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大山深處,有空間開闢,自成天地。

而此處,便是金猊族的祖地所在。

當周元跟隨着金靈兒踏入這座空間時,只見得一股厚重古老的蠻荒之氣撲面而來,隱約間,仿佛是能夠聽見無數源獸的嘶嘯之聲。

一股無法形容的壓迫感籠罩而來。

那是金猊族積累無數歲月所形成的一種威勢。

一旦有非請而入的入侵者,便會遭遇這種威勢的反撲,在其偉力之下,就算是法域強者也討不得絲毫的好處。

有着金靈兒引路,那種威勢自然沒有對周元造成多大的影響,但他依舊是眼皮子一跳,這金猊族能夠成為萬獸天七大族之一,這般底蘊倒的確是讓人小覷不得。

“周元,你知道那金雅為何要來攔截你嗎?還有小祖為何會叫你來。”進了祖地,金靈兒美眸看向周元,低聲說道。

周元面容平靜的搖搖頭。

“是因為龍靈洞天。”

金靈兒苦笑一聲,道:“傳聞龍靈洞天乃是祖龍一縷殘魂所化,算是萬獸天中最頂尖級別的機緣所在,無數源獸種族對其趨之若鶩。”

“那個地方,同樣有着小祖所需要的機緣。”

“而因為各種規則的緣故,在那龍靈洞天中,聖獸血脈越強者,獲得大機緣的可能也就越高,那裡是雙人制,也就是兩人為一隊,所以你明白的,誰跟小祖一起,好處也就越大。”

“小祖是以金猊族的名義參加的,所以族內那些七品階們為了能夠成為陪同小祖進入龍靈洞天的名額,算是狠狠的爭鬥過一場的。”

“而其中脫穎而出者,是金嵐,他是我們金猊族七品階中的頂尖者,所以從某種意義來說,他得到這個名額算是實力使然。”

“另外,他也是金雅的大哥,乃是金猊族族內執法隊大首領。”

金靈兒說了一堆,然後盯着周元緩緩的道:“所有人都以為他會是此次小祖的伙伴,但誰都沒想到的是,前些天小祖說它已有人選,並不承認金嵐。”

“而那個人選...就是你。”

周元愣了愣,然後忍不住的眼角一抽,吞吞這混蛋,還真是沒事到處給他拉仇恨啊。

怪不得那金雅會怒氣衝衝的來攔截他,敢情是因為他頂了她那大哥的位置?

“這符合規矩嗎?”周元有點無奈的問道。

“想要進入那座龍靈洞天,需要付出聖獸精血,小祖這次付出了最大的一筆,嚴格來說,它有權利決定這些,而金猊族這一次還算是沾了小祖的光,才能夠有更多的人獲得進入的資格。”金靈兒說道。

周元微微點頭。

“怪不得你們金猊族的人看我有些不順眼。”

金靈兒聞言卻是搖搖頭:“準確的說,應該是大長老那一脈的人看你不太順眼,畢竟金嵐是大長老最看重的孫子。”

“而我,卻是屬於二長老一脈,這些年咱們族長閉關,族內事務都是由兩大長老處理,於是兩脈間自然會有諸多的爭鬥,所以我們這一脈的人對於這種事情雖說算不上幸災樂禍,但也是冷眼旁觀。”

