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獸天,諸天中頗為奇特的一個天域,如果說其他的天域,基本還算是人類作為主導者的話,那麼在這萬獸天,真正掌控者,卻是那諸多的源獸種族。

這裡,是源獸種族的天堂。

而源獸,同樣是天源界內勢力極為強橫的一個種族。

論起整體實力的話,如今的萬獸天能夠位列諸天第三的位置,甚至在那遠古時期,源獸種族最為強盛時,甚至坐穩了第二的位置,那時候的混元天尚未完全的崛起,所以最強的是乾坤天,而萬獸天,也壓制住了混元天。

不過即便如此,到得如今萬獸天依舊算是諸天中的一線層次,實力比起五行天,蒼玄天這兩個墊底的,不知道要強悍多少倍。

而且最重要的是,源獸一族在壽命上有着先天優勢,所以這就導致源獸一族的底蘊格外的可怕,很多大族之中,皆是有着一些老怪坐鎮,這些老怪雖說未曾抵達聖者境,大部分苟延殘喘,可他們積累的力量卻極為的恐怖,一旦爆發,甚至可能與聖者抗衡。

當然,那抗衡過後,恐怕就是壽命到達盡頭,徹底的隕落。

但這依舊足以說明源獸一族的底蘊,這也是他們能夠獨霸一座天域而不會引來諸多非議的底氣之一。

而萬獸天內,源獸種族萬千,幾乎數之不盡。

當然,真正的源獸種族是具備着靈智與傳承的,他們並不太會承認那些空有蠻力而靈智低下的源獸為同類,甚至為了食物以及資源之爭,能夠隨意的將其獵殺。

而經過歲月的不斷篩選,如今的萬獸天,以七大族為尊。

玄龍族,靈鳳族,金猊族,搬山猿族,吼天獅族,古鯨族,憾地神虎族。

七大族中,又要以玄龍族,靈鳳族實力強橫一籌,當然,其餘五族也並非吃素的,他們時刻都是在覬覦着前兩者的地位,歲月流逝中,也不乏有着諸多的爭端。

這倒是很正常,畢竟在那混元天內,九大域也同樣並非是鐵板一塊,其中的明爭暗鬥,爾虞我詐不知有多少。

但不管如何,這七族在眼下,倒是這萬獸天內當之無愧的霸主。

...

“這就是萬獸天嗎?”

一座山頂上,周元眺望着這方天地,他發現這萬獸天跟混元天比起來,似乎連天地間都是帶着一種粗獷,蠻荒的味道。

那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山嶽,宛如巨人般的矗立於天地間,那巍峨之感,比起混元天還要更盛幾分。

浩瀚群山間,遮天的古老森林密佈,其中的古木也是分外的雄偉,甚至有時候一株巨樹的樹蔭,就能夠籠罩一片山脈。

地上,山嶽縱橫,遍佈着大海湖泊。

整個天地間都有着諸多的獸吼聲響徹,偶爾間,可見群山翻滾,有着巨大的獸影馱山而去,引得大地震蕩。

九天上,有無數飛禽源獸騰空,期間有碰撞殺戮,引發漫天血雨。

殺戮到極致時,忽有陰影自遠處天際席卷而來,那垂雲之翼遮天蔽日,巨嘴一張,便是將那廝鬥雙方吞得乾乾凈凈。

整個世界,猶如是群魔亂舞一般。

面對着這樣的世界,就連周元都是忍不住的咂舌,顯然,這萬獸天信奉的是弱肉強食,強者為尊。

雖說其他天域也存在着這種情況,但終歸還有幾分規則維護,可在這裡,卻是將叢林法則演繹到極致。

沒有實力,在這萬獸天恐怕是挺難混下去的。

“話說,吞吞的本體,究竟算是什麼來頭?”周元看了片刻,突然轉頭對着身後的夭夭問道。

夭夭也是在饒有興緻的望着這方世界中那混亂之景,聞言隨口道:“吞吞乃是先天聖獸,並沒有種族一說,類似它這一脈,天生唯一,而一旦隕落後,世界將會再度孕育,當然,孕育的時間會非常的長,條件也是格外的苛刻。”

“另外,它的真名,應該是叫做祖饕,有吞噬之能。”

“祖饕?”

