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稠的暗金色液體,在那血蓮之上緩緩的流動,古老原始的威壓從中瀰漫出來,引得這方龍靈洞天都是在劇烈的震顫,竟是有着崩碎的跡象。

而夭夭以及金陽煌等聖者,也是在此時紛紛變色。

“聖神血髓?!”

金陽煌低沉的聲音響起,其中難掩震動:“此物怎麼會出現在祖魂山中?!”

龍靈洞天乃是依附萬獸天而生的一座小型空間,當數千載前萬獸天的聖者將其發現時,祖魂山就已經坐落於此。

他們也曾經探測過祖魂山,知曉這是祖龍一縷細微殘魂所化,對此其實萬獸天的聖者並不感到太過的稀奇,畢竟祖龍身化萬物,即便是漫長歲月下來,天地間依舊是有着不少祖龍痕跡的存在。

這些痕跡造就了諸多奇觀,而祖魂山不過是其一而已。

而且在他們的探測中,也並沒有感應到祖魂山之內有任何的異樣波動,最後就漸漸的將此處當做了萬獸天的一個練兵場。

可他們怎麼都不會想到,他們的探測會出現如此巨大的紕漏,居然未曾發現這被鎮壓在祖魂山之中的聖神血髓!

而所謂的聖神血髓,自然是源自聖族那位至高無上的聖神...這般存在,難以磨滅,即便是其體內流淌而出的神血,也擁有着極為恐怖的生命力,更何況,這血髓,還要比普通的神血更為的精純。

這種物質,對於聖神那種層次而言,都不會輕易的捨棄。

那麼此物,為何會出現在祖魂山?

金陽煌目光閃爍,旋即有另外一位萬獸天的聖者低沉道:“會不會是當年聖神掀起滅界之戰時,被祖龍意志重創那一次?”

金陽煌聞言,心頭頓時一震,恍然道:“必然是如此了!”

遠古時期,聖神被祖龍意志重創,那時候若是有聖神血髓流出,倒是理所應當,而當時祖龍意志殘存,或許就直接將其中一道聖神血髓挪移到了龍靈洞天,再以祖魂山將其鎮壓,試圖將其徹底磨滅。

但是,看如今那道聖神血髓的樣子,倒是格外的活躍,並不像是快要被磨滅。

金陽煌面色冷肅,他目光穿透空間,凝視着那座祖魂山上諸多的戰台,片刻後,他腦中有靈光閃過,旋即聲音有些艱澀的道

:“諸位,恐怕我等是被那聖神引誘,戲耍了。”

“什麼意思?”其他四位萬獸天的聖者皆是皺眉。

“祖魂山乃是祖龍細微殘魂所化,目的是為了鎮壓磨滅那聖神的一道血髓,但每一次龍靈洞天開啟,我萬獸天都會派遣精銳七品進入其中歷練,然後於祖魂山戰臺上爭鬥,就為了那所謂的法域種子。”

“可現在來看,這種廝殺爭鬥,卻是在不斷的產生煞氣,這煞氣在祖魂山中積累醞釀,卻最終成為了那血髓的養料,令得它反而從祖魂山的鎮壓下一直存在了下來。”

“所以我懷疑,這一切,都是那聖神血髓的引誘。”

“當年進入龍靈洞天探測的聖者,應該是神虎族的蒙毅大尊吧?”金陽煌的目光投向身側的方位,那裡有一名身軀極為魁梧的人影,他站在那裡,隱隱有虎嘯傳出,有震蕩諸天之力。

那是出自神虎族的蒙毅大尊。

而蒙毅聞言,粗獷的面龐有些變化,點點頭:“沒錯,當年是我負責探測的龍靈洞天。”

“而後來這龍靈洞天的試煉,也是由你推動的吧?”金陽煌緩緩道。

蒙毅道:“此事的確是有利萬獸天...”

說到此處,他面色徹底陰沉下來,因為他也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雖然按照正常情況來說,這龍靈洞天對萬獸天的確算是一件好事,但以他的性格,卻並不是會對此太過於熱衷的人。

可為何,偏偏會親自促成此事?

金陽煌苦笑一聲,道:“蒙毅大尊應該是被那聖神血髓在無形中施加了一種暗示,這種暗示引導他促成了龍靈洞天的試煉。”

“後來這種爭鬥中不斷產生的煞氣,讓得這血髓得以存活下來,而它所付出的,只是借助龍靈洞天的力量,產出一些法域種子。”

其他三位萬獸天的聖者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眼神有些忌憚驚懼的望着那龍靈洞天的血髓,這聖神,當真是可怕到這種程度嗎?僅僅只是一道血髓,居然連聖者都能夠施加暗示影響?!

金陽煌道:“倒也不必將其想得那麼恐怖,說到底,只是其隱藏得太深,而蒙毅大尊因為發現龍靈洞天乃是祖龍一縷細微殘魂所化,也就沒有過於的抱有戒備,而且即便如此,那聖神血髓也只能以利誘導,

所以要說,只能說是這聖神血髓太過的狡詐,當真不愧是源自那一位。”

“哈哈,金陽煌,你倒是有些眼力勁。”

而此時,在那虛空裂縫中,有聖族聖者的大笑聲傳出。

“如今聖血精髓已出,今日我等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哈哈哈,不必遠送了。”

隨着話音落下,那自虛空裂縫中涌出的浩蕩偉力也是盡數的收回,裂縫漸漸的消散。

金陽煌等人卻並未阻攔,因為他們知曉阻攔沒有作用,對方只是借助那“聖界神圖”投影而來,真要說起來,他們並不算是進入到了萬獸天。

不過看對方來去隨意,金陽煌等人心中自然還是有幾分憋悶的。

原本先前的爭鬥,對方已經開始顯得力疲,但他們最開始的目的就只是拖延,而如今目的達到,自然就沒有繼續糾纏的必要了,於是直接果斷撤退。

“那聖神血髓怎麼辦?要直接不顧龍靈洞天,然後將其攔截封印嗎?”那蒙毅大尊的目光投向了那聖神血髓,道。

“已經晚了。”

金陽煌搖了搖頭,道:“當這血髓破開祖魂山鎮壓的時候,恐怕就已經與其本體產生了聯繫,攔不住了。”

在金陽煌的註視下,那祖魂山上空的血蓮緩緩的轉動,而在轉動的時候,則是在迅速的變得虛幻。

最終,就這樣詭異的一點點直接消失在了所有的註視中。

虛空鏡面中,夭夭也只是看着這一幕,並沒有出手阻攔,因為她同樣知曉攔截沒有作用。

而隨着那血蓮承載着聖神血髓消失,這瀰漫龍靈洞天的莫名森寒威壓,也是迅速的消退而去。

在其中的萬獸天人馬,也是忍不住的鬆了一口氣,有一種劫後餘生般的慶幸。

但周元卻沒有這種感覺,反而是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雖說此次聖族付出了一位聖者重創為代價,但他們卻是達成了目的,他們如此費盡心機的接引走了那一道聖神血髓,必然是有更大的圖謀。

所以,不管從那個角度來說,這一次...萬獸天都算是被人家徹徹底底的算計了。

可謂是,一敗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