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源氣大手狠狠的拍下,尚未落下,虛空已是呈現扭曲跡象,有空間裂痕若隱若現。

而下方的地面,更是不斷的崩塌。

那嬌美女子見到這一幕,也是忍不住的有些變色,她震驚於周元出手之凶狠,這家伙,難道不知道這裡是他們金猊族的地盤嗎?

竟然還敢主動對她出手?!

如此狂徒!

“放肆!”

嬌美女子臉頰有些鐵青,一聲厲喝:“將他擒住!”

在其身後,有四道魁梧身影,想必是金猊族中的強者,他們聽到嬌美女子的喝聲,也是毫不猶豫的出手。

他們四人,皆是源嬰境強者,不過此時卻沒有半分自傲,反而是面龐極為的凝重。

因為他們能夠感覺到周元那拍下的源氣大手究竟是何等的強悍。

這家伙的源氣底蘊,相當的可怕!

吼!

四人爆發出低吼聲,下一刻,身軀膨脹,直接是化為了四頭約莫百丈左右的金色巨獸,巨獸形如獅虎,散髮着滔天凶氣,一截長長的金色尾巴甩動,連虛空都是被震裂。

這四位金猊族的強者,一齣手便是現出本體,可見對周元的忌憚。

它們仰天長嘯,巨嘴中有金光噴薄而出,宛如洪流,所過之處,虛空寸寸崩裂。

然而這一切都沒有太大的作用,伴隨着那源氣巨手的拍下,金色洪流直接是爆碎開來,而四頭金色巨獸也是爆發出哀鳴之聲,龐大的身軀從天而降,將一座座山峰都是壓得崩塌了下去。

這四位金猊族的強者,充其量也只是大源嬰境,這般實力,又哪裡能擋得住此時的周元。

天空中,那嬌美女子見到這一幕,面色不由得變得極為的難看,不過她倒也並未懼怕,反而憤怒的道:“周元,你找死嗎?竟敢在我金猊族地域中動手?!”

“你以為這裡是你天淵域嗎?!”

她有點難以置信,她沒想到周元如此的狂妄,不管他以前在混元天名聲多響,但這裡是萬獸天金猊族啊!

在這裡直接動手,豈不是打他們金猊族的臉嗎?

而且,這家伙怎麼會這麼強?!

按照她所知道的情報,這家伙也就在近段時間才突破到源嬰境的,雖說一突破便是成就大源嬰,但他所面對的四人,在他們金猊族的大源嬰境內,也絕對不算弱了啊。

周元眼神冷冽的望着眼前女子,他當然知道這裡是金猊族的地盤,但那又如何,

現在的他可不是孤身一人,而是...身邊有大佬坐鎮!

沒錯,正是因為有夭夭的存在,他才會選擇這般蠻橫粗暴的手段,不然的話,面對着金猊族,他還真是得採取點迂迴的措施。

但眼下麽...不需要了。

狐假虎威的周元如此的想到。

“讓金靈兒來見我,我沒興趣與你廢話。”周元道。

他的眉頭微皺着,有些不明白為何這女人會對他表現出敵意,他明明未曾招惹過金猊族,甚至與金靈兒關係還不錯。

加上因為吞吞的緣故,對於金猊族,他還是頗有好感的。

可如今這檔子事情,卻是讓得他有些不耐。

那性感嬌美女子見到他這幅態度,更是忿怒,不過礙於周元的凶威,她一時也沒有再敢挑釁。

不過就在此時,那後方的天際,突有一道道金光閃現,然後迅速的對着這個方向破空而來。

那些金光,個個源氣強橫,散髮着凶威。

“是族內執法隊!”

那嬌美女子見狀,頓時大喜,旋即冷笑着看向周元:“我說過,你在這裡撒野,恐怕是來錯了地方!”

周元面色漠然的望着遠處而來的金光。

他也未曾再與這蠢貨女人多說什麼,因為在來人中,他感覺到了金靈兒的源氣波動。

咻!

十數息後,那道道金光自虛空落下。

領頭者,正是金靈兒。

“金雅,周元是小祖邀請而來,你竟敢率人阻攔於他!你以為你爺爺是族內大長老,就可肆意妄為嗎?!”金靈兒望着此地的狼藉,再瞧瞧那金雅,臉色頓時有些鐵青,怒道。

此前她接到周元的傳信,便是立即上報給了族內諸位長老,畢竟周元雖說只是源嬰境,但他的身份卻是格外的特殊。

他是混元天天淵域的元老,真要比起來,與族內的掌事長老相當,再加上他此次還是受小祖邀請而來,算是他們金猊族的貴客。

可金靈兒倒是沒想到,這金雅聽到這個消息,竟然敢私自帶人前來攔截。

金雅瞧得金靈兒,倒是冷哼一聲,並不理會,反而是對着後者身後的那些族內執法隊喝斥道:“此人敢在我金猊族動手,已是犯了規矩,立即將他擒下!”

不過那些執法隊的人卻並未動手,一名身軀魁梧,面龐有着道道爪痕的中年男子淡淡的道:“金雅小姐,諸位長老已是有令,請周元元老入族。”

“另外你此次違規對

族內貴客出手,此後自有懲罰。”

金雅聞言,頓時惱怒不已,道:“金圭,你好得很,我大哥才是執法隊隊長,看你到時候如何跟他交代!”

“而且,明明我大哥才是金猊族最強源嬰,乃是此次與小祖最契合的伙伴,為什麼要找這麼一個外人來?他哪裡比得上我大哥?”

話音落下,她只能忿忿的看了周元一眼,不再停留,轉身而去。

隨着她的離去,場中的氣氛方纔緩和了一些。

金靈兒自天空落下,一臉歉意的望着周元,道:“實在抱歉,沒想到會出這種差錯,希望你不要介意,那金雅嬌蠻慣了,但她卻代表不了我們金猊族。”

周元慢吞吞的道:“我與你們小祖乃是舊識,以往它便是跟在我的身旁,此次前來,也只是帶它離開,若是你們真不歡迎我的話,只需要通知它一聲,然後我們一起離開便是。”

金靈兒一怔,有些震驚以及難以置信:“小祖以前跟在你身邊?”

雖說從小祖對周元的反應來看,他們之間應該極為的熟悉,但金靈兒還是無法理解,一尊先天聖獸,怎麼可能會在以前就跟着周元?而且別說以前的周元,就算現在他踏入了源嬰境,可這對於先天聖獸而言,依舊是顯得不值一提,畢竟只要待得先天聖獸成長起來,就算是尋常聖者,都不敢說是其對手。

這完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層次,即便那時候的小祖還算幼小,可先天聖獸的驕傲,不會讓得它們跟着任何人。

周元倒沒有過多的解釋,因為那樣還得牽扯夭夭,看後者一副慵懶模樣,顯然並不想理會這些金猊族的人。

金靈兒見狀,或許是覺得周元只是一時誇大,也沒太往心中去,反而當周元心中還有氣,只能苦勸道:“你大人有大量,就別生氣了。”

周元擺了擺手,不在這上面多說,只是平靜的道:“走吧,先去金猊族。”

不管究竟有什麼風波,眼下還是先見到吞吞再說。

金靈兒見狀,也是鬆了一口氣,然後她看了一眼跟在周元身後的夭夭,後者的容顏氣質,連她這位在金猊族中美名也算數得上的人都感覺到了驚艷。

但周元似乎沒有介紹的意思,她也就沒有多說,直接轉身在前引路。

周元望着她那修長的倩影,再望着遠處群山間,心中感覺,恐怕此次的金猊族之行,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平靜。

不過,身邊有大佬,心中完全不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