉頰時,頓時乖乖的不敢動彈了。

而能夠讓得吞吞這貨如此乖巧的,自然便是只有夭夭了。

她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周元身旁,此時正伸出玉指捏住吞吞耳朵,但這一次她卻沒將它抱進懷中,反而是蹙着細眉打量了一下它,旋即淡淡的道:“去洗乾凈,下次再去外人身上沾染上不明氣息,就罰你守門。”

吞吞垂頭喪氣的應下,它此時才記起,夭夭可是有很深潔癖的,它平常跟周元玩鬧,待在他頭髮上倒是無事,可先前它在趙牧神頭頂也滾了幾圈,一下子就被夭夭嫌棄了。

趙牧神,武瑤,蘇幼微他們看見夭夭,也是一怔,旋即皆是抱拳行禮:“見過神女大人。”

蘇幼微悄悄打量了一下夭夭,其實她當年在大周王朝時,與夭夭有過接觸,雙方算是相識,可這兩年間她再見到夭夭時,卻是感覺到極為的陌生,後者那種疏離冷漠,讓得她也很難去接近,所以兩年下來,雖然有過碰面,但幾乎沒有交際。

不過讓得蘇幼微三人有些意外的是,前者並未如同以往那般直接離去,反而是提着吞吞,站在周元身旁,清冷絕美的容顏宛如月宮仙子般,給人一種不敢褻瀆的敬畏之感。

三人目光微微閃爍,最終,蘇幼薇還是沒能忍住,看向周元,輕聲問道:“殿下,你與神女大人,究竟是什麼關係啊?”

此話一齣,武瑤鳳目頓時看向了周元。

而夭夭也是眸光微移,那素來有些淡泊的眸子中,似也是有一抹異樣波動。

蘇幼微更是美目認真的盯着。

那一旁的趙牧神感覺到氣氛有點古怪,這一刻,他感覺他似乎並不應該出現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