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鼎矗立於天地間,不知其高,整個祖魂山都被覆蓋在其中。

而此時,巨鼎內,血炎滔天涌動,宛如火海將中心位置的師影圍堵,徹底的封鎖了他所有的退路。

那血炎極為的恐怖,即便是那師影運轉近乎有着毀天滅地威能的偉力,卻依舊是無法將血炎逼退,反而是諸多攻勢,被血炎盡數的焚滅。

任誰都看得出來,那師影被逼到了極為狼狽的境地。

而目睹這一幕的艾糰子等人,則是忍不住的吞咽着口水,表達着內心的震撼與敬畏。

畢竟他們此前可是親眼見到了師影是何等的無敵,然而這般存在此時,卻被那與周元有着親密關係的女聖者逼得如此的狼狽。

這讓得他們在如釋重負的同時,又心生濃濃敬畏。

連帶着,看向周元的目光,都是多了一些尊崇,只是這種尊崇顯露的更多的意思,卻是因為周元竟然能夠有本事得到這般存在的青睞。

這從某種角度而言,倒是能夠證明周元必然是有其獨到之處。

滔天血炎不斷的翻涌。

而那師影則是爆發出暴怒的厲吼聲,他畢竟只是半道聖蓮化身,面對着夭夭引動祖魂山煞氣的力量,他也是漸漸的有些難以抵抗了。

若是持續下去,恐怕被煉化是遲早的事情。

一旦這半道聖蓮化身被毀,那麼師影本尊也將會受到難以形容的創傷,想要恢復,不知得猴年馬月。

所以此時的師影,內心的驚怒實在是難以平息。

他們聖族為了此次的謀劃,也算是醞釀了許久,甚至還探測到了萬獸天這段時間鎮守的聖者數量,而歸墟神殿那邊,也做過一些干擾的手段,可他們算了一切,卻沒算到這第三神居然也在萬獸天!

並且從第三神出手的力量來看,應該也是在漸漸的覺醒了,不然不會連他這等實力都感覺到了壓力。

師影的臉龐上,神色變幻不定,最終他突然緩緩的停下了運轉偉力抵禦,眼中有決然涌現。

既然眼下已是被困住,那就只能行使最後的手段了。

那就是自燃這具聖蓮化身!

若是借助自燃的力量,聖蓮化身應該是能夠以殘缺狀態逃離,那種損失會小許多,但是...師影卻並不打算逃。

他眼眸微垂,目光盯着腳下的祖魂山。

任務,還未完成。

眼下祖魂山是搬不走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完成最原定的任務了。

呵,這萬獸天的聖者都以為他們聖族的目標是祖魂山,倒是真的愚不可及。

心中轉動着這些想法,師影則是再無猶豫,他雙手合攏,下一刻,只見得那聖嬰的身軀錶面,突然有着一道道金色的紋路蔓延出來。

一股無法形容的暴動偉力,從那小小的身軀之中,轟然爆發。

那種力量之強,幾乎是一齣現,便是將席卷而來的血炎紛紛震退。

金色的火苗從聖嬰體內滲透出來,然後熊熊燃燒,宛如一道足以毀滅天地的火炬。

面對着這般變故,就連那虛空鏡面中的夭夭,眸光都是一凝。

“自燃聖嬰...這是打算魚死網破了?”她有些疑惑的低語,這聖族的聖者之決絕,有些超乎她的意料。

恐怖的力量在龍靈洞天內升騰,引得這方空間漸漸的有着崩塌的跡象。

不過最終,就當夭夭在全神以待時,那師影突然大笑出聲:“為了聖神!”

下一刻,燃燒聖嬰所爆發的毀滅力量,出人意料的沒有沖向那座巨鼎,反而是直接對着腳下的祖魂山,轟然落去。

轟轟!

當轟下的那一瞬,整個龍靈洞天都是掀起了滔天震蕩,宛如深淵般的裂痕,如蜘蛛網一般以祖魂山為源頭,飛快的對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覆蓋了整個龍靈洞天。

百萬里大山化為深海,平原被割裂,海域被填平。

這座空間的地形,在此時被徹底的改變。

周元等人皆是面露震駭之色,急忙避開那些恐怖力量的餘波,免得被掃成粉末。

那種恐怖的震蕩,足足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方纔漸漸的散去。

周元他們的目光投去,只見得在那祖魂山山頂,一道黯淡的身影如風中殘燭般閃爍。

正是那師影聖嬰。

只不過此時的後者,聖嬰黯淡,猶如透明得將要隨時散去,顯然是力量耗盡的緣故。

但讓得周元心中有些不安的是,他並沒有從那師影的臉龐上看出絲毫的不甘,反而是看見了一抹詭異的笑意。

“第三神,今日就算是你出手,也擋不住我聖族的謀劃。”

“我的任務,完成了。”

當他的聲音落下時,聖嬰的身軀,

直接是爆碎開來,化為漫天的光點,整個天地間的源氣,仿佛都是在這一刻變得充盈,沸騰起來。

但周元等人卻沒心情關註這一點,因為他們都是察覺到,祖魂山在此時開始微微的顫動起來。

咔嚓!

伴隨着顫動的持續,突然間,祖魂山上,竟是有着一道裂痕從那山巔浮現,然後飛快的蔓延而下。

祖魂山,竟然是開裂了!

周元愣愣的望着這一幕,只是眼中滿是疑惑,那聖族聖者拼着自燃了一具聖蓮化身,就是為了將祖魂山震裂嗎?

虛空鏡面中,夭夭也是柳眉微蹙,她眸光閃爍,凝視着那開裂的祖魂山,數息後,她似是感應到了什麼,玉顏陡然一變。

“速退!”

她那急喝聲,響徹在周元以及艾糰子所有人的耳邊。

周元,艾糰子等人也沒有絲毫的猶豫,源氣爆發,身影瘋狂而退。

轟!

而就在他們身影暴退的那一刻,祖魂山猛然暴動起來,無邊無際的煞氣噴薄而出,直接是將這龍靈洞天的天穹化為了血紅之色。

咻!

而這並非是最恐怖的,伴隨着那煞氣的肆虐,周元等人皆是親眼的見到,一道血紅色的蓮花,在此時緩緩的從祖魂山山頂升起。

那血蓮上,佈滿着極為古老的紋路,其上光芒明亮間,仿佛能引動得天地在震顫。

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瀰漫開來。

那種威壓,神秘,古老,原始。

不過若是看得仔細的話,就會發現,其實威壓並非是血蓮所散髮,而是在那血蓮中央處,凝聚着一灘宛如活物般的暗金色液體。

那暗金液體在緩緩的蠕動,當其出現時,天地間的光線似乎都被其所吞沒。

周元等人無法認出此物,但卻能夠猜出,這必然是極為恐怖之物。

而龍靈洞天之外,金陽煌等萬獸天的聖者也是感應到了這一幕,他們在經過瞬間的獃滯後,終於是知曉了此物的來歷,當即瞳孔陡然緊縮,一股寒意,自心間涌出,瀰漫全身。

虛空光鏡內,夭夭明眸凌冽,素手緩緩的握緊了手中的玉葫蘆,紅唇微啟間,有凝重之聲輕響。

“這是...”

“聖神血髓!”

原來,這祖魂山中,竟然鎮壓着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