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靈洞天之外,混沌虛空中。

金陽煌等五位萬獸天的聖者望着那聖神血髓消失的地方,眼神皆是有些陰沉,一時間氣氛顯得格外的壓抑。

因為他們知道,這一次他們萬獸天可謂是栽了一個底。

聖族僅僅只是付出了一位聖者重創為代價,就取走了一道聖神血髓,當然,金陽煌他們心中明白,他們不是輸在了今日,而是輸在了當龍靈洞天試煉開始的那一刻。

不斷的提供煞氣,令得那聖神血髓得以在鎮壓中存活。

嗡!

而當氣氛沉凝間,這混沌虛空中突有波動涌現,進而有着空間裂縫撕裂開來,下一瞬,有三道人影踏空而出,直接是引得這混沌虛空都是在劇烈的翻涌。

那當先一人,是一名麻衣老者,老者面目祥和,手持青木杖,金色的雙眉自眼角垂落下來。

在其身後,則是一男一女,兩人落後金眉老人半步,不過自他們身上散髮出來的那種浩渺氣息,卻是比起金陽煌等聖者都要強上一分。

“看來我們還是來晚了。”金眉老人走出空間裂痕,輕嘆一聲,道。

金陽煌等人目光投去,皆是單手豎於胸前:“見過金羅古尊。”

這位金眉老人,赫然是當日曾給了周元聖者之姿評價的歸墟神殿三位古尊之一的金羅古尊。

金陽煌等人又對着後面的一男一女點頭:“玄龍大尊,靈鳳大尊。”

這兩人,正是玄龍族與靈鳳族的聖者。

“此處之事,歸墟神殿已是知曉,此前聖族有大能作法,延緩了你們傳出的訊息,而且聖族有聖者叩動界壁,藉此吸引了神殿的註意。”金羅古尊緩緩道:“待得我們趕來,卻是晚了些。”

金陽煌緊皺眉頭:“看來聖族為了今日謀劃,準備得極為充分。”

金羅古尊搖搖頭,道:“當日之因已經種下,今日他們只是來收割果實而已。”

在場的萬獸天聖者皆是面露苦笑,他們萬獸天的聖者這一次,可謂是在諸天中丟了顏面,不過這還真是怨不得誰,他們當日若是能夠多派兩位聖者勘測龍靈洞天,想必就算是那聖神血髓,也不可能盡數的施加暗示。

“金羅古尊,聖族取走這一道聖神血髓,會有很大影響嗎?”那玄龍大尊開口問道。

金羅古尊道:“當年聖神被祖龍意志重創,神體受損,諸多血髓更是被分割出千百道,這些皆被鎮壓於諸天間,而龍靈洞天這裡,不過只是其一罷了。”

歸墟神殿三位古尊,存在最為的悠久,甚至經歷了遠古時期的那一場滅界之戰,所以他們也算是親眼見證了那聖神之傷。

玄龍大尊等人聞言,頓時悄悄的鬆了一口氣,這麼來看,只是千百之一,倒還能夠接受。

金羅古尊看了他們一眼,蒼老的面龐則是更為的凝重起來,道:“但如今聖族開始找尋聖神血髓,這說明那位聖神已經要開始真正的蘇醒,伴隨着這個進展的推動,那些曾被鎮壓的血髓將會自我脫困,回歸神體。”

“到時候,那一位,就要再現世間了。”

玄龍大尊等人心頭頓時一寒,到了他們這般層次,要滴血而生其實都不算什麼太過神異的事,可這種血髓被祖龍意志鎮壓萬千載,還能夠保持不滅,這連他們這些聖者都做不到。

這幾乎已經是不死不滅了。

面對着這等存在,就連他們這些聖者大尊,都不由得生出一絲無力感。

這種天生神祗,太過的恐怖了。

只要祂存在一天,恐怕諸天始終都將會被聖族死死的壓制,難有翻身之日。

“神祗,唯有神祗方可抗衡。”金羅古尊緩緩的說了一聲:“這一次,我們諸天也並非是完全沒有希望。”

說著話時,他的目光投向了萬獸天,似是看見了那綠蔭竹林間一道絕美倩影,當即豎掌於身前,笑道:“此番倒是多謝第三神出手了。”

竹林間,夭夭眸光似也是穿透了虛空,有些慵懶的道:“可沒幫到什麼。”

“第三神有此心,就已算是我諸天之幸了。”

金羅古尊回了一句,然後也就不再打擾,而是收回了目光,轉向玄龍大尊等人,道:“這些年聖族的動靜越來越多,應該是在為聖神的蘇醒做準備,萬獸天,也該時刻保持戒備了。”

“往後的日子,諸多碰撞恐怕是免不了了。”

聽到金羅古尊此話,萬獸天諸多聖者皆是面色一肅,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諸天都不會再平靜了。

金羅古尊說完,也就沒有再多留,身軀憑空消失而去。

在場的萬獸天聖者目光對視,皆是苦笑着嘆了一口氣。

“準備將龍靈洞天的萬獸天各族人馬送出去吧。”金陽煌說道。

“這龍靈洞天往後還開啟嗎?”有聖者發問。

諸位聖者面面相覷,如今那聖神血髓已被取走,按理來說,這龍靈洞天應該是安全了,不過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對於那聖神的詭異手段,他們也是心懷忌憚。

“先封閉一段時間吧。”最終諸位聖者經過商討,得出了這麼一個保守的結果。

...