周元這才點頭,內部派系爭鬥的事情,哪裡都不能避免。

不過好在的是,他總算是將事情給理清楚了。

他抬起頭,目光遠眺於這座金猊族的祖地,只見天地間遍佈着雄偉巨山,在那遙遠處,可見一頭頭巨獸搬山吐海,宛如洪荒世界。

而金靈兒在將一些事情解釋清楚後,便是徑直帶着周元與夭夭直往那中央處的一座大山而去。

這座大山,初見時連周元都被震撼了一下,那雄偉難以形容,若是靠的近,整個視野都被其覆蓋,根本看不見盡頭。

不知其高,不知其大。

據說這是金猊族的祖山。

而在祖山的一座巨大平臺上,金靈兒引着周元落下,在這裡,已有不少身影。

周元看去,那些身影皆是如同金靈兒一般的人形,源獸種族在大部分的時候,都會化為部分的人形態,這倒不是說覺得人形態有什麼特別,完全只是因為方便交流。

不然都是化為本體,那麼龐大的軀體,實在過於不方便。

周元目光掃過,發現那些金猊族的族人,皆是在用一種奇特的目光看着他,其中充滿着審視,好奇以及質疑。

不過當這些人的目光在瞧見他身後的夭夭時,又頓時眼中有着驚艷之色爆發出來,一時間有些蠢蠢欲動。

周元沒有理會眾人,而是面色不動,看向了中央的位置。

那裡有數名隱隱散髮着驚人威壓的人影,當頭的是兩位金髮老者,從他們體內散髮的壓迫感來看,都是踏入了法域境。

在這兩位老者之後,周元還看見了先前攔截他的金雅,此時的她,正站在一名身軀修長的男子身旁,咬着銀牙忿忿的盯着他,然後不斷的對着男子說著什麼。

其身旁那名男子,倒是格外的出眾,身軀修長,面龐英俊,金色的頭髮隨風輕揚,一眼看去便是全場矚目的焦點所在。

而此時的他,聽着耳邊傳來的金雅聲音,目光深邃的望着周元,也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似是察覺到周元的到來,他那隱隱有着金光閃爍的眼瞳也是轉了過來,那目光帶着一股極強的壓迫感,其中還有着難以掩飾的凶煞之氣,讓人毛骨悚然。

不過周元卻是神色不變,心中卻是知曉,恐怕此人就是那位試圖成為吞吞伙伴的金嵐了...

“呵呵,周元元老遠道而來,倒是我金猊族怠慢了。”

在周元落下時,那中央位置的兩位金髮老者中,有一人笑聲爽朗的傳出,然後走上前來,對着周元拱了拱手。

雖說周元只是源嬰境的實力,但他終歸還有着混元天天淵域元老的身份,所以這位在金猊族中身居高位

的老者,倒也是以同等的姿態來迎接。

“這位是二長老,金燼。”金靈兒的低聲傳來。

“那邊未曾動的,便是大長老,金羯。”

周元眸光瞥了一眼後方的那位身軀高壯的老者,後者倒只是冷眼看着這位二長老出聲,而且看向他的目光中,有着一絲質疑以及俯視。

看來這位有些傲慢的大長老,並沒有如這位二長老一般,將周元視為平等身份。

周元倒也沒有什麼動怒,只是對着那名為金燼的二長老抱拳一笑:“叨擾之處,還望金燼長老多多包涵。”

金燼長老擺了擺手,聲如洪鐘:“你是祖饕大人親自邀請而來的客人,那就是我金猊族的貴客,此前有人攔截你的事情,老夫也已知曉,此事是我金猊族待客不周,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那後方,名為金雅的女子臉色頓時有些難看。

而那位大長老,終於是淡淡的出聲:“二長老,小輩魯莽而已,何必上綱上線,這位周元元老想必也並不會介意這些小事。”

說著,他看向周元,道:“聽聞你是蒼淵大尊親傳弟子,我與天淵域的玄鯤宗主等人也算熟悉,此事是金雅莽撞,你也莫要往心裡去。”

他話雖然這樣說著,但那語氣卻是如同在安撫小輩一般。

周元聞言,只是淡笑,剛欲說什麼,其神色忽然一動,抬起頭來,目光望着遠處。

而此時,那金羯與金燼兩位長老也是神色微凝的看向了後方。

吼!

只見得那裡的天際上,有恐怖源氣在升騰,一道流光破空掠過,速度快若奔雷,同時有一道充斥着莫名威嚴的吼聲響徹於天地間。

流光穿過天際,十數息後,便是出現在了廣場上空。

流光散去,只見一頭金色巨獸屹立,它四蹄生雲,身披金鱗,其上還有紫光閃現,顯得神秘而尊貴。

它那大嘴中,露出森森獠牙,其中有黑光跳躍,仿佛其中蘊含著黑洞。

頭顱之上,有金色鬃毛輕揚,威風凜凜。

它立於虛空,自有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嚴瀰漫開來,在這等威嚴下,下方那諸多金猊族的強者皆是感覺到了一種驚顫之感。

那是一種源自血脈的壓制。

雖說金猊族與之並沒有什麼血緣關係,但先天聖獸本就是源獸中層次最高的,所以金猊族的族人在見到它時,都會有着一些敬畏。

周元的目光此時也是停留在這頭威嚴神秘的巨獸身上,眼前巨獸依稀還有着當年的影子,但不論是從體型還是氣勢上來說,都已是大變了模樣。

現在的它,是真正的具備了聖獸之威了。

“這家伙...”

“都變成這樣了啊...”

眼前巨獸,赫然便是那多年未曾再見的吞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