周元怔了怔,道:“我在混元天認識一個人,他身負饕之氣運,那所顯露的異象,也與吞吞有幾分相似。”

“哦?饕之氣運麽?”

夭夭有點訝異的輕挑黛眉,道:“那種氣運,的確是傳自祖饕,身負這種氣運者,可具備一些吞噬之力,若是他有些能耐的話,未來應該也會是個人物。”

周元嘖嘖稱奇,原來趙牧神那氣運的源頭,竟然還真是傳自吞吞這一脈。

旋即他面色又是有點古怪,若是日後找回了吞吞,帶着它與那趙牧神碰了面,那家伙究竟會是個什麼表現?

“若是身懷饕之氣運的人遇見了吞吞,會有一種發自血脈的敬畏,唔,那種感覺,就相當於你看見你的祖宗突然站在了你的面前...”夭夭似是知道周元在想什麼,當即說道。

“而且,他的吞噬之力,也無法對吞吞產生任何作用,甚至若是它想的話,還能夠讓其吞噬之力短暫的失效。”

周元忍不住的笑出聲,那一幕着實是太過的滑稽,這麼說來的話,吞吞簡直就是趙牧神的剋星。

真不知道他會不會想看見這麼一個祖宗出現在面前?

“吞吞是在金猊族嗎?”夭夭的聲音打斷了周元的思緒。

周元點點頭,然後他取出一道卷軸,卷軸拉開,其中有諸多光

芒涌動,只見其中有一副巨大而模糊的地圖成形,其上光芒涌動,漸漸的在地圖的某處形成了一道細微的光點。

“我們如今在萬獸天的西北域,距離金猊族倒是不遠,全速趕路的話,十日左右應該能夠抵達金猊族地域。”

“那便走吧。”

夭夭毫不拖泥帶水,袖袍一揮,便是有天地源氣涌來,將兩人包裹,而前方的空間直接是被破碎開來,兩人化為光影遁入其中。

十日後。

金猊族的地域邊界處。

周元與夭夭的身影現出身來。

這十日的趕路,倒是讓得周元再度見識到了這萬獸天內的凶悍與混亂,這一路而來,不知見到了多少廝殺爭鬥。

“我們在此等待一些時間吧,我已通知了金靈兒。”周元說道。

在先前接近金猊族地域的時候,他就已經捏碎了此前在古源天中,金靈兒給予他的一枚骨玉,一旦他進入金猊族地域,捏碎此物,金靈兒便可知曉他的方位。

夭夭自無不可。

兩人閑坐,約莫一日後。

那遠處的天邊突有破空聲響徹而起,周元眺目,便是見到有着數道流光迅速的對着這個方向破空而來。

“來了嗎?”周元一笑。

不過一旁微微閉目的夭夭卻是淡淡的道:“來是來了,可卻是來者不善。”

周元聞言,眉頭頓時皺起。

而也就是在這瞬息間,數道金光已是破空而至,出現在了前方的天空上。

周元目光投去,卻是發現那領頭者,並非是金靈兒。

那依舊是一名身材格外火暴的女子,女子容顏嬌美,但此時卻是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周元,目光中滿是審視。

打量了數息,她方纔慢吞吞的道:“你就是周元?”

“請回吧,我金猊族並不歡迎你。”

周元眼神漠然的望着她,道:“你又是誰?金靈兒呢?”

周元這幅態度,讓得那女子柳眉微微倒豎,想必平日里也是個蠻橫的主,她眸光一寒:“我說了,金猊族不歡迎你,你若是再不離開,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周元見狀,面龐不起波瀾,然後下一瞬,他一步踏出。

轟!

強悍得驚人的源氣如風暴一般的席卷而開,整個天地都是在微微的動蕩,驚人的壓迫如潮水般瀰漫。

與此同時,周元那冰冷的聲音,也是響徹而起。

“不客氣?你算個什麼東西。”

聲音落下的瞬間,隱隱有龍鱗浮現的源氣大手直接成形,毫不留情的便是一巴掌對着那女子狠狠的拍下。