“總算是消停了。”

周元望着平靜下來的天地,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吞吞蹲在其肩膀上,發來意念:“這恐怕只是麻煩的開始。”

周元有些訝異的看了它一眼,這家伙平日里不着調,但畢竟是先天聖獸,智慧還是很在線的。

“這孽獸一族倒是可悲,在聖族的眼中,宛如可以隨意拋棄的棋子。”周元的目光投向那祖魂山,此前那些進入到龍靈洞天的孽獸族人馬,都是在此前那聖族聖者催動結界時,盡數的被碾碎血肉,為祖魂山提供了煞氣。

如今看去,幾乎是漫山遍野的屍骸,血氣衝天。

吞吞也是深有同感的點了點腦袋,感到可悲,畢竟這孽獸族雖然可惡可憎,但真要論起血脈歸屬,還是與源獸一族同源。

嗡!

而當一人一獸的交流間,這片空間突然扭曲起來,漸漸的形成了一道空間門戶。

“各族人馬,立即退出龍靈空間。”有一道浩大如洪鐘的聲音,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那是萬獸天的聖者。

在場的萬獸天各族人馬聞言,頓時如釋重負,那緊繃的身軀也是放鬆了下來,然後再也顧不得什麼,一窩蜂的就對着空間門戶涌去,那模樣似乎恨不得立刻離

開。

不過想想也正常,原本只是一場普通的試煉,結果誰能想到撞進了聖族的陰謀中,而且還親眼見證到了聖族聖者的出手,這能夠活着離開龍靈洞天,簡直就是洪福齊天了。

周元見狀,也準備與吞吞離開此處。

可就當他剛要動身時,那由夭夭投影而出的虛空鏡面中,突然有着浩瀚源氣匯聚,形成一隻源氣大手,一把便是將一人一獸給握住。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得所有人都是吃了一驚。

周元與吞吞也是愣了愣,不過倒都沒有反抗,因為他們知曉這是夭夭在出手。

只是,他們也不明白,夭夭究竟要做什麼。

“萬獸天的諸聖,借祖魂山一用。”

虛空鏡面中,有夭夭那清悅的嗓音傳出。

聲音落下時,那源氣大手直接是出現在了祖魂山上空,然後一掌拍下,便是在周元與吞吞的驚呼聲中,直接是從那祖魂山的裂縫中,掉了進去。

源氣大手仿佛也是化為漫漫雲海,呼嘯而下,最終被那祖魂山盡數的吸收。

轟轟!

這一刻,祖魂山在震動,隱隱間,仿佛有着一道自天地初開時傳來的細微龍吟響起,祖魂山上,無數的煞氣在升騰,進而被磨滅。

隨着那些煞氣的消失,祖魂山開始變得凝煉起來,最終那一道刺目的裂痕,也是漸漸的愈合。

但任誰都感覺得出來,此時的祖魂山,比起以往,似乎是顯得要更為的純凈了。

而祖魂山的愈合,仿佛也是將掉入其中的周元與吞吞,直接給鎮壓了下去。

艾糰子等人目瞪口獃的望着這一幕,如果不是他們知曉周元與那出手的女聖者關係匪淺,他們甚至要認為周元此時直接被鎮殺了...

倒是龍靈洞天之外的萬獸天諸位聖者,有些怔然的望着這一幕。

“祖魂山似乎被修複了...”

“而且還變得更為的純凈,這是追溯了原始?”

“第三神乃是祖龍意志孕育而出,倒的確是能夠引得祖魂山中那細微意志的共鳴...”

“祂這是引動了那一縷祖龍意志,然後藉此磨練那周元與祖饕。”

“這...”

諸聖面面相覷,最終都是忍不住的感嘆一聲:“這位第三神,倒真是好大的手筆,那周元與祖饕此番,可謂是有天大的好處了。”

艾糰子他們眼力不到,自然不知道周元與吞吞將會得到什麼機緣,可諸聖卻是知曉,周元與吞吞一旦出來,恐怕自身將會有翻天地覆的變化。

竹林深處。

夭夭面前的虛空鏡面漸漸的消散,她收回那白皙玉手,修長的睫毛輕輕的閉合,遮掩住眸中一掠而過的細微疲色。

引動祖龍一絲殘魂意志的共鳴,即便是此時的她,也是要付出一些代價。

不過,對於身邊最親近的兩個家人,夭夭卻並沒有任何的吝嗇。

接下來,只要等周元與吞吞結束這場磨練,他們應該會得到極大的好處。

於是,這一等,便是將近兩年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