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當日周元協助夭夭煉製祖龍丹,最後成丹二十六枚後,他的名字,也是在接下來的日子中自這諸天城中聲名鵲起。

很多人也是再度的記起了這個數年前曾經在那場古源天之爭中創造出了一場奇跡的男子。

此前周元失蹤兩年,倒是讓得很多人感嘆這位曾經的天驕錯失了最好的機會,但誰都沒想到,兩年後周元的再度出山,卻是依舊如此的耀眼。

雖說很多人都能夠猜測得出來,二十六枚祖龍丹的出丹率,這其中最大的功勞必然是屬於神女大人的,但他們也明白,這並不能否認周元在其中的作用,最起碼,此前在這個位置足足兩年時間的徐北衍,在協助煉丹這上面,是沒有比過周元的。

這之間有什麼緣由,大家沒心情去關心,他們所看重的,只要結果。

一爐二十六枚祖龍丹的出丹率,直接是導致最近諸天城中祖龍丹的兌換率驟降,這對於所有人來說都算是一件大喜事,所以連帶着,周元的名氣,也是在這強者如雲的諸天城中響亮了起來。

...

“這是你這個月的酬勞。”

泛着幽香的小院中,夭夭抱着昏昏欲睡的吞吞,玉手拂過,頓時有着四個玉盒出現在了石桌上,玉盒錶面,銘刻着諸多古老的光紋,熟悉的波動從中散髮出來,讓得面前的周元雙目也是變得陡然明亮了起來。

他屈指一彈,玉盒開啟,每一個玉盒內皆是躺着一枚如龍眼大小,周身縈繞着光環的渾圓丹藥。

濃烈的異香從中散髮出來,丹霧升騰,直接是令得院子內變得霧矇矇起來,這種霧氣,充斥着無比古老,精純的力量,光是吸上一口,就讓得人體內的源氣變得活躍,沸騰。

正是祖龍丹!

周元迅速的將玉盒掩蓋而上,眼中帶着一些熱切之色。

雖說在此前的煉丹中,他已是收取了不少的祖龍丹,但那些祖龍丹並不屬於他...

“四顆祖龍丹?”周元望着夭夭,有些驚奇。

一個月的報酬就是四顆祖龍丹?這如果傳出去,不知道會讓得多少法域強者眼紅,畢竟他們在虛空戰場中苦苦搜尋祖龍殘魂,其中不僅要小心混沌虛空中無數的殘酷環境,還要面對着聖族的獵殺,而即便付出了這麼大的風險,還是有着許多源嬰,法域強者即便數月時間,都難以湊齊兌換一顆祖龍丹的材料。

而他這裡,卻有四顆?

夭夭素手托着香腮,肌膚白皙,幾乎是有薄光流轉,她似是笑了笑,道:“正常的酬勞只有一顆,其餘

三顆是我的,以前我沒太在意,就沒拿,不過如今你來了,我就取了留給你。”

要知道她打算取祖龍丹時,那些聖者都是一副心痛的表情,顯然他們也知道她取了究竟是給誰用,但祖龍丹是夭夭創造而出,她若是要取一些報酬,就算是歸墟神殿也說不出半個反對理由,以前她沒拿是不在意,現在要拿,則是理所應當。

周元聞言,頓時流下了幸福的淚水,他伸出手掌握住夭夭的一隻纖細玉手,深情的道:“神女大人,我不想努力了,今天晚上...”

嗷!

夭夭懷中的吞吞頓時睜開睡眼惺忪的獸瞳,它瞪着周元,眼中滿是鄙夷。

夭夭也是沒好氣的剮了周元一眼,抽回小手,只是抽回時,冰冰涼的指尖卻是調皮的在後者掌心划了一下,那一划,差點把周元魂都給勾走了,顯然,她這是故意對周元先前那話的反擊。

周元目光熾熱的盯着夭夭,眼中的蠢蠢欲動,連此時夭夭那種淡泊心境,都是忍不住的心頭一慌,白皙的臉頰泛起一抹緋紅。

夭夭避開周元那簡直要將她融化的目光,忙轉移話題:“你,你的源嬰如今是九寸七?”

周元欣賞着夭夭這難得的退縮,然後點點頭。

夭夭微微沉思,道:“周元,你此後的修煉,務必要將源嬰突破九寸九的極限,方纔能夠晉入法域!”

周元眼神一凝,他望着夭夭那漸漸變得嚴肅起來的臉色,眉頭也是緊皺起來:“突破九寸九的極限?”

源嬰極限為九寸九,而還要突破這個極限,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

似乎從古到今,就沒人能夠達到過!

“這如何可能...”周元苦笑道。

如今他源嬰修至九寸七,這或許不算當世無雙,但也絕對是鳳毛麟角了...而且到了這個層次,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提升之艱難,想要再進一步,都是難如登天,更何況突破極限?

這種事情,若是旁人說來,恐怕周元都會覺得他是瘋了。

夭夭緩緩道:“常人的確不可能,但你卻未必...”

“為什麼一定要突破那個極限?”周元忍不住的問道。

夭夭沉默了一下,卻並未回答,只是盯着周元道:“周元,這件事至關重要,你一定要答應我。”

周元心頭微震,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夭夭如此嚴肅,認真的情緒,於是他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會竭盡全力的去嘗試突破那個極限。”

雖然不知道夭夭為何會如此的要求,但周元並沒有什麼抗拒,因為追求極限,本也就是他的本意。

只是,以往的神府極限,天陽極限都有跡可循,但唯有這源嬰極限,卻從未聽聞,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不是真的可以...若是不行,則有些平白浪費寶貴的時間。

“你先煉化吸收一顆祖龍丹吧,它應該對你此時頗有益處。”夭夭將一個玉盒推了過去,說道。

周元點點頭,他盤坐於石座上,手掌一抬,一枚祖龍丹便是緩緩的升起。

不過煉化祖龍丹卻並非是口服吞食,只見得周元心念一動,其胸膛處的血肉便是裂開,祖龍丹緩緩的沒入血肉中,最後皮肉恢復,完好如初。

而體內的血液此時在此時沸騰起來,血液如洪流奔騰,沖刷着落入血肉間的祖龍丹。

血液沖刷,裹挾着一絲絲祖龍丹的力量,最後奔騰而出,流淌自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濃郁的霧氣,自周元渾身毛孔中散髮出來,他的整個肉身,都是在此時變得赤紅,一股恐怖的高溫瀰漫,若非是夭夭在旁壓制,恐怕整座院子都會直接被焚燒...

轟轟!

低沉如悶雷般的聲響,不斷的從周元體內傳出,他的血肉在劇烈的震動,源氣也是如滾油般在沸騰。

而隨着祖龍丹一絲絲的煉化,周元也是有些震驚的發現,他神府中的源嬰,仿佛也是再度有了細微的增長,雖說這種增長微不足道,可要知道,自從他完成閉關突破後,這種增長,可再未出現過了。

由此可見,祖龍丹,當真是名不虛傳,怪不得會引得那麼多源嬰,法域強者趨之若鶩。

在周元煉化着祖龍丹時,夭夭抱着吞吞,靜坐一旁。

她美眸凝視着渾身赤紅的周元,眸光清幽,雖說她對於周元的那種要求過於的不可思議,但她卻始終相信他能夠做到。

這個男人,這些年間雖然總是戲稱自己要吃軟飯,可她卻是知曉,他的內心是極為驕傲的,不然他也不會在這些年間,屢屢壓下那眾多同輩天驕,他只是知道她這特殊的情況,所以甚至寧願壓下內心的驕傲陪伴着她,而且,他還在竭盡全力的努力,努力讓得雙方的差距彌補。

周元為了她,能夠放棄那些所謂的驕傲。

這一點,繞是夭夭如今心境淡泊,也是感覺到絲絲暖意。

“周元...你這麼努力,我又怎會讓你白費?”

她眸光垂下,聲音輕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